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过秋天在线阅读 - 22

22

        第22章

        「我们在年少时并不知道,有些乐章,一旦开始,唱得就是曲终人散。」——《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张嘉佳

        -

        七月最后一天。

        高温再次袭击海城。

        柏油马路上,热气好像正从缝隙里蒸腾而起,烤得人焦灼绝望。

        殷思秋倒是丝毫没有受到干扰,看起来心情极好。

        殷母在厨房里做菜,见她里里外外一趟一趟走,关掉油烟机,冲着外头喊了一声:“殷思秋!”

        殷思秋停下动作。

        不明所以地扭过头。

        “啊?”

        殷母:“你这是要搬家啊?老家你奶奶的房子还没卖掉呢,你不是就住那边吗?什么都有,就带点衣服得了呗!别翻东西了,洗手准备吃饭。”

        殷思秋讷讷,“哦”了一声。

        想了想,还是将小零食从柜子里拎出来,塞进包里。

        虽然白术那边什么都有,但……

        至少,还能在路上吃嘛。

        殷思秋有种小时候春游前、做准备工作时的激动。

        不过,能和沈枫在一起,好像做什么事都挺叫人开心,难以自持。

        她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表情、在饭桌上笑出声来。

        幸好殷父殷母都不是特别细心,工作也忙,加上殷思秋高考已经结束,自然是失了些关注度,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只当她是太久没有回老家,心情兴奋而已。

        “心别这么早飞出去了啊。好好吃饭。”

        “知道了。”

        ……

        周四清晨。

        外头艳阳高照。

        殷思秋难得起得很早,睁开眼,一点没赖床,一骨碌就爬了起来。

        这个点,父母都还没去上班。

        见她出来,殷母赶紧再次细细强调了一番安全问题。

        顿了顿,又问:“等会儿你准备怎么去机场?”

        殷思秋正在合行李箱。

        闻言,她动作微微一僵,抬起头,眼神有些闪烁,“打车……吧。”

        和沈枫同行这件事,好像暂时还没有办法告诉父母。

        从始至终,殷思秋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乖乖女。

        虽然年满18、也已经高中毕业,算得上成年人了。

        但要是和她爸妈说,自己和男朋友单独一起去旅游……总有点稍显出格,不太好开口。

        况且,她也不想太早叫旁人知晓这件事,生怕破坏了什么小萌芽。

        殷母没有怀疑,点点头,拿起包,一边换鞋、一边再次嘱托:“飞机落地之后记得发消息给我报平安,钱不够用也发消息来,别有什么事一个人在那边傻乎乎的没辙。”

        “好,放心吧。”

        殷思秋用力点头。

        “那爸妈先走了,你玩得开心点哦。”

        待父母出门,又过了一段时间,殷思秋也跟着锁门下楼。

        走出楼道。

        她眯眼,遥遥望去。

        沈枫正站在不远处树荫下。

        一抹笑意淌进眉梢眼角,殷思秋抬起手臂,先向那个方向招了招手,再拉起行李箱、快步朝他走去。

        行至半途。

        行李箱已经被沈枫接过。

        转到了自己手上拿着。

        “热不热?不用跑,我会走过来的。”

        殷思秋摇了摇头,抬眼看他。

        纵然天气炎热,他脸上却没什么汗意,看着依旧清俊干爽。

        阳光落在他莹白脸颊上,折出一道阴影,少年感十足。

        现在,这是她的少年。

        正要陪她一同去她长大的地方。

        那种感觉,很难用言语表达。

        殷思秋深吸一口气,双手像是藤蔓一样上移、轻轻挽住了沈枫手臂。

        霎时间,两人之间,姿势变成了相依相偎。

        沈枫沉沉笑了笑。

        任由她。

        很快,他们走出小区。

        车已经悄悄停靠在路边。

        还是上次那个位置。

        沈枫替殷思秋拉开车门,示意她先上车。自己则是绕去后备箱,将她行李放进去,再重重阖上盖。

        回到车里。

        他摸了摸殷思秋头发。

        动作十分亲昵,但却不过分。

        “出发了。”

        ……

        海城机场在郊区,距离殷思秋家非常远。不过因为可以走高架,如果开车顺利,四十五分钟左右就能到达。

        一路畅通无阻。

        正午时分。

        两人托运完毕,通过安检。

        手牵手走进候机厅。

        距离开始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

        殷思秋从口袋里摸出一卷糖,递给沈枫,“吃糖吗?”

        沈枫很给面子地拿了一颗,放进嘴里。

        再喊她:“殷思秋。”

        殷思秋扭过头,“嗯?”

        “为什么喜欢这种糖?”

        这个问题,沈枫很早就想问了。

        早到他对殷思秋这个名字还完全没什么想法时。

        单纯只是好奇。

        那会儿两人还是同桌,许是为了表达感激和友好,殷思秋时不时就在他桌上放一卷糖。

        一开始,沈枫并不以为意。

        但时间久了,他发现,好像每次送的都是同一个品牌、同一种口味。

        当时,沈枫精神状态还不太好,脑子里经常有很多暴戾、低落、繁杂念头,愈发需要想些简单的事情来试图转移注意力。

        比如殷思秋。

        比如她从包里摸出来的糖。

        葡萄口味曼妥思……为什么呢?

        有什么特别意义吗?

        还是她觉得口味特别好,好吃到几年都不愿意尝试一下其他品种和口味?

        偶尔走神时,小沈枫就会思考一下这个无聊问题。

        时隔经年。

        他终于找到机会问出口。

        想来还有些唏嘘滑稽。

        “……”

        殷思秋却被问得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开始微微沉吟。

        半晌。

        她轻声开口、娓娓道来:“这个糖,我第一次吃,是我奶奶买给我的。”

        “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很小,可能才刚刚有记忆吧,所以细节已经有点模糊了。我就记得,有一天,我爸妈结束假期,要回海城继续工作。我虽然小,但是已经知道爸妈一走,又要很久很久见不到了。”

        “我就一直哭一直哭,不肯放他们走。反正,好像哭了有几个小时吧,再下去就该误车了,我爸妈就让奶奶把我拉住,他们还是走了。”

        “等他们走掉之后,我奶奶抱着我去了村口的小卖部——沈枫,你知道那种小卖部吗?就是乡村里的小店,村里人自己开的,平时就卖点米啊油啊什么的生活用品,连香烟品种都只有两种,最贵的也才十块一包。”

        “就那种店。里头什么都没有。奶奶抱着我转悠了一圈,在角落里找到两卷曼妥思。”

        “在十几年前,那两卷糖可以买五斤大米。我奶奶一直很节俭,但还是毫不犹豫就给我买了。”

        “她跟我讲,吃点糖,就不能哭了。”

        说起过去,殷思秋语气难免有些低落。

        沈枫心里不忍,伸出手,搂住她肩膀,安抚般轻拍了几下。

        这才温声打断她:“好,我知道了。”

        他这般,反倒叫殷思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忙摆摆手,仿佛是在挥散那些低沉气氛。

        “没有啦,我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呢,知道什么呀,吃了糖就高兴起来了呗。后来长大一点,有零花钱了,就存着去买,吃着吃着就越来越喜欢了,没事的时候就想咬一颗。……你是觉得不好吃吗?”

        沈枫沉沉笑了声。

        因为两人离得太近,殷思秋几乎能感觉到他胸腔在震动。

        轻笑。

        呼吸时起伏。

        还有他身上那点若有似无、好闻清冽的味道,像是某种薄荷味衣物柔软剂,衬得整个人都柔软了几分。

        殷思秋心里无端升起一种依恋感。

        手指揪紧了他衣摆。

        静默良久。

        沈枫给了答案:“好吃。我很喜欢。”

        -

        白术是个小镇。

        没有机场,也不通高铁。

        从省会机场落地后,两人先转火车,再坐上大巴,摇摇晃晃二十来分钟。

        终于,赶在夜深之前,抵达殷思秋奶奶家那个村子。

        殷思秋上一次回来,还是中考结束那年过年。

        不过,路线早就熟稔于心,不会找不到路。

        路灯下,她牢牢抓住沈枫衣摆,紧张兮兮模样,好像生怕把他弄丢。

        “这里走。马上就到了,五分钟。”

        沈枫语气里含了点笑,“好。”

        夜风习习。

        白术这边果然没有海城闷热,大半夜,山风一阵一阵,顺利吹散白日暑气。

        殷思秋:“是不是很舒服?”

        沈枫:“嗯。”

        话音甫一落下,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

        没忍住,一同笑起来。

        再走几步,拐个弯。

        终于到达目的地。

        奶奶家是个三层小楼,白色外墙,整体不算陈旧,能看到墙上还有一大片爬山虎。

        “是不是觉得和想象中不一样?”

        蓦地,殷思秋出声,打断沈枫注视。

        他收回视线。

        垂眸看她。

        殷思秋解释道:“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大概差不多在我五年级的时候吧?村里开始拆迁,把老房子都拆了,给每家都建了新楼。”

        可惜,奶奶没能在新房子享受几年。

        回忆里的童年也随之终止。

        她抿了抿唇,推开铁门,回过头,“沈枫,请进。”

        欢迎你。

        来到我的世界。

        沈枫似是听出了点什么,脚步微顿,郑重地答道:“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