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风情似我.在线阅读 - 风情似我06

风情似我06

        chapter.06

        林知舟很少回忆往事,甚至会有意回避有关于姜忻的记忆,但似乎那些与她有关的场景,就连旁枝末节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结束短暂的遐想,他穿梭在人潮拥挤的十字路口,去医院附近的地铁站搭乘地铁回家。

        ......

        姜忻挂断电话,又回想起林知舟从她身边走过的神情,觉得可能是自己拿着手机的动作太具有误导性,假设两人身份互换一下,她大概也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这样客气的问候是对她说的。

        在满是药味和消毒水气息的医院里躺了一周,挂了五天水,姜忻在周二办理出院手续。

        出院那天是余初念开车来接的,她人坐在驾驶室里,微敛下颚,架在鼻梁上的墨镜顺着低走的弧度滑下来半截:“看样子,咱们敢敢是又活过来了。”

        姜忻坐上副驾驶,往身上勒安全带。

        她小幅度甩头把额前的碎发撩开,对余初念比个“ok”的手势:“何止,我满血复活。”

        “少得意,喝酒喝进医院,好歹也涨涨记性。”

        “是——”姜忻拖长音调:“我懂,下次注意。”

        “不说这个,”余初念倾身从后座提出一个纸袋:“从免税店给你带的小礼物,打开看看。”

        “出差回来?还给我准备惊喜。”

        余初念双手把着方向盘,踩一脚油门,白色奔驰在高架桥上呼啸而过。

        她含糊的“昂”了声,说到这还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飞一趟三亚,在海口待了两天,中午刚下的飞机。”

        姜忻也不跟她客气,拉开绑在提手上的蜜茶色丝带,半抽出里面的小盒子,香水的外包装简约大气:“chaneln°5?”

        “嗯哼。”

        “可以啊。”

        “就问你喜欢不喜欢。”

        “喜欢,你送的东西我哪能不喜欢啊,”姜忻给她mua一个飞吻:“我简直爱不释手。”

        余初念配合的回以一个被电到的表情。

        ......

        一周没怎么回家,她的小公寓没什么变化。

        她拆掉香水的外包装,把它塞进收纳盒最中央的位置,在一众瓶瓶罐罐中,这支荣升为她近期的新宠。

        姜忻没忘记明天上午的面试,周三只是初试。

        来面试的不止她一个,她在人群中看到几位大学生,这样的应届毕业生很好辨认,青涩未退,稚气尚余。

        面试的过程全程交流不多,最后她只得到一句中肯且简短的评价:“你很优秀。”

        她在周末接到傅衡律所的复试通知,有幸从六十多位候选人里,进入10位复试者的行列。

        姜忻开始翻箱倒柜,翻出一套最适合明天正式场合穿的套装,把它挂在显眼处。

        郑重得像是准备出门约会精心打扮的女人。

        然后用苹果代替晚饭,敷完面膜睡美容觉。

        这一觉没有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梦,翌日早上八点,姜忻睡到自然醒,床头柜上的闹钟也正好响起。

        她活动睡得酥软的筋骨,趿着拖鞋,从冰箱里翻出钟点阿姨买回来的吐司,放进吐司机里叮几分钟,接着动作不太娴熟的煎了个荷包蛋,混着生菜叶番茄片一起夹进去。

        姜忻用清水冲泡刚才煎蛋时不小心被热油溅到的手背,扯过毛巾擦手,又去兑了半杯燕麦,熟透的牛油果对半切,做作的摆个盘,端上桌。

        大抵觉得一个人吃早饭太无聊,她拿着手机轻触屏幕对焦,拍下发给余初念。

        姜忻:[早。]

        余初念回得很快:[图片]

        [早安,敢敢。]

        姜忻边喝牛奶燕麦边点开图片,是余初念今天的早餐。

        白瓷碗里盛着酸奶拌芒果,煎烤过的圣女果上撒着细碎的黑椒,还有一杯汤色橙红的早茶。

        大约过去半分钟。

        余初念:[你今天要去面试吗?]

        姜忻:[嗯,九点出门。]

        回完消息,她把手机放在手边,用小勺子慢吞吞吃完那半颗牛油果。

        不到两分钟,信息接二连三的弹进来。

        余初念:[预祝顺利。]

        余初念:[如有神助.jpg]

        余初念:[不过不顺利也没关系。]

        余初念:[当律师有什么好的,有的委托人难缠又不好伺候,熬夜加班搞不好还会秃头,只要你到小鱼姐姐这里来,资源给你,通告给你,我偷电瓶车买热搜捧你。]

        姜忻打小就长得精致,从小美到大。

        以前清隽可人,眉眼秀致,现在出落得袅娜娉婷,风姿卓越。

        就这样貌,是老天爷赏的饭碗,天生就适合干这一行,可她偏不接。

        姜忻哭笑不得:[别,我做不来。]

        余初念不出意外的再次被拒绝:[胸口中了一箭/吐血]

        吃完最后一角吐司,姜忻没再回复。

        至交就是这样,一起聊天的时候,无论多跳跃的话题对方都能接上,话题可以随意的挑起,也可以无所顾忌的结束。

        她穿上昨天就挑选出来的正装,坐在镜子前描着淡妆,最后,往耳后抹了香水。

        姜忻在挤地铁摩肩接踵和自己开车在早高峰堵得水泄不通、寸步难行之间,艰难的选了后者。

        她出门很早,即使路上堵车近半个小时,到目的地后时间仍有空余。

        按照约定的时间还提前十分钟抵达律所,被前台引入洽谈室等待。

        姜忻等了一个多小时,她是最后一个。

        办公桌后坐着面试官,对面的空位像是为随时接受审判的囚徒而准备。

        “请坐。”

        姜忻安然的坐在属于“囚徒”的位置。

        刚毕业那会她也曾吃过不少闭门羹,这样的场所她向来应付得得心应手。

        这几年在外走南闯北得来的阅历有所沉淀,她仪态得体、自信大方,面对hr提出的刁钻问题,她回答得行云流水。她有一套自己的解题思路,能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字字斟酌,像是在精心撰写一份满分答卷。

        中途有人推门进来,是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唐par。”

        面试官还想再说什么,这位唐先生已经垂了垂眼帘:“不用管我,你们继续。”

        随即径直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毕竟是来参加面试的,投简历之初姜忻就对各个律所有一个初步的认识,就单听到这一个称呼,姜忻在心里对他的身份就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唐par,唐明轩,傅衡合伙人。

        她在停顿的空当对他弯唇示意。

        他回以一个微不可查的颔首。

        姜忻没被这段小插曲影响,仍然表现得谈吐不俗。

        她的控场能力很强,不动声色的化被动为主动,顶着对面四五个人的高压注视,没有透露出一丝紧张与不自然的情绪。

        一场漫长的审判下来,在场唯一的女士对她表现出极大地兴趣。

        话题的末尾,坐在中间的女人手里的钢笔点在平铺的工作簿上:“姜小姐,你最快能什么时候入职?”

        面对直直抛过来的橄榄枝,姜忻没急着接,像是一场心理逐鹿:“只要您需要,我可以在一周内到岗上班,如果我有幸能收到贵所的offer,我会给出更加明确的答复。”

        姜忻从律所出来后松了一口气,一看时间才发觉自己已经错过饭点。

        她在7-11便利店买了一份起司三明治,放在微波炉里叮几分钟,潦草解决垫垫胃。

        接下来半天,她无事可做,便开着车随着走走停停的车流一路兜风,车在市区开得很慢,时速不到三十迈。

        姜忻打着方向盘,拐过一个路口,寻觅一处个停车位停下。

        窗外的景致分外熟悉——她不知不觉开到博仁医院楼下。

        她把车窗降下一条缝,伸手在包里翻找烟盒,旋即想到自己正要戒烟,转而从夹层里拿了一颗薄荷糖,剥掉包装袋,塞进嘴里。

        清凉的甜味在口腔中扩散,她坐在车里等整颗糖慢慢融化。

        姜忻透过后视镜看到自己小半张脸,微翘的眼尾晕染着淡色的眼影,她在某个瞬间下定决心,拧开唇釉对着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细致的补一层唇妆,轻轻抿匀。

        拉开车门下车,她在路过一家水果店时微顿。

        脑海灵光闪过,她想,她找到去见那个人的理由了。

        姜忻站在推拉门外回忆林知舟比较偏爱的水果,这么细想下来,她倏地发现无论是他的喜好也好,忌口也好,她都不知道。

        还在上学那会,林知舟就没有表现过对什么东西特别讨厌或喜欢,反倒是她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挑剔得厉害,正式在一起之后,两个人坐在一张桌上吃饭,林知舟成了她的垃圾桶,有不爱吃的、吃不完的东西就一股脑塞给他。

        他从来不会拒绝。

        意识到这一点,姜忻干脆叫店员把每一种水果都拿一盒。

        层叠排在一起,林林总总加起来有两大袋。

        姜忻买的多,就叫上店里穿着工装衣的男店员帮忙提上去,她另加小费。

        有钱能使鬼推磨,男店员欣然答应。

        两人上楼,姜忻这次运气很好,轻而易举的在走廊尽头看到她的目标。

        林知舟站在走廊上与女医生交谈。

        她用余光瞥他,却没有过去。

        而是找到护士站的护士小姐。

        戴着医用口罩、穿护士服的年轻姑娘看到被塑料袋包裹的庞然大物,起初还茫然了一下:“你是?”

        医院每天人流量很大,进进出出,数不胜数。

        姜忻却眼熟这位在她住院第一天就给她扎针的小护士:“急性肠胃炎,上一位32号床。”

        “噢,”护士恍然:“姓姜是吧。”

        小护士认出这位长相出挑的病人,不过她和刚入院时病的蔫巴巴的样子差别很大。

        “您这是?”

        “表示一下谢意。”

        “这个,可能不太符合规定......”

        “只是些水果,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姜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何况我买都买了,我一个人吃不完也是浪费。”

        她停顿数秒,毫不掩饰此行的目的,食指隔空点了点不远处的医生,压低嗓音:“还有林医生,也要帮忙送一点。”

        “哦——”护士小姐悟了。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姜忻没想到这状似不经意的一指惹得当事人侧目。

        她没有避开,坦然的迎上去。

        林知舟没动,也没说话。

        他干净的眼眸里映照出她纤细的影子。

        她站在柜台外围,内搭带v领设计的薄款雪织衫,外罩烟灰色修身女士小西装勾勒出匀称而高挑的身形,过肩的卷发用发绳束成低马尾。

        手指勾起碎发挽向耳后时拂过淡薄的馨香,是野玫瑰混合着白檀香的味道。

        涂着偏橘调番茄色的唇色让她看起来平添几分攻击性和禁欲的美感。

        如果用抽象的方式去形容这个女人,她一定是一朵感性优雅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