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从山海经复苏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蛇噬

第十三章 蛇噬

        爹娘在劫香案中遇难。

        这成了白若素的意志被突破的关键。

        陷入幻境的她对伪装成娘亲的孙三娘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不得不说孙三娘的这一手棋下的颇为巧妙,不仅成功让一名判官司的巡使陷入幻境,更是为送子菩萨抓到了一具再合适不过的母体。

        只可惜,她忽略了阎荆这个低阶魂士。

        提前解决掉门口那几个拦路女工的阎荆早早的登上仓库棚顶。

        反过来借助白若素将仓库内的异常看的一清二楚。

        不动则已,动则一鸣惊人!

        龙虎气与信仰之力交缠在一起,对塑像中寄宿着的鬼祟怪物无疑有着极强的压制作用,轻松将它的外壳踢了個稀碎。

        供奉的存在被人如此凌辱,孙三娘顿时陷入疯狂,嘶吼着冲上前,腹部的肉团越发膨胀。

        然而她这边才冲到半途,便被借着阎荆制造的混乱强行突出重围的白若素拦截。

        后者很清楚想要击败眼前这群怪物,最紧要的就是彻底摧毁那送子菩萨。

        她所能做的就是给魂士争取时间!

        毁掉送子菩萨塑像,并不等同于直接消灭怪物,仅只是迫使它显露出真身罢了。

        端庄宝相崩毁,满地的碎屑间,暗红色的血肉蠕动不止。

        塑像后边藏的分明是一头格外臃肿,看上去有几分妇人模样的怪物,她环抱着一颗长满黢黑触手的肉团,向着阎荆发出尖锐的嘶鸣。

        对常人来说难以承受的场面,落在阎荆眼中却只是等闲。

        太弱了!

        哪怕看上去无比骇人,阎荆依旧在这怪物身上感觉到了外强中干,全然没有过去碰见的那些邪祟所展现出来的恐怖威势。

        不仅于此,阎荆注意到在失去藏身的塑像后,这头怪物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受到某种压制。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它在失去藏身之处后,令人作呕的躯干分出十数条触须,试图将满地的碎片重新粘合起来。

        仿佛不这样做就不能继续存活。

        毫无疑问,这是冥府的力量在起作用!

        这个世界的状况与神州世界截然相反。

        冥府压制着所有入侵这个世界的堕神与邪祟,它们才是需要伏低做小的那一方。

        得势不饶人,察觉到眼前这怪物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原本还准备用些特殊的手段的阎荆不再犹豫,抬步猛冲向前。

        急着重新藏匿的怪物面对这攻势,同样发了狠,抛出怀中的肉团,躯干两侧长出数张涂着血液,呈暗红色的口器,吟诵起晦涩的咒语,试图干扰阎荆的行动。

        然而这种程度的精神攻击对阎荆注定不会起到任何效果。

        如今的阎荆经历过悬圃一战,实力又有所提升,哪怕刻意藏起不少手段,依旧不是这种估计只是一部分残念的堕神所能够对抗的。

        黑白龙虎气隐藏在手心,交错而过的瞬间打入怪物的体内,轻而易举的摧毁其仅剩的表皮防御,将它体内的血肉搅的一塌糊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从山海经复苏开始】                【】

        正当阎荆准备趁胜追击,将它彻底击败之际,意外陡生!

        倒不是这怪物在生死之间突然有所突破,而是阎荆存放在异空间内某件物品在凑近眼前这怪物时突然发生异变。

        阎荆下意识的想要阻止,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个魂士。

        只是等他弄清楚情况,心念急转,又临时改变主意,强行收手,放任它施为。

        他忽然意识到这似乎是个难得的机会......

        不远处,白若素刚挥剑斩断一条触手,与孙三娘缠斗在一起。

        单论个人实力,借助魂士超凡能力的白若素无疑要强过孙三娘一头,可后者有数量众多的怪物掠阵,短时间内想要分出胜负不现实。

        正当战局越发趋向于白热化时,白若素猛然察觉到后方有一股陌生的力量爆发,而孙三娘明显变得心神不定,几次试图强冲过去,甚至不惜以自身负伤为代价。

        忙不迭地回头。

        眼前的景象让白若素倏然睁大双眼。

        黑袍魂士仍站在原地,似乎是陷入了某种特殊的状态,而他的周身却陡然涌现出磅礴的能量波动。

        数颗半透明的蛇颅从他身后探出,疯狂啃噬着那送子菩萨的本体,狭长的脖颈更是蠕动着做出吮吸的姿态,像是要从其中剥离出某种特殊的存在。

        更令人惊诧的是那怪物面对这种攻势,竟是全然没有反抗的手段,呆愣在原地,任凭那些狰狞的蛇头穿插在它的身躯各处,将毒牙刺入它的躯干。

        这究竟是什么?

        尽管在成衣铺时就已经察觉到契约魂士的异常,但这种程度的变化,仍然远远的超出了白若素的预料......

        前所未见的景象,超出常理的变化,让白若素甚至产生了立刻向镇魂殿汇报,让他们对这个魂士进行二次审查的念头。

        这个念头刚生成就被白若素掐灭。

        原因很简单,随着那头怪物的血肉被突然出现的蛇头吞噬殆尽。

        做为契约者的白若素,开始察觉到体内源源不断的向外涌出的力量。

        她清楚的知道这份力量并不属于自己,可这并不妨碍她运用这股极为特殊的超凡能力。

        想要重振白家,这是她必须要把握住的机会!

        视线锁定前方不远处的魂士,白若素意识到自己在这一次在第三批做出的选择,很可能选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特殊魂士。

        眼下的情形,让人不能不怀疑这魂士是否可以通过掠夺堕神的能量来增强自身。

        “你这个混账,竟敢如此冒犯菩萨,你该死!”

        看着供奉的菩萨越发萎靡,孙三娘不再顾及身旁的白若素,只想将它解救出来。

        等她迈开步伐的瞬间,眼前的景象忽地出现短暂模糊。

        呲~呲~

        鲜血喷溅的声音传入耳畔。

        孙三娘茫然的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白若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从山海经复苏开始】                【】

        她手中的长剑兀自震鸣不止,洒落血珠。

        脖颈处的剧痛,眼前陷入漆黑。

        踉跄着往前冲出去几步,孙三娘颓然跪倒在地,半边的脖颈已被切开。

        她的死,宣告这场战斗的胜利已然被白若素紧攥在手中。

        怪物被蛇头啃噬殆尽,失去指挥者和力量源泉的女工们以极快的速度崩溃,不一会儿便躺了满地,化作脓血干瘪下去。

        白若素垂眼看向自己仍在轻颤的右臂,肌肉传来的酸胀感让她极为难受。

        即便如此,她脸上依旧满是兴奋。

        刚才那一瞬间,她只觉得时间都被放缓,孙三娘的所有动作在她眼中充斥着破绽。

        这份全新的能力......

        ‘寸光阴!’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道声音。

        白若素神情一滞,旋即转身看向不远处的魂士,紧走几步上前,看着他依旧沉寂的身形,

        “是不是你在说话,你不是低阶魂士......寸光阴就是新能力的名字吗?”

        接连的追问,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仿佛刚才出现在白若素脑海中的那道声音是凭空生成的。

        这并不妨碍白若素对眼前的魂士再度改观,在心底认定他绝非寻常。

        “难道是因为镇魂殿内的祈祷......不论如何,我只当是阎罗王赐福于我,这是冥府对我的认可,此次事件便是契机......合作愉快!”

        想不通就暂时不去想,在白若素看来,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

        那便是自己与眼前的魂士已然缔结契约,他们是同伴。

        一念即此,白若素也就不再关注魂士。

        将注意力转向仓库内的其他地方。

        随着孙三娘和堕神的死,这座仓库俨然已经成为劫香案线索的集中地,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它们逐一搜寻出来。

        最先搜查的自然是那些染缸。

        钱三合曾看见货箱长出四肢在墙上攀爬,而刚才这些染缸在送子菩萨影响下异化而成的形态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果不其然。

        跨过满地泼洒的染料。

        白若素很快就在其中几座染缸异化而成的怪物体内找到劫香案失踪的货物。

        如此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三法司搜寻多日也未曾确定它们的位置。

        显然是堕神的力量隔绝了前者的探查。

        “魂士,帮我将这些货箱全部搬出来!”

        独自一人搬运太耗时间,白若素开口下达指令。

        重新恢复成低阶魂士的阎荆转身走向染缸,搬运货物时心思却在火炬空间内。

        没错,刚才出现在他身侧的正是相柳的虚影。

        说实话,阎荆此时也颇有些意外,要知道此时他身上唯一寄宿着相柳残魂的正是悬圃任务中获得的“戟”碎片.

        在现世测试的时候,阎荆发现珍贵的材料能够对其进行修复,而就在刚才,戟碎片在面对衰弱的堕神时却出现了异常反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从山海经复苏开始】                【】

        不同于吸收珍贵材料时的变化,这次是相柳的虚影直接出现。

        阎荆做为戟碎片的持有者,第一时间注意到它吞噬了堕神的残魂,数据也随之发生变化。

        【戟(专属异物)】

        品质:不明(残缺)

        特效:

        【补缺】物品的残缺需要大量的材料不足,当前修复进度30%。

        从25%到30%,让阎荆意识到戟碎片的修复并不仅限于珍贵的材料,这些堕神的残魂也能在另一个层面发挥出作用。

        只可惜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将碎片取出来查看。

        经过一番搜查,白若素很快就找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物品。

        通过对劫香案中失踪的货物进行简单的检查,同自己先前看过的相关数据进行比对,白若素发现存放在染缸内的这些物品相较于官方数据少了将近二分之一。

        尤其是虔信香,确实近三分之二。

        不用说,肯定是孙三娘在这几天偷摸着转运了不少出去。

        这无疑证明了一点,那便是孙三娘的身后极有可能存在着一个庞大的组织,而白若素很快就找到了证据。

        在送子菩萨的塑像摆放的位置底部,有着一个暗格,里边存放着一本账簿。

        即便上边记述的内容都是暗语,依旧可以确定孙三娘与相当一部分人保持着联系,将劫香案中得到的东西不断的转运给他们。

        除开这些东西以外,最让白若素在意的还是塑像前的青铜鼎内插着的虔信香。

        要知道虔信香不是谁都能用的。

        这些凝聚着酆都民众信仰之力的特殊物品,大部分时候都是供奉冥府的道具,同样也是魂士补充能量的关键物品。

        然而青铜鼎内的虔信香明显出现了异化。

        孙三娘将它们插在这绝非意外。

        只有一种可能,这群堕神的信徒找到了能够让他们信仰的堕神吸摄虔信香的方法。

        这绝不是个好消息!

        冥府能够压制异世界入侵而来的邪祟和堕神,依靠的正是人族的信仰之力。

        如果前者也能够做到同样的事情......

        一群本该随着时间流逝而彻底消失的崩溃仙神,借着异化的虔信香重新获得神力,后果不堪设想!

        果断从怀中取出通讯器。

        这次白若素不再藏掖,而是直接拨通自己在判官司内的顶头上司!

        先前因为处于丁忧期间,再加上担心三法司内存在奸细,白若素才特地避开三法司独立查案,而现在情况已然出现变化。

        成功找到劫香案主谋之一的藏身地点,        追缴到一部分的器物,再加上发现神秘组织的踪迹。

        这些功劳不仅足以抵消白若素擅自行动的罪责,还能够让她获得一份无法忽视的功劳。

        她将借此重新回到三法司。

        隐藏在暗处的那些家伙再想给她使绊子,得先掂量自己的斤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从山海经复苏开始】                【】

        相较于丁忧的规矩,不用想也知道尽快彻底的破获劫香案才是最为紧要的事情。

        事实也正是如此。

        突然收到消息的判官司长官根本连质问白若素为什么在丁忧期间擅自行动的想法都没有,问清楚孙氏染坊的位置后,直截了当的挂断电话。

        等他带队赶到孙氏染坊。

        看到的是染坊门前,手执长剑,屹立于风雪中的白若素。

        身上的长袍沾满血渍,两鬓的发丝稍显凌乱,可浑身上下那股锐意进取的气势却是让人侧目。

        “徐大人,幸不辱命!”

        拱手作揖,旋即让开位置,白若素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做的很好,说吧,有什么要求。”

        示意手下们立刻带队进去,徐大人瞥了眼旁边的低阶魂士,

        “现在更换魂士还来得及,我可以为你写申请书。”

        “我只有一个要求,让我重新回到判官司,调查劫香案!”

        更换魂士自然是不可能的,白若素向前一步,语气坚定的说道。

        /91/91476/31328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