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82章 求官结果

第082章 求官结果

        卫德见刘安如此,遂问:“刘君莫不是有难言之隐?”

        刘安面露凄苦之色,犹豫了片刻后才道:

        “此前已与卫君提起过,在下在涿郡收留了许多灾民,但在下亦非大富大贵之辈,勉强养活已是极限,却无法为所有人安家落户,更交不起那繁重的赋税,此前仰仗公孙县令庇护,尚能得避,而今公孙县令升迁,此事却无法再脱下去了。而每年单只徭役一项,便要二百万以上,这还不算其他,在下实在交不起,于是公孙县令便为在下出了个主意。”

        接着,刘安将公孙瓒提议他到洛阳求官一事说出,连带着求见卢植不成一事也一一道来。

        “如此,在下只能将希望寄托于阉宦。在下虽不耻与阉宦为伍,但为了众多灾民,也只能出此下策,实为无奈之举也!”

        刘安说的声情并茂,卫德信以为真,更觉刘安乃正直仁义之君,加之卫德受其恩惠,正欲报答,便主动道:

        “刘君若信得过卫某,可将此事交与在下,定为刘君求得那涿郡县尉之职。”

        刘安惊诧道:“这怎使得?倒不是在下信不过卫君,只是此乃在下私事事,怎敢劳烦卫君?”

        “刘君切莫如此说。”卫德倒是一脸理所应当的道:“犬子之事亦乃在下私事,不也每日劳烦刘君吗?”

        “这……”刘安哑口无言,遂不再矫情,拱手拜谢道:“如此便有劳卫君了。”

        “理当如此。”卫德应道。

        之后刘安将公孙瓒的表功信帛交给卫德,又将车上礼物搬进卫德家中。

        卫德不愿,刘安却言‘卫君已为在下出力,岂可再让卫君破费,此乃劳烦卫君走动所需之礼也。’卫德遂收之。

        于是刘安告辞回家,安心等待卫德那边的消息的同时,继续钻研卢植交给刘备的书简。

        其后某日午间,当今陛下刘宏刚于北宫章德殿小憩醒来,尚书令赵忠便协同其下选部曹卢植求见。

        汉末尚书令下有六曹,分别为三公曹、吏曹、民曹、主客曹、二千石曹、中都官曹,其中选部曹主管人事、官员选拔之事。

        各曹以尚书令为首,只不过官名前不冠曹名,故不称六曹尚书,只称尚书而。

        及至后来刘宏将吏曹改为选部,又任梁鹄为选部尚书,才开始在尚书前加曹名。

        赵忠与卢植此来乃是为去岁末鲜卑进犯幽、并两州后两州官员空缺一事,其中云中太守、九原县长之职至今悬空。

        倒不是没有合适的任选,而是朝廷几次下诏任命,皆被借故推辞,理由大抵为突发重症、体虚不宜赶路、家有老母尚需奉养等,当然也有直接不说理由拒绝朝廷任命的。

        之所以出现如此状况,原因有三。

        第一便是鲜卑经常市场南下进犯,云中五原作为大汉北部边域,首当其冲,太过危险,世家子弟皆怕如上任太守县长般去了便回不来。

        其次两地苦寒,冬天过于难熬,世家子弟娇惯已久,自不愿去受苦。

        再者,两郡根本毫无油水可捞,两个加起来都过不了万户的郡,不说中原大县,随便一个职位为县令的县都比这两郡加起来的油水丰厚,傻子才会想去那里当官。

        汉朝官制,万户以下的县,置县长,万户以上的县,置县令。

        中原子弟不愿往边郡为官由来已久,不过去岁鲜卑进犯杀死县长太守后,更加无人愿去五原云中两郡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只是那些真心愿为国出力的寒门子弟,还未被指派而已。

        赵忠将此事说与刘宏,刘宏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转头看向卢植,问:“卢尚书可有贤才举荐?”

        卢植刚欲回答,却被赵忠抢先说道:“陛下,近日涿县县令公孙瓒送来一份表奏,言贼寇入侵乡里,被一人率乡人击退,为其表功,并推举其人为涿县县尉。”

        “不想民间还有这等勇士,确实当赏。”刘宏兴趣缺缺的敷衍道。

        赵忠又道:“此人乃皇室宗亲,孝景帝玄孙,中山靖王之后,已故乾兴侯之孙,刘安。”

        “哦?”这下刘宏终于来了点兴趣,“竟是我刘家儿郎!”

        刘宏面露喜色,当即准了公孙瓒的表奏。

        赵忠却谄媚的对刘宏建议道:“陛下,那刘安如今不过十六岁,正是需历练之时。且其既能击退贼寇,可见其勇猛。如今鲜卑年年进犯我大汉边境,此人既有勇力,又是皇室宗亲,不若派去边境震慑宵小,正好也可磨砺一番,待其成长,皇室又能增一可用之才也。”

        刘宏一听,深以为然。

        旁边卢植勃然大怒,他还以为赵忠为何在此时提起公孙瓒一事,不想竟如此阴损。

        “陛下,边境苦寒,又有异族侵扰,刘安如今年仅十六岁,尚未及冠,心性不稳,只怕无法震慑异族,反为其增添耀武扬威的资本。”

        赵忠紧接着道:“正因尚未及冠,心性不稳,才更需磨练一番。”

        “你!”卢植脸色铁青,这赵忠分明是因为刘安乃世家举荐之人,对其迁怒,故而发难,偏偏还一副为其着想的模样,阉宦的阴阳脸着实可恨。

        去岁鲜卑进犯,在任县长、太守皆为稳重之辈,尚且死于任上,刘安如此年轻,去了多半便回不来了。

        卢植虽不会假公济私,为其引荐,却也无法看着同乡的年轻后辈死于党宦之争。

        他抱拳郑重对刘宏道:“陛下,若要磨练,公孙瓒所举涿县县尉一职正好合适,还请陛下三思!”

        赵忠不依不饶的进言:“刘安乃皇室宗亲,屈居县尉一职怕是不妥。且如今九原县长一职悬空,刘安又立退贼之功,岂非恰如其时耶?”

        刘宏感觉两边说的都有理,但最终,还是听信了更为亲近的宦官赵忠的话,任命刘安为九原县长,择日赴任。

        之后赵忠卢植退出章德殿,赵忠一脸得意的向卢植炫耀的自己的胜果。

        对此,卢植只是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当卫德一脸愧疚的将这个消息告诉刘安时,刘安顿时懵了。

        九原县……那好像是吕布的故乡?

        刘安第一反应便是自己要不也辞官不就吧,那九原的吕布太过危险,万一把自己小命……不对啊,自己和吕布无冤无仇,他没必要杀自己啊。

        却是刘安自主带入了印象中代表正义的关东诸侯一派,下意识把吕布当做了敌人。

        反应过来之后,刘安再一想若到九原上任,自己便是吕布的父母官,到时候说不定……刘安心中生出一个大胆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