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铁血南宋在线阅读 - 第52章 功亏

第52章 功亏

        金军中军帐中发生的一场有预谋的政治风波,最终还是波及到整个军寨。

        即使高忠建当先便派遣了以刘大为首的亲卫,拿了完颜思敬的虎符金牌并持有监军将令,强行扣住了数名核心猛安将领,但是此举直接有效的将潜在动乱的因素及时按住了,但是中军帐中的厮杀吼叫声清晰且分明的传出周围,此时就如同一锅沸腾的热汤,只是被强行盖住锅盖不使沸水溢出。

        此时军寨之中人声再度嘈杂鼎沸起来,军马穿插在各部属军营寨,掺杂了喝骂声和鞭挞声。

        “刘大,你们刘家的汉军还能调动多少,而你又能指挥哪些兵马。”高忠建知道虽然杀了完颜思敬,彻底把今日兵败的责任都丢给了这名金人宗室。但是不代表就能彻底消弭随时可能暴动的军营。

        对于高忠建来说,只有尽可能掌握更多的兵力,此刻才有可能求得自保,立足。

        因为他本人在金军中素无威望,只是凭借着投机和钻营取得高位,但是也不能否认其辨析与掌控全局的能力。可以说如果将其放在一任地方州府,朝堂礼部官职或能发挥其能力,但是若为一军主将,却显得威望不足,难以服众。

        “回高建军的话,刘家的汉军攻城时死伤损伤太多,其后又遭逢宋人的震天雷,全军两万余人逃得逃,散得散,今日勉力收拢约束下,直接能掌控的只有三千余人,其他的不是伤病就是有一些依附刘家的契丹将领不太服俺的管束,叫嚣着要高监军过去说话,才行。”刘大长期在底层厮混,对军中各种腌臜事也是了然,而能在此兵荒马乱时暂时凭着刘萼庶子的身份从而掌控住两三千汉军实属不易,但是要这么一个低级武官去统领人数不少的契丹军队,实难妥善收拢处置。

        “徒单克宁呢,这厮现下可是将完颜思敬部弹压住了?”高忠建知道强行将徒单克宁绑上自己这条船上并不稳妥,幸好遇到刘萼的私生子主动投靠,才不至于让自己亲自下场。

        刘大学着汉人的礼节,拱手行礼说道“好教监军大人知晓,徒单万户倒也算是个汉子,纳下投名状之后,亲自率军处置了被扣下的完颜思敬的猛安军将,也就是这人是女真人,那些人虽是不太服气,但是徒单万户当即砍了一名出言顶撞的贼厮,各自畏惧徒单万户的威势,目前来看已经拿下了完颜思敬的五千女真骑兵。”徒单克宁也知道已经无法回头,便是横下心来,跟着这位皇帝身前的渤海族的红人高忠建。

        “其部那还有五千契丹与汉人步卒,此时又是怎样作态?”高忠建知道契丹人此时是最不稳妥的因素,因为汉人素来比较容易安抚调遣,最难处置的女真人也被徒单克宁顺利拿下,而契丹人本就存有异心,只是摄于女真人强大的兵势,也能收住不算安稳的心思。

        刘大因为身份过低的缘故,依附刘家的契丹军将都难收服,更不用说混杂在其他女真军队中的契丹人,“高监军,俺无能,那些契丹人也是瞧见今日这些变故,见女真人自乱,此时都脱离了本部聚集在一起。”

        “那些契丹人因为今日大军惨败于蔡州城下,想来也是想趁机造些事端,今日脱离本部主将约束,自行聚集,想必也是有所图谋。罢了,本将亲自去安抚,许些官职,金银赏赐这些契丹人想来也能为我所用。”高忠建知道这时再不下场处置,那些契丹迟早要生变。

        而金人对于契丹的在军中素来看重,完颜思敬部,徒单克宁以及刘仲询部皆有为数不少的契丹军,总数在一万上下,平时为了不使其坐大,便都打散安置各部军中。然而因为汉人军战死和逃散,这时大军之中除了辅兵之外,汉军数量在三千,女真骑兵七千之数,其余契丹军有一万,在兵力人数上就已经就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因为早先派出的埋伏在中军营帐的弓手,就是为了防备军中女真人生乱,此时在徒单克宁顺利的处置了完颜思敬部的骑兵后,高忠建顺势将这些弓手撤下随自己去处置那些不太顺从的契丹军。

        高忠建一行人在刘大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契丹人所处外围营帐,就被一阵慌乱的兵马嘶叫声打断了前进的步伐。

        “速带本将去你能控制的本部汉军中,这时兀然军中生变若不是契丹人叛了,就是宋军来劫营了,此时已然事大,当是不必再去了,“高忠建意识到赫然传来的异动必是兵变,当场放弃了去安抚收拢契丹人。

        但正当刘大等人准备调转马头折返至军寨另一侧时,几声比白日那震天雷声音略小的炸声传来,也是因为已经经历了震天雷的洗礼了,军中上下,特别是马匹这时对这些炸声也没有那般惊诧。

        ”想是宋人来了,速去请徒单万户克敌!“这时能够坚定和宋军战斗打仗的也只有徒单克宁部的女真骑兵了,契丹人不可信了,剩下的汉人还需要收在身边已做护卫。

        ”速速丢下兵器,可留性命。“分明是宋军骑兵的声音,来得太快了,也是超乎想象,竟然凭两千骑兵就敢闯营,即使现在金军军心低迷,又生内乱,但是金军营寨之中是还有七八千的女真骑兵,而慌乱的大部分还是辅兵和民壮,这些人也大多数安置在营寨最外围,而核心地段向来就是女真骑兵驻地的所在。

        所以宋军骑兵的行踪虽然被金人的哨骑提前侦获了,但是因为金军高层的变故,失去了最佳的截击机会,以及高忠建对内部女真人的刻意防备,使得营寨外围的防备力量薄弱,如同纸老虎一般,宋军的骑兵不费力气的击溃守寨士卒,就顺利突进外围的辅兵和民壮营。

        两千宋军打着皇帝龙纛,在完全没有反抗力量的情况下,在金军大寨之中所向披靡。

        ”是官家来了,那面龙纛是不会错的。快集结骑兵随本将出城助阵,神卫军出城护驾!违令迟疑者立斩。“今日虽然击退了金人的全力攻城,但是神卫军统制郭棣整夜都在城楼之上,关注着城外金军的动向,遂当皇帝赵眘率领骑兵过城而不入时,就被城楼之上的郭棣发现了。

        转瞬间城中灯火兵马大动,蔡州城的南门缓缓打开,一名着山文盔甲的大将率领下,两千重甲骑兵鱼贯而出,直扑金军营寨,随后疾步而跟的就是数千神臂弓手,最后就是手持枪盾的步卒。

        而率领两千骑兵的皇帝赵眘这时已经顺利击溃了了金军外围营帐的守卫,这时在契丹军聚集的帐前。

        ”尔等速来投降!俺是括里,这时移敕扎八,你们都是认得俺们的,宋人皇帝亲征而来,还不速速投诚,今日宰了那些女真狗,自有荣华富贵与尔等,切勿迟疑,误了性命!“

        只听见突入进寨的是两名说着流利的契丹话的骑兵大将,当场表明了身份后,也不管尚在休整的契丹军是否听清,只是当面直接挥舞着斩马刀砍翻了迎面而来阻截的几名金人骑兵,这些金人骑兵只是匆匆披挂好几副盔甲,更不谈全副披挂的马甲,一个照面之下,便被悉数斩杀。

        原来那日契丹将领括里和移剌扎八掩护李显忠撤退后,当面虽和金人铁骑互有来往的厮杀对冲,但是他们仅存千人骑兵,虽有重甲傍身,

        但是面对是几倍兵力的女真骑兵,正面对冲之下,吸引牵扯住大部金人骑兵之后,也不敢被裹挟陷入战场,付出了断后的数百人骑兵的伤亡之后,随即往北而逃。

        也是因为金人万户蒲查和刘萼主要目标就是李显忠,也只是以优势兵力围剿契丹骑兵,只想消灭宋军的有生力量,看到契丹骑兵认怂跑路后,也不再强追他们,放跑了宋人主将李显忠。

        契丹将领括里,移剌扎八两人按照李显忠的交待言语一路朝着宿州北逃,所幸岳霆果真在宿州城外数十里地的倚河驻守,也便得到了囫囵个残存保全下来,至于为何出现在百里之外的蔡州,也是因为今日出现在此的皇帝赵眘。

        两千宋军骑兵在突入处于军寨居中地带的契丹军营,当场就将整个金军大营搅得翻江倒海,攻城金军在接连内乱和外侵之下,再又经历白日那场大败之后,军心彻底颓丧,而唯一未有损伤完颜思敬部却是因为主将被屠,被徒单克宁强行吞并按压之下,也再无战意。

        且此时劫营的宋军又再度使出了令人胆颤的火器,越发的让营中听到声响的待战的女真骑兵不欲出阵,徒单克宁虽尚能指挥本部的女真骑兵,但是他的骑兵那日在蔡州城已然被郭棣的震天雷炸得丧胆。

        当即数千女真骑兵翻身上马,一时战马嘶鸣,群蹄践踏,好不壮观的场景,只是这些骑兵也不披甲,随意裹了些战甲,引得尚在观望的契丹军一时震颤,但是这种从心底熟悉的惧意随即在这数千金军骑兵头也不回策马北奔后,消失殆尽后,众契丹军将又再度泛起了异动。

        原来金人猛将徒单克宁见宋人已然势大,无奈之下,忿恨的远远看向正在军寨中四处放火丢雷德宋人骑兵,只得下令本部所属骑兵裹挟席卷完颜思敬部的女真骑兵,总共约有七千余骑,不再理会闯营的宋军,出得寨门后一路北奔。

        ”高监军,那些女真人跑了,咱们也撤吧,再晚就要被契丹人擒下献与宋人了,换些赏赐。“刘大也清楚看清这时的营中状况。

        ”唉,何至于此啊,那些女真人竟会被这几千宋人骑兵吓破胆子,看来天是真的变了!“奈何人算不如天算,高忠建本来就差一步,就能控制营中剩余数万兵马,但是如今女真骑兵弃他而走,阵中的契丹军将怀有异心观望,高忠建心虽颓丧,但还是咬着牙,露出狰狞面容,”还未到绝境,这是些宋人骑兵,有何可惧,当聚集部将前去抵抗,不可溃散,只需打退宋人,那些契丹人便不敢妄动。“

        ”诺,监军说的实在有理,俺的这条命就是监军再造,而这些三千汉军皆是悍勇忠心之伍,定为监军效死力。“刘大因为不受刘家待见,出身低微,本欲在军中搏杀获得军功翻身,如今得高官提携,当是死心塌地听从调遣。

        随后号令三千汉军,分成一字长阵,分成左中右三部,在狭窄的军寨中,扼守着宋军骑兵的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