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开荤后,禁欲的摄政王每天都想破戒在线阅读 - 第248章:闵氏对她是哪里来的敌意?

第248章:闵氏对她是哪里来的敌意?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而又沉稳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声音,赵家所有人齐齐惊讶了,包括赵奎元在内。

        赵奎元也不束缚这闵氏了,只走进院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说话的人。

        闵氏也是一心惊,走了进去。

        院门口没有主子在,那些下人仆从自然也都看了过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说话人——赵国公老夫人田氏看去。

        赵国公府的老夫人姓田,名田平慧。

        此刻,原本卧病在床昏迷不醒的田氏,此时此刻,却只是略带几分虚弱的,被苏子月搀扶着站在门口。

        而她一双犀利的眸子,此时此刻,正冷沉着看着闵氏。

        闵氏根本没有想到田氏会无恙的站在她面前,一时间,闵氏愣住了,眼底有慌乱一闪而过。

        毕竟,在整个赵国公府,她也算是一个贤良的儿媳了。

        可,刚才……

        “母亲,您——”闵氏想要说些什么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

        自然,此时此刻,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的。

        错的,是奎儿被外人迷惑。

        一边说着,闵氏一边看向苏子月。

        看着苏子月戴着面具的那半张脸,闵氏眼底情绪喷涌。

        “跪下!”

        田氏不等闵氏说完,便是一声呵斥。

        闵氏回神,对上田氏那怒眸,心忍不住一颤。

        可,让她跪下……

        闵氏是不愿的。

        毕竟,此刻这院子里,有儿女,有下人,还有外人。

        这种时候,她如何能跪下?

        所以,闵氏没跪,还面上带笑的看着田氏,“母亲,您如今没事了吗?”

        田氏冷笑一声,“怎么,我没事了你很失望?”

        闵氏失望与否田氏不知,但她知晓,她挺失望。

        寻常对这个儿媳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她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她给自己生了一对孙儿孙女,当娘的人了,总得要几分面子的。

        可,她却不知,趁她病,她竟是闹出这种逼迫自己孙儿的事情来,简直是越发不像话了。

        眼看着田氏越来越生气,苏子月好心在一旁提醒,“老夫人身子才刚好,此刻不宜动怒。”

        苏子月的语气很是平淡,如同一汪清泉,倒也安抚了田氏几分的怒火。

        只是,闵氏却并不领情,看着苏子月的目光依旧带着不善。

        看着闵氏那投来的不善的目光,苏子月只觉得一阵莫名。

        门外的闹剧声音并不小,她自然是听见了的。

        一开始,她只以为是后宅里的那种腌臜事情。

        毕竟婆媳矛盾什么的,自古就有。

        可,对上闵氏的眼神,她知道是她想得太浅显了。

        这哪里是什么婆媳什么后宅的?这闵氏分明是冲着她来的。

        可,这闵氏对她是哪里来的敌意?

        她,似乎没有得罪她吧?

        别说得罪了,怕是连照面都没打过吧。

        苏子月眉头微蹙,很快便移开了视线,看向田氏,“老夫人切忌不要轻易动怒,自己的身子最是要紧,我还有事,便先走了。”

        明显的,国公府如今有家事要处理,她这个外人留下来并不合适。

        田氏面对苏子月时,脸色和缓了许多,脸上更是露出了真诚的笑意,“我这条老命多亏了你了,等有空了,我定是要登门拜谢。”

        苏子月闻言,却一脸豁达,“拜谢不必,诊金到位就行。”

        钱货两清才是最好的相处之道。

        田氏闻言,眼底有着对苏子月的赞赏。

        等廖嬷嬷上前扶住田氏后,苏子月便抬步朝着院门口走。

        过程中,苏子月目不斜视,目光没给赵家任意一人。

        “苏三小姐——”

        这时,赵奎元叫住了苏子月。

        苏子月感觉到,赵奎元看向自己的时候,闵氏看着自己的目光变了。

        变得警惕和戒备。

        苏子月:“……”

        察觉到了后,苏子月很是干脆的停下了步子,看向赵奎元,“赵公子还有事?”

        问着这话的时候,苏子月唇角故意勾起一抹弧度。

        然后,她眼角余光就果真瞧见闵氏变了脸色。

        于是,弧度更深了几分。

        对于看她不爽的人,不管是什么原因,能够让她更加不爽,那她就觉得爽。

        毕竟,你喜欢看人不爽,那人还得惯着你麻溜消失吗?这自是不可能的。

        气人,她还是有把刷子的。

        赵奎元被苏子月的笑晃了一下眼,不过身为军人,他飞快移开了目光,朝着苏子月拱手抱拳,“今日多谢苏三小姐,也……很抱歉。”

        苏子月:“你的谢意和道歉,我收到了,若是没事,我便走了?”

        随是问句,但是苏子月非常干脆的就转身了。

        那模样潇洒得叫赵奎元一时间都移不开视线。

        苏子月,和京中其余女子不同……

        闵氏看着儿子落在苏子月身上的目光,眸色沉了沉,眼底满是憎恨。

        而这个时候,田氏开口了,“舒婉,你随我来。”

        舒婉,是闵氏的名字。

        闵氏听到田氏的声音,立刻便回神。

        当对上田氏那平静的眼眸时,闵氏的手微微握成了拳头,心中微颤。

        不过,田氏很快就转身进了屋,没有与闵氏继续对视。

        闵氏见状,犹豫片刻,便走了进去。

        ……

        而另一边,苏子月和秋水拒绝了国公府的下人带路,自己顺着来时的路朝着赵国公府的门口走去。

        秋水一边走,一边愤愤不平,“小姐,奴婢真没有想到,赵国公和他的儿子那样的英雄人物,这府中竟是怎样的人都有。”

        显然,对于此次的国公府之行,秋水很是失望。

        对此,苏子月不予置评。

        若非心脏搭桥手术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小手术,并且还有空间作弊利器以及快速愈合的药,最终怕是闵氏或者赵小巧会强行闯入房间。

        虽然,暗处有黑月卫看着,她们最终还是会被拦。

        只是,其心可诛罢了。

        思及此,苏子月的眸色更是淡漠了几分。

        “小姐,奴婢觉得今日的事情,怎么瞧着像是那个赵小姐给挑出来的?”犹犹豫豫中,秋水说出自己的猜想。

        苏子月一开始在专心做手术,外面的声响她自然是听到了,但是却并没有分心在上头,所以对于具体情况,她并不清楚。

        听秋水这么说,苏子月看向秋水,“怎么回事?”

        秋水闻言,便将自己所见全都说了一遍。

        苏子月听完,眼底划过一抹疑惑。

        按照秋水的话,赵小巧确实是有挑唆之嫌。

        可,就因为这样闵氏就要要死要活的?

        这似乎,说不过去啊。

        思及此,苏子月对着虚空道,“雨——你去查查闵氏与我苏家可有什么关联。”

        wap.

        /91/91636/21024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