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过秋天在线阅读 - 23

23

        第23章

        穿过小院,小楼一层是奶奶房间。

        殷思秋房间在二楼。

        隔壁就是客房,正好安排给沈枫住。

        她领着沈枫上楼,按亮外面顶灯,再熟门熟路地把两个房间的门窗尽数打开通风,驱散些许尘埃。

        “我爸妈前几天已经麻烦亲戚过来打扫过了,床单被罩什么也全都换新的,都是干净的,通通风就能睡。你别嫌弃呀。”

        从踏入白术镇地界起,殷思秋好像就活泼了不少。

        笑意常现。

        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沈枫点点头,打趣般问道:“你怎么和你爸妈说的?有没有说和男朋友回来玩?要不然,怎么两个房间都打扫了呢?”

        聊起这种话题,殷思秋轻咳一声,垂下眼。

        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声音不自觉放低。

        “……没有,但是人家也不知道我住哪一间呀,当然是除了奶奶的房间,全都帮忙收拾了。”

        “这样啊。”

        沈枫挑了挑眉。

        白炽灯光下,他眼睛黑白分明,毫无杂质、无比清透,像是能看透一切心思。

        顿时,叫人颇有些无所遁形之感。

        殷思秋实在扛不住这般注视。

        脸颊开始悄然发烫。

        只得逃一般拉上行李箱、钻进自己房间。

        “嘭”一声。

        再反手阖上房门。

        隔着门板,她朝着外头喊:“洗手间在右边,空调遥控器应该在房间里的茶几上,你自己找一下……晚安。”

        时间确实已经不早。

        两人奔波一整天,再洗漱一番、收拾收拾,差不多就得进入后半夜。

        沈枫没有再继续逗她,点点头,淡然应声道:“晚安,殷思秋。”

        ……

        次日。

        日头高照时,殷思秋缓缓睁开眼。

        迷糊间,见天花板不甚熟悉,大脑才骤然反应过来。

        原来,已经回到白术镇老家了啊。

        而且沈枫就在她隔壁房间。

        不过咫尺之遥。

        昨晚睡得太晚,她心理上虽然有些辗转尴尬,但因为身体太过疲惫,浑身骨头都觉得难受,头沾到枕头就开始不省人事,甚至没来得及多想什么。

        到这会儿,害羞感觉总算是姗姗来迟。

        殷思秋深吸一口气,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握在手中。再整个人缩回被子里,连带眼睛和脑袋也一同闷了进去。

        被窝一片黑。

        屏幕是唯一光源。

        她用手背贴了贴脸颊,切出微信。

        殷思秋:【你醒了吗?】

        半分多钟后。

        沈枫回复:【刚刚。】

        殷思秋:【那……起床吗?】

        殷思秋:【咱们村近些年已经没什么人了,也没有人开早餐铺子,只能先随便吃点零食,再去镇上吃,行吗?】

        沈枫:【我没有问题。】

        殷思秋指尖微微一顿。

        又往里头缩了缩。

        这一句发得尤为缓慢:【那……你先起来换衣服好不好。】

        沈枫:【嗯?】

        殷思秋:【……我想出来和你一起洗脸。】

        消息发出去。

        下一秒,耳垂都跟着火辣辣烧了起来。

        殷思秋自己房间就有洗手间。

        但,刚刚那一刹那,她突然就想到一个画面。

        和沈枫肩并肩站在镜子前。

        亲密无间。

        无限拉近距离。

        按照俗套的小说和言情剧套路,绝对是一个增进感情的好机会。

        想想、殷思秋自己都觉得羞耻起来。

        仿佛来到白术之后,她释放了本性,也变得大胆起来。

        很快,几分钟——

        亦或是过了很久。

        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沈枫:【好,出来吧,我等你。】

        殷思秋立马从床上蹦起来,手忙脚乱地换掉睡衣,拉开房门。

        果真。

        沈枫已经懒洋洋地靠在墙边,一派漫不经心模样。

        少年风姿卓越。

        比日光还有灼目。

        殷思秋脚步顿了顿,声音不自觉磕巴了一下,“沈、沈枫,早上好啊。”

        沈枫直起背,抬手,轻轻揉了下她头发。

        “早。”

        两人对视一眼。

        再一同往洗手间走去。

        农村装修不比海城来得精致细节,殷奶奶又节省,建新楼之后并没有大装特装,只是粗略地弄了一下。二楼这个客卫,平时几乎没有人用,现在走进去,看起来显得尤为简陋朴实。

        洗手台不宽敞。

        镜子平贴在墙上,周围光秃秃的,很是凄凉。

        客卧没有独立洗手间,沈枫昨晚就用了这间。

        此刻,台面上正放着他的牙刷杯,毛巾则是斜斜搭在架子上,愣是将这陈旧空间撑出了一丝生活气息。

        殷思秋脚步停驻在半臂之外。

        踟蹰数秒。

        倏地,她伸出手,主动从身后圈住了沈枫腰。

        脸也跟着埋进他背脊里。

        沈枫人看着清瘦,抱起来却不瘦弱。隔一层单衣,能感觉到少年身上覆着薄薄一层肌肉,摸起来手感极佳。

        殷思秋指尖动了动。

        心里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幸好沈枫看不见她。

        或许,因为喜欢,就会不可抑制地想要和对方亲近。

        这本就是一种本能。

        无关妄想。

        沈枫似是没想到她会突然变得大胆,猝不及防,身体僵硬了一下。

        殷思秋愈发收拢了手臂。

        将他抱得更紧。

        她用气流一般微弱的声音、低低开口:“沈枫。”

        沈枫听力还不错。

        “嗯?”

        殷思秋:“……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好似只要和他在一起。

        每个季节、每个日夜,都叫人觉得喜出望外。

        沈枫沉沉笑了一声,手掌下移,握住了小姑娘纤细手指,密密实实地压在自己掌心。

        他掌心指腹皆是温暖。

        热量顺着皮肤传递到殷思秋手上,继而,再温暖她全身。

        这种气氛之中,是不是可以亲一下自己的女朋友?

        会不会吓到她呢?

        沈枫心念一动。

        但很快,他打消了这种念头。

        总觉得在家里,可能会难以收场。

        这种试探太过危险。

        他不敢高估自己。

        沈枫轻咳一声,声音有点暗哑,“殷思秋,还出不出门了?”

        ……

        正午时分。

        两人终于收拾停当,一前一后走出小楼。

        白天看,门口那个小院子比晚上摸黑显得大了不少,地上铺了水泥,墙边放了一排仙人掌,十分空荡整洁。

        殷思秋给沈枫比划了一下。

        “……以前还没有拆迁重建的时候,也是差不多这样的一个空地,用来养鸡养狗用的。后来狗跑了,奶奶就用来种花晒肉,或者晒点干果什么的。”

        念念叨叨。

        话题没什么营养,沈枫却听得十分认真。

        间或、还会点评几句,或者追问一些细节。

        边走边聊,很快,来到村口公交站。

        公交是这几年才有的,40分钟一趟,沿途七八个站点,都是白术周边小村,拉一圈人去镇上。

        殷思秋让沈枫在车站边等,自己则是跑去村口小卖部,买了茶叶蛋、矿泉水、还有一些零食,并两卷曼妥思,一齐拎在手上。

        再“蹬蹬蹬”飞快跑回沈枫身边,动作十分迅速。

        公交车还没有来。

        她将茶叶蛋和零食分一半给沈枫。

        “你先吃一点。晚点到了镇上之后,我带你去吃花甲粉。这里的花甲粉和海城不一样,很好吃的。”

        沈枫笑了笑,点头。

        眼神不自觉带上了一些宠溺味道。

        殷思秋没有察觉,继续做安排,“下午的话……天气还挺热的,我带你去水库玩吧?如果能捉到鱼,晚上咱们就吃鱼汤。”

        闻言,沈枫有些惊讶,“你会做饭?”

        殷思秋:“只会简单的,复杂的不行。”

        白术镇逢年过节有不少习俗。

        爸妈不在,家里只有殷思秋和奶奶,她也得帮忙搭把手才行。

        总不能什么都让奶奶一个人做。

        “……像杀鱼,我就不敢的。只能去菜市场让人帮忙杀了切好。但煮个汤应该还可以。”

        她挠了挠脸颊。

        语气迟疑。

        见小姑娘这番表情,沈枫实在没忍住,抬起手、摸了摸她脸颊。

        “我女朋友真厉害。”

        像是在哄孩子。

        但殷思秋却觉得十分兴奋,与沈枫对上视线,眼睛亮晶晶的,似是缀了星子。

        平心而论,直到今天,她依然觉得,自己和沈枫之间差距巨大。

        沈枫长得好看,个子高,家境好,学习又好,篮球台球什么都会。

        随便考考、就能上f大这种知名学府的八年制医学院。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称得上一句天之骄子。哪怕为人再倨傲,也叫人说不出一句苛责之词,只会觉得理所应当。

        在殷思秋心里,他无所不能,是这世间最好、最特别的少年。

        但自己只是个普通女生。

        平凡到不能更平凡。

        大概是老天听到了她漫长又啰嗦的祷告,才大发慈悲,允许她穿过山重水复、走到沈枫身边,允许她窃得那么一点点幸福和圆满。

        殷思秋希望,自己能有那么一处、哪怕是一点点特别的地方,让沈枫也觉得她不错,那就好了。

        被沈枫夸奖一句。

        她的心能荡到天边。

        毫不夸张。

        ……

        下午,两点出头。

        太阳渐渐没有那么晒人。

        殷思秋和沈枫吃过早午饭,手牵手往水库方向去。

        水库在镇子边,临着隔壁村。

        早些年,夏天,不少小孩子会跑来这边戏水,没大人管,也有发生过溺水事件,淹死过人。

        现在,旁边已经竖了告示牌,禁止下水和垂钓。

        殷思秋领着沈枫在水边绕了一圈。

        踟蹰许久,实在干不出违禁举动。

        自然,表情有些讪讪。

        “不能下水了啊……”

        想了想。

        她又带沈枫往下游走了一段。

        如果没记错,下面应该有条小河,水深很浅,河水非常清澈,也能下去捉鱼。

        果真,不过走了十五分钟,屋舍褪去,周围已经空旷一片。

        面前就是簌簌流淌着的河水。

        殷思秋笑起来。

        “沈枫,你等我。”

        她今天穿了短裙,长度不过膝上几指。底下踩一双帆布鞋,露出火柴似瘦伶伶的半截小细腿。

        帆布鞋下水不方便,干脆蹬掉。

        莹白脚趾甫一踩到泥地。

        下一瞬,身后伸出一双手,将她整个人稳稳地抱了起来。

        殷思秋没反应过来、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惊呼起来。

        “啊——”

        沈枫在后面笑声爽朗。

        有种恶作剧得逞的感觉。

        “是我。”

        殷思秋心跳还是如雷,拗着脑袋扭过头,似是想去看他,“你干嘛呀?快点放我下去,吓死人了。”

        沈枫顿了顿,说:“脚会踩脏的。地上还有虫。”

        殷思秋松了口气,颇有点啼笑皆非,“没事的,下水一冲就好啦。”

        他们这种小镇长大的孩子,哪有那么多讲究。

        从小玩到大的。

        可惜,身后男生还是不撒手。

        “你踩着我,去穿鞋。”

        沈枫淡声嘱咐。

        “……”

        两人对峙数秒。

        殷思秋拗不过他,只得垂下视线,脚趾试探了几下,先一只脚踩到沈枫鞋面上,另一只脚再去够自己的鞋。

        等她落地后,沈枫松开她,弯下了腰。

        殷思秋不明所以。

        愣愣注视着他动作。

        三下五除二,沈枫脱掉鞋袜,再将裤腿折了几折,挽起来,往河里走去。

        他说:“我去给你捞。”

        霎时间,殷思秋愣住了。

        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沈枫踩进水中,她才如梦初醒,赶紧小跑过去,蹲在石头上看他。

        女孩脸上有遮不住的笑意。

        “沈枫,你行不行呀?”

        沈枫没作声,只冲她略一挑眉。

        天气热,但河水冰凉,触到小腿皮肤上,很是舒服。

        确实有鱼在游动。

        不过,大多盘踞在河中央,距离河边有点距离。

        看不清水深,沈枫不敢贸然再往外走。

        殷思秋在旁边指点,“先不要动,稍微等一会儿,鱼就会游过来了。你刚刚下水有波澜,它们肯定被吓跑啦。”

        依言,沈枫停住动作。

        一时之间,仿佛连呼吸都放轻下来。

        不多时,果然如殷思秋所说,鱼群渐渐放松警惕,视若无物地开始四散游动。

        殷思秋继续轻声道:“看准了再伸手,要不然就得再等啦。”

        沈枫盯着水里看了会儿。

        纳闷,“不需要工具吗?”

        他从来没这样捉过鱼,不过,看电视再加上想象,总觉得得有个渔网或者鱼叉之类吧。

        殷思秋:“不用,这里的鱼很笨,动作也没有那么快,徒手就能抓了。”

        “……”

        沈枫不再说话。

        开始专注酝酿状态。

        “哗啦——”

        水声一响,他已经伸出手,往水底猛地一勾!

        确实是成功摸到了鱼尾。

        但小鱼敏捷地从他两手之间逃走了,扑了个空。

        旁边,殷思秋很不给面子,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沈枫,你这样是不行的呀!”

        沈枫还维持着弯腰状态。

        听到她说话,他抬起头,朝着她璀然一笑。

        殷思秋尚未来得及反应。

        “哗——”

        沈枫两只手往她那边重重一拍。

        殷思秋瞪大了眼睛,眼疾手快地往后头跳开。

        但动作依旧没有沈枫快,还是中了招,被兜头扑一身水珠。

        “沈枫!”

        殷思秋顿了顿,笑着大喊他名字,“你好幼稚!”

        话音未落,人已经开始反击。

        她往前半步,手伸进水里,用力将水往沈枫那边甩去。

        两人一个站在河里,一个蹲在岸边,肆无忌惮地互相泼水。

        像是回到了十年前的夏天。

        像是回到了笑容无忧无虑的年代。

        齐齐穿越了时间。

        ……

        闹腾片刻,殷思秋就觉得有些累了,身体像是某种老旧金属仪器,骨骼在“咯吱咯吱”作响,随时会停摆。

        她摆了摆手,示意停战。

        “不行啦——好久没玩水了,玩不动了。”

        沈枫哼笑了一声,“还说不说我不行了?”

        “不说了不说了。”

        “行,去旁边歇着。”

        说完,他停下动作,捏了捏脖子,继续捞鱼大业,为两人晚餐的鱼汤努力。

        片刻后。

        鱼群再次聚集。

        沈枫沉吟了一下,确定好角度,打算下手。

        可惜,这次依旧扑了个空。

        重复失败两三次之后,他找到了一点诀窍。

        少年人本就敏捷,加上运动天赋好,反应速度也够快。

        总算,真给他捉到一条,两只手捏着拿上来。

        小鱼离开水,依旧活蹦乱跳。

        还在沈枫掌中奋力挣扎,试图跳出人类魔掌。

        殷思秋“哇”了一声。

        生怕他脱手,她赶紧从包里拿出塑料袋,接过那条鱼、丢进袋子里,紧紧打上结。

        “走吧,找个地方去杀鱼。咱们晚上能吃鱼啦。”

        她拎着袋子站起身。

        停顿一下,扭过头,小心翼翼地勾住了沈枫手指。

        ……

        晚餐。

        殷思秋给沈枫展现了一下手艺,熬出一锅鲜美鱼汤来。

        一人喝掉两大碗,这一天便算是完美收尾。

        吃饱喝足,两人一同窝进沙发里休息。

        电视机里正在播放地方台。

        看名字,应该是一档民生节目。

        但本就只是个背景音,并没有人关注里面那个主持人具体在说什么。

        沈枫:“高兴吗?”

        此刻,殷思秋正靠在沈枫肩膀上。

        听到沈枫说话,她身体动了动、调整了一下姿势,如同耳边呢喃一般答道:“高兴。”

        “你很喜欢这里?”

        “嗯。”

        “为什么呢?”

        沈枫表情淡然,眼神却专注,凝视着她头顶。

        似乎妄图看穿表象,找出一个真相。

        按照殷思秋所说,她很小就成了留守儿童,没有父母在身边,只能和老人做伴。

        怎么就对这里念念不忘呢?

        殷思秋想了想,叹气,“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其实,就是刚到海城那一阵,也没有什么朋友,就会很想回白术。但后面渐渐就没有什么想法了。因为海城也很好,什么都有,我也蛮喜欢的。”

        “但是就今年吧,好像又突然开始非常想念这里了。”

        总觉得,好像应该回来一次。

        否则可能会后悔一样。

        她抿了抿唇,不自觉拧起眉头。

        沈枫点点头。

        没有再问什么。

        两人静静依偎在一起。谁也没有再说话。

        良久。

        仿佛一万年那么长。

        终于,沈枫率先打破这份安静,沉声喊她:“殷思秋。”

        “嗯?”

        “为什么不问我?”

        “问什么?”

        殷思秋不明所以,直起身,与他对上视线。

        沈枫语气很淡,灯光下,气质飘然出尘,如隔云端一般。

        “你一直没有问我,为什么会失语。殷思秋,你不想知道吗?”

        最后一句话,竟然带了一点点委屈。

        他总希望,殷思秋能想要更了解他,正如他想了解殷思秋的全部一样。

        迫切。

        且,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想。

        沈枫想叫殷思秋知道,对他来说,她是一个那么那么重要的角色。

        她是领着他走出黑暗森林的太阳。

        是一道能穿破宇宙靠近他的星光。

        他想要她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