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团宠小木匠,养家路上开挂了在线阅读 - 五十 日后送给你

五十 日后送给你

        沈漾恍然看向白月疏。

        白月疏一脸认真,“如果这次得高府推荐,铺子收获名声就够了。”

        沈漾出人出力,这些银子是她该得的。

        小小年纪,有此魄力。

        小二送上两道菜,沈漾给白月疏递了筷子,“没有你在中间牵线,和高家的生意也不会这么顺畅,日后再说吧。”

        乳鸽烤的外脆里嫩,旁边配的是椒盐的蘸料,一口下肚香气四溢。

        辣椒煮肉片更是浇上热油,麻椒和花椒里肉片切的薄薄的,各种素菜掺杂在一块。

        沈漾辣的嘴唇通红,谢言川疯狂喝水,额角都是汗,偏偏少年人面色镇定。

        白月疏乐的哈哈笑,平日总觉着沈家这几个人小鬼大,也就是这时候才隐约有点小孩子的模样。

        一共四菜一汤。

        就一个辣的,其他都是甜口。

        白月疏结了账,二钱银子。

        桌子上有干净的锦帕,沈漾擦了擦嘴,三个人本打算回白家铺子再具体商定价钱的事。

        刚出铺子门。

        就看着外边街道上跪着一对夫妻,身后的树干上绑着一头耕牛,周围零零散散围了不少人。

        他们双眼涣散,板子上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

        离阳光折射过去,看不清楚,沈漾走近,三人站在旁边。

        谢言川心细,想着沈家兄妹未曾上过学堂,他站在沈漾旁边半个拳头的距离,声音低低的。

        “犬子失踪,生死不明,现将家里的黄牛卖三两银子,留作寻子盘缠。”

        三两着重笔墨勾了勾。

        周围有识字的满脸唏嘘,谢言川看着夫妻二人,早上在县衙门口,似乎有印象。

        沈漾眉眼沉沉,白月疏想起之前在桃花村的时候,他们说的那个程家。

        小姑娘碰了碰沈漾的肩膀,“这个和你们村的是不是同学?”

        谢言川嗯了一声。

        察觉二人的目光,他解释一句,“衙门,见过。”

        周围围着的人越来越多。

        但而今这个时节,大家有需要耕牛的早早就买了,不需要的也买不起。

        只能听见议论纷纷,却没有人上前问价。

        沈漾从腰间抽下钱袋,她也不知道里边具体有多少银子,小姑娘往前走了两步,半蹲下来。

        “早日寻回孩子,合家团圆。”

        她把钱袋放到木板上,并未压住上边的字迹。

        夫妻二人泪流满面,朝着沈漾磕了个头,“承恩人吉言,这黄牛您直接拉走吧。”

        沈漾摇头说了声不必,转身离开,谢言川扭头看了她一眼,也翻出几两碎银放下,随后跟着沈漾往外走。

        有他们示范。

        围观的人群也自发开始捐款,虽说拿不出来三两,但一两个铜板还是有的。

        大家积少成多,也算是添砖加瓦嘛。

        白月疏是大户,何况今天出门为了请沈漾他们吃饭,她特意多带了些银子。

        她同沈漾一样,直接把钱袋拽下来。

        虽说和栖风书院不熟,但孩子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漾漾,等等我。”

        城门处的梧桐飘飘落下几片树叶。

        沈漾站在原地,白月疏气喘吁吁的追上来,“你们走的太快了,等会,我让老齐送你们回去。”

        马车暂时没什么用。

        沈漾不好再麻烦白月疏,她顿了顿心思,嘴角勉强勾出个笑,“不用麻烦啦,路上不远,现在时间还早。”

        她和谢言川走回去就行。

        白月疏不同意,“没事,铺子里不忙,哪有把你们带回来不送回去的道理,回头让我爹知道又该骂我了。”

        白家有自己的工匠师傅。

        都是老手,要说做传统家具不在话下,但随着家具铺子越来越多,白敬年早有创新的想法。

        一直没找到机会。

        这次白月疏能拥有和沈漾直接定价的权力,何尝不是白敬年的授意。

        人家好心是好心的,铺子里不忙不代表没有生意,沈漾沉吟片刻,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我和谢言川还得买点东西,真不用麻烦了。”

        她在下边拽了下谢言川的袖子,因为手上得力道使得重了,指尖似有若无得碰了碰小谢公子的手背。

        少年喉间挤出一声轻巧的嗯,随后低下脑袋。

        白月疏看着两个人的状态,不知道脑部了什么,哦了一声,眼睛里调侃的笑。

        “那行,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她上了马车,同沈漾摆摆手,马车朝着巷子口离开。

        沈漾说买东西也不是谎话,家里没有纸笔,若是想要先画出效果图,她得去书店一趟。

        好在明悟城里店铺应有尽有。

        不远处就是一家书画铺子,门口挂着临摹的墨宝。

        沈漾拎着裙子进去,卖书画的是个一身白衣的青年,面相斯文,手里握着书册。

        看见有客人进来,语气温和,“客人要买些什么。”

        沈漾不懂纸笔,就指着他书桌前挂着的狼毫,“湖笔和徽墨宣纸,咱这有吗。”

        青年一愣,“客人要的都是顶尖的,咱这小店着实没有存货。”

        他不晓得沈漾做何用。

        这边谢言川抚了下额头,上前解释,“麻烦,平常的纸笔砚台就好。”

        青年松了口气,“那是有的,客人在这等等,我去后院拿。”

        书铺人不多。

        沈漾满脸不解,“这有什么区别吗。”

        谢言川看了眼小姑娘,似是不自觉的露出笑,“你说的湖笔宣纸徽墨,在文房四宝里叫绝佳,价值千金,寻常小店自然是不卖的。”

        绝佳二字一出,沈漾隐约明白了。

        合计就是奢侈品呗。

        她哦了一声,左右自己画图就那么水平,可别浪费好东西了,要不是怕不礼貌,她都想用烧火棍,能出颜色就得了呗。

        谢言川顿了顿,接着开口,“漾漾若是喜欢,日后有机会去京城,我买来给你。”

        如果是旁人说这话,沈漾只觉着是在画大饼。

        但谢言川说出来,沈漾觉着这是个能实现的大饼。

        毕竟这位爷一出手就是一大块金子。

        说到金子,沈漾往腰间一摸,灵动的双眼瞬间失去光彩。

        谢言川时刻注意她的动态,那边青年已经掀开帘子回来了。

        他压低声音,“怎么了漾漾。”

        沈漾嘴唇不动,腹部发声,“银子刚才都给卖牛的了。”

        /135/135637/32102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