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风情似我.在线阅读 - 风情似我23

风情似我23

        chapter.23

        姜忻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

        无人的客厅里仅仅亮着几盏led筒灯,一应摆设都待在原来的位置,堪称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板上突兀的放着一个黑色旅行包。

        一块浅色的衣料耷拉在包沿外。

        浴室里的花洒勤勤恳恳的工作,寂静中只余淅沥水声淌过,磨砂玻璃门朦胧的勾勒出女人袅娜妙曼的身段。

        不过须臾,水声骤停。

        姜忻裹着一件轻薄的红丝绒浴袍推门而出,满室氤氲四溢飘散,她袖下露出一截骨肉匀停的手腕,正搭着一条柔软的毛巾擦头。

        发梢湿漉的水渍擦到一半,她径直裹着发巾瘫在床上,席梦思微微下陷托起她的身形。

        她拿过手机,点亮屏幕。

        戳进微信,给林知舟发消息——

        [平安。]

        这会儿将近四点,他居然还没睡。

        消息也是秒回:[到家了?]

        [半个小时前到家。]

        [嗯。]

        她想了一会:[你什么时候回?]

        [后天。]

        姜忻:[要我来接你吗?]

        她的指尖从拼音小键盘移开,觑着左上角“对方正在输入……”的一行小字看了一会,对话框里跳出白色气泡。

        林知舟回她:[看你,你想来就来。]

        [好。]

        对话的末尾是那边叮嘱她早点睡,姜忻揉了揉困倦的眼睛,顺势而为:[你也是。]

        林知舟:[晚安。]

        她把这两个字反复看了几遍。

        才回:[晚安。]

        ......

        又是一天。

        姜忻的生物钟让她在刚刚泛起鱼肚白的天空下自然苏醒,她指尖捻着一簇仍然有些氤湿的黑发,枕着湿发睡了半宿的滋味并不好受,太阳穴附近的脉搏每跳动一下都带着微弱的痛感。

        ——懒得吹头的习惯确实不好。

        她一边揉着额角一边起身下床,洗漱过后换了简约风格的包裙出门,而且非常幸运的赶在早高峰到来之际抵达写字楼。

        时间还很充裕,

        姜忻收到江衍发的满月宴请柬那会,她正坐在楼下星巴克等她刚点的早餐。

        现如今互联网覆盖全球,绝大多数需求几乎都能在手机上解决,就连发请柬这事儿都能直接在手机上一键发送电子版,已经很少有人上门送纸质请帖了。

        说起来她跟江衍交情不浅,

        但是16年他结婚,姜忻正处事业上升期,人在上海为一单案子忙得焦头烂额,没来得及亲临现场,只是随了一笔份子钱草草了事,18年他喜当爹,姜忻窝在办公室里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孩子周岁宴也只是寄了点小衣服过去当做随礼,这他妈才20年二胎都抱上了,这次她要是再不去好像也挺不够意思的。

        姜忻记下请柬上的时间地点。

        然后切出去给他发短信:

        [你家老二就满月了?]

        江衍大概还在忙着在通讯录里点人,过来几分钟才回:

        [一个月零九天。]

        [大忙人,这回肯赏脸来一趟了吗?]

        姜忻差点为他这三年抱俩的速度竖起大拇指,于是打字道:[行,记得给我留位置。]

        江衍:[好。]

        几秒后,他用我家死党注孤生的语气感叹:[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喝到你的喜酒。]

        姜忻:[?]

        她停在屏幕上方的指尖微悬,想起这几年光是四处随份子钱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还是有去无回的那种。

        姜忻觉得自己受到了人身攻击:

        [........]

        [谢谢,有被冒犯到。]

        这时,服务生拎着折叠封口的牛皮纸袋过来,旋即眨了眨眼腼腆道:“您的牛角包打包好了。”

        姜忻象征性的说了声“谢谢”。

        “那、那个,我.......”

        她掐灭手机再抬头:“还有什么事?”

        “没、没有。”

        姜忻微微颔首,起身出门。

        隐约听到身后有人嘀嘀咕咕:

        ——“要到联系方式了吗?”

        ——“没。”

        ——“那你脸红个什么劲,脸皮就这么薄?”

        姜忻提着包上楼。

        夏橙正抱着一大摞文件送去她的办公室,来来回回的反复了几遍,再度折回来时看到从前台绕过来的姜忻:“姜姐,早啊。”这姑娘刚来没几天就跟着蒋绵鬼混在一块,于是也学着“姜姐姜姐”的叫她。

        姜忻前两天换了工位,搬进独立的办公室,当然这份“福利”也不是白得的,她需要完成规定的任务额,每年交着五位数的管理费。

        这份工作对办公区域没有硬性要求,独立的办公室固然能提供更安静的、适合办公的环境,但这不是必要条件,不过姜忻向来是不会苦着自己的性子,多花点钱买个舒心罢了。

        “早,”姜忻把牛皮袋放在桌角,说,“辛苦你了。”她随后帮着收拾一些细碎的东西,检查是否还有遗漏的公文案牍。

        “没事啊,”夏橙把曲别针扔进塑料盒子里,随意攀谈起来,“姜姐,你这一趟玩的怎么样?”

        “还可以。”

        “我本来也想去旅行来着。”

        姜忻看她一眼:“你不是周末双休?国家法定节假日你可都是带薪的。”夏橙算是她的私人助理,由她单独带着,薪水也是由她来开,待遇只算得上不好不坏。

        “我有闲没钱嘛。”

        “嗯,”姜忻拉开抽屉找东西,“那你努力一下,等结案归档以后再给你涨点。”

        刚起步的律师助理拿到的薪资普遍不多,在帝都这种消费超高的地方拿着4k-5k过日子的比比皆是,但是当自身能力达标后成为不可替代的那一个,在同职位中能拿到10k-20k的也不在少数。

        “谢谢老板!”夏橙没有过于纠结这个问题,“那我出去啦?”

        “去吧。”她淡声说。

        姜忻等门彻底关上,从抽屉里翻出一板感冒药,用指甲划开脆弱的锡纸薄膜把药掰出来,她把两颗胶囊抵在舌尖,混着温水咽下去,又用指尖按了按鼻翼才觉得呼吸稍微通畅一点。

        林知舟回来那天,姜忻临时被委托人拦住了去路,她在洽谈室与其周旋了近一个小时,中途借口离场去茶水室看了一眼手机。

        她关注着时间,

        犹豫少倾后给林知舟发了一条“无法脱身,不能去接”的微信。

        姜忻等了几分钟,没有得到回复,不假思索的拨了个电话过去——这还是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拨通这个熟悉的号码。

        短促的提示音后,很快被接起。

        “姜忻?”

        林知舟那边有些吵,只有他清冷的嗓音尤为清晰,像凑到耳边的低语。

        “是我。”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明原由,他很快接上话音:“声音怎么回事?还带着病?”

        姜忻愣了愣。

        她病了几天但是好在本身底子不错,除了偶尔喉咙痒会想咳嗽以外,嗓音轻微嘶哑和浅淡的鼻音这些症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她不觉想象了一下此刻林知舟皱着眉头询问的样子,嘴角几不可查的抿起弧度:“小感冒,不碍事。”

        “吃过药了吗?”

        “吃了,一天三顿,”姜忻找到了解释的机会,缓慢道,“我今天可能来不了,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让助理开我的车去接你。”

        林知舟默了默:“不用了。”

        那边传来熙攘的杂音,和他的声音糅杂在一块:“我马上要回医院,跟车走。”

        “嗯。”

        “再忙也不要忘记吃药,”他寻思这人工作起来估计有些忘我,语气带着点哄人的意思,“听话。”

        “是——”姜忻没忍住极轻的笑了声,“谨遵医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