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风情似我.在线阅读 - 风情似我15

风情似我15

        chapter.15

        在姜忻的生命里,能让她窘迫难堪的场面总是屈指可数,即便后来在实习工作的阶段,四处碰壁的情况也不过寥寥。

        想到林知舟当时的表情,她愈发觉得碗里的萝卜丝青菜叶变得愈发寡淡,舌尖隐隐透着一股清苦。

        姜忻用叉子戳了戳打包盒里又干又柴的鸡胸肉,心里反思为什么要在夜生活的开端在家点一盒减肥餐折磨自己的味蕾。

        她又硬吃两口,嘴里酸涩交加。

        一边嫌弃西红柿和胡萝卜强堆在一起实在不太搭调,一边皱着眉头把这份外卖连同包装袋一并扔进餐台旁的垃圾篓里。

        姜忻在客厅里枯坐半晌,心思渐渐转移到工作上,她从入职到现在时间还不算太久,分到手的案子不多,最近正在跟进的一单企业解散纠纷还停滞在整理证据的阶段。

        律所暂时没有给她配备助理,凡事都是她亲力亲为。姜忻拿着笔记本钻进书房,浏览文件夹里编辑到一半的证据举证,开始逐字逐句的撰写剩下的内容。

        忙到凌晨,她才察觉时间已经不早,慢悠悠的揉着酸痛的颈椎摔进卧室的柔软床垫里。

        两眼一睁一闭,醒来时晨光正盛。

        之前叶嘉熙在群里提过一嘴的同学聚会定在今晚,姜忻洗漱完在衣帽间里左挑右选。

        她平时的穿搭都以简约舒适为主,今天难得生出想打扮的心思,这会儿看着占满整面墙的衣帽柜,想起近期几乎没怎么买衣服。

        衣裙的版型都是去年的流行款。

        指尖擦过一排排衣架,她无从下手。

        姜忻要强归要强,但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女人嘛,惯有的通病就是,衣柜里塞得再满也感觉没衣服穿。

        她挑三拣四一阵,取下一件赫本风小黑裙,又往身上穿一件西服外套,匆匆拿上手包,出门前从首饰盒里捞出一对c型耳圈。

        从拥挤的电梯里出来,往办公桌前一坐,蒋棉隔着点距离往这边瞧了瞧,很快那颗偷看的小脑袋又缩回显示器后。

        姜忻洋装没看见。

        一直持续到下班,蒋绵在她身边来回晃悠五六趟。

        她关掉文档,揉捻眼周的穴位舒缓眼球的肿胀感,无奈道:“别晃。”

        蒋绵屁颠屁颠蹭过来:“姜姐,忙完啦?”

        “嗯,”她拿着小镜子填补口红,“说吧,什么事。”

        蒋绵挠挠头:“哦,我就是想问,你这个耳环有没有链接啊?”

        姜忻沉默两秒:“就这?”

        就为这事在她面前晃荡一天?来来回回的她眼疼。

        “对呀。”

        “怎么不早来问。”

        蒋绵委屈道:“我看你一直在忙嘛。”

        “......”

        行吧。

        “链接没有,精品店八十块钱一对,地址倒是可以给你,”姜忻没等她回答,又说:“我今天晚上有约会,电脑麻烦你关一下,我先下班。”

        “诶......”

        蒋绵还想再说什么,转头的功夫姜忻已经拐过转角,再一眨眼,连翻飞的裙摆也消失了。

        她嘀嘀咕咕:“急什么嘛,这么赶。”

        急里忙慌的姜某人拦下的士,到地方是半个小时以后,她来得算早,包厢里人都没到齐。

        一进包厢就让丁佳怀逮住,拖着她并排坐着,姜忻另一边是慢一步来的成兴思。

        她椅子还没坐热,有人笑说:“老叶不错啊,今年终于把咱们十六班的门面担当请来了。”

        叶嘉熙刚挂电话,也笑:“往年我次次在姜姐这踢铁板,好歹要请动一回吧,当然还要谢女神给面子。”

        成兴思悠悠道:“那是,这可是天大的面子。”

        姜忻微笑着在桌子底下踢他一脚。

        她借着低头喝椰汁的动作掩盖掉所有多余的表情,抬头一桌人已是聊得热火朝天。

        丁佳怀瞥一眼众星捧月的马梦茹,酸溜溜的翻了个白眼:“一身十几万的礼裙从前年穿到今年,回回来回回穿,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衣柜里只有这一件衣服。”

        姜忻差点听笑了。

        没等她细想马梦茹到底是那号人物,就见穿着修身鱼尾裙的短发女人婀娜多姿的向这边走来:“还真是你啊,刚听说你来了我还不信,我都要以为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言谈间还洋装撩发,指间的鸽子蛋在灯下明灿亮眼。

        一站一坐,姜忻气场不输半分。

        她眼窝深邃,五官立体,乌发配红唇。

        一身掐腰黑裙,裙摆长垂如柔波荡在腿间,露出半截白皙的小腿,肩上搭着宽肩西服,有一种不可忽视的明艳。

        白如雪藕的双臂环胸而抱,一块玫瑰金女表箍着纤细的手腕。

        说来好笑,恐怕马梦茹这全身行头都抵不上她腕上戴的这块表。

        姜忻风雨不惊,言笑有度:“同学聚会不就是跟着大家一起吃吃喝喝,我来看看也不亏。”

        她遮掩锋芒无疑让马梦茹扬眉吐气一把:“好说,今天的酒水钱从我账下划,都不用客气。”

        今天来的都不是刚出社会的愣头青,马梦茹肚子里的那点花花肠子在座的哪里会不懂?

        姜忻对这些明争暗讽提不起半点兴趣来,麻溜的把戏台子让出来,就差亮起大拇指为她点赞:“哟,大气。”

        她话锋一转:“来的时候老叶说的是大家一起aa,都是老同学,怎么好占便宜。”

        叶嘉熙忙出来打圆场:“就是,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好让你一个人掏腰包。”

        他倒也看出两人之间暗潮汹涌,装作若无其事的点亮手机,划拉两下屏幕,岔开话题道:“还差一个人,我打电话催催。”

        丁佳怀捻一块餐前凉菜往嘴里塞,随口一问:“还有谁没来啊。”

        叶嘉熙神秘道:“一尊大佛,今晚可有得热闹了。”

        他话音刚落,服务生从外推开包间的双开门,侧身露出身后的人影,仪态得体的做一个“请”的动作:“先生,到了。”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叶嘉熙松下一口气:“我刚准备给你打电话,就怕你不来。”

        不知是谁唏嘘一声:“还真是个佛爷,林知舟居然也来了,咱们班上两大风云人物,要么不出现,要么扎堆出现啊。”

        大抵是来的匆忙,林知舟一边往里走还一边低眸整理袖口的褶皱。

        一双长腿裹在的黑色长装裤里,简约的白t,领口纽扣松下两颗,锁骨深而分明。

        长袖折到肘弯,从小臂延伸到手背的纹理并不夸张,精瘦的肌理让人挪不开视线。

        长得帅的人随便穿也能很好看。

        作为讨论的中心,林知舟没什么表示,只解释说:医院临时有事,有所耽搁。

        他低沉的声线沙哑又平稳,透着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镇定。

        叶嘉熙出来热场:“既然人都到齐,我就让服务员把菜都端上来,今晚咱们好好唠嗑唠嗑。”

        长桌能容近三十人同时用餐,成兴思觑着窗边唯一的空座,神使鬼差的拦住林知舟让出位置:“我坐这边觉得气闷,跟你换个位子?”

        林知舟探究的睨他一眼,旋即淡淡嗯了声。

        他顺理成章的坐下。

        姜忻留心身边的动作,随之嗅到一股好闻的木质沉香,混搭着极淡的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她跟成兴思在半空中对了个眼神,就见这个憨憨一脸“兄弟我讲义气不?”的小表情。

        姜忻:“......”

        不愧是你。

        这厢叶嘉熙混迹在人群中派烟,林知舟被硬塞了一根,也只是顺手把细烟放在桌上。

        开席以后包间里热闹不减,各种话题挨个抛出来,目光的焦点仍然落在林知舟身上。

        马梦茹不动声色的搔首弄姿,曲指时不着痕迹的露出手上的钻戒:“林学霸是跟姜忻约好一块来吗?去年可是谁请您都一口回绝的。”

        林知舟没说话,反倒叶嘉熙抢着答:“医生嘛,哪里有不忙的,不来也正常。”

        “哦——”马梦茹拖着嗓音,“不过我之前听了一耳小道消息,好像是说高考以后你在医院住了近一年,办理的也是因病保留学籍的手续,有没有这回事儿啊?”

        姜忻正夹着一块牡丹虾,蘸着酱料吃,闻言咀嚼的频率稍缓,心说:我怎么不知道?

        有人替她问出心声:“还有这么回事?”

        林知舟不置可否:“有段时间确实在养病。”

        “出什么事了?严重吗?”叶嘉熙也有些诧异。

        “一点意外,”他故意答得模糊,“都过去了。”

        姜忻用余光偷瞟。

        到底有没有事?

        一点小意外需要休学一年吗?

        怎么她就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想来她本身就人情淡薄,走的时候很决绝,一去数年几乎没有主动打听过谁的消息,连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也只有逢年过节才敷衍的复制粘贴一串群发祝福。

        她犹豫半天刚想张口问点什么,明眼人也看来林知舟不太想说这个,话题很快被带了过去。

        之后姜忻有点心神不属,心不在焉的吃下半碗汤泡饭,又心不在焉的一个人干掉面前的一盘蔬果沙拉。

        等她缓过神来,全场气氛似乎已经推向高/潮,有人招来服务生把空盘全部撤下去,留出空间的桌面上放一副扑克牌。

        姜忻没反应过来,低声问丁佳怀:“这什么情况?”

        “姜姐,今晚你不在状态啊,”丁佳怀抬颚示意:“呐,起着哄要玩真心话大冒险,不知道又在憋什么坏主意。”

        “这一轮我做庄,”马梦见站在长桌的一端,“可别输不起喔。”

        游戏规则也简单,一副标准的54张扑克牌抽掉大鬼、小鬼,每个人从剩下的牌里抽两张,两张牌花色相同的玩家就得认罚[1]。

        姜忻的运气向来不错,开局连开三次,她都完美躲惩罚。

        非酋本酋叶嘉熙两次都花色相撞,让马梦茹抓住机会问了两个羞耻的问题。

        第四轮,姜忻手里一张红桃7和一张梅花k。

        倒是林知舟手背翻出了一对q。

        马梦茹把林知舟的惩罚压到最后,罚完一圈才问:“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林知舟说:“真心话吧。”

        马梦茹用微信上的小程序抽题,半晌,才笑问:“如果再见你的初恋情人,你最想对她说的一句话是?”

        原本还因为林知舟被开中而热情高涨的一桌人霎时静下来。

        十六班林知舟跟姜忻一对情侣当年闹得沸沸扬扬,

        谁不知道林知舟初恋是姜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