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退婚后!玄学大佬靠算命轰动世界在线阅读 - 第213章 温大师将人惹哭了

第213章 温大师将人惹哭了

        第213章温大师将人惹哭了

        盛夫人怔了怔,点点头,“是的,家里养了一只小泰迪。”

        温宜摇摇头,“不是这只,是另外一只。”

        盛夫人拿着玻璃杯的手指微微用力,“你说什么?”

        温宜说道:“一只大型犬,像边牧。”

        盛夫人的手倏然握紧,脸上的笑容不在,她直直看着温宜。

        “你是什么意思!”

        温宜没想到她反映这么大,但是想到她和他老公奇怪的磁场,说道:“它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

        酒杯悄然跌落。

        啪!

        碎裂的玻璃像是满地星光,四散飞溅,跃过水晶蓝高跟鞋面,在洁白的脚面上划出一道红痕。

        刺目的鲜红色映进一双双瞳孔中,紧随而至的是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两个女人身上。

        错愕、震惊、还有幸灾乐祸。

        此刻,盛夫人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灌满泪水。

        泪水无声淌下。

        这是……温宜惹哭了盛家女主人?!

        发生了什么?

        尽管有不少人一直在关注那边的事情,但是没人听到她们说什么,直到酒杯摔碎之前看上去都好好的,盛夫人脸上都噙着笑。

        所以,温宜到底说了什么?

        知道温宜的人心中犯着嘀咕,开始在心里权衡于温大师和盛家,毕竟那不是一般的家族,是可以和简家比肩的家族。

        不知道温宜的,开始疯狂打听温宜是何许人也,来了就把盛家得罪了。

        得罪了盛家女主人,就等同于得罪了盛家!

        所有人都知道当今的盛家家主有多疼宠这位盛夫人。

        果然,盛俊宁大步走了过去。

        他轻轻揽住盛夫人的薄肩,垂首轻轻安慰两声,替她拭去面颊上的泪水。

        奈何盛夫人却泪流不止。

        盛俊宁只得先带着夫人离场,临走的时候深深看了温宜一眼。

        温宜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一句。

        盛家夫妇离开后,宴会厅中仿佛恢复了先前的景象,却又有了完全不同的气氛。

        落在温宜身上的目光若有若无始终不断,原先想借机认识一下温大师的人也都离得远远的。

        温大师有多大能力他们不知道,却知道盛家有多大影响力。

        至少在情形不明的情况下,他们会尽量避免和温宜接触。

        对温大师的热切一下冷却下来。

        这些人的神情尽收眼底,他们如何想的,温宜再清楚不过。

        内心毫无波澜,是人便如此。

        趋利避害是本能,攀高附利是欲望。

        “温宜姐姐!你没事吧?”谭可可拎着裙子小跑过来,做好的发型都有些散了。

        如此不顾形象,招来许多异样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戏子。

        艺人就是艺人,戏子一般的存在,所谓的优雅都是装出来的,毫无底蕴可言。

        温宜定定地看着她,看到她的眼底满是担忧。

        “你过来干什么?”温宜淡淡地问道。

        没看到所有人都离得远远的,生怕惹上麻烦吗。

        听到她的问题,谭可可一歪头,大大的眼睛里都是疑问,显然没明白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傻子。”温宜唇边有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谭可可撇嘴,又骂人!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苏胖子过来了。

        “温大师,发生什么了?”

        和盛家对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就算是九爷,一个人也不可能对付整个盛家。

        温宜喝了一口红酒,说道:“没什么。”

        苏胖子不由得佩服她,都这样了,哪怕面对这么多目光,她依然如此平静,好似什么都没发生。

        邀请她来的王骁克最终没敢站出来,最后满心愁绪地离开宴会。

        这次宴会的变故很快传了出去,谁说上层人士就不会八卦的。

        不仅八卦,传着传着,话就变了味道。

        于是温宜在宴会上出言辱骂盛家夫人,且用玻璃碴子划伤盛夫人,惹得盛夫人痛哭离场的言论四处散开。

        而后,王骁克便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盛家可是文娱行业的龙头,惹了他们,哪一个还能在这行业里混下去,趁早转行吧。

        王骁克的压力就在这里,因为知道温宜是泽尔传媒的,连同她跟着的艺人一起倒霉,同期不论是综艺还是电视剧的拍摄,都陷入迟滞状态。

        人家也没有明说不用谭可可,就是因为各种理由无限期往后拖,甚至有的根本不找理由,就是不让去了。

        谭可可这边相对都好说,眼下王骁克头疼的是另外一件事。

        有几家投资商放出话来,若是他不解雇温宜,今后将没有再合作的可能性。

        不仅如此,最近一个电视剧的大投资人,还扬言要撤资。

        这可把王骁克难为坏了。

        他知道温宜不简单,同样也知道盛家不好惹,如今让他在这二者之中选择一个,他是一个头两个大。

        “这位祖宗,怎么偏偏就和盛家对上了!”王骁克一副生无可恋。

        “盛夫人真的哭了?”好友惊奇地问道。

        他一直以为传言夸大其词。

        “这还能有假,整个会场的人都看见了,人是哭着走的,脚上还有血,盛总给抱出去的!”

        “盛夫人这样的人物,这个温宜居然几句话就将人给说哭了,这也太有本事了!”

        这件事如果同王骁克没有关系,他也一定会感叹一下,毕竟盛夫人那样的人,轻易都不会在人前流露出真情实感,更不要提大庭广众落泪了。

        但他现在真的没心情感叹。

        “你打算怎么办?”好友问道。

        王骁克摇摇头,他若是知道怎么办,还能在这里发愁吗。

        好友说道:“其实到现在也没人知道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看这件事,你不如冷处理。”

        王骁克叹了口气,“说的容易,我倒是想冷处理,但是几个投资商都逼着我站队,将温宜踢出去,还有几个合作的企业也都开始装孙子,很难冷处理。”

        “那你就赌一把。”

        “怎么赌?”

        “选择一边站队呗。”

        说的容易,王骁克若是能轻易选择,也就不会如此唉声叹气了。

        但若是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他恐怕真的要站队了。

        几个电话接二连三地打进来,想要再拖一拖的王骁克希望破灭了。

        “如今,可能真的要赌一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