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风情似我.在线阅读 - 风情似我04

风情似我04

        chapter.04

        姜忻偏头,四目相对。

        她眼中映着碎光,像月光下潋滟的湖水,卷曲的长发散落在床单上,黑与白呈现出鲜明的对比。

        “疼。”她说。

        林知舟短促的失神,按在腹间的手倏地松开。

        他退开半步:“临床表现判断可能是急性肠胃炎,先去做个电解质,血常规,腹部彩超还有腹平片,明天最好再去做个无痛胃镜。”

        姜忻撑着上半身坐起,医生已经重新绕至办公桌后,拿着笔写着什么,头也不抬:“让家属去办住院手续,住院观察几天。”

        她拉着冲锋衣拉链的手顿了一下,像是突然卡住,“没带家属”几个字临到嘴边又变了个调,改口说:“知道了。”

        林知舟没搭话。

        姜忻把单子一张张对齐叠好,步出诊室,一边办手续一边看病。

        近一个小时后,她才拿着报告单折回来,接而被安排进病房输液。

        一间病房三张单人床,一张空着,一张躺着位睡熟的中年女人。

        姜忻的床位靠里,护士小姐手法熟练地将针管推进静脉血管,贴上医用胶带:“家属没来?”

        “没来。”

        护士调节着变速器,一边叮嘱,“晚上可能出现上吐下泻的情况,有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按呼叫铃,护士站24小时有人值班。”

        姜忻听出话里的善意,微微弯唇:“谢谢。”

        她躺在沾满消毒水味道的被褥里,刚酝酿出点睡意又被突如其来的失重感惊醒。

        这一整晚她频繁起夜,几乎没怎么睡,胸口的恶心感一直没有消下去,肠胃抽搦的存在感很强,长时间缠着绷带输液的手也凉得吓人。

        直到天蒙蒙亮,姜忻才稍微觉得好受点。

        她像只病恹恹的猫蜷在床上,躺下就懒得动。

        正当她睡得迷迷糊糊,意识被周公勾走一半时,隐约察觉有人靠近,紧接被窝里多出一处热源,贴着她隐隐作痛的小肚子。

        她困得实在不愿睁开眼,隐约看到熟悉的影子,身体的本能让她牢牢护住让人眷恋的温度。

        ......

        林知舟帮她掖好被子,垂眸睇着姜忻在睡梦中也轻蹙着的眉心,抬手想替她抚平,苍白的指尖克制的悬在半空,顿了几息,又不自觉蜷了蜷,慢慢收回来。

        他似是有些恼自己刚才的举动,转身走出病房。

        “林医生?”

        医院住院楼里走廊安静且空无一人,小护士拿着点滴瓶像是路过,声音压得很低。

        林知舟朝她微微颔首。

        “怎么突然有空来这呀?”

        “来看看病人。”

        小护士瞅了眼病房号:“今晚上住进来的32号床,你们认识?”

        林知舟没说话。

        好在小护士已经习惯林医生这样疏淡的性子,自顾自嘀咕:“那位一个人来的,对了她刚刚吐过一轮。”

        半响没见人应声,小护士觉得无趣。

        刚要告辞,余光瞥见站在清冷灯光下的林知舟,心里由衷感叹一句——这人真他娘的帅得惨绝人寰。

        他利落的短发折射出浅淡的光晕,光影将他的侧脸裁剪成分明的立体,表情显得有些冷。

        半明半暗,看不太清神色。

        “如果再吐给她打一支胃复安,”林知舟扫一眼昏暗病房里被褥拱起的弧度,“我先回诊室了。”

        “诶?行,正好我也要忙。”

        ......

        清晨,姜忻睡了三个小时不到,被一通电话吵醒。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习惯伸手去够手机,猛地牵动手上的针管,才整个清醒过来,她郁闷的歪头夹着手机:“哪位?”

        “姜敢敢,你昨天那么晚给我打电话干嘛,当时我都睡了,没接到。”听筒里传来的女声音色清脆。

        能这么不怕死的给她取一些稀奇古怪的外号,还理直气壮喊出口的人,除了余初念以外大概找不到第二个人。

        ‘敢敢’这两个字来源于小时候跟着发小一起上树掏鸟蛋,结果一个不稳摔下来,把左手给摔折的经历,手臂上打着石膏的姜忻出现在学校的第一天被余初念抓着打趣调侃,故赐名‘姜敢敢’。

        意为,啥都敢。

        要是认怂算我输。

        “你倒是挺舒坦,”姜忻声线带着惺忪的哑,“你家敢敢就快要病死了。”

        “啊?出什么事了?”

        “肠胃炎,在医院。”她拖着嗓音。

        电话里传来一串骂绿色植物的脏话,余初念问题多得像十万个为什么:“怎么回事啊?昨天不还好好的嘛?你在哪家医院?几楼几号床?”

        姜忻打着哈欠,报出准确的位置:“你要来?”

        “当然要来,二十分钟后见。”

        余初念是个火急火燎的行动派,说二十分钟到,要是迟到一分钟都对不起她风风火火的性格。

        她顶着一脸速成淡妆,挎着小皮包,手里还提一不锈钢保温桶,脚下生风的闯进病房,见着半靠在病床上的姜忻,恼道:“敢敢,你昨天怎么不多打几个电话吵醒我,你一个人上医院哪成啊。”

        瞥一眼趴自己腿上假哭的余初念,抬了抬正在输液的手:“怎么不行?这不挺好。”

        “快让我瞧瞧。”

        姜忻对待女性和朋友会格外的宽容耐心,尤其像余初念这样两样都占的。

        任她像只鹌鹑叽叽喳喳,还能耐心的配合她搭戏台子。

        “看出个什么来了?”

        “哎哟,这脸都白了。”

        余初念一阵心痛,又正色道:“不过咱们家敢敢就算病着,也美得跟仙女似的。”

        得,小姐妹的彩虹屁虽迟但到。

        姜忻是典型的骨相美人,是那种乍一看惊艳,再看带韵味的美。

        她笑:“就你贫。”

        转眼注意到跟在后面进来的许清让,随之诧异地扬了扬眉际。

        “稀客啊。”

        “来看看,”许清让目光挑剔,确认她没什么大碍才站在一边说风凉话,讽刺道,“几个菜啊,喝成这样,但凡你多吃一粒花生米,也不至于喝进医院来。”

        姜忻对他很不客气:“你能不能积点口德。”

        她再懒得搭理,转移话题:“你都来了,怎么不见江衍来?”

        “什么叫我都来了,”许清让愤愤不满,“他在家陪老婆待产,近期都来不了。”

        有句歇后语云,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许清然、江衍加上姜忻,他们仨打小在同一座四合院里长大,人称臭皮匠三人组。

        上树掏鸟,许清让是人肉增高垫,下河摸鱼,姜忻挖土刨蚯蚓,至于最温雅的江衍,他负责跟在后面收拾烂摊子。

        哦对了,她能得了‘敢敢’这两字,许清让功劳不小。

        不提往事,她掀眼看着吊瓶里快要见底的药水:“动作够快的啊,孩子周岁宴记得请我喝酒。”

        姜忻典型的记吃不记打,人还没出院呢。许清让还欲说什么,病房里涌进一众白衣医生来查房。

        姜忻在人群中找到了林知舟。

        他胸前的口袋里别着两支笔,干净的白大衣一丝不苟防的扣到脖颈下,正和为首的的老医师低声交谈。

        他一身清冽,让姜忻联想到被早春雪压满枝头的青松。

        林知舟似有所察觉,抬眼与她对视。

        他像是不经意往这边一瞥,一触及离。

        林知舟的双眸深邃也迷人,仿佛能透过眼眸看到一片宁静的海。他总是淡淡的看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清澈。[1]

        而这双曾经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眼睛里,现在再也找不到属于她的影子。仿佛将“姜忻”这个人,彻底从他的世界里按下删除键。

        医生照常询问病房里另一个中年女人的近况,叮嘱好好休养。

        余初念压根就不认识林知舟,也没察觉姜忻的情绪,把自己带来的保温桶拧开。

        悄咪咪说:“敢敢,我把我嫂子的月子汤带来了,正好给你补补。”

        保温桶效果很好,汤水还是热腾的。

        鲜香味飘散在空气中,汤底熬成极其增添食欲的乳白色,表面浮着一层薄薄的油珠。

        姜忻注意力被勾过去。

        她是真的觉得饿,折腾一晚,她连水都没喝上一口。

        “这是什么汤?”她问。

        “皇后螺花胶淮杞汤,这个螺肉很有嚼劲,我嫂子特爱喝,”余初念眨眨眼,从餐具盒里拿出调羹,“你尝尝合不合口味。”

        姜忻还没应声,年轻医生的清沉嗓音响起——

        “她不能喝海鲜汤。”

        林知舟不大客气的打断二人的交谈,走过来:“退烧了吗?”

        姜忻眼神示意余初念先把汤放下,想了想:“两三个小时之前就退了。”

        “感觉怎么样?”

        她面色平静:“已经好很多,就是还有点疼。”

        林知舟点头,低头嘱咐身边的护士:“先看血象,待会再开阿莫西林。”

        他站在老医师身后,重复下达医嘱:“急性肠胃炎平时要注意忌口,避免摄入粗糙、浓烈、辛辣的食物,忌油腻、刺激性食物以及海鲜、生冷食物等。”

        林知舟意在言外的觑一眼保温桶里的螺肉。

        他继续道:“近两天只能吃流质品。”

        姜忻:“好。”

        林知舟微顿一息,神色认真:“还有,不宜抽烟饮酒。”

        “当然,我会很乖。”

        她凤眼微扬,面不改色的弯唇一笑,就是让她那群狐朋狗友瞧见她这模样都要夸一句:装的一手好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