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再证巅峰在线阅读 - 第605章 不要脸联盟

第605章 不要脸联盟

        第605章    不要脸联盟

        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上到甲板,冷风一吹,秦战心底的燥热便渐渐消退,而于蓓在众人面前也没了主动的勇气,只能拿眼剜健哥。

        健哥抬头望天。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他这会儿真怕打雷……

        游艇缓缓停靠。

        秦战熟门熟路的找到麦克风,    喂了两声,道:“各位,家乡菜做好了,想吃的赶紧来一层甲板,再晚就没了!”

        这话一出,留学生们拔腿就跑,等看到餐桌上的水煮鱼、糖醋排骨、蜜汁叉烧等菜肴,眼泪差点儿掉下来。

        太香了!

        不是秦战厨艺多好,而是他们太久太久没吃过地道的家乡菜了。

        刚到洛杉矶时还觉得牛排鲜嫩,等过了新鲜劲,他们才发现自己的味蕾更习惯家乡的味道。

        “都愣着干嘛?自己找地方坐啊!”

        秦战笑眯眯的开口:“抱歉,我是个北方厨子,南方菜只会一两道,大家先凑合着解解馋,等回国再吃个够。”

        “太谦虚了。”

        “老大辛苦。”

        “谢谢秦哥。”

        众人边夸赞边咽口水,各自落座。

        秦战又指了指摞起一人多高的酒水:“我跟船长说了,今晚酒水管够,啤的白的红的都有,放开喝,别端着。”

        “好!”

        “烟也有,想抽的去船尾甲板,烟头别乱扔。”

        “好!”

        “男生照顾点女生,船上有保镖,哪个不长眼的船员要是敢嘚瑟,赶紧喊人。”

        “好!”

        他说一句众人就叫一声好,有烟有酒有好菜,不等开席,    气氛便热烈的令人心醉。

        秦战端起酒杯:“兄弟姐妹们,话不多说,干了这杯,咱们吃好喝好!”

        “干!”

        四十多号人轰然站起,不管酒量深浅,都喝的涓滴不剩。

        “开吃开吃。”

        秦战挥舞着筷子大叫:“酒待会儿再喝,菜凉了就不是味儿了,健哥,给大家打个样,表演个三口一头猪!”

        “哈哈哈哈!”

        空气中洋溢着欢乐,没人在乎什么酒桌礼仪,够不到就起身去够,四十多双筷子齐齐挥舞,看的船长都眼馋。

        菜过五味,

        秦战敲了敲杯:“肚子里有底了吧?味道还行?”

        “行!太行了!”

        “老大,早知道你手艺这么好,弟兄们凑钱也得给你开个馆子。”

        “哎?这主意好。”

        众人放下筷子,知道差不多该喝酒了。

        果然,他吨吨吨的给自己倒上啤酒,起身道:“吃好咱就开喝!喝啥都行,    我祝各位学业有成,考试都得a+!”

        “好!”

        吉利话谁都爱听,四十多号人再次举杯,也没谁换果汁,倒上啤酒便一饮而尽。

        落座后,秦战笑问:“都订的几号的票?有在这边过圣诞的吗?”

        有人点头,有人摇头。

        于是他笑眯眯的掏出一摞票:“呐,圣诞夜我在拉斯维加斯职业首战,有空的帮忙捧个场,往返机票我报。”

        众人一愣。

        于蓓轻启薄唇:“哥,你当职业拳击手了?”

        “对啊,我跟艾尔.海蒙签约的时候你们不是都在嘛。”

        健哥挠头:“在是在,但没想到你这么快。”

        “滚!你才快呢!”

        秦战佯怒:“哥哥我外号人形马克沁、马岛小缟狸!你不整天吵吵请我大保健吗?哪天哥哥给你证明一下!”

        这车开的猝不及防,姑娘们齐齐娇啐,牲口们嘿嘿怪笑。

        不过有了这剂预防针,接下来秦战就不再喝酒了,否则四十多号同胞,一人一杯也得六七瓶。

        过了一会儿,健哥起身。

        “老大。”他倒了杯白酒:“我长这么大没服过谁,但对你,我乔彬心服口服!”

        酒桌渐渐安静。

        健哥目光扫过众人:“我们这批出国的有微信群,我打听过,其他学校的留学生没少被老外欺负,特别是女生!”

        “南加大没有,因为老外知道你会护着我们,你打出了咱中国爷们儿的威风!有你在,我们在学校就没人敢动!”

        “另外,我们这些人也是所有留学生里面心最齐的一波,除了个别臭鱼烂虾,大家都记得自己的祖宗和祖国。”

        “冲这一点,我敬你!”

        说罢,他一手按住秦战胳膊,一手端杯痛饮。

        “带我一个!”

        “还有我!祝老大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对,干死洋鬼子,当世界拳王!”

        “都在酒里,干了!”

        “干!”

        众人纷纷起身,有人递过一杯水,离得近的凑过来碰杯,离得远的也举杯遥祝。

        秦战喉结动了动。

        老实说,他很想跟健哥一样倒满一杯白酒,喝他个豪气干云!

        可惜,他做不到。

        他只能深吸一口气,压下酸涩的眼角,再端起比美酒更醉人的白水,让甘甜沁润心喉。

        “谢谢,谢谢。”

        放下杯,秦战示意众人坐下,环顾四周道:“既然聊到这儿了,我就多说两句。”

        “大家都知道,明年我要做交换生。健哥说有我在,学校里就没人敢欺负你们,可走出学校呢?我要是不在呢?”

        众人沉默。

        他拍了拍左右肩膀,又捶了捶心口,最后亮出拳头:“六个字:抱团,敢打,能打!”

        “心不齐就会被外人欺负。”

        “不敢亮剑就是一群羔羊。”

        “本事不够就会被人碾压。”

        他走到几位女生身后:“都是带把的爷们儿,我不在,难道你们就放任姐妹被老外欺负?”

        “那不能!”

        “哼,只要华夏爷们儿没死绝,那些洋鬼子就甭想!”

        “没错!”

        一众男生纷纷摇头,血气方刚的年纪,在酒精的催化和女生的期待下,怎么可能怂?

        “有种!”

        秦战大声叫好,又问:“那,打不过怎么办?”

        健哥吐出一口酒气,大声道:“打不过就拼!”

        “对!拼了!”

        “人死d朝天,不死万万年,怕个鸟?!”

        猪队友……秦战瞪了健哥一眼,无奈道:“没错,打不过就拼,但打不过为毛不一起上?我反正不要脸,你们呢?”

        “哈哈,我也不要!”

        “我就没要过!”

        “要那玩意儿干啥?”

        一帮没下限的玩意儿越说越离谱,最后甚至凑一起干了一杯,还让女生帮忙拍照,说要成立「不要脸联盟」。

        “我不是!我没有!我就随便说说,你们放开我!”

        不要脸盟主拼命挣扎,却被一群更不要脸的队友按住,随着咔嚓数响,姑娘们娇笑:“发朋友圈了,噢耶!”

        完了……

        秦战双手捂脸,调整了好长时间才勉强找回气氛:“最后一点,兄弟们,打不过咱得练呐!”

        他按住健哥肩膀往死里掐,脸上却笑的灿烂:“我不在,姐妹们就交给你们了。”

        “打得过要打,打不过就组团打,组团还打不过就拼命打!”

        “尊严都是打出来的,我一个人顶多打十个,你们二十多人,只要一个顶俩,南加大以后就是咱们的天下!”

        “各位,敢吗?!”

        “敢!”

        “敢吗?!”

        “敢!”

        “敢吗?!”

        “敢!”

        他连问三遍,回应的人也由少到多、连答了三遍,最后全员起立,不分男女轰然应诺!

        “好!”

        秦战大笑倒酒:“巾帼不让须眉,男儿一诺千金,诸君,饮胜!”

        “干!”

        回应清越激昂,气氛越发炽热。

        于蓓目泛异彩的看着秦战。

        这就是她喜欢秦战的原因,他总能带起大家的情绪,让人不由自主的心怀激荡,让自己自然而然的成为焦点。

        三杯饮罢,秦战抱拳:“对不住了各位,我晚上还有个局,你们该吃吃,船上有音响和投影,想唱的尽管唱。”

        众人一愣。

        于蓓忙问:“哥,你怎么回去?”

        “船上有小艇,我约了架水上飞机,靠岸后转机飞回去。”

        他再次向众人抱拳:“实在抱歉,等过完年,咱们去海南或者西沙群岛再好好聚聚,不见不散,不醉不归!”

        “不见不散!”

        “不醉不归!”

        众人多少有些扫兴,不过还是举杯相送。

        于蓓难掩失望,她不打算回国,错过今晚,下次再见怕是遥遥无期。

        “哥。”

        略作犹豫,她端着两杯酒走到近前:“我敬你一杯,那边要是结束的早,你再回来吧。”

        这话略显暧昧,男男女女顿时拉着长音:“噫~~”

        知道部分真相的健哥拍桌大喊:“交杯!交杯!”

        他这一喊,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于蓓轻咬下唇,红着脸,慢慢将手臂弯起。

        秦战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转又露出微笑,大大方方的接过酒杯,和于蓓眼对眼、手臂勾着手臂,一饮而尽。

        酒场嘛,

        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当作玩笑,光明正大的闹一闹,总不好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大家扫兴。

        没成想健哥使坏,不等两人放下杯就又开始带节奏:“亲一个!亲一个!”

        “亲一个!亲一个!”

        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有几个对于蓓动过心思的男生也抱着确认的心态起哄,看是不是要死了这条心。

        下一秒,

        天蓝色晚礼服裙角上扬,露出鞋跟离地的亮银色镶钻镂空鞋,女孩双臂揽住他的脖颈,踮起脚尖,唇瓣微张。

        “噢!!!!”

        当秦战品尝到熟悉的苹果味唇膏的那一刻,叫好声响彻夜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