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神话复苏:我在山海经斩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八章 龙伯男孩与梼杌

第两百七十八章 龙伯男孩与梼杌

        韩景略归来、夏族人手中赤帝的旗帜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插满了中原。

        黄河以南、淮河以北、秦岭以东、东海以西的广袤地区成为了大夏人族和其他数百民族的安全地带。

        这广袤的平原成为了夏族人的地域,而征服了这块地区之后,韩景略也带着人赶向了淮水一带。

        建木巨舟上、看着前方不断跳跃的空间,韩景略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司徒钟则是走了上来,对韩景略道:

        “淮水一带除了有淮阴龟山的凶兽,还有九夷族。”

        “它们不仅仅敌视我们,还敌视所有炎黄血脉的人。”

        “加上他们的大祭司是斩神境巅峰,超过了你一个大境界,我们还是暂时停下吧。”

        “无碍……”韩景略看着前方,轻声道:

        “即便有斩神境,以我为阵眼施展人道阵的话,也足够击败斩神境巅峰。”

        “只不过现在我们需要去淮阴龟山,我感受到在那里有两道强烈的人王气息,还有无数凶兽。”

        “淮水那一带确实存在着不少凶兽。”司徒钟点了点头,不解的说道:

        “当初我们寻到你那尊大鼎的时候,天地之间并没有太多凶悍的凶兽,但之后淮阴龟山每一次震动,淮水都会出现不少苦厄境巅峰的凶兽。”

        “人王境的存在我是不敢想象,恐怕只有你才敢招惹。”

        “呵呵……你高看我了。”韩景略无奈,他想去淮水的原因不过是想去确定一下,淮阴龟山镇压的是不是无支祁罢了。

        如果是,加上那里又有一些凶兽,他还可以用帝血神通的面板斩杀凶兽来猎取进化点。

        至于斩杀的凶兽,也完全可以将它们丢到洞天世界中,日后拿来食用。

        韩景略这么想着、而他身后已经不复当初几万艘建木巨舟的规模了。

        眼下、他四周只有十艘建木巨舟,上面有七八万苦厄境,至于其他的苦厄境,则是以一名苦厄境,一万三灾境的规模,带着人族在各地筑城。

        他们洞天世界的人族太多了,即便已经占据了广袤的中原地区,但目前来说,在那群苦厄境燧庭军修士的洞天世界中,还有着数兆人族。

        不过韩景略也想过了,只要能在淮水一带刷够进化点,那么他突破斩神境,自然就能将九夷族击败,使其加入人族联盟。

        如果不能,便前往西南的江汉云梦泽一带,将江汉平原给占据。

        “轰!”

        一瞬间而已,四周空间忽的震动,将十艘建木巨舟逼出了空间跳跃。

        所有人都在稳住身形,而韩景略伸出手扶住了司徒钟。

        这时、巨舟被逼出空间,见到了一条宽阔亿万里的大河,而他们脚下,是正在交手的一人一******手的那人是一名巨人,而他身高不止几何,直接冲入了云层中,腰间围着不知名凶兽的兽皮。

        与他对手的,是一头同样身高、长得像老虎,毛发很长,面部像人,却长着老虎的爪子和猪的牙口、尾巴非常长的一头巨大怪物。

        【您看到了十二星神话生物·梼杌】

        罕见的是,面板居然只显示了梼杌的信息,而没有显示那巨大巨人的信息。

        一般有这种现象,那便是说明这样的人形生物是有智慧,有文明的人族生物。

        “这居然是人……”韩景略微微诧异,因为从他的角度来看,这两个家伙恐怕有十万丈。

        这是什么概念?近乎三十万米的身高,恐怕只有大荒的土地才能经得住他们踩踏。

        虽然说韩景略在征讨万族的过程中,已经亲眼见过了数百、上千、乃至上万丈的各种巨人族,但是他却没有见到这样的存在。

        “难道是龙伯族?”韩景略有些诧异,而此刻那巨人和梼杌也撞到了一起。

        “轰!”

        仅仅是肉身相撞,便召唤出一道道飓风,冲垮了云层,将他们的身体展露无遗的同时,还将附近的虚空扭曲,山峰爆碎,遭受了一股极大的冲击。

        周围的万丈山丘,此刻不过高到他们的脚踝罢了,渺小无比。

        他们搏杀之间,叫四周寸草不生,全部毁灭了,诸多山峰被一脚踩塌。

        “好强的肉身!”

        韩景略很少称赞别人的肉身,但就眼下来说,除了赤无羁之外,这巨人是他第二个称赞的人。

        不过此刻、他倒是有闲情雅致的称赞,那些因为虚空抖动而站不稳的燧庭军东倒西歪。

        好不容易站稳脚跟,向着远处看去,纷纷瞠目结舌,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是真的。

        云雾的冲散,叫韩景略看清楚了那个巨人的面容。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巨人的面容看上去,不过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

        “这么年轻?”韩景略心里有了准数,除了龙伯族外,恐怕再也难有这种年纪就如此高耸的身高。

        他继续看着战场,并且注意到了,这龙伯族的孩童,实力不过在道葬境巅峰罢了,而那梼杌作为四凶的血脉,却有斩神境初期的实力。

        用道葬境巅峰和斩神境初期的凶兽互殴,也不知道是该说这小孩大胆,还是勇猛。

        “韩跑跑,这我们怎么办?”司徒钟咽了咽口水,沿着眼前一幕,不知道要怎么办。

        韩景略却笑道:“怎么办?自然是杀了那梼杌,我还有一门宝术需要他的神通呢。”

        说话间、韩景略神念跳动,瞬间周瑶就带领燧庭军双目爆发神光,紧接着无数文字涌向高天,灌入韩景略体内。

        他的气势在一瞬间被推上了半步斩神境,而人皇鼎也在一瞬间被他召唤而出。

        咚!

        云钟作响、东君鼓加持,太阿剑悬浮……

        只是一瞬间、三神器的加持之力和手中帝兵人皇鼎的威能便披靡爆发,横扫了四周。

        “镇杀!”韩景略一步踏出,仿佛穿越了时空,一瞬间禁锢了四周空间,出现在正在争斗的龙伯族孩童和梼杌上空,并进一步压落而至。

        这一步、要叫那天渊塌陷,瞬间冲飞龙伯族的孩童,并一脚重重踏在了梼杌头顶。

        轰隆!

        难以形容、十万丈的巨大梼杌,只因为那远远看去还不如一粒尘埃大小的韩景略一脚,便瞬间砸倒地面。

        砰!

        “嘶吼!”

        人皇鼎落下,瞬间砸在了梼杌头顶,而梼杌被一瞬间轻伤激怒,瞬间身上涌出火焰,护住了自身。

        “火?”看到火焰的出现,所有燧庭军人族都露出了轻蔑而不屑的笑。

        在赤帝面前玩火,不就在跟关公面前耍大刀一样吗?

        “吸……”韩景略见到熊熊火焰,瞬间深吸一口气,然后以梼杌的火焰施展天生神通。

        这一刻、汤谷浮现,扶桑矗立。

        十日迎向高天,化作金灿灿的神火,将梼杌点燃。

        但这并没有结束……

        “吼!”

        被炙烤的梼杌冲破了火焰,身上满是烧伤,却没有给它休息的时间,十日朝着它迎头撞去。

        一个个太阳将它吞没,而此刻天穹之上的那头金乌也忽的喷出一口火焰,好似支援一般。

        “不要!”看到金乌出手,韩景略想要制止。

        这梼杌是他九玄宝术的第二个宝术,另外还有进化点啊。

        要是被金乌一把火烧没了,自己真的白出手了。

        好在韩景略的担心太过了,只见那天降火焰落下的一瞬间,梼杌就躲过了它的落下,而韩景略感受到那火焰没有了金乌的控制,顿时进入火神状态,驱使火焰追击梼杌。

        “唳!”

        天穹上金乌还在啼鸣,韩景略却追着梼杌狂奔。

        那梼杌望向逃入淮水之中,不过这时那龙伯族孩童却抱住了它的腿。

        十万丈的身躯砸在地面,将数座山脉直接碾平。

        所有人都呆住了,金乌帮助了自家赤帝!

        “青帝太昊手,人皇鼎!”

        心头默念,随即一只覆盖数万里的青色巨手出现在上方,一把抓住了梼杌,人皇鼎和金乌火焰也融在了一起,携带天火撞向梼杌。

        “咚!”

        梼杌的身体遭受大鼎一撞,瞬间呕出如瀑布一般的绿色血液。

        这时那龙伯族孩童一拳砸在了他的腹部,四周气体震动,空间颤抖。

        梼杌呕血更多,而韩景略上前握住人皇鼎,朝着梼杌脑门直接砸下。

        这一下如果砸结实了,战斗也就结束了。

        可就在这时、龙伯族少年突然跳开,而韩景略脑后也忽的刺痛。

        一瞬间、一道只有八尺的身影出现在韩景略身后,坚硬的利爪向着他后心掏来。

        “铛!”

        太阿剑敏锐出手,劈开那利爪,而云钟和东君鼓纷纷打出冲击波,将这道身影击飞数百丈后才堪堪被这身影抵消。

        “什么东西!”

        韩景略看向了那身影,赫然是缩小了的梼杌。

        “韩景略!三个分身!”

        周瑶神念传入韩景略脑中,他侧头一看,果然那龙伯族孩童跳开的位置中,大地突然冲出一个与梼杌本身一摸一样的梼杌分身。

        “原来这才是你的肉身神通!”

        韩景略可以感觉到、三道身影都是本体,也就会说这才是梼杌的肉身神通。

        不过他并不畏惧,而是单纯的兴奋。

        梼杌的神通越强,使用九玄宝术吸收他内丹后,韩景略所得到的神通也就越强。

        梼杌负伤被追击,随后化出两个分身,每一具分身都具有斩神境初期的实力,这样的神通展示令建木巨舟上的众人一时间竟寂静了,鸦雀无声!

        因为,这太具有冲击力了。

        原本已经要结束的战斗,却因为梼杌的神通而延续,但眼下韩景略能否击败三个分身就成为问题了。

        周瑶站在飞舟上,力量通过人道阵为韩景略增幅,因此不能随意动弹,只能心里着急。

        “吼!”

        三头梼杌咆哮,一头与龙伯族孩童搏斗,一头向着远处的淮水奔逃,还有一头变小的横断前路,妄图阻拦韩景略。

        “你以为你能挡住我?!”

        “咚!”

        韩景略轻叱一声,高举人皇鼎,一瞬间破开空间,出现在梼杌面前,正面迎战而砸下大鼎,击在梼杌的后背上,让它大口咳血。

        帝兵的威力强大,而人皇鼎的威力更是在韩景略手中强大无比。

        这一击真的太重了,只是一招便把八尺梼杌重伤,恐怖无比。

        咚!

        东君鼓瞬间冲出金虎凤凰,在这一瞬间控制着了小梼杌,而韩景略破开空间,瞬移出现在了梼杌本身后方,及时抓住了他的尾巴。

        这一刻梼杌本身已经半个身体没入淮水之中,而韩景略却暴喝一声:

        ‘起!’

        以人力甩动、梼杌只觉得天旋地转,十万丈身躯被韩景略甩回大地,猛地砸在地面。

        “铛!”

        云钟震动、神光如瀑布般,倾泻在梼杌的身上,不断镇压、使得他身体摇动,再次咳血。

        这时那头和龙伯男孩僵持的梼杌分身挣脱开男孩的控制,向着韩景略一头撞来。

        轰隆!

        巨大身体撞到了韩景略身上,但他纹丝不动。

        这一瞬、便是那龙伯男孩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有人居然硬抗四凶血脉的梼杌撞击而不退半步。

        韩景略眼神冷漠,忽的猛力一震,肩膀撞击梼杌分身头顶,将它撞的哀嚎,连续后退数步。

        此刻的韩景略气息凌厉,如同一个盖世魔王般。

        “我看你能撑到几时!”他的话语冰寒,抓举人皇鼎用力砸下。

        “吼!”

        梼杌还敢嘶吼,而嘶吼的一瞬间,本身消失,出现的是那被韩景略撞退的分身。

        咚!

        人皇鼎一瞬间将这头分身砸得重伤,大地都裂开了数千里的口子。

        但他抬头看向了旁边,却见那头梼杌本身一拳砸开了虚空,妄图逃脱。

        “移形换位?那你再换!”

        韩景略举着人皇鼎砸碎了虚空,梼杌本身被虚空破开的气浪掀翻,随后举起右手,一爪插入大地,而韩景略举鼎砸来。

        仅仅瞬间、一条土黄色的土龙被梼杌从大地之中抽出,与人皇鼎碰撞。

        “铛!”

        这力量太强大了,震散了虚空,让长空大爆炸,所有云雾退出千万里开外。

        等碰撞结束,韩景略才看向了梼杌的手中。

        那是一条黄色的土龙,而此刻握住它的梼杌的右手上血淋淋,血液不断从指缝流出。

        “韩跑跑、那是地脉,把地脉打断了,这附近数万年都要成为死寂之地,这家伙应该是这附近的至高。”

        司徒钟神念出现在韩景略脑中,而韩景略听到这话并不受到牵制,反而愈战愈勇。

        他高举人皇鼎,不断地砸向梼杌,而梼杌不断用地脉抵挡。

        砰砰砰!

        这一刻,梼杌与韩景略激烈对抗。

        双方每碰撞一丝,四周的树木就枯败一丝,大地就干裂一丝,淮水涌向了干裂的裂缝,将他们脚下四周弄成了一片水网。

        这样的碰撞不是没有代价的,韩景略还有人道阵和数万苦厄境修士的加持,但梼杌没有。

        关键时刻、一道银色月华出现在了上空,斜劈而下。

        噗!

        梼杌后背被斩开一道巨大的伤口,猝不及防挨了韩景略一鼎,顿时咳血,身子站立不稳。

        这么失神的一瞬间,他遭到了韩景略连续数次攻击。

        再这么下去,梼杌会死在这里,会出现大问题。

        “梼杌~~~”

        忽的、它像人一样吼叫了起来,而此时天穹之上裂开一道裂缝,从中探出了一张和梼杌脸上人脸类似的脸庞。

        这是在召唤远祖,而梼杌所召唤的,是颛顼之不才子的“梼杌”。

        他的气息震垮了虚空,展露出了恐怖的人王境修为。

        只是、人形梼杌的出现,让韩景略的世界观得到了崩塌。

        “凶兽怎么会召唤出人族的始祖?”

        韩景略感受到了,那人形梼杌在一处地方被封印着,距离大荒世界十分遥远,甚至不在无尽时空。

        因此、他所爆发的实力有限。

        这一瞬、一只巨爪从天渊之中探出,而韩景略祭起人皇鼎就要砸断它。

        可惜不用他出手,一道白色身影出现在了他身前,随后一缕银色月华击溃了巨爪,甚至打到了天渊之后的人形梼杌。

        “呜吼!!!”

        “滚!”

        梼杌震怒,而白衣女的声音出现在韩景略耳边。

        就在韩景略以为人形梼杌和白衣女会动手的时候,却不想人形梼杌在见到了白衣女后,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存在,眼神从最开始巨爪被击溃的愤怒,变成了讥讽、嘲笑、甚至是怜悯。

        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敢再出手,而是合上了天渊。

        难以想象、有人王境气息的人形梼杌,居然畏惧了只有斩神境巅峰的白衣女。

        可是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见人形梼杌退去的韩景略也举起人皇鼎,猛地向着身下的梼杌本身砸去。

        只是咚咚几下,梼杌本身的脑袋就成了一堆烂肉,但是韩景略却没有得到面板的提示。

        “懂了!不杀死全部分身就还能复活吗?”

        韩景略眼中激动,瞬间使出青帝太昊手,将远处重伤的巨大分身捏住,随后人皇鼎连续猛砸数下,变为一堆烂肉。

        如此一来、只剩下了那被东君鼓束缚的梼杌小型分身。

        韩景略一步踏出,出现在被束缚的他面前,而他眼中惊恐,似有求饶之意。

        砰!

        没给他一丝机会,韩景略用人皇鼎砸爆了它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