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于春日热吻在线阅读 - 第 74 章

第 74 章

        高二九班最后一排的两位男同学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他们起初只觉得大佬好像总对陈溺动手动脚,一定是顽劣不改。

        但他们现在发现,赫赫有名的江大佬似乎是在追求陈班长,而陈班长并不怎么乐意的样子。

        从晚自习的灯亮了那一刻开始,江辙猛得被推开。幸亏人高腿长,不至于摔地上。

        两个后桌对视一眼:懂了,江大佬妄想霸王硬上弓,但没成功。

        江辙正亲得起劲呢,蓦地被推开还不够,小姑娘伸腿给他来了一脚。

        他领口被纠缠得有些乱,突出的喉结滚了滚。

        拿起她桌上的矿泉水狂灌了几大口,江辙正过身坐回来警告她:“陈绿酒,你再这么家暴我,我迟早离家出走。”

        陈溺平静地抬了抬眉弓,表情很酷地问:“威胁我?”

        江辙谨慎看了眼这姑娘的脸色,重新措辞:“这不算吧。”

        她懒得跟他说这么多,小声骂了一句:“傻子。别出走,你赶紧跑吧。”

        “……”得,还真半点不给面儿。

        门口是隔壁班的地理老师,因为教室里看电影的尖叫声太大,才跑过来敲门。

        说是敲门还算轻的,手掌往铁门皮上拍了好几下,尖声尖气道:“班长呢?纪律都不管的啊。你们班看个电影不要这么大声,要不就别看了!”

        陈溺正要站起来背锅,肩膀又被人按下去。

        江辙提着个凳子上讲台那坐着,侧首看了眼还呆站着打量来打量去的隔壁班老师:“行了回去吧,管好你自己的班。”

        全班人憋着笑不敢出声,整个学校也就他敢这么随意地和这些老师说话。

        年轻的女老师踩着高跟鞋看着这个桀骜不驯、名声在外的坏学生也无可奈何,跺跺脚冷哼一声走了。

        “都安静点看啊,不就是个恐怖———”江辙不屑地按下暂停键,让定格的电影继续播放。

        下一帧画面恰好是中邪的村里神婆,一张七窍流血的特写脸部镜头出现,正对着他。

        江辙虎躯一震,往后仰了仰头:“……”

        操。还真他妈有点儿丑得吓人。

        全班人也是猝不及防,都被吓得又叫出声。

        陈溺在这个角度把讲台上男生的表情观察得清清楚楚,嘬了口奶茶,又忍不住轻声笑。

        月考总排名在第二天上午就出来了,陈溺考得还不错。年级里排第八,班上自然是第一。

        班主任把成绩表给她时,还挺高兴地夸了她一顿。

        毕竟九班年级前五十的也才她一个。

        陈溺正要拿着成绩排行表走出教研组办公室时,突然发现排名只有五十五个人。

        她顿住脚步,回过身:“老师,为什么没有江辙的成绩啊?”

        余雯奇怪地看她一眼:“你怎么关注他了?”

        “他是我同桌……”陈溺指着班内排名五十五的位置,“而且我们班有五十六个人。”

        “没成绩就是成绩不作数。可能是机器出问题了,年级倒数那几名的卷子都没扫到吧。”余雯看上去不是很关心,随口解释了句,“没事,他们也不会介意,反正都是最后那个考场的人。”

        陈溺对她这番话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辩驳。

        她潜意识里觉得江辙不至于是年级后几名,她敢说年级倒数十几名里的人要么是题都不写,要么是缺考了几科。

        可江辙字迹工整,她收卷子时分明看见他每一份科目的答题卡都有写满,而且她交代过他要好好考。

        从给江辙补习的时候,陈溺就知道他的学习水平。

        很聪明,一点就通。不需要像大部分人那样都是死读书,他天生的脑子活络。

        她纳闷地回了教室,把成绩表从第一个位置开始往下轮。

        考完这两天的课程全是讲试卷,边上的江辙又翘课了,陈溺从他抽屉里翻出月考发下来的答题卡。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数学课。

        他们学校的数学老师是一个年近六旬的清华退休教授,叫戚伯强。除了口音重爱把“阿尔法、贝塔”念成“阿发、北耷”以外,没什么毛病。

        数学老师正在黑板上画一道函数题的函数图像,边随口说:“其实像上一题求圆锥曲线的还有一个简单点的解法。我发现我们学校的学生还是挺聪明,在改卷途中我看见的,可以分享给大家。这位学生先是取特殊值强行把k算出来,后算代尔‘耷’,然后……”

        台下有人接话:“然后用韦达定理,列出求解的表达方程式。”

        “对!”数学老师有些惊喜地转过身,“是咱们班上的吗?刚才哪位学生答上来的?”

        陈溺举了手,但扬了扬手上的答题卡,解释了一句:“这是我同桌答题卡上的解法。”

        “你同桌是?”数学老师在全班寂静中迟疑,看着她旁边的空座位开口问,“江辙?”

        “是的。”陈溺走上前,把答题卡交给他,“您可以看看。”

        刚才上课的时候她就把江辙每个科目的答题卡全看了一遍,不看不知道,江辙这人完全就是深藏不露的学霸。

        数学老师戴着眼镜仔细看了会儿,笑笑:“确实是他,江辙平时看着吊儿郎当不学无术,这一手的字倒是写得挺好啊。”

        陈溺抿抿唇:“但他数学是0分。”

        “0分啊……”数学老师的语气听起来对这分数并不奇怪,把答题卡还回去,“这件事我略有耳闻,抄袭得来的成绩被教研处的人直接排出去了。”

        这话一说,下面的同学们也纷纷吃惊开口:“啊?意思是江大佬抄袭?”

        “不可能不可能!他之前都不考试的,抄袭是图什么啊?”

        “是不是因为这次考试后要开家长会?不过去年家长会,江辙家也没人来吧……”

        这件事当然不至于在一节数学课上发酵,大部分人听了这消息也只是笑笑。

        有信的也有不信的,都各有各的理由。

        陈溺当然不信什么江辙抄袭的屁话。

        他考试的时候都没带手机,全程交流的人也只有她,难道是抄她吗?

        可他什么时候看过她的卷子一秒?

        明明有一句没一句全是不正经逗她笑的话。而且看完他的答题卡,陈溺觉得江辙这次考试的水平一定在自己之上。

        一直到午休铃快要打响的前几分钟,陈溺终于在校门口看见他回来。

        江辙上课全凭心情,据说是家里有钱捐了一栋图书馆给九中。就算翘课翘一个月,校长也不敢开除他。

        他来时穿着敞开的校服外套,里头是件白色t恤。泠冽的锁骨露在外边,面色也不似往常冷峻,衬得整个人阳光不少。

        耳边还戴着个白色的蓝牙耳机,没心没肺地哼着歌往前走。

        陈溺没好气儿地喊他名字,担心他一上午了,谁知道人过得舒坦着呢。

        江辙步伐迈得大,在她喊了一声之后突然立住脚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正当陈溺以为是瞧见了她人的时候,就见他转过身往回走。

        陈溺跟着他出校门,一路小跑才勉强跟上他脚步。

        十字路口那一辆豪车正要开进来,江辙直接朝大马路上横穿过去,甚至挡在了路中央。

        “江辙!”陈溺被他这举动吓得不轻,赶紧跑了过去。

        车急急刹车,恰好停在离他膝盖还有几公分的位置。

        江辙把耳机摘了,大步走向车后座,手握成拳头猛锤了两下车窗,示意里面露脸。

        车窗降下来,里边坐着个年轻的男人,正对着他微微笑:“小辙,好久不见。”

        江辙直接伸手进去拽起他衣领,手指骨节因使力而泛白:“你他妈来这干嘛?”

        “咳咳……”男人被勒得脖子红了,调整了一下呼吸的空间,“你爸爸说你考试作弊的事太丢人显眼,家长会他不会来了,让我过来和你班主任谈谈。”

        江辙力度渐渐变大,几乎要把他整个人的上身从车窗口那提出来。低下头靠近他,压低嗓子:“轮得到你来代表老子的家长?”

        前边开车的司机见状,嘴里喊着“小少爷别这样”,要下来帮忙阻止他。

        他们的动静太大,又是在马路中间。来玩行人大都是学生,都往他们这多看了几眼。

        陈溺见保安也出来了,冲过去有意地挡了一下车门没让司机下来。她抱住江辙腰往后拖,边劝:“江辙,你别在学校门口打架。”

        江辙听见她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手上力道松开点,嗓音低又冷,压抑着暴虐对男人说:“你滚不滚?”

        “小少爷,我们这就走。”司机看见男人脖子勒出红印,怕回去不好交代,连忙让他松开手。

        陈溺没管车里的人怎么惹到他了,但她知道在这继续闹对江辙没任何好处,她使了吃奶的力气抱住他的腰拖拽开。

        好不容易等江辙愿意放手了,车立马踩着油门往前疾驰离开。

        陈溺把他带回人行道上去,脱了力般甩甩酸疼的手。

        江辙伸手帮她揉了揉手腕,不到两分钟又恢复了那副混痞样,嘲笑她:“傻不傻?以为你有多大力气能抱动我?”

        “……”

        确实没抱动一分。

        陈溺牵过他的手,过了须臾,江辙淡声说:“我没作弊。”

        “嗯。”

        “刚才那个也不是我爸。”

        “知道。”

        江辙看她胸口起伏得厉害,还顾着用力拉自己。不由得勾唇笑了下:“宝贝儿,那你还要拉着我去哪?”

        “校长办公室。”陈溺牵过男生宽大的手往前扯着他走,气势很足,“我倒要看看谁说你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