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嫡长女她以武服人在线阅读 - 第56章 纸是包不住火的

第56章 纸是包不住火的

        第56章纸是包不住火的

        不过是三言两语,就使得蔡若尧脸色重归灰白。

        薛玄凌深深地望了一眼徐若雅,不由地感叹这人心思太过敏捷,几句话就当中陈情利害,叫蔡若尧不敢反水。

        是啊。

        要是反水,那就是谋杀,而不是什么一口咬定的过失杀人。

        但是,晚了。

        直至现在,徐若雅再也无法撇清。

        “徐大娘子倒也知道是重罪。”林含章突然开腔,语气十分不善,“那想必也知道,欺君罔上更是抄家灭族的重罪,一旦这案子以过失杀人呈到御前,陛下势必要亲目,徐大娘子可担得起这个责任?”

        咚咚。

        徐若雅心如擂鼓。

        可她连抬头都不敢,眼睛盯着靴子尖,生怕被瞧出什么破绽。

        “徐大娘子?”林含章再次问道。

        这哪儿是什么‘玉菩萨’,分明就是催魂的恶鬼。

        “罢了。”薛玄凌突然就失了接着追问的兴致,冲林含章一摆手,转头向于羌一礼,说:“有于少卿在此,还怕查不出真相?左右我的嫌疑已经洗清,我就不在这儿多嘴了。”

        说完,人就坐回到了一旁。

        林含章还真就闭了嘴,从容地走到薛玄凌身边,拂袍坐下。

        荣安公主的眼神一直在追随薛玄凌,如果说皇宫那次让她对这位长在乡野的娘子有了些许的兴趣,那么这次就真的有些另眼相看了。

        在命案没有任何证据指明徐若雅有参与的情况下,薛玄凌几度开口逼问,逼得徐若雅方寸大乱,逼得徐若雅不得不伏地磕头,暗示前头的蔡若尧不能反水。

        中庭里有几个蠢货?

        能坐在这儿的,当然没有蠢的。

        是以,所有人都看出来蔡若尧与徐若雅是合谋。

        不承认没关系,蔡若尧独自拦下罪责也没有关系,日后的流言蜚语足够徐若雅在长安城里抬不起头,足够二人为栽赃薛玄凌付出代价。

        狠!

        好狠的手段。

        荣安公主眼中满是欣赏。

        她向来不喜欢以德报怨,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唯有以直报怨,才叫畅快。更别说薛玄凌这钝刀子磨肉,够徐若雅这种好面子的人享受上一辈子的了。

        外间,琴南姑娘已经包扎好了脖子上的伤口。

        等琴南姑娘往中庭走时,正巧看到乔玉书与柳氏相携站在中庭外。这两位的眼神,好似要把中庭那张紧闭的门给瞪穿似的。

        “两位,还请放心,有荣安公主坐镇,必会让凶手伏诛。”琴南姑娘缓步过去,出言安慰道:“只是妾身作为新年茶会的主理人,到底是有愧于二位的,此番事了,还望二位不要介意妾身上门磕头祭拜。”

        乔玉书一日之间老了十岁,鬓角发白,眼眶青黑。

        他摇了摇头,神色落寞地说:“这与琴南姑娘无关……倒是内子今日行为无状,给琴南姑娘惹了不少麻烦,还请琴南姑娘多多包涵。”

        人已经没了。

        作为父亲的乔玉书哪怕再悲伤,也分得清利害。

        乔家势大不假,可卢氏也并非是好相与的,何况这事本就与茶会和琴南姑娘五官。

        被乔玉书死死攥着的柳氏就没那么和善,两颗浑浊的眼珠子转动几圈,唾沫横飞道:“谁杀了我家年年,我就要谁以命相偿!”

        平日里柳氏最是端庄娴淑,带人也从来都亲和温柔,谁成想一遭巨变,竟是成了这般模样。

        琴南姑娘叹过一声,柔柔宽慰:“夫人放心,于少卿与荣安公主都在里边儿坐着的,谁也别想逃过他们的法眼。”

        这厢三人刚说完,中庭的门就开了。

        四下看热闹的郎君娘子们当然是忙不迭地迎过去,乔玉书和柳氏也在往前挤,都想听听出来的于少卿会说些什么。

        于羌扫了眼面前攒动的人头,不觉清了清嗓子,说:“如今蔡家二郎已经承认自己过失杀人,所以本官将会把人带回大理寺,以作后续评断。”

        离得最近的乔玉书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有什么断了。

        如他,自然知晓过失杀人会怎么判。

        失神时,乔玉书忘了抓紧柳氏的手。

        其他人一听于羌说蔡若尧自供过失杀人,也都纷纷议论起来,有的惋惜乔三娘芳龄早逝,有的则是嘲弄那蔡二郎居然死里逃生。

        是。

        死里逃生……

        他怎么能够死里逃生!

        柳氏红着眼,咬紧牙关,嘴里不断地嘀嘀咕咕。

        我家年年才多大,她还没及笄,还没想看好人家,她就这么去了!

        多疼啊,那刀砍出来的伤口看着就疼得不行!年年往日手指被绣针戳一下,都要哼哼上半日,央着我要抱着,要哄着。

        越想,柳氏的心就越疼。

        她垂着头,眼睛斜往上瞪着,如刀子一般的目光在于羌身后搜寻。

        在哪儿?

        他在哪儿?

        在哪儿!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了一声尖叫。

        所有人顺着尖叫之人的手看去,看到那疯疯癫癫的柳氏居然弓着身子摸到了护卫押着蔡若尧身边,不光如此,柳氏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嘴就咬在了蔡若尧的喉咙上。

        磨牙吮血,不过如此。

        “救人!”

        “拉开他们!”

        “保护公主!”

        场面一顿混乱。

        红衣内卫们没有去救人,而是护着后头的荣安公主退进中庭,其他护卫想要分开柳氏和蔡若尧,却发现使了十成的力,都拽不开她。

        吵闹声中,人群四散开,独留乔玉书神色恍惚地站在原地。

        薛玄凌站在院墙上,漠然地看着柳氏一点点咬开蔡若尧的喉管,满嘴鲜血,看着那后头的徐若雅因为惊慌而跌倒在地,被好几人踩过。

        畅快吗?

        未必。

        “可怜。”林含章趴在墙头,说了句。

        “可怜吗?谁可怜?”薛玄凌低头看他,“要是我不是望安郡主,现在躺在那里的,就是我。”

        林含章眼眸深邃,一抬头,如两汪寒潭。

        他无声地笑了一下,说:“人可怜,任她智计无双,也算不到可怜之人最后能做出什么事来。现在,恨她的,又多了一姓。”

        纸是包不住火的。

        中庭里薛玄凌说过什么,来日必然会传的长安人尽皆知。

        ?        ?qaq希望明天大家能捧场首订,早上10点上架,会有加更,如果有打赏会另加更(如果有的话qaq)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