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风情似我.在线阅读 - 风情似我05

风情似我05

        chapter.05

        林知舟工作起来严谨也负责,起码此刻看不出有任何一点私人情绪掺杂其中。

        护士小姐帮她换了药水,查房的医生已经准备“撤退”。

        姜忻叫住落在后面的林知舟:“林医生,请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

        “其实没什么,”她从被子下拎出只剩余温的热水袋:“我只是想问一下,这是你们医院提供的免费服务吗?”

        林知舟薄唇抿了抿:“嗯,护士送的。”

        那是一个几乎无人察觉的微表情。

        这个动作却像是突然取悦到她,姜忻嘴角肉眼可见上扬。

        他们曾紧密无间,她太了解眼前这个人了。

        林知舟所有的谎话在她面前都无处遁形。

        抿嘴是最典型的模棱两可的举动。

        她看破不说破:“是吗?麻烦你替我谢谢他。”

        停顿片刻,林知舟牵唇:“会帮你带到的。”

        ......

        等病房里的人都散去,余初念终于找回存在感,她用调羹舀着清汤,把保温桶里的汤水搅得浑浊:“这汤——”

        海鲜汤姜忻不能喝,倒掉又觉得可惜。

        她正犹豫怎么处置。

        “你吃早饭没?没有你就喝掉吧,”姜忻闻着高汤的醇香很有食欲,却只能叹息一声,点亮手机屏幕,打开某团:“我点一份白粥凑合。”

        她刚下完单,果不其然收到余初念同情的眼神。

        外卖来得很快,从下单到签收不到二十分钟。

        姜忻撕掉塑料袋上的签收单,剥开袋子,碗里的白粥熬得浓稠,还送了一小碟白糖调味。

        她喝粥没有加糖的习惯,一是减重,二是她并不特别嗜甜。

        粥里加了香油提味,味道很不赖,如果身边没有余初念在旁边的话就更好了。

        余女士喝一口汤,战略性闭眼露出细嚼慢咽的品尝表情,做作得像是在什么美食综艺节目上当戏精评委:“我跟你说,这个深海皇后螺特别有嚼劲,肉质鲜美弹牙,口齿留香。”

        姜忻假装没听见。

        见她无动于衷,余初念还不死心的舀起一小块螺肉,逗猫似的靠近姜忻的鼻尖:“敢敢,想吃吗?”

        语调欠欠的。

        她面无表情:“不想。”

        许清让在一边看笑了。

        “哦,你不吃我吃。”

        在姜忻的注视下,满足的把肉送进嘴里。

        姜忻:“......”

        她看得太阳穴直跳,索性放下手里的碗,一字一顿:“余初念。”

        “我错了我错了,我逗你的。”

        认错速度之快像夜不归宿被老婆抓包的渣男。

        这小妮子向来懂进退,就连姜忻的脾气也拿捏得死死的,玩笑开得适可而止,并且还能面不改色的向她讨饶。

        姜忻又好气又好笑:“你到底是来看我的还是来气我的?”

        “别生气嘛,等你出院,请你吃顿好的。”

        相当能屈能伸。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皮,保温桶里的汤水逐渐见底,余初念提起小挎包,三下五除二的擦擦嘴角:“不跟你瞎扯了,我再不赶去公司看看手底下的那两个小崽子,他们得闹到南天门去。”

        余初念家庭条件属于中上阶级,就算见天儿的花天酒地家里也能供着她乐不思蜀的玩一辈子,可这姑娘要强,人也争气,在一家娱乐公司旗下做经纪人,她也算是慧眼识珠,手底下的艺人捧一个红一个。

        “忙你的去。”姜忻挥手赶客。

        “等我空闲再来看你,么么啾!”

        余初念跟许清让一前一后离开,病房彻底安静下来。

        姜忻慢腾腾把剩下的半碗粥喝完,收拾完残局,也懒得再折腾,索性窝在病床上补觉。

        ......

        依然是潦潦草草的解决完午饭,下午不需要打点滴,姜忻的左手终于回归自由身。

        期间汪二宋三他们几个非常骚气的带着一束百合前来探病,等应付完他们已是薄暮时分。

        律所hr的来电打到她手机上时,她刚把汪承望送上电梯。

        医院楼层大厅里人影攒动,声音杂乱扰人,犯烟瘾的男女站在角落里吞云吐雾,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烟草味,公共垃圾桶顶端铺满石英石,上面烟蒂林立。

        姜忻站在一面落地窗前,单手推开窗,划过接听键把手机贴近耳廓,听到公式化自报家门的回话。

        ——帝都傅衡侓师事务所。

        帝都十佳律师事务所榜上有名,涉及业务领域广,口碑载道,风评极佳。

        在姜忻的海投名单中,钟意程度排在前三。

        年轻的资深女人资咬着一口带着卷音的标准京话,通知她于明日下午两点来参加面试。

        想到白天可能还需要挂点滴,姜忻犹豫少顷,有礼的说明情况。

        她话音落下,余光瞥到从走廊上拐进大厅的人影,刚打算错眼过去,又觉得这人的侧影分外眼熟,凝眸再看才发现是消失一天的林知舟。

        他褪去一身白,穿着自己衣服。

        裹在裤管里的长腿跨出的步子很大,快步横穿大厅。

        待他走近,姜忻才察觉他眼下染着乌青,面容带几分显而易见的疲惫。

        彼时两人离得很近,只有遥遥几步远,他像是看见了她,又像是没看见。

        姜忻分神听电话里的内容,听筒里很快传来纸业翻阅声,女hr声调轻快,表示理解:“这样吧,面试时间改约在下周三上午十点半。”

        “好,”姜忻话到这里微顿,在与林知舟错身的瞬间,神使鬼差道,“辛苦了。”

        耳畔杂音交织,纷乱的低语混在一起,像是要把所有声音揉成一团,姜忻的话声被吞没,融为噪音的一部分,因为林知舟没有停下,连迟疑的动作也没有。

        他貌似没听见。

        电梯门徐徐打开,人流进进出出。

        林知舟夹在其中,他身段笔挺修长,在人群中更显得鹤立鸡群。

        电梯门缓慢关上的刹那,他透过不宽的门缝看向站在窗边的女人。

        那人仍然在通电话,朗朗清风吹动她的长发,扬起的发丝轻笼,她抬指勾着碎发挽向耳后,侧脸被窗外的夕阳映出瑰丽的霞红。她眼里好像停泊着万家灯火,唇红不过酉时日落。[1]

        合并的感应门将她的身影彻底挤出去,磨砂质感的轿厢墙折射出他模糊的影子。

        林知舟没由来想起第一次遇见姜忻的场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也是这样站在那与人通话,尚在发育阶段的小女生还没张开,身形却已经出落得纤细窈窕。

        她穿着烟灰色纱裙站在医院走廊的岔口,大抵是方向感不太好,任由电话另一头的人怎么指导,她仍然皱着眉头站在原地左顾右盼,在两条路之间举棋不定。

        手机听筒里阿姨语调谆谆:“你现在先往东走,大概五十米后再拐向三点钟方向,穿过空中走廊就到住院大楼了。”

        “杨姨,你能不能跟我说说是往左还是往右。”姜忻听得一头雾水,正头疼着,耳边倏地传来一声惊呼,伴随细碎的嘈杂,“妹子,快躲开。”

        她下意识回头。

        一辆早餐车顺着台阶旁的无障碍通道溜下来,不偏不倚撞向她。

        姜忻想躲开也晚了。

        而在电光火石间,一只修长有力的手稳稳托住因惯性而前冲的餐车,堪堪停在她身前两公分的位置。

        她微微垂眼。

        入目是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手背纹理偏淡,因发力而显得格外骨节分明。那双手的主人卸去几分力道,他戴在腕上的一串檀木佛珠手串轻轻磕碰:“没事吧?”

        “没。”

        姜忻捡起地上的药盒,是刚才情急之下,这个男生掉的,“这个是你吧?”

        她不经意瞥了眼印在包装上的字。

        帕罗西汀。

        盐酸帕罗西汀片。

        男生平淡的应答和不远处的声音融在一块:“姜忻,这里。”

        是杨姨。

        她想起这次来医院的目的,登时没什么心思在这里说闲话。姜忻飞快把东西塞回他手里:“这次谢谢你了。”

        话音落下,她已经小跑过去。

        “杨姨,你怎么找来了?”

        杨岚是请来家政。

        “我的姑奶奶,就怕你地方没找着还把自己给弄丢喽,我能不来接你吗?”

        “哦对了。”

        姜忻回头找人,走廊上人来人往,人影攒动,那个戴着檀木珠的男生已经混进人群里。

        “在找什么?是不是掉东西了?”杨岚问。

        “没什么,”姜忻回神,“我妈呢?我先去看看她。”

        林知舟随手把新拿的药和药单放进书包,手串上垂下来的短穗擦过背包边缘的拉链。

        2008年夏至,

        他们在一次偶尔中不期而遇,

        擦肩而过的瞬间成为对彼此而言最普通的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