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风情似我.在线阅读 - 上卷:绕月飞行

上卷:绕月飞行

        《风情似我》

        乌浔/文

        ——2020.07.01

        chapter.01

        帝都,大兴国际机场。

        上海飞北京的航班延误两小时有余,落地正值半夜零点。

        夜里航站楼人烟寥寥,姜忻拖着28寸的行李箱疾步穿过大厅,径直从八号门出。

        坠地感应门自动打开的瞬间,冷风倾灌。

        她未束的长发涌向肩后,白皙的天鹅颈线条优越,驼色长款风衣在风中张牙舞爪,凉意见缝插针的往骨头缝里钻。

        姜忻扶着行李箱拉杆顶端,抬手摘去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她踩着路牙子打量这片阔别已久的城市。

        繁华夜景灯火齐明,鸦青色天空月明星稀,纸醉迷金的程度比之上海不夜城分毫不差。

        姜忻没看太久,她订的网约车到了。

        紧闭的车窗降下,车主斜身微探:“请问是姜小姐吗?”

        “是我。”

        姜忻面不改色的叠好墨镜,挂在领口。

        许是见她颇有几分姿色,车主殷勤的下车帮她把半人高的行李箱塞进后备箱里。

        简单的核对过车牌号和手机尾号,姜忻拢了拢风衣,坐在后排拿起手机。

        知晓她回来的人少之又少,就连从小玩到大的几个发小也没透露半分,社交软件上波澜不起,只有几条广告推送,夹杂一些不知所谓的问安。

        毕竟她在上海混得风生水起,怎知她会一声不吭就跑回来。

        车主在第三次试图搭讪未得到回应后终于识趣的闭嘴,姜忻掐灭手机闭目养神。

        近一个小时的车程,私家车停靠在市区一栋公寓楼下。

        姜忻按指纹结算车费,下车取行李。

        大抵是她一路都不曾搭腔,让车主脸上挂不住,这次没有主动下来彰显“绅士风度”,姜忻自行拉开后备箱,单手提过行李箱,摁着按钮撑起拉杆,踩着高跟鞋缓步离开。

        …….

        输入密码,电子门自动开锁。

        姜忻踹掉高跟鞋,摊开行李箱随意摊在地上。

        客厅的家具蒙着一层防尘布,封闭的房间空气并不流通。

        长期无人居住的公寓显得格外空荡没有人味儿,在法式水晶吊灯光线衬托之下,更是清冷得像样板房。

        简单打扫过后。

        姜忻赤脚踩着冰凉大理石,脱下外套扔进洗衣篮里。

        在卧室的化妆台前坐下,镜面上映着一张明艳而凉薄的脸,她浓妆未卸,丹凤眼内勾外翘,眼尾细长,皓齿红唇,像魅惑君王的狐狸。

        她翻乱梳妆台,用卸妆湿巾擦掉脸上的妆。

        姜忻去浴室泡了个澡,直到指尖的皮肤泛白,才囫囵裹了件纯黑色冰丝浴袍带着一身未干的水渍步出浴缸,修长匀停的双腿于下摆开衩的位置若隐若现,她五指沿着发根拨弄着湿漉的长发,水珠坠落。

        她从行李箱里抽出一台笔记本,架在小臂上展开,单脚跪立在阳台的美人榻上,倾身将紧闭的窗帘拉开,上半身顺势靠进软榻。

        落地窗外夜色撩人,从高处俯瞰,别有一番风味。

        姜忻食指点划触摸板,有针对性的向各大律师事务所海投简历。

        不得不说她的个人简历相当好看,一流政法大学毕业,履历明确,工作稳定性高,相关奖项不多却有分量,信息既量化,又直观。

        是hr最喜欢的类型。

        不多时,邮箱界面弹出“邮件发送成功”的字眼。

        圆形小茶几上的手机震动。

        姜忻睇去一眼,滑动光标关掉所有网页,拿过手机滑屏解锁,唐粥的微信信息连着进来——

        [姜姐,你怎么一声不吭就把工作辞掉?]

        [我火急火燎的出差回来还想着约你去做spa,要不是今天你没来事务所,我都不知道。]

        [我还是不是你的甜心小宝贝,这么大事都不告诉我。]

        [委屈巴巴.jpg]

        唐粥比姜忻小三岁,是姜忻一手带出来的实习生,刚毕业那会儿成天跟在她屁|股后面“姜姐姜姐”的叫,时间一长就成了习惯。

        早在一个月前姜忻就递交了辞职信,期间将手里还在跟进的案子全部交接完毕,离职手续一下来,她直接预订次日回北京的机票。

        姜忻回她:[怕影响你工作。]

        唐粥很难哄:[都是借口呜呜呜呜呜,你就是不爱我。]

        [你这么快就回北京了吗!?]

        把笔记本移放在茶几上,姜忻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她不甚在意的回了个“嗯”,继续敲下一行字:[离家久了,归心似箭。]

        哦。

        以上八个字,纯粹哄鬼呢。

        姜忻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十八岁踩着录取线被上海华政录取,大学四年,从业六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归属感这种东西,她从来没有。

        唐粥不疑有他,期期艾艾的埋怨:[那也不用走得这么急嘛,连送别宴都没来得及吃,不过主任也真舍得放你走,你也算是是咱们律所的半个头牌orz]

        在律师圈子里谈起姜忻,虽谈不上声名远播但也撑得起初露峥嵘这几个字,开庭辩护,她少有败诉,运筹帷幄,舌灿莲花。

        姜忻对这些虚设的仪式不上心,只回道:[确实磨了很久。]

        聊了没两句,唐粥就表示最近新接手了一个case,忙得连轴转,又抱怨了一番委托人半夜还打电话进来咨询后,匆忙下线。

        姜忻摸了摸半干的长发,百无聊赖的点进“2048”玩了一轮加法游戏,本意是等头发干透再去睡,不成想玩到一半睡了过去。

        凌晨四点,她是被冻醒的。

        姜忻手脚冰凉,肌肤冒着细小的鸡皮疙瘩,她无意识的皱了下眉,睡眼朦胧的坐起身,拐进卧室拉过被子继续睡。

        彻底清醒过来时,已是中午十二点。

        窗外天光大亮。

        姜忻摸过手机,清理未读信息。

        刷了半个小时微博,起身洗漱。

        用面巾纸擦掉脸上的水渍,才发觉18个小时滴水未进,胃里隐隐传来抽痛,姜忻把纸团扔进脚边的垃圾篓,转而拉开冰箱门。

        凉气扑面。

        内嵌式双开门冰箱储存空间很足。

        从上到下,也不过放着两听百世可乐而已,姜忻看了眼生产日期,保质期还剩半个月。

        她合上冰箱门,五指扣着瓶罐上檐,单手拉开易拉罐。

        靠着冰箱喝了大半,姜忻晃了晃罐身,汽水起泡的滋啦声足以让人回味起它的甜腻。

        随手把剩下的半罐可乐放在茶几上,解开浴衣腰带,柔软的蚕丝布帛滑落,姜忻换了件黑色吊带连衣裙,随手将长发挽成慵懒蓬松的低丸子,踩着绑带高跟鞋出门吃饭。

        她没提包,就拿了台手机。

        下楼,边走边逛。

        姜忻在美食城绕圈,选了一家轻食店。

        午饭是一份清淡的金枪鱼蟹柳波奇饭。

        她吃东西优雅秀气,细嚼慢咽,饭菜小口小口往嘴里送,一盘波奇饭吃了近半个小时,盘底只剩两三片菜叶,姜忻才用纸巾擦了嘴,扫码付款。

        姜忻出店往回走,恰逢约的家政钟点工阿姨发来信息。

        她把电子锁密码回过去。

        刚显示“发送成功”,肩膀蓦然被狠狠撞了下。

        撞击带来的钝痛让她忍不住皱眉。

        “怎么回事啊。”

        肇事者走得急,语气不大好。

        姜忻不悦的睨去。

        女人到嘴边的话生生止住,不耐刻薄的语气急转直下,最后只剩几分惊讶:“姜忻?”

        她没应声,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你是哪位”几个大字。

        “不够意思啊,居然不记得我了,我,十六班丁佳怀。”

        “丁佳怀?”

        “这下记得我辣?”

        姜忻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么多年没联系很多关系都淡了。

        她目光从下至上,寸寸扫过。

        丁佳怀臂弯里夹着一份文件袋,一身规整的浅蓝色衬衫搭配西装裤,长发盘成一个鬏用发网关住,是最普通的上班族白领的打扮。

        真要算起来丁佳怀算得上是她高中三年的同学里说得上话的,逃课翻墙这事她没少帮着掩护,狐朋狗友这几个字安在她身上绰绰有余。

        所谓女大十八变,现在倒是愈发出落得人模人样。

        “刚才真不好意思,”丁佳怀率先道了个歉,低头看了看腕表,提议道:“我们那么久没见,要不去附近坐坐?”

        姜忻现在一个无业人士闲情时光一大把。

        两人就近进了一家奶茶店,找了张干净桌椅坐下。

        久不相见的人聚在一起大概都有聊不完的话题,丁佳怀抱着冰镇果茶吸了一口,细看她眉眼,不禁感叹:“这么多年没见,你还真是颜值更甚当年,”丁佳怀顿了一下,又提起一些陈年旧事:“我还记得在学校那会儿你不爱穿校服,长期霸占纪检部通缉名单榜一的位置,我们在教室里早读的时候就见你在楼下对着圣人像大眼瞪小眼。”

        姜忻眉目清淡,似是被勾起些回忆。

        可这点鸡皮蒜毛的小事几乎没给她留下什么印象,她啼笑皆非:“行了啊,刚见面你就迫不及待的揭我的短。”

        丁佳怀举手投降:“好好好,我们不说这个。”

        她嚼着果肉,腮帮子鼓起弧度,又像是想起什么,对着姜忻挤眉弄眼:“对了,你和林知舟现在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