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非得宠在线阅读 - 第16章 要和司津多接触一下吗

第16章 要和司津多接触一下吗

        这话虽然不好听,但白老爷子的语气中却没有任何鄙视,他只是认认真真的说出了一个事实。

        苏潭听着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

        “没关系,我总会挣到很多钱让爸爸过上好日子的。”

        她的视线看向湖面,阳光洒下来,将水面映照的波光粼粼,看着有些晃眼。

        而白老爷子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眼中神色有些复杂。

        静静坐了一会儿,白老爷子没再说什么讽刺的话,苏潭将自己做好的饭团留下来,便离开了这里。

        刚走到公交站,一辆白色的车停在门口,司明洛从车上走了下来,一抬眼就和不远处的苏潭对上视线,苏潭心中暗暗叫了声不好。

        果然,下一秒,司明洛就朝自己走过来,眼中还带着嘲讽。

        “苏潭,你又跟着我?”

        苏潭的表情有些无奈,司明洛如今也有二十八岁,怎么光长年龄不长脑子?

        “我没有跟着你,我们只是碰巧见到而已。”

        “碰巧?”司明洛冷笑一声,“这里这么远,又这么偏,你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这养老院里有你认识的人?我觉得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苏潭,从前我们不可能,现在我们更不可能。”

        苏潭被他的话弄一脑袋问号,她现在真的想那个锤子把司明洛的脑袋敲开看看它都在想些什么。

        “司明洛,你现在倒也不必如此自恋。”

        话音落下,正巧公交车到了,她立刻上车,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丝毫没在意后面的司明洛是什么表情。

        司明洛看着她的身影皱了皱眉,轻嗤了一声,走进鸿宁养老院。

        苏潭这次来养老院,虽然在白老爷子那里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但是她却从白老爷子的话中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什么东西。

        他话里话外都在说鸿宁养老院的不好,可是鸿宁养老院是白家旗下的,所以白老爷子肯定知道些什么事情,才在每次自己说想送爸爸来的时候都很生气。

        这个鸿宁养老院,到底在隐藏着些什么事情呢?

        上班的时候,苏潭还在想这些事,不由得发起了呆,去外面看完诊的张医生回来以后看到她愣神,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想什么呢这么专注?”

        苏潭瞬间回过神来,看到张医生忽然有一种上班溜号被抓到的感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在想爸爸的事。”

        说完,她想到张医生一直在深市,可能会知道些什么。

        “张医生,你知道鸿宁养老院吗?”

        “鸿宁养老院?”张医生思索了一下,“城北的那个养老院?”

        “对,就是那个,我想过段时间让爸爸去那里住两个月过渡一下,听说那里挺好的。”

        “但是它刚开不久就被曝出虐·待老人的事情,只是新闻很快就被压下去,所以才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要么现在早关门了,听说那里背景挺强的。”

        “虐·待老人?”苏潭没想到会是这样,语气有些惊讶。

        那白老爷子不让她去的原因,是不是也是这个?

        “但是如果你想要送爸爸去养老院的话,可以去城南的养老院,那里要比鸿宁好一些。”

        “哦,好,谢谢张医生。”

        回到家中后,苏潭坐在电脑前查询着今天张医生说的事情,但大概是当时消息封锁的太好,她在网上搜了好久都没有收到任何关于鸿宁养老院的负面新闻。

        她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忽然生出一种挫败感。

        自己现在除了给人看病什么都不会,况且现在连手术刀都拿不起来,她可能不配被称为一个医生。

        静静待了一会儿,手机忽然响起,这个电话号码让她的手缩了缩,迟迟不敢接通。

        电话依旧在锲而不舍的响着,直到在挂断的前一秒她才拿起手机放到耳边,那头传来一个男人声音。

        他说的是英文,但声音却充满磁性,只是苏潭对这个声音有些逃避。

        终于听到她的声音,那边先笑了一声,“你终于接电话了,我以为今天又是无人接听。”

        这话让苏潭有些尴尬,她勾了勾嘴角,没发出什么声音。

        电话那头的人知道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也没有在意。

        “苏,你最近的情况怎么样?好一点了吗?敢接触病人了吗?”

        苏潭抿抿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她回国以后接触的老人,每天给他们看看小毛病,其实并不算她的病人。

        她这继续沉默,电话那头就明白了。

        那边也沉默了一会儿,才再次传来声音。

        “苏,我知道那件事对你的影响很严重,但是如果你想彻底走出来,你不能去逃避它,你要去面对,虽然它是一件让你感到很痛苦的经历,但是有我陪着你,苏,这是我存在的意义。”

        “而且,你是一名优秀的医生,战地救援组织不应该损失一位像你这么优秀的人,你的战友们都在等你回来,等你能够重新拿起手术刀的那一刻。”

        对面的人声音平和又充满力量,苏潭心中的紧张渐渐消失,握着的手也逐渐松开。

        “我知道,我会努力克服的。”

        “那现在愿意和我分享一下你回去以后都发生了什么事吗?”

        苏潭静默片刻,将司津的部分隐去,把其他事说了说,那边听着认真,只是等她都说完以后,那边人忽然笑了一声。

        “苏,我能感觉你对我隐瞒了什么,我猜测你是遇到了一个能够引起你情绪变化的人对吗?”

        苏潭有些惊讶于他的敏锐,只能应了一声。

        “是,我最近遇到一个人,我和他本来不应该产生关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

        “你不要有负担,这是好事。”他的声音带着安抚,“你想一想,是不是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你情绪上的变化都会比较大?”

        她没说话,那边人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我觉得你可以和他多接触一下,这会对你的病情有好处,苏,我们都在等着你回来。”

        挂断电话以后,苏潭坐在椅子上,视线落在窗外,脑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刚刚贝伦说的话。

        要和司津多接触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