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风情似我.在线阅读 - 风情似我08

风情似我08

        chapter.08

        姜忻披着浴袍,裹挟一身氤氲水汽从浴室出来。

        她心里总挂念什么,时不时要看一眼手机,当她第三次捞过手机,点进微信的瞬间,那边终于不负所望的打开了洋楼的大门。

        ......

        因着刚回帝都没多久,又被安排进医院七日游。

        许多事情暂时搁置,姜忻的原定计划不得不重新打乱洗牌,她急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在这座城市东奔西走,来去匆匆。

        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未持续太久。

        姜忻在第三天收到来自帝都傅衡侓师事务所的电话和邮件,及时打破这段短暂的忙碌。

        他们为她递来一份等待已久的offer。

        她欣然接受,承诺会在隔天早上准时到岗报到。

        姜忻利落推掉行程表上所有安排,婉拒其他律所hr主动抛来的揽枝。

        正式上班之前,她为自己预留出一天时间,预备回胡同小院看看。

        院子在二环内,离公寓不远。

        姜忻去之前特意买了些补品,途经商场还惦记着要给隔壁姓温的老婆婆回礼,就去奢侈品店买了一块小方巾。

        柜姐帮忙包好放进礼袋里。

        她提着大包小包走进狭窄的胡同,已至中午。

        沿路的建筑灰墙灰瓦,胡同横平竖直,大杂院错落有致,星罗棋布。

        是真正寸土寸金的地方。

        不过这一代胡同早已没什么人住,或是改造成景点拱游客参观,再次是被权贵买下后一直空置。

        姜忻人在门口就瞥见院里那颗繁茂郁葱的歪脖子树,年近七旬的老人坐在树下穿针引线。

        老人穿一件白底碎花旗袍,枝叶与花影重叠的绣纹沿着交合的盘扣舒展,柔软的面料贴身包裹,银灰参半的长发一丝不苟的在脑后挽成鬏,气质宁静温柔。

        若有诗书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1]。

        “姥姥。”姜忻出声。

        汪漫绿闻声抬头。

        她讶异的抬手扶正架在鼻梁上的老花眼镜,未语人先笑:“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回来的。”

        老人把银针穿在绣布上,放下手里的圆棚起身:“小白眼狼,晓得来看姥姥了?”

        “嗯,”姜忻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方几上:“这不是解决完手头的杂事就来看您来了。”

        “来就来,还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

        “怎么都没提前跟我通个气儿,害得我这老太婆什么都没准备。”

        看着汪漫绿摆弄桌上的东西,姜忻坐在歪脖子树下的凉椅上,指尖摩挲绣布上缝线密实的半成品:“绣这东西费眼。”

        她话语中隐隐透着不赞同。

        “这么大个院子,连个陪我解闷逗趣的人都没有,我总得给自己找点事情打发时间,”汪漫绿一点不怕外孙女这雷声大雨点小的臭脾气,“怎么又买一盒鱼油,你上次给我的都还没吃完。”

        “你要是愿意可以搬来跟我住,”姜忻停顿半秒,“慢慢吃。”

        这边靠近观光点,整天人来人往吵得耳朵不得安生。

        汪漫绿不出意料的拒绝:“我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我得守着这宅子。”

        姜忻不强求,赖在椅子里不动弹。

        小时候这院子里热闹,她跟许清让最会折腾,一个吵得鸡犬不宁,一个闹得鸡飞狗跳,两个人一犯错就爱往江衍屋里躲,隔三差五的就要拖累得江衍跟他们一起受罚。

        后来院子里的人家一户一户的搬出去,就剩下汪漫绿留在这里,不愿意走。

        这是她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

        她念旧,总舍不得。

        ......

        桌椅摆在檐下,午饭是三道简单的京菜,搭两杯汪漫绿自制的冰镇酸梅汤。在这样的环境下相当消磨人的斗志,姜忻竟然也从长期以来的快节奏生活中品出一丝岁月静好。

        两人边吃边闲谈——

        汪漫绿忍不住问出最关心的事:“你看你也二十七八、快奔三的人了,有觉得满意的人没有?”

        “怎么突然问这个。”姜忻端起杯子。

        “我就问问,”汪漫绿在这件事情上格外如履薄冰,支吾道,“我这辈子还能不能抱得上重外孙,你给个准数,我心里也有个底。”

        姜忻目光落在绿荫缝隙中投下的光斑里:“暂时没有。”

        见她有点避而不答的意思,汪漫绿不知想起什么,轻声叹气,“我没有要催你的意思,你这要强不服软的性子跟璐璐太像,我只希望别像你妈妈一样,那样活着太辛苦了。”

        璐璐——姜忻的母亲黄璐。

        正正经经的大家闺秀,是万众所向的天之娇女,只可惜眼神不太好。

        姜沛山。

        这个姜忻称之为“父亲”的男人,年轻时是个多情种,他风流成性,流连风月,嘴里说着数不清的应酬和找不完的借口,他的外套上常年沾着女人的香水味和头发丝,领带上是令人想入非非的暧昧唇印。

        行事荒唐,酒色半生。

        于是万众瞩目的才女在一次次争吵中成为歇斯底里的泼妇,日子在打砸与谩骂中慢慢熬,连墙面映照的光影都是互相推卸与指责的模样,他们都是这场闹剧中的受害者,姜沛山是,黄璐也是,姜忻更是。

        “我知道,但我和她不一样,”她秀窄的手指环绕玻璃杯,外壁凝成薄薄一层水珠沿着垂直的杯壁滑落,冷饮沁得人手心冰凉,“起码在找男人的时候,我不会像她这样稀里糊涂的就将这辈子托付了。”

        “臭丫头,有你这么说亲生爹娘的么?”

        “......”

        “对了,你有没有回去看看?”

        “没,我爸妈忙着呢,没空搭理我这个不成气候的女儿。”

        姜忻在汪漫绿开口之间打断她,嗔怪道:“不说这些,您今天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汪漫绿笑说:“我说你两句就不耐烦,好好好,我掌嘴,我不该提的。”

        她用手指碰了碰唇瓣,力道怕是连蚊子都拍不死。

        在姜忻亲和得毫无作为长辈的架子。

        饭后,姜忻主动揽过洗碗收拾残局的活,忙完就坐在廊下吹凉风。

        一台收音机摆在圆几上,略显尖锐的戏腔从中倾泻,正不知疲倦的唱着《霸王别姬》。

        汪漫绿坐在边上摆弄绣布,姜忻窝在另一边的凉椅里昏昏欲睡,迷迷糊糊之间还分心想,要是能拿把蒲扇来打风就好了。

        姜忻没在院子久坐,眼看日光逐渐西斜,估摸着时间准备回去。

        汪漫绿想留她吃饭,被她推拒。

        走出宁和恬静的“桃花源”,入眼仍然是车水马龙的盛景。

        姜忻吸入鼻腔中的浑浊空气是带着浓重车尾气味道,像一撮烧焦的羽毛。

        她站在垃圾桶旁点一支烟,猩红的火光在指缝间明暗难分。

        燃了一半,听见身后的胡同里传来一阵柔软轻细的猫叫,一只骨瘦嶙峋的三花贴着墙根缓缓走过来,它饿的只剩皮包骨,随着四肢的移动,背脊轻微凹陷。

        姜忻学着小奶猫的声音回应。

        三花像是听懂一般远远停住。

        那双冷棕色的眼睛看上去明亮且灵动。

        她爱心泛滥,从包里翻出一根鳕鱼肠,剥开外层的大半塑料纸,蹲下,晃了晃手里的火腿肠:“过来。”

        “喵~”

        三花迟疑警惕的前进,一点点挪过来,嗅了嗅她的指尖。

        然后低头吞咽那根鱼肠。

        它慢慢吃完,粉嫩的舌不舍的舔着塑料纸,又亲昵的蹭着姜忻的手背,奶声奶气的向她传递猫星语。

        她很少见到这样粘人的猫。

        “怎么?没吃饱?”

        姜忻伸手顺着它头顶的毛。

        想起附近就有一家宠物用品连锁店,她起身刚走两步,三花就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猫眼透亮。

        她有些想笑。

        还赖上她了。

        姜忻走进用品店,她侧身快速浏览货物架上的商品,在末尾处找到口碑不错的猫零食。

        同一时刻,两只手同时伸向货物架,直指仅存一包的鲜肉猫条。

        两者皆是一顿,几乎异口同声。

        “你拿吧。”

        “给你吧。”

        姜忻下意识抬眼,入眼是一张清隽熟悉的脸。

        林知舟提着购物篮,面容清冷:“好巧。”

        “唔,确实。”

        见是熟人,她不客气的拿起最后一包猫条。

        还有点意外这次他能主动开口,见他没有直接走开,旋即纳罕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愿意跟我单独相处。”

        林知舟把猫薄荷扔进篮子里:“没什么愿不愿意的。”

        姜忻等了他一会,两人一起去收银台结账。

        她耿耿于怀,一点小事都要放在心上计较:“可是之前是你在刻意避开我。”

        还装不认识。

        林知舟觑她一眼,不置可否。

        从店里出来,那只小三花还在原地探头探脑,见她过来就讨好的迎上去,歪头蹭着她的裤腿。

        姜忻无法抵挡任何生物的撒娇,心情愉快的就地投喂。

        从在医院偶遇到现在,两人算是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对话。

        因为一只猫——

        “想养?”林知舟手里提着袋子,视线低垂。

        他声线温润低沉,像炎炎夏日里的一杯海盐柠檬水。

        “它很乖,”姜忻看着吃饱喝足,矜持的用爪子擦嘴的小猫咪,“但是我忙起来可能没时间照顾。”

        林知舟好像对除了她以外的所有事物都很有耐心。

        此刻正手法娴熟的挠了挠三花的下巴,小动物被伺候得昂起脑袋舒服的打咕噜。

        他说:“这附近流浪猫泛滥,我偶尔会过来喂。”

        言下之意是,尽其所能的帮你照顾,但也只是顺便而已。

        变扭得不行。

        姜忻鼻腔里溢出一声轻“嗯”,单音节里混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

        三花吃得肚子圆滚,冲着二人叫唤两声,像是在表达感谢,接着一步三晃的踩着猫步走开,削瘦的小身子迅捷的窜进不知名的角落。

        林知舟重新站起来,轻轻抚掌,沉默了一下:“我去洗手。”

        “这边好像没有洗手池,”姜忻以为他洁癖,于是抽两张湿巾递给他,“你要是嫌脏,就先擦一下吧。”

        “不是。”

        “嗯?”

        “身上留气味被八筒闻到的话,它会吃醋生气”林知舟微顿,出声解释,“八筒是我的猫。”

        “哦——”姜忻懒懒的拖长音调。

        “我知道它,很可爱,”她双手背在身后,腰身微微前倾,乌黑的发丝顺着倾斜的弧度垂落,烫卷的发稍柔软的缱绻在肩头:“我听说,猫随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