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释然和放下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释然和放下

        长安城,迎新楼。

        三楼原本属于叶流云的那个房间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但是每天依然都有人在打扫,就连这屋子里边的陈设都没有任何改变,一切还都是叶流云在的时候那般模样。

        沈冷斜靠在椅子上,看着面前桌子上的酒菜,实在是有些喝不动了,这哪里是酒过三巡,分明是酒过三十几巡了......

        他和孟长安两个人,已经每人干掉了至少六斤烈酒,虽然纯粮酿造的白酒不会那么伤身,可是这个喝法,别说是人,给一头牛灌六斤白酒也会倒下,产的奶都带度数。

        然而这两个人都没有倒,只是看起来目光都带着些许呆滞。

        “喝不动了。”

        沈冷看向孟长安:“不喝了行不?”

        “不行。”

        孟长安拎起来一个酒坛,发现已经空了,于是朝着门外喊了一声:“白杀,让人再送来两坛酒。”

        沈冷道:“我现在怀疑你想把我灌多了,然后对我图谋不轨。”

        孟长安一摆手道:“放屁!老子喜欢的是女人,漂亮女人,各国的。”

        沈冷:“滚......”

        孟长安道:“我就要离开长安城了,东疆刀兵已经调到了北疆,我明天就要直接去北疆备战,所以你我再相见至少是两三年之后,陪我喝醉一场怎么了?你可还记得,上次你我酩酊大醉是什么时候?”

        沈冷回答道:“我大婚那天。”

        孟长安嗯了一声:“那你可知道,为什么那天我会喝那么多酒?然后拉着你说了那么多话?”

        沈冷想了想,虽然脑子里有些发木,可是他还没有喝傻呢,他回忆了一下后说道:“我知道,是因为茶儿,是因为沈先生。”

        “嗯.......”

        孟长安道:“虽然我知道我爹该死,可是知道归知道,杀父之仇是杀父之仇,我那些年没有报仇,但也不会对沈先生和茶儿有什么好感,我总觉得他们俩之所以到鱼鳞镇去找你,就没安好心。”

        “后来逐渐接受,是因为我看得出来,不管是沈先生还是茶儿,都是真心待你,是真心,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也不多干预,你和沈先生和茶儿之间的关系是你的事,而我和他们之间的仇恨是我的事,不能混为一谈,如果混为一谈了,那我就是个混蛋。”

        “你大婚的那天,我和你在迎新楼后边小院门口,坐在台阶上喝了好多好多酒,一壶接一壶的喝,到最后已经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可是我并不是借酒消愁,而是因为......放下。”

        沈冷嗯了一声:“我知道。”

        孟长安裂开嘴笑了笑:“傻小子,这个世界上能让我放下杀父之仇的人可不是沈先生和茶儿,而是你啊......哪怕不是他们两个而是比人,因为你我也会放下。”

        沈冷咳嗽了两声后说道:“我喜欢的也是女人,漂亮女人,不过只喜欢那一个。”

        孟长安:“滚......”

        沈冷哈哈大笑。

        孟长安问:“那你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也要和你喝一个酩酊大醉吗?就像是你大婚那天一样,喝个人事不省,喝一个昏天暗地。”

        沈冷沉默了好一会儿,回头看了看白杀拎着两壶酒进来,所以到嘴边的话就又忍了回去,没说出口。

        白杀看了看他们两个的样子,头一回见到人脸真的能跟猴子屁股似的那么红,红出于猴子屁股而又胜于猴子屁股,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最后两壶,不能再喝了。”

        沈冷道:“你说的对。”

        孟长安道:“小气,两壶怎么够喝,又不是不记沈冷的账。”白杀:“......”

        沈冷:“......”

        白杀很认真的说道:“不管你们再说什么酒也不会再送来了,两位国公爷喝完这两壶酒就在这里休息,我让人看着不打扰。”

        沈冷:“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孟长安:“他可能说咱俩有奸-情。”

        白杀:“......”

        白杀走了之后,沈冷给孟长安倒了一杯酒说道:“这是今天最后两壶酒了,不管是因为什么,都不能再喝。”

        孟长安道:“那你得先说是因为什么。”

        “还是放下。”

        沈冷回答道:“你一直都不放心,从一开始不放心沈先生和茶儿,到后来不放心陛下和太子,现在你看清楚了,确定了,也知道我没什么别的心思,所以你放下了。”

        孟长安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是啊......放下了。”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看着沈冷说道:“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一件事,我爹对你那么狠毒,你却始终相信人与人之间有信任有感情有放不下的割舍,而我爹对我那么好,我却始终觉得人心叵测,觉得人会因为欲望而做出很多不是人的事。”

        他看着沈冷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其实......最该变黑的那个人是你才对。”

        沈冷:“可能我天生比较白,除了该黑的地方之外,都白。”

        孟长安:“滚蛋......”

        沈冷道:“滚蛋是一种手法,你试过吗?”

        孟长安:“滚蛋!”

        沈冷哈哈大笑。

        孟长安瞥了他一眼后继续说道:“我脑海里曾经有过很多很多中幻象,特别真实,每一幕都那么真实,每一幕都那么血流成河,我甚至看到了长安城城门打开的那一刻,血如同江河奔流一样汹涌而出,而在你我身后面前,都是尸山血海。”

        他看向沈冷认真的说道:“我以为每一个故事的结局,都应该是波澜壮阔跌宕起伏,我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平淡的没有任何离奇之处,就好像本该如此,其他一切都是错的。”

        “不只是你,还有李长泽,我也以为他会掀开风浪,以为京畿道会有狂风骤雨,以为会有大军围城,我甚至不止一次害怕过,杨七宝被陛下调到长安,是陛下要牺牲杨七宝而换来那些人的真面目,也是因为陛下想让杨七宝死,因为我们手握的权利太大了些,只有死几个人才能让这权利淡薄下去。”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李长泽没有翻出来任何风浪,京畿道那边的案子居然这么轻而易举就解决了,好像一切都是一场梦,没有任何跌宕没有任何反转。”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人睡着了就开始做梦,梦里金戈铁马,梦里吹角连营,梦里杀戮无数......可是天一亮,睁开眼睛,发现梦就是梦,真实世界里这些梦中出现的事一件都没有发生,所以觉得有些不真实,也不知道是梦不真实还是真实的世界不真实,反而会盼着发生一些什么。”

        沈冷笑问:“贱不贱?”

        孟长安想了想,回答:“挺贱的。”

        沈冷道:“贱人自罚三杯。”

        孟长安道:“凭什么!”

        沈冷道:“我陪你三杯就是了。”

        孟长安点了点头道:“那还差不多,等一下......怎么就变成两个贱人了?”

        沈冷道:“想那么多干嘛......”

        两个人一口气连干三杯酒,然后又同时的长长的喷出一口酒气。

        他俩瘫坐在椅子上,像是两滩泥一样,可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放松,两个人这么多年来都不曾真真正正的放松过,孟长安是因为放下,沈冷是因为孟长安放下。

        “陛下待你好。”

        孟长安道:“其实我已经看得出来,陛下不想再去查那个真相了,到底你是不是他的孩子,陛下已经不愿意再去深究,他只是觉得这样就很好。”

        他看向沈冷说道:“你很好,陛下很满足。”

        沈冷耸了耸肩膀:“我自己都从来没有在意过,也许你们都不信,可我确实是没有在意过,是与不是,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

        孟长安道:“所以你傻乎乎的。”

        沈冷撇嘴:“我是不偏执。”

        孟长安往外看了看,他扶着椅子起来,走到门口往两边也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他把房门再次关好,回到屋子里一屁股坐下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李长泽说你不是陛下的儿子。”

        孟长安用极低极低的声音说道。

        沈冷忽然间笑了,因为他忽然间懂了孟长安为什么释然为什么放下,只是因为李长泽说沈冷不是皇帝的儿子,所以傻乎乎的那个不是沈冷啊,一直都是孟长安。

        既然不是,那么就没有那么多担忧那么多害怕。

        “喂!”

        沈冷往前凑了凑,看着孟长安的眼睛问道:“你说实话,你真的那么在乎我是不是皇帝的儿子吗?”

        “不在乎。”

        孟长安也看着沈冷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可这件事要分开看,不管我在乎不在乎,如果你是,我就得帮你拿回来,你受过的苦受过的辱,都是因为他们勾心斗角,凭什么你是牺牲品?只要你是,只要你想,我管什么惊涛骇浪,我就要帮你拿回来,就要帮你讨个公道。”

        沈冷笑着说道:“大逆不道啊。”

        孟长安撇嘴:“那要看是什么道,是谁的道。”

        他伸手去拿酒杯,端起来看了看杯子是空的,然后摇着头老气横秋的说道:“你看这酒杯,它是个酒杯,它就是用来盛酒的,你看到酒杯就想到了酒,这就是理所当然。”

        沈冷起身:“你等我。”

        他摇摇晃晃的起身走了,孟长安眯着眼睛休息,都快睡着了沈冷端着一个盆回来,里边是一盆汤,他舀了一勺倒进孟长安的酒杯里,指了指:“为什么非要盛酒呢?盛汤它不香吗?”

        孟长安瞥了一眼那酒杯,瞥了一眼那个盆。

        指了指盆:“那才是盛汤的。”

        沈冷道:“小猎刀是用来杀人的吗?”

        孟长安回答:“是啊。”

        沈冷道:“我第一次用它是修脚来的,觉得可好用了,贼好用,贼舒服。”

        孟长安:“......”

        沈冷道:“酒杯可以是酒杯,也可以是汤碗。”

        孟长安笑起来,点了点头道:“行行行,你说的都对,你是冷子,你优先。”

        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心口:“冷子优先。”

        然后他就哭了。

        “我还没有......还没有给你当过煞啊......我还没有。”

        沈冷看着他哭的样子也颇为动容,孟长安这样的真情流露他怎么可能不动容,于是他轻声安慰了一句:“傻-逼。”

        ......

        ......

        【长宁明天就会完结,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故事写完了就是写完了,该开始新的就要开始新的,请大家关注一下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关于新书的事我会在开书之前在公众号里和大家说,还会正正经经的写第一篇长宁的番外,再次预告,十五号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