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在线阅读 - 339:除了素问之外,谁也没资格!

339:除了素问之外,谁也没资格!

        闻言,宋老夫人直接就愣住了。

        她本以为会听到宋修威亲自给她道歉的声音。

        却没想到,宋修威居然就派了个管家来打发她。

        更让宋老夫人没想到的是,宋修威居然还说出了两家以后再也任何瓜葛的事情。

        要说再无瓜葛,也应该是她说!

        宋修威算什么东西?

        他有什么资格跟自己说出这句话?

        就在宋老夫人浑身发抖的时候,刘管家接着道:“宋老夫人,我们家主说,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初我们大小姐亲自去e洲拜访的时候,您是怎么对待她的?既然您能做初一,那么我们就能做十五。”

        先翻脸不认人的人是宋老夫人。

        宋修威又是个宠女狂魔,得知宋婳在e洲受了委屈,他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说完这句话,管家便挂断电话。

        宋老夫人脸色雪白,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

        下一秒,她拿着手机,狠狠的往地上一扔。

        砰!

        手机被摔成四分五裂。

        张雪研直接愣住了。

        这是咋回事!

        虽然她早就料到京城那边不会对宋老夫人有什么好脸色,但她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张雪研非常好奇。

        京城那边到底说了什么刺激到宋老夫人的话。

        “妈,您怎么了?”

        宋老夫人捂着胸口,“真是欺人太甚!”

        原本在宋婳那里受的气就已经更多了,还想在宋修威面前好好教育宋婳一顿。

        谁曾想,事情会变成这样。

        宋老夫人更没想到宋修威会翻脸不认人!

        她可是宋家的活祖宗!

        “妈,您冷静点,千万不要生气,”张雪研给宋老夫人倒了杯水,“医生说您现在不能太激动了!”

        宋老夫人一把打翻张雪研递过来的水杯。

        砰!

        水杯也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张雪研又忙着收拾碎片,“妈,到底发生什么了?”

        宋老夫人恨恨的道:“上官穗禾可真是养了个好儿子!”

        张雪研自然知道上官穗禾是宋家老太太。

        看来,京城那边肯定是给宋老夫人脸色看了。

        要不然,宋老夫人绝对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张雪研接着道:“妈,您大人有大量,何必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宋老夫人没说话。

        她现在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害怕。

        她本指望着宋修威能好好教育宋婳一顿,然后让宋婳亲自过来给自己道歉,顺便给自己医治。

        没有宋婳的医治,她还怎么站起来?

        宋老夫人无法接受站不起来的日子。

        甚至连想一下都无法呼吸。

        宋老夫人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向张雪研,“你,你去把医生叫过来!”

        张雪研立即关心的问道:“妈,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宋老夫人本来就在气头上,听到这话,就更加生气了,愤怒的道:“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的废话!”

        “哦,好!”

        虽然表面恭敬,但张雪研已经在心里把宋老夫人给骂了一千遍。

        该死的老太婆!

        很快,张雪研就叫来了医生。

        赵医生看向宋老夫人,“老夫人,您找我。”

        宋老夫人看向张雪研,“你出去一下。”

        “好的。”张雪研点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转眼间,病房里就只剩下宋老夫人和赵医生。

        宋老夫人看向赵医生,“赵医生,我的腿真的没救了吗?”

        赵医生点点头,尽量委婉的道:“以目前的医学技术来看是这样的,不过......也不排除有奇迹能发生。”

        可如果奇迹真容易那么发生的话,那就不叫奇迹了。

        宋老夫人接着道:“赵医生,只要你能治好我,让我站起来的话,无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她就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宋婳能治好自己!

        除了宋婳之外,难道就没有其他医生了吗?

        她非要让宋婳看看,地球不是离了她就不转了!

        赵医生轻叹一声,“老夫人,身为医生,治病就热是我们的天职。但凡我有把握能治好您的腿,我就不会推辞了。”

        宋老夫人紧紧皱着眉,就这么看着赵医生,接着道:“你的意思是没办法治好我的腿?”

        “嗯。”赵医生点点头。

        语落,赵医生又补充道:“老夫人,您年事已高,无论做什么手术,都需要承担风险,我建议您还是放宽心,遵从医嘱,说不定哪天就发生奇迹了。”

        “你的意思是我的腿还会自己好起来?”宋老夫人问道。

        赵医生道:“不排除这个可能。”

        宋老夫人接着道:“赵医生,难道我的腿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赵医生还是那句话,“希望也不是没有,我之前有跟您的家人说起过,或许,你们可以找素问前辈试试。”

        前辈毕竟是前辈。

        神医素问连宋阮的热射病都能治好,更别说小小的血管硬化了。

        闻言,宋老夫人眯着眼睛。

        “除了她呢?”

        赵医生摇摇头。

        目前,神医素问是医学界的顶流,除了她之外,赵医生也想不到其他人。

        宋老夫人气得想骂人!

        赵医生接着问道:“您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你走吧。”

        赵医生点点头,“那我就先走了,老夫人有事您再叫我。”

        语落,赵医生转身就走。

        看着赵医生的背影,宋老夫人眯了眯眼睛,手紧紧的捏着床沿,因为用力过度,手背青筋暴起,指节也微微泛白。

        难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宋婳之外,真的就没有其他神医了?

        不!

        她不相信。

        她一定要找出能医治好她的神医。

        赵医生刚走到门外,就被张雪研拦住,张雪研压低声音道:“赵医生,我妈找你什么事呢?”

        赵医生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接着道:“老夫人问了一些关于她病情的问题。”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赵医生道:“我是如实回答老夫人的。”

        张雪研点点头,笑着道:“你去忙吧赵医生。”

        ......

        江城。

        王家。

        王登峰在房间里收拾东西。

        魏玫从外面走进来。

        虽然门是开着的,能看到王登峰忙碌的背影,但魏玫还是伸手敲敲门,毕竟,儿大避母,女大避父。

        听到敲门声,王登峰回头看去,“妈,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魏玫的目光落在王登峰的行李箱上,接着道:“才回来没两天,又要出门?”

        王登峰解释道:“明天要去c国出趟差。”

        “出差啊?”

        王登峰点点头。

        魏玫又问:“对了,你那个公司现在怎么样了?”

        “还可以。”

        魏玫拿出一张银行卡,塞到王登峰的手里,“这钱是妈平时偷攒的,你爸不知道。密码是你生日。”

        自从上次跟王满成吵了一架后,王登峰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跟家里要过钱了。

        总归都是母亲多心疼儿子一些的。

        魏玫担心王登峰张不开口朝家里要钱,在外面吃苦,就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了。

        王登峰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是一想到最近有一个项目确实需要用到钱,于是便道:“妈,这笔钱我会马上还给你的。”

        闻言,魏玫笑出声,“妈给你的就是你的钱,说什么还啊还的!咱们母子之间还讲这个?”

        多见外!

        更重要的是,魏玫知道王登峰肯定还不起。

        毕竟,跟郁廷之那样的人一起合作,能闯出什么名堂来!

        郁廷之自己就是个废物。

        如今王登峰在江城的名声比郁廷之好不了多少。

        王登峰看向魏玫,很认真的道:“妈,您相信我,我肯定会还给您的!”

        魏玫点点头,很配合的道:“嗯,妈妈相信你。”

        语落,魏玫接着问道:“这次出去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要看情况,”王登峰一边收拾衣服一边道:“少则几天,多则十几天,具体时间还没有定好。”

        魏玫点点头,又问:“登峰,你这次出差跟谁一起?廷之?”

        因为郁廷之是王登峰的好朋友,所以,魏玫也很尊重他。

        并没有用‘废物’这两个字来称呼他。

        “嗯。”

        魏玫好奇的问道:“廷之现在跟宋小姐是什么情况?”

        “挺好的。”王登峰回答。

        闻言,魏玫惊讶的瞪大眼睛,忍不住加大分贝问道:“他俩还在一起呢?”

        “嗯。”王登峰点点头。

        魏玫眼底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毕竟宋婳和郁廷之是两个极端。

        他们俩。

        一个是顶级天才,另外一个就是顶级的废物。

        魏玫实在是想不通,他们俩平时在一起是怎么沟通的!

        就真的一点点障碍都没有吗?

        魏玫接着问道:“登峰,你见过宋小姐和廷之在一起过吗?”

        “当然见过。”

        “那你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怎么样?”魏玫很好奇。

        王登峰道:“挺好的,就跟所有的情侣那样。”

        跟所有的情侣那样?

        这......

        多少都有些诡异了。

        魏玫现在已经开始怀疑,郁廷之是不是会下降头了!

        如若不然,他怎么会让宋婳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魏玫又问:“那个宋小姐好看吗?”

        虽然国际新闻已经出了好几篇关于宋婳的专访。

        但没有一篇是露正脸的。

        虽然声音很好听,身材看着也很不错,但这些并不代表,她长得也好看。

        因为长得好看,能力还强的天才,看上郁廷之的几率基本为零。

        王登峰拉上行李箱的拉链,接着道:“非常好看,妈,您没看京城的新闻吗?”

        “什么新闻?”魏玫问道。

        王登峰接着道:“关于宋小姐是京城第一美人的新闻啊!”

        魏玫眯了眯眼睛,“第一美人?”

        确定不含水分?

        难道真有长得好看,能力强又眼瞎的天才?

        王登峰接着道:“不光是宋小姐长得非常好看,连同她的三个哥哥也非常帅气,妈,前娱乐圈影帝宋博阳您应该知道的吧?”

        宋博阳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哪怕他现在已经退出了娱乐圈,但还是圈粉无数。

        “知道啊。”

        说到这里,魏玫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脸震惊的道:“难道宋博阳就是宋小姐的哥哥?”

        “是啊,”王登峰解释道:“宋博阳在宋家排行老三,也是宋小姐的小哥。”

        魏玫咽了咽喉咙。

        她很不理解!

        须臾,魏玫看向王登峰,发自肺腑的问道:“登峰,你说这宋小姐是怎么看上你三哥的?”

        “三哥肯定有三哥的魅力啊!”王登峰道。

        魏玫:“???”

        一个废物能有什么魅力?

        王登峰看向魏玫,接着道:“妈,你们就是对三哥的成见太深了,其实三哥真的很厉害。他对我的事业也给了很大的帮助,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可能坚持不到现在。”

        王登峰之所以一事无成,是因为做任何事都是三分钟热度。

        但郁廷之不一样。

        他虽然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却比任何人都要有恒心,有毅力。

        魏玫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没说话。

        她不忍心打击儿子。

        王登峰现在有什么事业可言?

        但凡他有自己的视野,也不会走到捉襟见肘的地步!

        王登峰又道:“妈,您就等着享您儿子的后福吧。”

        闻言,魏玫笑出声,点点头道:“好。”

        说到这里,魏玫好像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对了登峰,我过来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王登峰问道。

        魏玫接着道:“你爸给你安排了相亲。”

        听到这句话,王登峰的脸立即就变了。

        须臾,他看向魏玫,蹙眉问道:“他这次又想让我跟哪家联姻?”

        婚姻在王满成眼里到底算什么?

        闻言,魏玫叹了口气,接着道:“登峰,其实这件事你爸爸也没有完全做错,他......”

        王登峰直接打断魏玫没说完的话,“您是不是想说,他也是为我好?”

        魏玫点点头。

        王登峰生气的道:“为我好就是拿我的婚姻当成一桩买卖?妈,我是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也有自己的思想!”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魏玫叹了口气,“登峰,你爸这次为你物色的女孩还不错,长得很好看,学历也漂亮,双985硕士毕业,目前正在一家律所上班,将来很有可能会......”

        “会继承家族企业?”王登峰直接问道。

        “嗯。”

        魏玫点点头。

        其实站在母亲的角度上,这一次,王满成的出发点并没有错。

        他为王登峰挑一个家世好的未婚妻,也是为了王登峰的日后的生活着想。

        有一个家世相当的妻子,会对王登峰日后的事业,以及王氏集团有很大的帮助。

        生活不是风花雪月,爱情没有任意义。

        有句话说得特别好。

        没有物质的婚姻就是一盘散沙。

        “妈,您应该知道,我缺的不是什么企业,也不是一份合同,我缺的是一个妻子!一个于我情投意合的妻子,”王登峰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接着道:“妈,麻烦您去转告我爸一声,我的终生大事就不牢他操心了!我自己会处理好的!还有,我暂时没有结婚的计划!”

        魏玫叹了口气,“登峰,你现在还年轻,很多事情你没有精力,你根本就不知道婚姻意味着什么!”

        “妈,您觉得您和我爸过的幸福吗?”王登峰就这么看着魏玫。

        魏玫楞了下。

        她过得幸福吗?

        她也不知道。

        王登峰就是所有普通男人中的一员。

        贪财好色。

        甚至在外面养小三。

        但魏玫并不介意,因为这本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婚姻。

        他们之间也不是因爱结合。

        魏玫笑看王登峰,“登峰,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我很满足我现在的生活。”

        虽然不快乐。

        但是也不难受。

        每天不用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问题所困扰。

        想买包就买包,想买衣服就买衣服,想去唱歌就去唱歌,心情不好了,想出去旅个游,也就是一张机票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她还不用朝九晚五的去上班。

        魏玫从不去想那些让自己烦心的事情。

        语落,魏玫接着道:“其实,婚姻的本质就是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组成的生活,贫贱夫妻百事哀!如果没有钱的话,是无法撑起一个家庭的!登峰,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妈,我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去打拼,去给未来妻子一个更好的生活!我为什么要靠女人来得到这一切呢?”

        这种靠女人才能得到东西,王登峰一点都不稀罕。

        闻言,魏玫叹了口气,身为母亲,没人比她更了解王登峰的性格,她知道这种时候不能再跟王登峰说下去了,于是,语调也软了几分,接着道:“妈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要不你先去见见女方?万一那姑娘是你喜欢的类型呢?”

        “不去。”王登峰直接拒绝,并且道:“妈,您别说了,这件事没的商量。”

        也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魏玫看向王登峰,“真、真的不去见了?”

        “嗯。”

        魏玫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王登峰态度这么坚决,也不能把他绑着过去。

        王登峰看向魏玫,“您去告诉我爸,我的事情我心里有数,就不用他操心了!”

        “登峰,你这么做,早晚有一天会把王氏集团推到那个私生子手里的!”

        “我本身也没打算要这个破集团!”他更没想到跟王登岳争些什么。

        魏玫再度叹气,“登峰,你不要说气话好不好?”

        “妈,”王登峰看向魏玫,脸色非常认真,“妈,我没有说气话。”

        “登峰!”

        魏玫微微蹙眉。

        王登峰接着道:“妈,你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不靠任何人,也会让您眼前一亮的。”

        魏玫对此一点信心都没有。

        回到卧室,魏玫将王登峰的意思,委婉的跟王满成表达了下。

        闻言,王满成直接拍桌而起,“胡闹!慈母多败儿!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许你这么惯着他!你偏不!瞧瞧,他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总有一天,他会变成第二个郁廷之的!”

        魏玫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王满成直接堵住,“说说,你是不是又给他钱了?”

        魏玫直接否认,“我能有什么钱给他!”

        王满成皱着眉,“你要是没给他钱的话,他会这么硬气?”

        “没给就是没给,你说的再多也是没给!”魏玫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直接承认。

        王满成指着魏玫,怒声道:“你要是没给的话,我今天就跟你姓!”

        “那你跟我姓啊!”魏玫一点都不怕王满成。

        毕竟她有一个强大的娘家为自己撑腰。

        王满成气得说不出话来。

        翌日早上。

        餐厅。

        王满成刚来到餐厅,就看到王登峰坐在餐桌上吃饭。

        王满成微微蹙眉,“登峰,你就不解释下吗?”

        “解释什么?”王登峰看向王满成。

        王满成也就不再拐弯抹角,而是道:“你为什么要拒绝跟钱小姐的相亲?”

        “因为不需要。”

        走到楼梯口处的王登岳刚好听到这句话。

        他的神色变了变。

        父亲居然又给王登峰那个废物安排了相亲!

        他也配!

        他在王氏集团兢兢业业这么多年,可父亲总是看不到他,也从未考虑过要给自己介绍一个对自己事业有帮助的妻子。

        反而是给王登峰那个扶不上墙的废物,介绍了一个又一个。

        难道就因为他是个私生子!

        可他就算是私生子,也是王满成的亲生儿子。

        就在此时,王登峰却突然看向站在楼梯口的王登岳,“我想,有些人应该比我更需要这场相亲吧?”

        王登岳微微蹙眉,接着开口,“登峰,你别误会了爸爸的一番苦心。”

        王登峰看向王登岳,“我的好大哥,你放心,我不会跟你争家产的。”

        说到这里,王登峰又转头看向王满成,“所以爸,以后您也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好好的培养您的继承人就行。”

        语落,王登峰便放下筷子,往楼上走去。

        王满成脸色铁青。

        看来。

        他真的只能放弃这个儿子了。

        思及此,王登峰眯了眯眼睛。

        几分钟后,王登峰便拉着手提箱下楼了,他也没跟父母打招呼,就这么的离开了别墅

        **

        另一边。

        e洲。

        晚上,因为彩灯会的原因,整个e洲岛都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宋婳手里拿着奶茶,穿梭在人群中间。

        那图元就跟在她后面。

        “师傅你看左边的那两个人。”

        闻言,宋婳回眸看去,“j的人?”

        那图元点点头,“他们一个星期前就在这里踩点了。看来,他们这次对蓝月草是势在必得了。”

        宋婳喝了口奶茶,眼底墨色浓郁,“那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宋婳原本不想跟j这种人有什么交集。

        但蓝月草,她势在必得。

        师徒俩一边说,一边往前走着。

        就在此时,那图元突然看到前面围着一群人,他回头看向宋婳,“师傅,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宋婳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抬脚跟上那图元的脚步。

        只见,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躺在地上,四肢蜷缩在一起,脸色煞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根据老人的五官轮廓来推断,她应该是名西方人。

        情况危急,身为一名医生,宋婳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她立即走过去,伸手给老人把脉。

        “你干什么呢!”就在此时,空气中突然出现一道尖利的声音,“快松开我祖母的手!”

        宋婳微微抬眸看向说话的年轻女子,解释道:“我学过医,你祖母现在的情况很严重,需要马上针灸治疗。”

        这名年轻女子约摸十八九岁的模样,金发碧眼。

        她不是别人,正是塞奇纳。

        塞奇纳看着宋婳觉得有些面熟,突然想起来,她就是昨天与自己争抢面具的那个女孩子。

        这种人会什么医术?

        多半是看出他们身份尊贵,所以故意说自己会医术,来吸引他们注意的。

        塞奇纳冷哼一声,看着宋婳的眼底全是讽刺与不屑的神色,“你学过医?万一医死人了怎么办?我祖母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我告诉你,在e洲这个岛上除了素问之外,谁也没资格给我祖母治病!”

        ------题外话------

        宝们大家早上好鸭~

        又是早起做核酸的一天!

        话说最近昆山又又又40度了!

        开着空调冷,不开空调热!

        音音突然发现寄几好虚~

        明天见mu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