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铁血南宋在线阅读 - 第57章 官家玩砸了

第57章 官家玩砸了

        郭棣毕竟还是西军将门世家,整治军队的手段还是有一套。

        皇帝赵眘明旨申斥郭棣后,这位殿帅多日城下坚守且又击溃四万金军的功劳就被几名醉酒的军卒抹去了,

        放在往日这等功劳足以建节为一方帅臣,

        当然他此时的位置不低于节度使,但是他的建节的意义,对于家族来说,功绩深远,父子两节度何等美名,但是这么一场寻常的军痞醉酒闹事,直接将他毕生梦想给停滞了。

        但是作为大宋朝武将对于皇帝,朝廷,郭棣不敢有任何怨言,武将在宋朝即使功至岳飞那等,皇帝一纸圣旨就可夺取一切,直接斩杀。

        更不论这位视家族荣耀为终生追求的郭殿帅,平时随便一位位卑御史就可以当朝弹劾,郭棣这位三衙高级武官。

        殿前司指挥使郭棣以最快的效率将十几名大小武官都送去蔡州府衙之后,又将涉及他们的军队主官一一在营前鞭笞,而那日与范邦彦的契丹赤心军小规模的对峙的兵将,都被郭棣以谋逆之罪,直接明证军法,原因也很简单,只因为皇帝此时在这蔡州城,而这些身为皇帝亲兵的禁军没有军令擅自聚众持械,就是死罪。

        前前后后半日时间,神卫军上下被郭棣调教之下,无人再敢随意出营,整日都在各部军官的训练和监督之下,倒是让人们看到了理想中那支兵强将勇的大宋禁军。

        赵眘现在对于武将的拿捏,以及对战争的把握已经远非临安府时期那位懵懂帝王了。

        目前蔡州城这支皇帝近卫军团的兵力,出现在任何一处战场上都足以改变局势。

        “陛下,金人已经全线退缩于邓州一带,派出去的哨骑已经深入至唐州方城一带,已经寻至荆襄路的大宋军队,主将是赵撙,乃是信阳吴拱太尉的。”说话的人正是,北地归正军统领刘大。

        这时,赵眘又再次在蔡州城府衙后院中,召见了此时城中所有高级文武官员。

        “既如此,速宣吴拱前来觐见。朕要见见这位吴太尉。”赵眘打算以蔡州城为作战中枢,淮东,荆楚两处战场都能兼顾,而年初那场莽撞北伐出征,赵眘回想复盘前后种种也隐隐也是后怕,抛下朝廷中枢,对自己的声望也是极为不利的。

        如今江南那边粮草供应已经完全中断,或许也是这位少年心态皇帝所未能预料到的。但是已经到了这局势,也只能将军队握在手中,硬着头皮将这场战争打胜,还好金人太过轻视,以及金国皇帝前期的绥靖政策,且并未做坚壁清野的事情,目前大宋的军队的粮草供应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反而获得了为数不少的女真铁甲和战马,以及归投大宋的州府汉人对宋军供应着存粮。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场大宋从年前宣告开始的战争,如今持续了数月,按照常理来说,作战区域的百姓的正常的农业生产并没有受到战争的影响,或许是宋金双方朝廷意识到战争对农业的破坏性,刻意的避免对农田的毁坏。

        一切都在一种克制和默契之中进行中。

        “陛下,臣愿作为天使,宣召吴太尉面圣。”御前班制都头李保宋出列向赵眘请求再度完成自己受命那份军令,虽然如今宿州李显忠之围已解,但是李保宋认为自己既然军前受了军令,不无论如何还是要去一趟,以全自己的那份心迹。

        “你如今作为朕的班直,身份倒也合适,且去吧,朕亲笔写几个字,你带过去给他,吴拱自会前来。”

        说完,赵眘将已经写着”国之柱石,西军一门忠烈吴氏,今北伐之事,朕于蔡州城督阵,为太尉守御门户,还盼吴太尉回信。“的上好赤亭纸铺开,

        而后赵奢拿出了自己的私印,方正平直的纂体书写着归德赵元永。“元永”是皇帝赵眘未登基时候的字,而归德府是赵匡胤在后周时期做归德节度使。

        只见这宣纸很明显是精心准备的,其落水易溶,着墨不渗,印上这枚鲜红的几个字显得格外瞩目。

        而赵眘对于毛笔书写临摹已经颇为熟练,毕竟身为这个文化氛围极为浓厚的宋朝帝王,若是连书写这种基本技能都不能掌握,难料朝臣会有猜测疑虑。所以这几日得闲,便请显文阁侍制范邦彦教授书写。

        李保宋领命接旨后,当即便寻得那日随自己而来的十名李显忠部骑兵,一行人再度出城南下。

        而此时书房之中,以郭棣为首,分别往后站着邵世雍,刘大,括里,移刺扎八,领兵将领。

        则另一边则是显文阁侍制范邦彦,神卫军机宜文字高忠建,两人分列一边。

        “陛下,臣愿为先锋,”邵世雍现在对皇帝彻底死心塌地了,因为除了向皇帝赵眘证明自己忠心以为,他还急需证明自己的能力价值。

        赵眘知道邵世雍的心意,但是他现在舍不得将这支可以媲美岳霆的踏白军的骑兵直接丢进战场,所以只是看看邵世雍恳切的眼神后,顿了顿,“邵卿,朕自有处置,”

        随后邵世雍拱手行礼,“是,陛下。”而后便干脆利落退至队列之中。

        诸位,朕有一物什,乃是朕无意之中发觉的。

        说完这话后,赵眘从身后的书柜上,便拿出一面薄薄的油纸,一看便知这是雨伞所用的油纸。

        众人见皇帝神神秘秘鼓捣,也只是沉住气,看着赵眘的操作。

        而后,又拿出一盏盛满灯油的薄铜盏,拿出火捻点燃灯芯,只见那些油纸用多根细铁丝线链接于铜盏之上,

        随着灯芯逐渐火焰燃烧旺盛,众人心中多少有些了然了,年轻的邵世雍本想说出言点明心中所想,看着皇帝兴致勃勃的眼神,又沉默了。

        这时在场的所有文臣武将,除了契丹武将括里和移刺扎八还有些好奇看着皇帝鼓捣。

        只以为这位皇帝寻到些解乏的玩意,但还是无人敢言语。一来在场大部分都是武将,面对这位权威日渐隆盛的皇帝,更是只能服服帖帖,二来其余文臣不是归正汉人范邦彦,就是曾是女真高官的高忠建,更无人敢说。

        随着火焰越来越旺盛,逐渐将赵眘捏着的油纸伞面撑起,慢慢伞面越来越鼓,赵眘看到鼓涨的伞面,脸色终于稍缓,缓缓将提着的手松开。

        但是出现的结果,却远非赵眘心中所预料的。

        点燃的灯芯依旧在旺盛的燃烧,伞面也是鼓涨着,但是也仅仅只是鼓着撑圆,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飞起来。

        众人还是默不作声,只是看着皇帝的“演示”。

        赵眘一时尴尬得冒着汗,其实这个“热气球”的原理他在心中已经推演多次,但是如今仓促命蔡州的工匠打制的铜盏,却无法如想象之中在众臣面前飞起。

        场面一时陷入了沉寂,皇帝不说话,只是盯着眼前这个灯盏。

        终于,郭棣还是硬着头皮出列奏言。

        “陛下,敢问此物可是祈天灯?”

        赵眘听后先是震惊,然后看着众人的表情,当即便是醒悟。

        “你们都知道朕做的这个东西?”

        随后高忠建见到有人出奏来提醒皇帝,便紧随其后,出言而对“好教官家知晓,臣虽是女真人,也是见过此物。”

        赵眘此时本以为这个金手指可再次如“震天雷”让这些古人震惊。但是被郭棣和高忠建前后出言提醒,就已经想起来,这东西就是古代人发明的,“祈天灯”可不就是孔明灯嘛!

        但是赵眘还是端着皇帝的架子,正是,今日这日小玩意或是这个铜盏的重量太重,使得未能飞起来,也或是伞面没有支撑,总之还是失败了。

        “朕也是知晓的,今日却是弄巧成拙了。既然你们都知道此物。那朕便直接说为何要在此地,将这个闲物拿出来与你们。”

        “陛下,祈天灯一般是百姓用作祈福作用,也可用于战场中传讯所用,此外并无大用。”范邦彦终于忍不住,自以为大概猜到了皇帝赵眘想说的。

        “正是,朕便是看到此物可以通过简单的制作,就能飞天,为何不能做得更大一些,将人放上天空,于守城之时,也能观察敌军的布置,进攻之时,也能察觉敌军的伏兵!”赵眘知道此时虽然有些弄拙了,但是他也知道此时肯定没有可以载人飞天的热气球,便还是自为得意的说出。

        “陛下,此物怎能载人飞上天?”契丹军将括里对于皇帝赵眘说的,既是好奇,又有些疑惑。

        “为何不能,既然能飞天,只需要做得更大,添足灯油燃料,朕以为是可行的!”赵眘见到终于有人捧哏了,终于又恢复了穿越之人的自信。

        范邦彦见高忠建出言卖弄,不愿让此人获得太多话语便抢先说出,“祈天灯的结构,可分为主架构与支架,朕也知道祈天灯大都以竹篦编成,而后用油纸糊成灯罩,底部的支撑则是以竹削成的篦组成。主体架构用竹片架成圆桶形,外部则以薄白纸密密包围而开口朝下,如同封了口的灯笼。”

        “正是,朕的想法便是形制更大的祈天灯。不用纸来做灯罩,而是用牛皮或者死去的马皮,下方用竹篮载人,燃料用猛火油!当然这只是朕初步的想法,具体实施还是仔细思量。”赵眘知道科学进步不是一蹴而就,正如今日自己的失败,根本不是自己脑袋中冒出的脑洞,就能实现,还是要根据现实的基础,一步步的推进。

        “官家,此物或可行,但是还需多做试验,臣以为若是此物真的能载人飞天,但或许真能如官家所言,于守城大有裨益!”说此话的人却是远远站在门口的中年文人。而这人正是那位金国进士时琦。

        他听到皇帝将心中的构想说出,略做思量,也是认为皇帝不是随意戏言,当即不顾众人或是疑惑,更多的是带些怒意的眼神说出。

        “他是何人?”赵眘不认识此人,就出言询问身边机宜文字高忠建。

        “回官家的话,他是臣的随从,曾经是金国的进士,未派遣实职,遂带些军中做个文书。”高忠建此时是最愤怒的,但面对皇帝的询问,还是小心翼翼的回应着。

        “官家,此人,臣也是认识的,曾经作为劝降使者,入城与臣有过一面之交。”一旁的郭棣反而没有太过恼怒,只是帮着解释道。

        “好!既然随着高机宜入我大宋,且又是进士,朕便将此事交与时琦,到暂为工部军器院郎中,若能试制成功,必有重赏!”赵眘当场便将热气球的研制交给了时琦。

        “臣谢陛下隆恩,必为大宋制出此物!”时琦得到皇帝的认可,当场振奋。

        赵眘转念沉思片刻,然后就再度面对众人而说,

        “朕决意命北地归正军刘大为先锋,契丹赤心军括里,移刺扎八为为偏师侧翼,神卫军郭棣为主力中军,先锋先行至唐州,括里契丹赤心军于北汝州绕后断其退路,而两万神卫军则是随先锋归正军之后而至唐州,朕于蔡州召见吴拱后,再做处置。”

        “陛下,臣以为光化军成闵都统制当尽快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