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78章

第78章

        纪觉川刚挖了一勺冰淇淋的手停在半空中。

        不管言砚这招对他用多少次,他都没办法招架住,这次也不例外。

        被言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也做不到视若无睹地把那勺冰淇淋送进嘴里。

        要是在往常,无论言砚用这样的语气说了什么,他一定都会答应下来,只是这次考虑到言砚的身体,他难得的有些犹豫。

        言砚看出了他的迟疑,又趁热打铁地在他薄唇上用力亲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像是笃定他会把冰淇淋让给他。

        纪觉川哪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抿了抿唇。

        这个小没良心的,还以为自己是在跟他抢冰淇淋吃。要是换个健康点的零食,他也不用这样费尽心思。

        言砚观察着纪觉川的表情变化,还以为自己得逞了,正想去端他手里的碟子,就听到纪觉川说:“只能吃一口。”

        他怔了一下,扁了扁嘴:“哦。”

        一口就一口吧,总好过一口也没得吃。

        纪觉川把刚刚挖的那一勺冰淇淋倒回去,又重新挖了小小一勺,送到言砚嘴边。

        言砚的眼神有几分不可置信,不相信他竟然会这么小气,但还是没骨气地张开了嘴,含住他送过来的勺子。

        绵软的冰淇淋很快在嘴里融化,言砚咽下去后,又眼巴巴地看着纪觉川。

        冬天的冰淇淋似乎格外美味,现在又是在温暖的室内,他吃了一口后就更馋了。

        纪觉川瞥了一眼他被冻红的唇瓣,挖了一大勺,在言砚期待的目光中,送进了自己嘴里。

        冰凉又甜腻的味道瞬间充盈整个口腔,纪觉川狠狠皱了一下眉,快速把冰淇淋咽了下去。

        他感觉到手里的勺子被人往外抽了一下,低头就看到言砚在拿他手里的勺子。

        纪觉川毫不留情地把勺子举起来:“我说了只能吃一口。”

        言砚坐在他腿上晃了晃脚,把手缩回来:“……哦。”

        又吃了两口,冰淇淋只剩下一小半,纪觉川看到言砚眼珠子转了转,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他提防地把碟子拿远了点,挖了一勺送到嘴边,就看到言砚突然凑近,把他快要送进嘴里的一勺冰淇淋吃了。

        纪觉川眯了眯眼,抬手捏住他双颊,就听到他吞咽的声音。

        言砚朝他弯了弯眸子,微凉的唇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两人唇间都是清甜的味道。

        纪觉川抿了抿唇,突然觉得这甜腻的味道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他把勺子放下,准备拿张纸巾,没想到言砚正好从他腿上下来,动作间撞翻了装冰淇淋的碟子。

        剩下的一点冰淇淋掉到两人身上,渗透薄薄的衣料,沾到了肌肤上。

        黏腻的感觉让言砚瞬间皱了皱鼻子,跑过去拿了睡袍,准备进浴室洗澡。

        他关浴室门前,看到纪觉川黑着脸坐在椅子上,裤子上都是融化了一半的冰淇淋。

        想到那些冰淇淋是自己打翻的,言砚有些过意不去,又过去拉了拉纪觉川:“老公,你要一起洗吗?”

        纪觉川微怔了一下,抬头去看,只见言砚眼神清澈,像是只是单纯邀请他一起洗澡,而没有别的意思。

        他深吸了口气:“好。”

        纪觉川房间的浴室不算窄小,足够容纳两个人,只是两人离的距离要近些,才不会碰到墙。

        言砚进去后就开始脱衣服,他半点不能忍受身上黏腻的感觉,很快就把上衣脱了个干净。

        纪觉川余光瞥到他丢进脏衣篓里的衣服,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背对着他把上衣脱下。

        又有一件布料扔进了脏衣篓里,纪觉川飞快瞥了一眼,发现是言砚的裤子。

        一阵窸窸窣窣过后,言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先开花洒了哦。”

        纪觉川喉结上下动了动:“嗯。”

        水声响起,热气很快在浴室弥漫。纪觉川垂眼盯着地面,仔细听着身后的动静。

        过了一会,水声小了点,然后沐浴露的香味飘来,像是无数个小钩子。很快,水声又大了起来。

        没过多久,水声就彻底停了下来。

        “老公,我先出去了。”

        言砚穿上睡袍,回头看了一眼,看到纪觉川仍然背对着他站着,裤子还被他刚才洗澡时的水打湿了点。

        他没有多想,拉开门出去了。

        纪觉川洗完出来的时候,言砚已经钻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颗脑袋。

        看到他出来,又立刻从被子里拿出手,朝他张开双臂,长睫扑闪着。

        纪觉川走过去,刚把人抱进怀里,就被言砚手脚并用地缠住。

        言砚身上似乎每一处都是软的,手往下移了点,就碰到他细腻的肌肤,让人舍不得移开手。

        纪觉川手指动了动,刚要挑开他碍事的睡袍,房门就又被敲响。

        “啧。”纪觉川收回手,按了按眉心,“什么事?”

        “觉川,我让人给你们准备了热牛奶,喝了再睡吧。”

        隔了一张门的声音有点模糊,但还是能听出是倪凝芙的声音。

        言砚看到纪觉川垂了垂眼,没有应声。

        门外面也没有再传来声响,不知道是不是还站在门口等着。

        言砚松开抱住纪觉川的手,从床上下去,小声跟纪觉川说:“我去开门吧。”

        他赤脚踩着柔软的地毯,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果然看到倪凝芙还站在门口。

        “阿姨,您还没休息吗?”

        “还没呢,阿姨听说你们今天从n城过来,所以让人准备了热牛奶,免得感冒了。”倪凝芙语气关怀,让身后端着盘子的佣人走上前,“n城今天好像还下了雪,没着凉吧?”

        “没有,谢谢阿姨关心。”言砚朝她笑了笑,接过盘子,“您也要注意身体,早点休息。”

        倪凝芙脸上也浮现笑容:“好。”

        房门关上,言砚把盘子放到床头柜上,又爬上了床。

        他像是在纪觉川身上装了磁铁,一爬上床,就又黏了过去。

        纪觉川甘之如饴,把他揽到了身上,刚在他眉眼上亲了一下,就看到他眨巴着眼睛,眸色微闪。

        “想问什么?”纪觉川在他脸上捏了一下。

        言砚抱住他脖子,问:“你跟阿姨关系很差吗?”

        之前在订婚宴上的时候,他就察觉到纪觉川跟倪凝芙之间的气氛很僵硬,但他这几次跟倪凝芙接触,都觉得倪凝芙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不知道纪觉川和她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以前没问,是因为他觉得他跟纪觉川不算是真正的夫妻,所以才不想多管闲事。

        可现在他只想要了解多点关于纪觉川的事。

        纪觉川语气淡淡回答:“不算很差,只是不亲近。”

        言砚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的眼睛,等他继续往下说。

        原本不打算再说,但对上言砚的眼睛,纪觉川抿了抿唇,又多说了几句:“我母亲去世没多久,她就进了我们家,那时候她才二十岁出头。”

        “她也许是真的喜欢我父亲,看不得家中有任何跟我母亲有关的东西,进门后就把我母亲的照片全部烧了,换上了他们的婚纱照。有几次还趁我上学,把我放在房间的照片也拿去烧了,还好遗物我带在身上,才没有被她拿走。”

        “那天回来后我就离家出走了,我父亲派出去的人花了半个月才找到我。听何叔说,我被找回来的时候几乎没了半条命,在医院休养了几个月。从那个时候起,她就不再敢进我房间了。”

        言砚抱着纪觉川的手紧了紧。他记得书里纪觉川母亲去世的时候,纪觉川应该才几岁,那么小的年龄离家出走,还是整整半个月,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这段经历书里根本没有提过,现在听纪觉川讲出来,他才知道有这么一段。这不是什么剧情,而是纪觉川的亲身经历,所有的疼痛都是真实存在的。

        纪觉川看到言砚微红的眼眶,在他眼尾吻了一下。

        “你呢?你在离开言家后是怎么过的?”

        他起初觉得言砚离开言家后,一定过得很不好,可越跟言砚相处,越觉得他不像是经历过那些崎岖的人。

        言砚像是被好好保护着长大的人,他总把所有事情都看得很简单,又把喜欢和不喜欢分得很清楚。容易受伤,又容易原谅。

        这让他更加好奇,是怎样的家庭环境,才会养出这样的人。

        言砚没想到纪觉川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他不想欺骗纪觉川,于是只是说:“我过得很好。”

        虽然离开言家的并不是他,但他这样说,应该不算是对纪觉川撒谎吧?

        纪觉川眸光闪了闪,吻了一下他光滑的额头,没有再多问什么。

        言砚追上去,在他唇上亲了好几下,又把脸埋进他颈窝里一动不动。

        纪觉川知道他是在因为他刚才说的那段经历心疼,眼底有些笑意,又说:“牛奶再不喝要凉了。”

        言砚把他抱得更用力了,声音闷闷的:“我不想起来。”

        说完,纪觉川就感觉喉结被柔软温热的东西舔了一下,接着颈侧又被轻吮了一口。

        他额角青筋跳了跳,分不清这人是在安慰他还是在撩火。

        他不动声色地做了个深呼吸,打算看看言砚到底想做什么,没想到等了一会,只等到一道绵长的呼吸声。

        言砚埋在他颈窝里,安安心心地睡着了。

        纪觉川扯了扯唇角,回敬地在他颈侧也吮了一口,留下个淡淡的印子,才抱着怀里香香软软的人睡了。

        在纪家大宅留宿一晚后,第二天他们就回了自己家。

        在n城待了几天,言砚格外想念家里的感觉,可惜纪觉川这几天正是忙的时候,昨天抽半天时间去n城接他已经是极限,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空陪着他。

        言砚想起那天看到的新闻,知道他这几天如此忙碌,一定是因为集团要进军新领域的原因。

        他打开直播,弹幕也都在讨论那则新闻,还纷纷问言砚是不是要离开现在的直播平台。

        言砚怔了一下,想起这则新闻发布之前,正好是纪觉川知道了沈栎的事,还跟沈栎打了一架的时候。

        难道纪觉川就是因为这件事,才这么大动干戈地决定进军直播领域的吗?

        不过仔细想想,纪觉川以前从来没有对直播领域感兴趣过,而且沈氏集团在直播领域的地位难以动摇,纪觉川也没理由会突然想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毕竟他是一个商人。

        这样一想,纪觉川这样做的原因就很清晰了。

        弹幕还在不停地刷着屏,有的在讨论那则新闻,有的在劝言砚赶紧离开这个平台。

        言砚朝镜头笑了笑,回答弹幕的问题:“是准备离开了。”

        他这小半年来不但做直播赚钱,接的几个推广也让他赚了不少钱,足够让他支付平台的合同违约金了。

        粉丝们听到他这句话,纷纷在弹幕欢呼起来。

        他们早就想让言砚换个平台,但之前根本没有能跟沈氏集团抗衡的直播平台,他们怕言砚感到为难,所以才一直没有提起过。现在言砚决定离开,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一条弹幕划过,引起了言砚的注意,他微微睁大眼睛:“萧什已经注销账号了?”

        他记得萧什还只是大学生,虽然他这几年应该也赚了不少钱,但支付完违约金的话,不知道还剩下多少。这也太冲动了。

        粉丝们听到他提起这个名字,又七嘴八舌聊起来。

        “萧什跟平台的合约刚好到期了,所以昨晚直接注销账号走了,他粉丝正骂街呢”

        “萧什粉丝在此,这个不孝子真的气死我了,也不说一声准备去哪个平台”

        “不过萧什虽然年纪小,好歹也是游戏区一哥,到时候燕燕也走了,这个平台怕是要凉一半。”

        言砚看到弹幕说萧什是合约到期才走的,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萧什是因为那天看到了新闻,就冲动决定离开平台的,还好不是这样。

        不过弹幕说的平台会凉一半这件事,言砚倒是没怎么当真。

        他开始直播也不过就小半年,平台还不至于离了他就会凉,倒是萧什直播了好几年,积累的粉丝不少,估计离开后会给平台带来挺大影响。

        言砚又跟粉丝聊了几句就下了播。

        他最近逐渐往拍摄和剪辑的方向转型,直播的时间越来越少,但因为做的视频高产,所以粉丝也没什么意见,就是偶尔会开玩笑地抱怨他露面太少。

        下播之后,张姨正好来家里做饭,言砚过去帮了一下手,还跟着学了一道菜,被张姨夸了几句有天赋。

        他的好心情一直维持到纪觉川回来。

        晚上,言砚坐在床上,难以置信地又问了一遍:“要去国外出差半个月?”

        “嗯,有个重要的合作要谈。”纪觉川薄唇紧抿,语气低沉。

        如果不是重要的合作,他也不会挑这个时候出远门。

        他跟言砚这段时间总是分开,好不容易一起回了家,他又要去国外,两人又要分开一段时间。

        言砚撇了撇嘴,也在跟纪觉川想一样的事。

        他觉得好像有股神奇的力量,在不停地把他跟纪觉川分开来,让他们不能待在一起。

        而且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他们的第一个圣诞节不能一起过,也太可惜了。

        但言砚不想让纪觉川为难,他伸手按了按纪觉川皱起的眉心,又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老公,你要记得想我。”

        纪觉川呼吸一窒,捧住他的脸,重重吻了回去。

        他怎么可能会不想言砚,他只怕自己过去后什么也不记得做,光记得想言砚了。

        第二天黎明,纪觉川很早就起来了。

        言砚被他的动静吵醒后,就一直跟在他身后,像是想多跟他待一会儿。

        直到纪觉川准备出门的时候,言砚才朝他张开手臂,长睫轻眨:“再抱一下。”

        纪觉川把他揉进怀里,低头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回去再睡会吧。”

        言砚点了点头,依依不舍地离开他的怀抱,一步三回头地回了房间。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相隔几片大洋,只能靠视频电话才能见上一面。

        纪觉川为了早点回国,行程安排得一天比一天满,每天只有睡觉前才有空跟言砚说一会话。

        他白天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言砚在干什么,上午的时候想言砚是不是在睡觉,中午的时候想言砚吃饭了没,下午的时候想言砚是不是又抱着电脑不放手。

        还好他专业素质过硬,不至于被下属发现他在走神。

        一天在会议上,纪觉川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是言砚发来的信息。

        这个时间言砚那边是晚上,但言砚知道他白天很忙,一般不会这个时候给他发信息。

        纪觉川担心他是有什么急事,还是点开信息看了一眼。

        会议桌旁的几个人一抬头,就看到纪觉川的脸色僵住,神情还有几分古怪。

        他们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问发生了什么。

        纪觉川收起手机,面色很快恢复如常,继续着刚刚的内容。

        会议结束后,他才又拿出手机,发现言砚又给他发了许多表情,似乎是想把刚才那条信息刷上去。

        纪觉川手指往上划了几下,就又看到了那条让他没控制住表情的链接信息。

        【伴侣不在身边?可以试试这一招:phonesex小贴士】

        他眯了眯眼,打了几个字过去。

        [phonesex?]

        言砚应该是一直守在屏幕前,很快就回了他信息。

        [老公,我手滑了qaq]

        [我也没有搜这个,是它自己弹出来的!]

        纪觉川唇角往上翘了翘,又敲了几个字:

        [哦,你不想试试?]

        言砚对着屏幕睁大眼睛,把脸埋进被子里好一会儿才出来,咬着唇回复:

        [不想]

        纪觉川想象着言砚现在的神情,唇边笑意更深。

        几个路过的人看到他脸上的笑容,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们这些天还从来没见过纪觉川笑的样子,还以为他一直是这样的万年冰块脸,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一面。

        纪觉川低头看着手机,还想趁现在有空再逗一下言砚,就又收到言砚的一条信息。

        [我不想隔着手机那样]

        他的脚步猛然停下,盯着这条信息又看了一遍。要不是还有理智存在,他几乎想就这样扔下谈了一半的合作回去。

        那边言砚发完这条信息后,就又把脸埋进了被子里,在被子下的腿蹬了两下。

        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发了这句话过去,发送出去的一瞬间脸就红透了。

        不知道纪觉川看到这条信息会怎么想他,会不会觉得他很下流啊。

        言砚不敢再去看手机,把手机放到离床很远的地方,才缩回被子里睡了。

        几日过去,圣诞节到来的日子越来越近。

        言砚一早就买了许多东西回来布置,但他一个人布置总提不起劲,只随便弄了个圣诞树,又挂了点装饰。

        布置好之后,他就坐在圣诞树下发呆。

        明天就是平安夜,要是能跟纪觉川一起过就好了。

        这次应该是他们分开最久的一次,上次他去n城的时候,没过两天纪觉川就来找他了,所以算起来也没分开多久。

        但今天距离纪觉川离开,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

        言砚在圣诞树下坐了一会,突然坐直了身子,眼睛亮了起来。

        那时候纪觉川能去n城找他,为什么他不能去找纪觉川呢?

        几乎是瞬间,言砚就做了决定,准备明天就出发去找纪觉川。

        他没打算告诉纪觉川,只是去找陆极要了纪觉川在s国的住址,然后买了第二天的机票。

        就这样,言砚第二天坐上了去s国的航班,十几个小时后,降落在纪觉川在的城市。

        下飞机后,言砚的心跳一直很快。

        他想象着纪觉川等会见到他的反应,就又是期待又是紧张,还有抑制不住的兴奋。

        一出机场,他就打车去了陆极告诉他的住址。

        也许是平安夜的缘故,车子经过的街道两旁热闹非凡,牵着手的情侣来来往往。

        言砚一手撑着下巴,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心早就飘到了纪觉川身上。

        不知道纪觉川过不过平安夜和圣诞节,家里不会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吧?他等会要不要去买点有氛围感的东西?

        这样想着,他让司机在街道旁停车,打算去那些很有节日氛围的店里买点东西。

        言砚走进店里,仔细看着展示架上的商品。

        有一个展示架上挂了许多头饰,各种猫耳兔耳的款式应有尽有,言砚刚停留了一会,店主就走了过来,给他指了指那个鹿角头饰。

        “这个很适合你。”

        s国的人母语是英语,言砚听懂了她的话,朝她笑了笑,刚想说他不打算买这些,店主就又指了指镜子:“要试试吗?”

        言砚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店主立刻热情地拿起鹿角头饰,帮他戴到了头上。

        还没来得及看一眼镜子,言砚就听到店主夸张的惊叹声。

        他朝镜子看了一眼,觉得只是一般好看,但也没到让人惊叹的程度。

        正想着店主是不是想要骗他买下这个鹿角头饰,就听到店主说要把这个头饰送给他。

        言砚微怔,刚想要拒绝,就看到店里的许多客人都在看他,没一会儿,他旁边展示架上的头饰就被拿空了。

        甚至还有几个年轻人想要跟他合照,合完照离开的时候还频频回头。

        店主笑得合不拢嘴,又送了他许多圣诞节用的装饰品。

        言砚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意外收获,正好他来店里就是打算买这些东西的,也没有拒绝,只是跟店主道了几声谢。

        他手里提着店主送的一大袋东西,手腕上挂着鹿角头饰,跟店主告了别,刚走到门口,突然注意到了收银台旁的几排安全套。

        可能因为今晚是平安夜,很多情侣离开前,都会带一两盒走,那架子上已经空了一半。

        店主了然地朝他挤了挤眼,问他:“要拿一盒吗?”

        言砚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热,不知道是不是红透了。

        他站在原地想了一会,点了点头,正想闭上眼睛随便拿一盒,就听到店主问:“要什么尺寸的?”

        尺寸?

        言砚懵了,没想到这东西还会分尺寸。

        但到了这一步,他也不想退缩,又不可能发信息问纪觉川是什么尺寸,只好小声说:“拿最大的吧。”

        几分钟后,言砚口袋里装着安全套,手里提着一大包东西,打车到了纪觉川住的地方。

        下车的时候,纪觉川正好发了信息过来。

        [直播结束了吗?]

        这个时候,a市应该是上午,正好是他平时直播的时间。

        言砚在门口停下,拿出手机回信息。他没有直接回答纪觉川的问题,只是发了句“平安夜快乐”过去。

        过了一会,纪觉川才回复他,语气有点愧疚。

        [宝贝,我忘了今天是平安夜,不然一定会回去陪你。]

        他二十多年来都没有过过平安夜这样的节日,再加上最近太忙,更是一点都没想起来。

        言砚翘起唇角,站在门口把鹿角头饰戴上,想等会给纪觉川一个惊喜。

        纪觉川还在客厅拿着手机来回踱步,他等不到言砚的回复,心里愈发焦急,想着言砚是不是在生他的气。

        这可是他们的第一个平安夜,他竟然忘了个干净,连礼物都没有准备。

        听说现在的年轻情侣都喜欢过平安夜,言砚会不会觉得他不够浪漫,对他失望?

        走了几个来回后,敲门声突然响起。

        纪觉川瞥了一眼门口,眉眼间有些烦躁。

        不知道是谁透露了他在s国的住址,前两天竟然有人给他送女人过来,他把人赶走后,又给他送了个男的过来。

        虽然送人过来的那个合作方已经被他解除合作,但现在听到敲门声,他还是想起了那些不好的回忆。

        纪觉川走到门口,眉眼阴郁,骂人的话已经到了嘴边。

        打开门后,却整个人呆立在门口。

        言砚戴着深棕色的鹿角,黑发雪肤,鼻尖被寒风吹红,纤长的睫毛被水汽压得微垂。

        他柔软红润的唇抿出一个笑,雪团子一样滚进了他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脖子。

        “老公!”

        作者有话要说:老纪,快看看你老婆口袋里有什么!

        ps:这是昨天的更新加上今天的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求步重华正面shang我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脚踢飞58瓶;沐小曦30瓶;美人,你的内裤掉了20瓶;公子耳卿、宁棠、一颗萌球、俞于余雩郁、日向汐10瓶;小呱呱、大胖王5瓶;想睡江停4瓶;。、清靥3瓶;故萂、334174452瓶;小石头、沁薰、要太阳私有、jmx、星光垂野、无、小白~喵、苏叶子、凤凰、糯米、青菜、玉榧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