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非得宠在线阅读 - 第52章 她知道这些事吗

第52章 她知道这些事吗

        “黏女朋友不是应该的吗?”

        司津尾音上扬,听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包厢里的人除了宋扬和张南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模样。

        从前听到的也只是一些传言,今天真正见到的时候,才是真的觉得开了眼。

        没想到向来冷面的人谈起恋爱来竟也能张口就说这种情话。

        只是刚说完,包间的门又打开,闻希站在那里,视线落在苏潭的背影,表情有些苦涩。

        但是下一秒,她那招牌得体的笑容再次出现,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走到赵文杰身边坐下。

        司津偏头看她一眼,抬手敲了下苏潭脑袋。

        “想什么呢?”

        “没有。”苏潭回过神来,收回自己的视线重新坐了下来。

        只是这会儿她的表情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轻松,隐隐看着还有些凝重。

        刚刚司津和赵文杰的话一直萦绕在她耳边,她一直都在思考这件事。

        不过好在来的人都被司津挡住,她才能一直不被人打扰。

        只是几道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司津的手搭在她后面没有离开过,和人说话的时候目光时不时的看过来,一直在注意着它的表情。

        闻希的视线偶尔也会落在苏潭和司津身上,看着司津看身边女人的目光,她心里早就翻涌起来,但却一点儿都不能表现出来。

        又坐了一会儿,司津看了一眼时间,牵着苏潭的手站了起来。

        “我先送她回家。”

        又被人揶揄了几句,两人终于离开这里,司津带着苏潭上车,牵着的手却一直都没放下。

        一直到车开起来,苏潭把两人交握着的手抬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三叔,你打算什么时候放开我?”

        “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司津笑了一下,但手并没有拿开的打算,反而捏了一下她柔软的指尖。

        “叫三哥。”

        这话让苏潭一阵无语,她用力将手抽了出来,给他一个白眼。

        “三大爷。”

        “你要是这么想当我侄女也行,不过你能赡养你三大爷吗?”

        司津声音中含着笑意,苏潭别过视线没再看他。

        这人不要脸的功力真的是越来越深了。

        逗人逗的差不多了,司津没再和她开玩笑,视线认真了许多。

        “听说你工作的那个社区医院关门了,想好再找一个什么工作了吗?如果想去医院当医生的话,以你的经验,随便去哪家医院都不难。”

        他的潜台词是想去哪家医院他都可以安排,苏潭听出来了,但并没有接这话。

        “我不想当医生,我想当院长。”

        话音落下,身边男人轻笑一声,“也行,你选一家医院,我去给你买下来。”

        “司家随便找出一个医院就可以。”

        “啧,真是不巧,司家还没有医院。”

        说着,司津轻笑一声,“不过你倒是给司家找了一个新方向,我可以为你开一个医院,到时候聘请你来当院长,赚钱了还好,如果亏了的话……”

        司津声音忽然停顿,手指再膝盖上轻点。

        “就拿你自己来赔吧。”

        “那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把自己赔进去。”

        苏潭靠在那里闭着眼睛,面色看起来有些疲惫,司津对秦城泽打了个手势,让他慢点开车。

        但是她并没有睡着,安静了片刻,她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不用担心我的工作,我已经找到新工作了。”

        “是吗?这么快。”司津的语气不动声色,“什么工作?”

        “在一个养老院里。”

        苏潭没有多说,司津也没有多问,他知道在关于白家的事情上,苏潭并不是很信任自己,但是他并不着急。

        将人送到家后,今天司津没再提出要上楼进屋坐一会儿这种屋里要求,苏潭看了他几眼,压下心中的讶异,进了房间。

        车子转头回到g.o,局已经散了,宋扬坐在单独的包厢里,一瓶酒摆在自己面前,看见司津进来的时候,他把那瓶酒往前推了推。

        “给你留的,人送回去了?”

        “嗯。”司津坐在沙发上,将那瓶酒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

        一杯酒入肚,他整个人往后靠了靠,看起来慵懒又随意。

        “今天故意把小潭潭叫过来的?”宋扬看着他这副样子挑了下眉,在今天这种场合看到苏潭的是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再听到后面的话,他更能确定司津是故意的。

        司津没回答,宋扬也没在意,只是过了一会儿再次开口,语气有些惊讶。

        “她知道白家做的事了?”

        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宋扬依旧是那副惊讶的样子。

        “不可能啊,白家怎么可能会让苏家知道?”

        “我告诉她的。”

        司津的声音冷不丁响起,听见这话,宋扬愣了一下。

        “你告诉她的?你疯了吧?当时苏家的事儿让她那段时间过的多难你忘了吗?司明洛那个小子怎么欺负她的你忘了吗?”

        “她说她等苏立行出来以后就要带他走,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太短了。”

        他声音中带着些许无奈,宋扬却发现一件事情。

        “老三,你不会以前就喜欢上苏潭了吧?”

        宋扬看着司津的表情仿佛发现了一个什么大八卦,眼睛瞪的溜圆。

        “不是吧?苏潭那个时候才多大?而且她喜欢的是你侄子啊!老三啊老三!你可真是不当个人啊。”

        司津抬头看他一眼,眼中情绪意味不明,却明晃晃的写着警告。

        “这些事情不许告诉她。”

        “那苏潭知道,是你让她知道的这些事吗?”

        “她不知道,她自己也在调查白家,但她现在没有背景,也不找人帮忙,我只能这样帮她一下。”

        “那你确定在她知道这些事以后,她不会生气吗?”

        “我不确定。”酒杯在司津修长的手指内摇晃,“但是我得先把她留下来。”

        宋扬和司津认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看见司津这副样子。

        这副看起来有些可怜,又卑微的模样。

        “啧,也不知道到时候如果她知道你还有这副模样,会不会心软,要不然我给你录下来,到时候她生你气的话我去给她放录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