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10章 城北市场

第010章 城北市场

        公孙瓒给的金子,刘安也没打算推辞。

        50亩荒地,按每亩500或600钱算,充其量也就3万钱,折合良田才3亩。

        大部分有能力的人内心都是骄傲的,公孙瓒能在汉末乱世称雄,成为一路大诸侯,能力自不必多说。

        这样的人,内心肯定是傲气满满的。

        刘安之所以费力不讨好的将荒地换成良田,其一自然是为了多些地。

        其二,也是在赌公孙瓒这样的人,不可能占自己这点便宜。

        除了荒地,他必然还会给些其他东西来填补良田换成荒地的差额。

        只不过田是公家的田,公孙瓒也就是送个顺水人情,金子却是要从自己腰包里掏的。

        但是拿点钱买一把宝剑,还是很值的。

        宝剑锋利,更易杀人不说,拿出去面子上也会好看很多。

        当然,心里虽然如此想,刘安表面却不会如此说。

        他用力咬了一下嘴唇,疼的眼泪溢满眼眶后,这才抬头,一脸感动的对公孙瓒道:

        “兄长……兄长待我至诚,安无以为报,将来若有用到之处,兄长尽管吩咐,安万死不辞!”

        “哈哈,你我兄弟,何须客气?”公孙瓒豪爽的大笑着,“若有需要,为兄定会叫上贤弟!哈哈!”

        之后宾主尽欢,公孙瓒得到了心仪的宝剑,刘安完成了任务,还多了许多田地。

        得空时刘安甚至偷偷掂了掂公孙瓒给自己的两块金饼,估摸着大约有两小斤重。

        小斤,是刘安给汉代重量单位‘斤’起的名字,约等于250g。

        因为汉代的两斤约等于现代的一斤,为了区分开,于是刘安给汉代的‘斤’起名为‘小斤’。

        而刘明,既完成了叔父的托付,也得以和老同学相聚。

        中午三人还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个午饭,可谓欢喜一片。

        过午之后,刘安和刘明在公孙瓒的欢送下离开了县衙。

        刘明虽然很开心,但出了县衙之后还是忍不住担心的看着刘安。

        “叔父,你真要自己开垦50亩荒田?那可是很辛苦的……”

        “我自然知道辛苦,之前也确实有些害怕,不过现在嘛……”

        刘安拍了拍腰包,那里装着公孙瓒给的两块金饼。

        “有了钱,什么都好说,撑不下去了我就雇些人帮忙……这涿县城外,可是有很多活不下去的灾民呢啊!”

        刘明见刘安如此说,也不再劝。

        天色还早,刘安准备去买些日用品,问了下刘明要不要一起。

        刘明知刘安体弱,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索性今日也无事,便准备等刘安买完东西一起回去。

        揣着腰包里的两块金饼,刘安总算安下心来。

        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和刘明来到涿县城北,这里是市场聚集的地方。

        在汉朝,像长安、洛阳那样的大城市,市场都是分开的,牛有牛市,马有马市,酒有酒市,布有布市。

        但涿县并不是长安洛阳,人口也没有那么多,所以就将市场统一划分在了城北。

        自然,各个市场也没有单独分开。

        卖粮卖肉的,卖草席卖绿豆的,都聚在一起。

        不过这也造成了涿县城北的热闹景象。

        刘安和刘明来到城北市场的时候,时间刚过午时,太阳正好着呢。

        市场里人不少,许多有钱人家的奴仆都在帮主人采购物资,也有一些普通百姓正在挑拣便宜东西准备买点。

        偶尔甚至还能看到一两个鲜衣怒马的公子哥,领着几个仆从装模作样的闲逛。

        刘安没有心思去闲逛,他现在身上还穿着单薄的麻衣。

        之前在公孙瓒那还好,县衙房屋都建了火墙,里面还算暖和。

        现在一来到外面,即便此时阳光很足,可也还是正月份啊!

        刘安身体又弱,小风那么一吹,顿时就能打个激灵。

        循着记忆,来到城北一家还算上档次的成衣铺,刘安打算先买件布衣穿上。

        刘安并不是不知道这种稍微上些档次的成衣铺价格肯定高,但他身上只有金饼,没有铜钱。

        普通百姓日常交易用的都是汉朝官制的五铢钱,只有大额交易的时候才会用到金银。

        那些小门店,刘安怕他们找不开自己这金饼。

        汉朝没有钱庄票号这种兑换钱币的地方,金银铜钱之间的兑换,要去官府才能换。

        官府也不是白给你换的,每兑换1000钱价值的货币都要抽20钱的提成。

        刘安若是将一块金饼拿去兑换,那就要被吸200钱的血,他才不会那么傻呢,直接买东西让店家找钱不就好了。

        这家还算上档次的店叫做‘卢氏成衣铺’,看见名字,刘安不由心想难不成是卢植家的产业?

        卢植人虽在朝为官,他族人在老家涿县做的生意却是不少。

        不过这和刘安没关系,他只是来买衣服的。

        走进店面,刘安瑟瑟发抖的小身板一震,果然屋里就是比外面暖和啊!

        店内墙上挂着布料不同款式不同的衣服,但只有寥寥十几款,和刘安在后世逛衣服店时看到的十几上百种款式根本不能比。

        不过和后世不同的是,汉朝的成衣铺还具有定制衣服的业务。

        也就是说,你如果不着急的话,完全可以自己选择面料,再挑选喜欢的款式,将尺寸告诉掌柜后让店家给单独制作。

        后世的衣服几乎都是工厂批量生产的,交易起来老板方便顾客也方便,自然渐渐的就没有如此人性化的服务了。

        只是刘安现在着急,暂时不考虑定制衣服,以后吃穿不愁时间也合适的时候,倒是可以来个专属定制。

        除了成衣和定制衣服外,柜台上还摆着一些布匹丝绸。

        虽说名字是成衣铺,但古时衣布不分家,卖衣服的店里也会卖一些布匹丝绸,既扩展了生意范畴,也方便定制衣服的客人选择布料。

        店掌柜看到有客上门,和气的笑着过来招呼刘安两人:“两位是要买成衣,还是定制衣服?”

        进成衣店的一般都是为衣服而来,掌柜如此问合情合理。

        “成衣。”刘安答道。

        掌柜见此便知道自己的生意对象是谁了。

        虽然刘安穿的明显不如刘明,年龄看起来也小一些,但做生意的,什么人没见过,若是每次都以貌取人,那怕是要丢不少生意。

        见刘安身上麻衣单薄,脸颊都冻得红扑扑的,掌柜便向刘安推荐了保暖的毛皮衣。

        皮毛衣,顾名思义,就是用动物的皮做成的毛衣,乃汉朝冬季保暖主要衣物。

        不过这个‘主要’,仅限于有钱人,穷苦百姓自然是穿不起的。

        刘安问了下这看起来就很暖和的皮毛衣的价格,竟然要5200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