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于春日热吻在线阅读 - 第 19 章

第 19 章

        人山人海的欢呼声和退场的人群轰动声里,上面广播才刚放完,他又拿着个大喇叭在那喊,够突兀的。

        下午四点半,太阳还大着,陈溺用手掌挡了挡额头才能看清馆里的情况。

        篮球馆上边是镂空玻璃板,日光倾泄一地。

        江辙懒洋洋地站在一群人的最外边,立体深邃的五官极为招眼,连手臂上的汗都在发光。

        他人高腿长,球衣被扯得歪歪皱皱。站在那是闲散的,偏偏那双凌厉的眼睛锁住她,眼皮压出深褶,有一种看着猎物的势在必得感。

        一边的刘鹏喜赶紧拿瓶水给他送过去:“江爷,要水你直接跟我说啊!这么多人手上可都有水给你留着呢!”

        江辙接过来,给了他一个“边儿去”的眼神。看着离他几米远的女孩乌眸红唇,裙摆下一双细白的腿纤直伶仃。

        乖巧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的,冷淡地站在那不为所动。

        他装模作样拧了拧瓶盖,叹气似的又喊一句:“陈学妹,我手疼,拧不开。”

        “……”

        球场边上一群闲人有点整不明白了,好好一句“陈学妹”怎么被他喊出了老婆的既视感?

        我看你打球的时候倒是一点也不疼。

        陈溺盯着他故意掐着虎口那仿佛在提醒她什么的动作,忍辱负重朝他走过去,边不满地磨了磨牙。

        等人到了跟前,球场上、看台上那圈不相干的人都八卦地看着这边的动向。

        陈溺把水给他拧开,塞他掌心:“可以了?”

        她动作不大,只是颇为用力了点,水瓶的水都荡了出来。

        江辙刻意低头,在她耳边笑着:“让你拧个水,怎么还把我衣服弄湿了?想占我便宜啊?”

        他嗓音低沉,音量只有彼此能听清。

        陈溺扫了他身上衣服一眼,懒得搭理他这话,脸上瞧着是很不乐意的表情。

        黎鸣他们也很上道,看两人旁若无人地挨得这么近立马戏瘾发作。

        把滚到脚边上的篮球往边上愤怒一踢:“哎哟!我这双玲珑剔透的大眼睛可看不得这个!”

        贺以昼紧接着“呵”了一声:“就是,我这种单身狗可受不了这委屈!”

        球队里几个玩得皮的人立刻默契地无视了江辙警告的眼神,一人拿着一瓶水举在那等着递给陈溺:“陈同学,我们也手疼~”

        陈溺:“……”

        周边一群路人被他俩这么搅弄一番,反倒分不清哪对是官配了,活像看着陈溺带着一群大高个孩子。

        江辙在一边拿着矿泉水瓶,朝他们伸出来的手一个个敲过去,闷声骂:“套什么近乎呢?你们这些脏男人。”

        听见他把“脏男人”三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陈溺抿了抿唇,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毕竟自己也这样骂过他。

        一旁满头大汗的刘鹏喜叫起来,扯了扯球衣:“什么脏男人?这是真男人的味道!”

        贺以昼:“你瞧瞧他这副不让人多看几眼的臭德行,这人还不是你的呢。”

        黎鸣:“可不是嘛,兄弟们这还能忍?那你们屎都能吃!!!!”

        “行了你们这群酸鸡!”有个大二的男生假装不耐烦地掏掏耳朵,下着套,“离咱小江爷的私生活远一点儿,毕竟今晚上万京府走起,还得是球场情场双得意的人请客!”

        江辙烦他们吵,摆摆手:“行行行,别他妈再扯我衣服了啊,快滚。”

        一群男生嘴上没个正经,夸张逗趣得不行,齐声喊了句:“好嘞,先谢谢江总!臣等退了,这一退就是一辈子了!”

        “……”

        赢了球赛,人工智能系的人晚上肯定要去下馆子撸个串。

        一群玩得出汗的人换完球衣都闹哄哄地往寝室走,急着去抢浴室洗澡。

        江辙拿了手机从篮球馆出去,看见陈溺在路上低着头在打电话。

        那边是路鹿,在告诉她刚才带项浩宇去医务室了,回来有点累,就先回寝室睡觉了。

        等她挂了电话,江辙走过去:“晚点一块儿出去吃饭庆祝?”

        陈溺摇头:“不去。”

        虽然说是大一的篮球赛,但她们海洋系又没人在里边儿,她去了算怎么回事。

        陈溺晚上还要去图书馆占位子,两个室友早走了,不敢当着人面调戏她,只敢在群里口嗨说什么祝她和江辙百年好合。

        今天事有点多,篮球场上被江辙毫不掩饰地宣示主权,还有廖棠被处分。

        她叹口气,都能猜到待会儿回寝室能是什么场面,尤其是盛小芋那只小尖叫鸡。

        江辙看着她出神的表情,一张清秀的脸沐着日光,纤长睫毛在风中颤了几下。

        陈溺的头发在跑动中有点散了,凌乱的刘海也被吹乱,露出光洁的额头,有几根细细密密的胎毛。

        两个人就这么往寝室走,一路上没说其他话。

        这显然是女寝室的方向,但陈溺也任由他把自己送过来,没中途把人赶走。

        他直勾勾看着她发了一路上的呆,清清嗓子,刚想开口。

        “江辙。”她突然打断他。

        “嗯?”

        “你回去洗个澡行吗?一身汗味很臭。”

        “……”

        还以为她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上次是脏,这次是臭。江辙要被气笑了:“我说你对着我能不能有一句好话?”

        陈溺说:“也有啊。”

        他洗耳恭听,带着点期待地压着眉骨瞧她。

        “你刚才打球的样子,真的好帅。”陈溺抱着手,仰着下巴看他。声音听着挺软挺腻的,但就是神态看起来极为冷酷。

        真想问问她长这么大夸过人没有,怎么嘴上说着好听的,脸却比他还拽?

        江辙挺闷的,挺久没这么闷过了。

        舌头抵了抵腮帮,舔了下干涩的唇,直接伸手推远她肩膀:“你还是别说话了。”

        陈溺被他推开,还踉跄了几步。

        看他一脸吃瘪,要骂又骂不出来的模样就忍不住笑出声。捂着脸笑了几声,往楼上走后再也没回过头。

        这才走到三楼就被人拦住了。

        是在楼上盯着他们打情骂俏好一会儿的方晴好。她立在阶梯上,抱着手臂倚着扶手,侧眼居高临下地看着陈溺。

        陈溺不太喜欢这个场景,总让她想起中学时候被几个看她不顺眼的女生拦在楼梯口,说着些威胁又中二傻逼的话。

        方晴好看她若无其事地经过,喊住她:“上次是我看见倪欢把举报信放过去了。”

        陈溺稍愣,这么说,江辙是从她手上拿回来的信?

        方晴好笃定道:“她没那个脑子做这种事,只会是你的手笔吧。”

        “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不过。”陈溺停住脚,神色清冷,“我这不是没动过你吗?”

        她分得清谁需要教训,也分得清伤害自己利益的人到底是谁。

        廖棠和她之间其实私人间也并没有恩怨。

        只是廖棠看不惯她,在社团里平时使唤她多做事也就算了,还屡次借着乱七八糟的理由来故意找她麻烦。

        多可笑,因为自己心里的不痛快,也要让别人不痛快。

        方晴好被她阴森语气给吓住,不由得退了两步。廖棠的事是她自作自受也就算了,但是她呢?

        “你以为你有哪儿不一样,你适合江辙那种人吗?他吃惯了海参鱼翅,就想尝尝清淡白粥,对你也不过是图新鲜!”

        为什么要把江辙也算在她头上?

        同样是女孩子,这些事实在令人觉得讽刺。

        闫慧音为什么不去扇肖屹巴掌,而要来找倪欢?方晴好为什么不去找江辙,而要在这羞辱她?

        陈溺往前迈进几步,把她卡进墙角。

        “你!”方晴好的声音在她的手贴上来时戛然而止,感受到她的指甲划过自己脸颊,眼睫抖了下。

        她人柔弱,力气也不如陈溺大。

        只能听着陈溺凉淡的嗓音在自己耳边响起:“自爱点吧,好好的一个人不做,怎么总把自己当菜。”

        篮球赛过后,陈溺成功因江辙那伙人获得了一小波关注。

        但或许也正是因为那个人是没什么定性的江辙,大家在她身上停留的视线也没有持续太久。

        一场欢喜剧过去,江辙对她的靠近也没有了后续。她还是那个在学校不张扬也不出色的女孩,安安静静地过着自己每一天。

        前一天晚上,陈溺为了抢票忘记定闹钟,熬了个大夜。

        结果起床一看,手机里至少有10个来自倪欢的未接来电。“苟富贵,勿相忘”的宿舍讨论群里,【倪大侠客】刷了几十条消息:

        【两位姐姐,好歹起一个行不行?这位子已经占了很久了!】

        【位子被人抢了……】

        【我去,居然还没来。赖老教授的课!要划期末重点了,你们是不是想下学期重修?】

        陪陈溺一块儿在宿舍睡大觉的还有盛小芋,昨晚看玛丽苏韩剧看得忘记时间,到凌晨四点才睡下。

        等两人确定已经迟到后,急急忙忙冲到教学楼却不敢进去了。

        这节课是近海环境检测技术的理论课,上课的赖老教授也是海洋系的院长,为人十分严苛。

        光是迟到几分钟也按翘半节课处理,会扣掉她们一半学分,还要花上好几分钟在讲台上给她们做思想检讨。

        陈溺就站在紧闭的教室门口,看见倪欢发了一条【还没点名,应该是快下课的时候点。】

        她并没有松几口气,和盛小芋互相鼓励地深吸一口气。

        正要推开门时,身后一双骨节分明的手蓦地出现,掰住她的肩膀往后转。男生低下头时,身上凛冽而清冷的木质淡香环在陈溺鼻尖。

        她有点恍惚地转过头,没睡醒也没反应过来似的,手指不小心摩挲过他外套的冷硬衣料。

        “江学长!”盛小芋用气声吃惊地喊了一句。

        就见江辙闲闲地扶着门框挡住赖教授的视线,另一只背在身后的手朝她们示意:从后门进去。

        后门坐着的同学立马悄悄把门打开,两人很识趣地猫着腰在这招“声东击西”之下苟全性命。

        从后边偷偷迈着小碎步遛到座位上时,陈溺还能听见那人在说些有的没的吸引教授炮.火,为她们拖延时间。

        “这个点才来,昨晚打游戏通宵了吧?”是赖老教授一贯的讽刺语气。

        男生声音漫不经心的:“那倒没有,熬夜看书呢。”

        赖教授摸起眼镜戴好,准备好训人了:“哟,大少爷您还看书呢?来说说今儿准备的课题呗。”

        后边,陈溺和盛小芋兵分两路。

        她找了个倒数第二排的位置挤进去,听见周边有男生笑着赞了句:“这就是江辙?够酷的啊。”

        陈溺下意识抬头,教授似乎还跟他聊上了。

        她边上那哥们儿睡觉睡到途中可能是做噩梦了,还蹬了一下脚,把她吓了一跳。

        等成功坐到位置上,把书也装模作样地翻开整理好,陈溺这才有空看台上。

        江辙懒散地站在门口,他肩宽腿长,离那门顶也没差多少。男生穿了身限量潮牌,里头圆口卫衣胸前的vetements字母泛着银白。

        虽然入冬有段日子了,但这个年纪男生都血气方刚,不怎么怕冷。卫衣外只有一件薄款的牛仔外套,叠穿显得很有少年气。

        陈溺撑着下巴盯着他,他也偏头恰好往大课堂后排扫视一眼。

        等到对上她视线,他挑挑眉梢,晦涩笑意从唇边荡开,反倒站直了点。这是看见她进去了,就不想在这耗下去的意思了。

        “我的规矩你知道吧?迟到等于翘课!你叫什么?”赖教授嘴威胁着人,低头找着点名册。

        “抱歉啊老师,那您算我翘课吧。”他也懒得再推拉,走在走廊上,边干脆地报上名字,“大二ai一班,江辙。”

        门被带上,仿佛他刚刚就是来探个场。

        赖教授舔了下手指头继续翻名单表,才后知后觉抬眼问第一排的人:“那小子刚才说他是什么名字来着?”

        “大二的,江辙学长!”

        “哦,江辙……”赖教授反应过来了,拍了一下讲桌,显然对这名字有所耳闻,“他江辙不是人工智能专业的吗?跑我这课上来干嘛!”

        有人调皮地接腔:“可能他仰慕您吧,想来感受感受咱们赖院士的授课风姿!”

        一群人哈哈大笑。

        老教授被这群油腔滑调的孩子夸了也没个好脸色:“别瞎扯了!现在抽小组上来做发表。”

        课上倒也没其他有意思的事儿发生,唯一一段插曲是有个男生在发表ppt时不下心点进了文档里一份名叫“学习资料”的文件夹。

        于是这段浴室戏环绕着整间教室整整喊了三四秒才被关掉。

        那男生还正好就是陈溺旁边刚做噩梦蹬脚的那位,后半节课直接抬不起头,睡在哪一动不动。

        一节大课上完,陈溺还有一节选修要上,也在这个课堂,省的走了。

        她早上觉也没睡几个小时,索性枕着胳膊把脸埋进去补觉。

        也没过几分钟,她是个浅眠的人,已经听见长桌一角响起了“咚咚咚”的敲桌声。

        紧接着是旁边那哥们儿带着点惶恐的抽气声起来了,动静尽量弄得很小,又有人坐下了。

        陈溺没睁眼也知道是换了一个人,他靠得很近。是熟悉的、清冽的沉木香,带着点清苦的柑橘调洗发水。

        作为一个19岁的男生,玩得又花,他身上没有烟草气还真是很难得。

        没等江辙有下一步动作,门口进教室的一个女生看见他已经直接朝他走过来,自信爽朗地开口:“江学长,你也来旁听这节课啊?上次我和你们一块出去玩过的,忘记加你微信了。”

        课间不知道是谁的手机在放歌,一首老粤语,歌手正唱到“他从没靠近,对话像接吻”。

        陈溺在胳膊肘里睁开眼,依旧没抬头,只是很轻地屏着口气,突然感觉到自己散落在桌面的长发被人拾起了一小簇。

        江辙背靠着后边的椅背,长腿大剌剌地岔开伸到桌下,膝盖不经意地挨着陈溺。

        视线在等他给联系方式的女生身上停留了一秒,混痞地耸了下肩,笑着问:“还不明白吗?”

        女生愣了下,看着他手上的动作,才清楚他没说出口的话是———我捻她的头发丝都比搭理你有意思,还不明白吗?

        江辙鲜少对人说太难听或拒绝得太直接的话,看人知难而退也没再继续看她。

        脚步声远了,女生身上浓郁的香水味也远了。

        桌上趴着的陈溺抿了抿唇线,好像松口气似的。她整张脸都闷进手臂窝,不留半点让人看的空间,仿佛从头到尾就一直是沉睡状态。

        她手掌是呈自然状态地摊开,搁在了桌面上。

        江辙看了须臾,伸出两根手指“踩”上去。

        他的指腹有些粗糙,贴着她白白嫩嫩的掌心。像在她掌心散步一般,手指指腹贴着她每根手指,辗过一圈。

        暧昧的,模糊的。

        痒的也不止是手心了。

        陈溺憋了半天,终于装睡装不下去。恼怒地收回有些痒的手握成拳,抬起头:“你到底想干什么?“

        江辙看向她瞪圆的眼,垂眸,视线挪向她还开阖着的花瓣唇。他手放平在桌上,倾身靠过去,偏头反问她:“我想干什么,你说呢?”

        滚烫的呼吸似乎就拂在敏感的脖颈处,被盯得太直接也太紧迫,她有几分招架不住,心跳也快得砰砰直响。

        他越靠越近,早已经超出了正常交往的安全距离。

        陈溺脸慢慢转红,趁他不注意,一拳急急地朝他肩膀砸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