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非得宠在线阅读 - 第21章 这是我三叔

第21章 这是我三叔

        苏潭看着这三个字愣了愣,但是只有几秒钟,她便将短信关掉,当作没有看见。

        她并不想见白楚宁,就算要调查白家,也不想见她。

        不是因为放不下,只是因为见到会觉得有些恶心。

        但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她会在卫生所门口看见白楚宁。

        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苏潭比平时还早到了几分种,白楚宁就已经站在那里,她的脚步顿了一下,这巧白楚宁转了过来。

        “苏潭。”

        她的声音如平时一样柔柔弱弱,好像会被谁欺负一般。

        苏潭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什么事?”

        “没什么事。”白楚宁笑着摇摇头,看似温婉,“只是想着你回来这么久了,还没请你吃一顿饭。”

        “我们好像并不是能心平气和坐下一起吃饭的关系。”

        苏潭的声音十分冷静,“前不久司明洛还在警告我不要去找你,否则他会让我永远不能回国。”

        冷静中又明含嘲讽,白楚宁听着抿抿嘴。

        “苏潭,明洛他只是有些太小心翼翼了,我是相信你不会再伤害我的,你不要生他气。”

        “白楚宁,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没有能够让你演戏给别人看的人,你也不用这副姿态,还是你以为这里的监控会被司明洛调走?”

        “不是,你误会我了。”白楚宁咬咬嘴唇,“我只是单纯的想找你吃个饭,我们曾经也是朋友不是吗?”

        “抱歉,我的朋友只有温青青一人,你还有事吗?我要工作了。”

        苏潭的手已经搭在卫生所的门上,眼中的疏离清晰可见,不知怎么,白楚宁心中蓦得生出一股危机感。

        “那我就先不打扰你工作了,对了过几天我生日,这是请柬,希望到时候能见到你。”

        她将请柬塞进苏潭手里便离开,苏潭看了一眼,走进去将它随手放在桌子上。

        一直工作到中午,苏潭正准备去吃饭,忽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上的备注让她愣了一下,但是很快接了起来。

        “何姨。”

        “潭潭。”电话那头是何姨带着笑意的声音,她语气有些嗔怪,“最近在忙什么?怎么都不来找何姨了。”

        “最近工作忙。”苏潭放松了一些,身子往后靠了一下。

        “忙也要好好吃饭,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何姨带你去吃饭。”

        苏潭对何姨向来喜欢,当下点头应了声好,约了下班何姨来接她。

        吃过饭后,苏潭又收到司津的信息,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苏潭回了个没有,就继续投入到工作当中。

        工作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张医生走的时候看见苏潭还在工作,他敲了敲桌子。

        “手机都响了,快下班吧,明天做也行。”

        苏潭这才惊觉过来,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眼睛,看到何姨已经打了三个电话。

        立刻回了一个,她收拾东西朝外走去。

        到了小区门口,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那里,后车窗开着,露出何姨那张保养的很好的脸。

        “潭潭,这里。”

        何姨对她挥挥手,苏潭大步走上车。

        “抱歉,何姨,我没看时间。”

        何姨没说话,只是看着她一脸心疼,“让我好好看看,你最近是不是又瘦了?”

        她的手在苏潭脸上摸了摸,苏潭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想要避开。

        似是察觉到她不舒服,何姨收回了手。

        “你要是自己做饭不方便,就让家里人给你送,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潭潭,我们都是一家人。”

        “没事的,您放心。”

        车子开到饭店门口,包厢早就定好,一进去发现张佑和张天南也在,苏潭愣了一下。

        “张叔。”

        “你张叔今天正好下班早,天南在学校也没事,我就一起叫过来,正好我们一家人好好吃顿饭。”

        坐下以后,先是寒暄了一会儿,张佑忽然转移了话题。

        “潭潭,你最近去鸿宁养老院了?”

        听到这五个字,苏潭握着筷子的手一紧,她不知道张叔是什么意思,也不是他是无意还是刻意。

        “我前段时间去那儿看望一个老客户,好像看到你了。”

        这话让苏潭放松了一些,她夹起一块米饭放进嘴里。

        “爸爸还有两个多月就出来了,我怕我现在照顾不好他,想先找个养老院给他调养一下。”

        “怕什么?到时候你要是上班忙,就接家里来,家里有人照顾他。”

        何姨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心疼。

        “没事的何姨,爸爸肯定也不想麻烦你们,我到时候多看几个养老院,给他选一个好一点的,也不会住太久,只是过渡一下。”

        “既然这样,那可以去城南的养老院,会比鸿宁好一些。”

        闻言,苏潭心一动。

        “张叔,鸿宁养老院有什么问题吗?我上次问了几个老人,只有一个老爷爷说不好,回来以后我问了一下身边人,说是听到过一些不好的事情。”

        这个问题让张佑话语一顿,他叹了一口气,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只不过那个是白家开的,我怕你心里不舒服。”

        提到白家,苏潭就沉默下来,装作第一次知道的样子,见状,何姨瞪了她一眼。

        “你说这个干什么?来,潭潭,吃菜。”

        大概是怕她伤心,这一顿饭都没有再提起这个事情。

        吃过饭,走出包厢,何姨牵着她的手,“要不要再去家里坐一会儿?”

        苏玺刚要拒绝,却看见对面走过来几个人,以司津为首,他身后跟着其他人,似是刚结束一个饭局。

        见到她,司津脚步顿了一下,苏潭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却迟迟没动。

        就在何姨要拉着她走的时候,司津忽然出声。

        “见到人又不叫?”

        这个声音让张天南抬起头来,表情有些不好看,刚想伸出手拉过苏潭,却见她已经往前走了两步。

        “三叔。”

        “嗯。”司津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回去吗?我送你。”

        何姨不知道他是谁,张佑却知道,他的视线不着痕迹的在司津和苏潭中间来回转了一下,似是觉察出来什么,但又什么都没发现。

        “潭潭……”

        “没事,何姨,这是我三叔,你们先回去吧,我和三叔一起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