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风情似我.在线阅读 - 风情似我14

风情似我14

        chapter.14

        在姜忻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在本子上写下她的名字,她被处以口头警告处分,罚打扫值日一周。

        一开始她还老大不高兴的拉着江衍、许清让吐槽过这人不晓变通,挺会来事,她不懂林知道口中所谓的原则,同学之间明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的小事,非搞的这么复杂。

        姜忻一身反骨,毫无心理压力的逃掉放学后所有的“劳动改造”,原本以为又要去办公室喝两壶茶,后来得知惩罚全让林知舟抗了,她才后知后觉的有点过意不去。

        相比于有人为她做出牺牲,她更喜欢互不亏欠的等价交换。就这事出来以后,姜忻才勉为其难的把他当半个自己人。

        ......

        姜忻问完话,林知舟没回答。

        安静了一会儿,她又无奈的轻轻莞尔:“算了,你当我没说。”

        “我没忘。”林知舟声音很淡。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姜忻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他情绪有些冷淡,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其中的原因,已经有人过来了。

        叶嘉熙一步并三步的从楼梯上跨下来:“嘿,林学霸,姜忻你们都在啊,动作这么快,还以为我是第一个下来的。”

        林知舟站起来。

        阳光落在他锁骨上,描摹出的影子并不温柔,而是带一点棱角的锋冷。

        “直接叫我名字吧。”他说。

        “行,”叶嘉熙道,“我去群里说一声咱别在这等,请你们喝奶茶去。”

        校外小吃街有一家小有规模的coco,店里流淌舒缓的纯音乐,鼻尖环绕清淡的茶香。

        姜忻细长的指腹停在牛奶类那一列:“要一杯芒果欧蕾,微糖,加布丁。”

        相序点完冷饮,三个人拿着排号单围着一处圆几坐下。

        这一带的消费群体以学生为主,现下店里客人不多,少有一两个逃课的坐在角落里打游戏。

        三个人在游戏背景音乐的烘托下天南地北的瞎扯。林知舟性子偏冷,话不多,只偶尔会应一两句。

        姜忻和叶嘉熙有问有答的说着闲话,他的目光也只是虚无的落在某个点上,似乎一直对着侧面的玻璃幕墙发呆。

        不过须臾,小哥端着奶茶过来。

        她扶着吸管搅弄杯底淡黄色的芒果布丁,附过去喝了一口,口腔里充斥着浓郁的奶味和果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即使有强调过只加微糖,对她来说味道还是偏甜。

        她出门急,没顾上吃早饭,

        这会没喝多少就觉得胃里发腻。

        她有些兴致阑珊,扭头对叶嘉熙说:“你们在这坐一下,我去买点吃的。”

        “好。”叶嘉熙答。

        姜忻起身离开。

        玻璃上模糊的虚影也消失了。

        ......

        校区周边的物价其低,姜忻刚去上海的那一年由于地域差异在饮食上不是很习惯,在梦里念的都是双安夜市小摊上的铁板鱿鱼和街边两块钱一根,三十块就能吃到饱的串串烧。

        这一线小吃街里有一家绝味鸭脖深得她心,姜忻循着记忆找到以前常来光顾的老招牌,让老板娘各类素菜都称一小份,又买了点鸭货一起提回去。

        姜忻重新坐在休闲椅上,只有林知舟一个人,她左右看看:“叶嘉熙人呢?”

        “他们找不到地方,接人去了。”

        她咕哝:“待了三年的地方也能迷路?”

        林知舟看了她一眼。

        姜忻拆出一双筷子,挑开塑料袋露出里面用酱汁腌制成深色的鸭脖:“我多买了点,你要不要帮我分担?”

        “加了特辣?”

        他向来把她的口味摸得门清。

        “变态辣。”

        姜忻干脆换了手套,捻起一块脆藕,刚要往嘴里送,视线里蓦然闯进一只手,屈指敲了敲桌面。

        手指修长匀称,骨节分明。

        这只手的主人端着一张不苟言笑的脸:“我写给你的医嘱,你认真看了?”

        姜忻肯定道:“当然有好好看。”

        “上面写了什么?”林知舟撩起浅薄的眼皮,“你在医院又是怎么答应我的。”

        “啊,这个......”

        姜忻预备跟他打哈哈和稀泥。

        林知舟不给她机会:“你说你会很乖。”

        这人的记性是真的好。

        姜忻看了看近在嘴边的卤味,又看看他,锲而不舍的跟他讲条件:“可是我已经好了。”

        “胃要温养,”林知舟语调清冷,“上次肠胃炎没让你长记性?”

        “唔。”

        姜忻面对他根本无法做到口若悬河。

        林知舟用筷子挑剔的夹起一块脱落的碎肉,仅尝了一口,就呛得直皱眉:“以后最多加微辣,吃多了辛辣的东西你胃受不了。”

        “这算是在关心我?”

        “我是医生,你是病人。”

        她在心里腹诽他不近人情,嘴上倒还像那么回事,“哦,行吧。”

        林知舟又要了一杯常温酸奶,递给她,接着把塑料袋里的卤制品挑走大半:“先喝酸奶再吃。”

        姜忻其实不乐意被人管控,但她无法拒绝一个人纯粹的善意,尤其这个人还是林知舟。

        她眼睁睁看着自己那一部分分量锐减,只能忍气吞声:“是是是,都听林医生的。”

        如愿以偿吃到心心念念的风味脆藕,入口脆爽,甜咸适中,咬合间牵起细腻的藕丝。

        她连吃几片,抬眼瞥见林知舟的筷子一直搁在桌沿,放在他面前的鸭脖鸭锁骨分量如初。

        “这些不和你胃口吗?”姜忻用另一只没有戴手的手指勾起粘在嘴角的碎发挽向耳后,“我在附近那家老牌卤味店买的,味道好像没怎么变……”

        “姜忻。”林知舟打断她。

        “嗯?”

        她吃得差不多,把手套脱下来:“怎么了?”

        “我从来不喜欢吃辣。”

        姜忻手上的动作顿住,怔忡片刻。

        不是时过境迁,口味变了,而是他从前也不爱吃辣,可是她好像从来没有注意过。

        姜忻思绪飘得很远。

        她无辣不欢,热衷川菜湘菜。

        吃火锅喜欢麻辣牛油锅底,撸串要点爆辣,街边大排档的香辣虾尾都会叮嘱一句多加辣子,以前她跟林知舟一起吃饭,平时比常人还要浅上两分的唇总是会染上一层薄红。

        那时候她还会没心没肺的调侃道“你嘴上涂的是什么色号的口红?我也想要一支。”

        姜忻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缓和氛围。

        林知舟微微垂眼,很轻的笑了声。似是用某种自嘲的口吻,淡道:“我知道你不会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