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19章 批量采购

第019章 批量采购

        掌柜见刘安真要走,急忙拉住他沉声道:

        “便如此,便如此!!郎君去把余下精练拿来,待老夫验过之后,便一手交货,一手交钱,如何?”

        “甚好!”刘安笑道,将黑练放在柜台上,出门将其余4匹也都拿进来。

        通过掌柜的态度,刘安也大致明白了系统抽到的丝绸在这个时代是什么概念。

        按掌柜所说,他家的黑练2800一匹,那么刨除运输费,经营费,市场税等后的成本可能也就1000多,具体的刘安也不懂,只能粗略计算一下。

        而掌柜愿以3500的价格收购刘安的黑练,除了没有运输费之外,其质量很有可能是普通精练的三倍,甚至更高!

        也就是说刘安如果要自己买系统的丝绸的话,一匹的价格可以定在10000钱!

        在刘安将所有丝绸拿进成衣铺后,掌柜一一核验,确定品质全都和那黑练一般,这才拿出算筹开始摆弄计算。

        片刻后,掌柜对刘安道:“5匹精练共计16600钱,还是依昨日般,折算成1斤金,2斤银,600钱?”

        “善!”刘安笑道。

        掌柜便拿出金饼银饼,当着刘安的面称量,并让其查看,确定之后,便都交给刘安。

        “小郎君以后若还有此上等精练,依旧可拿到老夫这来。”

        “定然,定然……”刘安接过钱,边答应着,边拱手告退。

        离开卢氏成衣铺,刘安便在市场找起木匠铺来。

        路上看见有小贩卖牛鞅和牛鞭,刘安花15钱买了一副,等回到家换下来就可以把刘明家的那副还回去了。

        找了有一会儿,刘安终于在城北市场最北侧快靠近城门的地方看到了一家木匠铺。

        再往北看,从这家木匠铺开始,一直到城门下,还有四五家连着的木匠铺。

        原来这木匠铺竟是聚集在了涿县最北侧,怪不得刘安一路行来都没有看到。

        将牛车拴好,刘安走进木匠铺。

        里面摆着一些案桌、板凳、梳妆台等家具,伙计看到有客上门,招呼道:“客官里面请~~”

        刘安摆了摆手道:“我不买东西,我要定制一些木盒。”

        “此事我做不得主,请客官随我到后院找我师父商议。”

        伙计前头带路,刘安跟着绕过后堂,来到一个很大的院子里。

        院子里东西摆的到处都是,原木,木板,木墩,还有一些在做的家具门窗之类的。

        其中有些人在拿着锯子锯木头,有些在组装门窗,还有几个专门负责帮忙拿东西,干啥的都有。

        整个院子里有20多个人,忙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

        伙计寻摸了一圈,朝着院子中一名穿着脏兮兮,正在指点旁边几人如何组装木门的高个子壮汉喊道:

        “师父!有人要定制木盒!”

        那人抬起头来看了这边一眼,又低头对旁边的人嘱咐了几句,便走了过来。

        伙计见自己师父过来,急忙忙的跑回了前堂,似乎生怕丢了东西被师父打。

        刘安见那人走了过来,拱手行礼道:“在下刘安,欲定制一批无盖木盒。”

        那壮汉还了一礼,“鄙人张富。不知刘郎君要定制的木盒尺寸几何?”

        这木盒是用来给土豆催芽时放置土豆的,尺寸刘安已经想好了,于是直接道:

        “长3尺,宽2尺,高半尺即可,要求里面的深度至少有3寸半,我要100个,张师父给个价吧。”

        1尺大约23.4cm,1寸2.3cm,按照刘安给出的规格做出来的木盒,是很方便一人搬运的,且木盒较薄,正好平摊开土豆,还能将木盒摞起来摆放。

        既节省了空间,也不会压到土豆的新芽,还方便搬运。

        张富思考片刻,问:“不知刘郎君什么时候需要这批木盒,若不加急,则可按12钱一个算。”

        “不加急多久可以做完,加急又是多久?”

        “加急最快明日就可完成,不加急则需等张某将手上活计干完再做,许是要十天之后了。”张富说着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自己满院子忙活的徒弟。

        “那加急需要多少钱?”刘安无奈道,虽然他想省钱,但十天就太久了,到时候还要留出半月催芽,肯定来不及种土豆的。

        “加急算郎君15钱一个,还可为郎君将货物运到家里,如何?”

        15钱一个,100个就是1500钱,倒也还算可以。

        刘安默默算了一下,点头允道:“成交!对了,我还想定制3000陶砖,不知张师父这里有没有?”

        “有现成的,无需定制!哈哈!”张富生意做成,心情也是大好,“不过在另一处院子放着,郎君要不随张某来看看?”

        “不必了,价格如何算?”

        “1钱10砖,郎君要3000便是300钱,张某也可以安排给郎君送去。”

        “既如此,我留下800钱作为订金,明日木盒做好,还请张师父将木盒和陶砖一块给我送去,明日我来此带路,可好?”

        “甚好!”张富大笑。

        之后刘安将800钱交给张富,张富为刘安开了单据,便将此事定下来了。

        临走时,刘安又花300钱买了20把锯子,放在车上,牵着牛往铁匠铺走去。

        来时在城北市场看到了不少铁匠铺,刘安挑了一家较小的铁匠铺。

        在里面挑了把长剑,花了800钱。

        刘安的库存里虽有5把宝刀,暂时却不敢拿出来。

        一是怕自己保不住,二来也怕万一被公孙瓒看到,两相对比,可能会觉得自己被刘安欺骗了。

        然后又分别买了20把斧头、锄头和菜刀,这些都是之后建设庄园或种土豆要用到的。

        本来刘安还想买20个铁盆用来撒化肥,可是东汉这个时候铁还属于较为稀有的材质,至少没普及到家家用铁盆做器皿的地步。

        无奈刘安只能将规格告诉铁匠铺的师父,让其帮忙打造20铁盆,并约定明日来取。

        只是20个铁盆,刘安收好单据之后便全款付钱了。

        因为是家小店铺,许久没有接到如此多的生意,刘安砍起价就比那些大店铺容易了很多。

        其中斧头花了700钱,锄头花了600钱,菜刀花了800钱,铁盆的全款1000钱,共计3100钱。

        刘安又费了一番口舌,将那100钱也给砍掉,直接支付了2块银饼,将货物搬上车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