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非得宠在线阅读 - 第25章 明人不说暗话

第25章 明人不说暗话

        苏潭笑着看了温青青一眼,随之视线落在这些礼服上。

        温青青选的礼服都是适合苏潭的,只是要么露后背,要么露胳膊,要么露腿,但他一身的伤疤,穿这些并不合适。

        刚刚给苏潭做全身spa的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其中一个女孩儿率先一步走出来,从左边的衣架上取下一件黑色礼服,递到苏潭面前。

        “苏小姐,这件很适合您。”

        苏潭刚要接过,温青青的声音响起。

        “这个也太保守了吧?要不穿这件红色的,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红色。”

        “就这个吧。”

        她将那件黑色礼服拿在手里,对温青青笑了笑。

        “许多年没穿礼服了,有点不习惯,就这件黑色的吧。”

        说完,没再给温青青说话的几乎,苏潭直接拿了进去。

        再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是礼服加身。

        黑色的礼服让她身上多了一些从前没有的味道,五年的时间,苏潭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小女孩儿了。

        做好造型以后,差不多到了白楚宁生日宴的时间。

        生日宴的地点在白金酒店,白金酒店是白家旗下最高端的业务之一,而这些年因为抱上了司家的大腿,白金酒店在业内的名声也水涨船高。

        二十层的宴会厅里,白楚宁作为今天的主人公,自是精心打扮了一番。

        她穿着一身白色公主裙,身上的每一处装饰都是精心设计过的,她脸上此时挂着完美的笑容,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作为今天的主角,她无疑是发光的。

        “楚宁,你今天可真好看,你这个发卡是司明洛送你的吧?这个可是拍卖会上出来的,光着一个发卡就三千万呢。”

        这话说的白楚宁高兴,她点点头,脸颊微红,似是有些不好意思。

        “是明洛送的。”

        闻言,说话那女孩儿叹了口气,“我可真羡慕你有这样的男朋友,我要是找到一个司明洛这样的,我爸都得把他供起来。”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白楚宁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儿,只见她满眼都是羡慕,再没有其他多余的情绪,她刚悬起的心又放了下来。

        “曼卉,你还小,没准过几年就遇上合你心意的了。”

        “我这不是得快点下手嘛,现在好男人都炙手可热,你要是遇到了记得帮我留心。”

        说完,白楚宁点了一下冯曼卉的头,“今天这个场合难道还能没有合适的?”

        她看了一眼整个场子,来的人都是深市叫得上号的人物,就算是自己没来,来的也是他们家的子孙,可以说是给足了白家面子。

        温青青和苏潭到的时候,白楚宁正站在白信瑞身边给人敬酒,一口酒喝完,转头看见门口处的来人,她先是惊讶一下,随后完美的笑容勾起,朝她们走过去。

        “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

        她这话是看着苏潭说的,语气熟悉的仿佛两人是多年好友。

        温青青强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伸手挽住苏潭。

        苏潭安抚性的拍了一下她,抬眼看向白楚宁的时候,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我今天并不是来参加你的生日宴的。”

        她的声音冷静到近乎没有一丝情感,白楚宁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

        苏潭并不在乎这些,甚至并不在意在别人的生日宴上打别人脸是一件多么讨人厌的事。

        在国外这么多年,她早就厌倦了从前豪门的那些虚与委蛇。而且她来,也不是和白楚宁叙旧的。

        “那你今天来我这里做什么?走错了吗?”

        白楚宁依旧温声细语,但她身为今天的主角,站在这里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温青青?你怎么在这里?楚宁,你邀请她来的吗?”

        冯曼卉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看见温青青的时候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温青青自然也没给她好脸,甚至理都没理一下。

        “曼卉,别闹,今天来了就是客人。”

        冯家还要靠着白家,她看温青青不顺眼也是因为白楚宁和温青青有过节,所以现在白楚宁说话了,她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苏潭,你今天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有点事。”苏潭冷声开口,“我知道城中村那块地要拆迁是必不可免的,但是司明洛为了讨好你找人去压那些老人逼他们同意,这件事恕我无法苟同。你明知道那里承载着他们许多回忆,却依旧默许用这样的方式,我只能说,这么多年,你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白楚宁,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从前你喜欢司明洛,我也喜欢司明洛,我们可以公平竞争,但你偏偏要用那些不干净的手段泼我脏水,你以为这些事我不知道吗?我只是懒得揭穿你罢了,司明洛傻,会上你当,所以后来你们逼我走的时候我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因为我对他死心了,只是我没想到五年没见,你竟然能将他同化成和你一个模样。”

        “你也不用因为担心我会再去缠着司明洛而假惺惺的给我送什么生日请柬,五年前我就放弃了他,现在更不会重新捡起,我只希望你们两个恶心人的时候能离我远一点。”

        “如果不是司明洛不在,这番话应该是对着你们两个人说的,所以麻烦请你转告他,不要每次见到我都觉得我在故意接近他,相反,我每一次见到他,都觉得很恶心。”

        苏潭从头到尾表情几乎都没有变过,但听这话的白楚宁却眉头皱起,双手紧紧握拳,连最起码的笑容都做不到了。

        “苏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如果你听不懂的话,可以记下来回去找一下你的小学语文老师,看看她能不能给你解释。”

        说完,苏潭利落的转身,拉起温青青就离开这里,根本没有理会她这简简单单几分钟会给今天的生日宴造成什么影响。

        而宴会厅的角落里,一个男人坐在那里,手中的红酒杯摇摇晃晃,视线却跟随着苏玺的背影移动。

        “苏潭,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