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72章

第72章

        纪觉川接过手机的第一眼就看到了言砚的脸,他在阳光下笑弯了眼,白皙的脸上沾了点颜料,带着一股孩子气。

        在他旁边还站了一个人,同样笑得见牙不见眼,手指上沾着跟言砚脸上一个颜色的颜料。

        这张图是视频的封面,纪觉川手指动了动,点开了这段长达两分钟的视频。

        视频内容是主播们在体验给陶瓷上色,言砚跟纪觉川昨天见过的那个游戏主播一起去挤颜料,却在路上玩闹了起来。

        一开始是游戏主播在言砚脸上抹了颜料,言砚不甘示弱地想抹回来,哪知道对方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任由他踮着脚在脸上抹了个够。

        店主发现的时候,游戏主播已经被抹成了大花猫,还在一个劲的乐呵。

        店主老爷爷瞪了游戏主播一眼,又去看旁边的言砚,只见言砚顶着脸上的颜料眨了眨眼,心虚地道了个歉。

        最后店主老爷爷没说什么,还帮他们拿了条干净的毛巾,让他们擦干净了脸。

        没想到的是,这一幕被旁边的摄像机完完整整地拍了下来,还被直播间的观众录屏传到了网上。

        这次活动的热度本就不低,言砚跟游戏主播又都是知名度高的主播,很快就上了热搜中排,评论区也十分热闹。

        “这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看到他们我仿佛回到了十八岁”

        “能多来点他们的镜头吗?我看直播的时候全是其他主播在抢镜头,装模作样真没意思,看几分钟就退了”

        “他们好像是这次活动中年龄最小的吧?真的好活泼,跟其他主播的画风格格不入”

        “这家网红店我来过,店主老爷爷的脾气超坏,我看视频的时候都怕他们被赶出去”

        “我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小可爱竟然都结婚了呜呜呜可恶”

        “楼上,人家不但结婚了,还恩爱得很,别说这样的话了”

        陆极看到纪觉川看完评论区后,沉默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久之后,纪觉川才面无表情地把手机还给陆极。

        陆极接过手机,只是小心翼翼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问:“纪总,这条热搜需要撤掉吗?”

        “不用。”纪觉川语气淡淡。

        这条热搜对言砚没有坏处,反而还有利于他的直播事业,没必要撤。

        陆极应了一声,又往上划了划,点开另一条热搜:“纪总,上面还有一条热搜是关于言少爷的。”

        还有一条?

        纪觉川皱眉接过手机,看了一会,却有些怔愣。

        这条热搜也是活动直播中的录屏。

        主播们都在木牌上写自己的心愿,然后用彩带挂在一面墙上。许多主播都在向镜头展示自己写了什么。

        角落的言砚写完后就把木牌藏了起来,慢慢挪到墙边准备挂上去,没想到被导演看到了。

        导演带着摄像师走了过去,笑眯眯地问言砚写了什么。

        言砚没想到会被人注意到,表情惊慌了一瞬,紧张地摇了摇头:“没写什么。”

        导演刚刚在其他主播那边转了一圈,他们大多都是写什么希望跟直播平台一起成长,希望事业蒸蒸日上,还有希望家人平安的。

        虽然大家写的都差不多,但导演还是想着趁机给言砚一点镜头,加上他自己也有些好奇,所以才特意过来问问。

        他又朝言砚笑了笑:“让直播观众们也看看吧,大家都很好奇。”

        言砚犹豫了一下,眼神躲闪地把手里的木牌拿了出来,摄像师赶紧把镜头对准木牌。

        木牌上画了两个牵手的小人,下面是两句字迹漂亮的话:

        “希望家人平安幸福。希望能跟纪先生长长久久。——言砚”

        视频到这里就没了,只有短短的一分钟,热度却惊人的高,不论是转发还是评论都上了五位数。

        “好家伙,把狗骗进来杀??”

        “少年情意也太让人心动了[柠檬]”

        “虽然很甜,但宝的恋爱脑让我好担心”

        “明明都老夫老妻了,为什么我感觉他们最近才开始谈恋爱?”

        纪觉川看了一会,又把视频进度条拖回去,盯着那块木牌看了许久。

        他一颗心滚烫,像是一口沸腾的井,有什么压抑许久的东西想要喷涌而出,恨不得现在就去到言砚面前。

        但心里仍是有些不可置信。

        言砚真的想跟他长长久久吗?

        他从来没有这么不自信过,可现在这一刻,却充满了不确定和小心翼翼。

        刚刚才看到了在别人身边更加鲜活明艳的言砚,让他更不敢相信现在这一幕。

        平复了一下心绪,纪觉川面上仍是维持着平静,让陆极先出去。

        等陆极出去了,他才又拿起手机看了几眼,第一次体验到火急火燎的感觉。

        怎么还没到言砚给他打电话的时间?

        大吊桥上,言砚正扶着栏杆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身后突然有人凑了上来。

        萧什把手机伸到了他眼前:“你上热搜了。”

        言砚睁大眼睛,不敢推他的手:“你怎么在这玩手机,不怕掉下去吗?”

        萧什也睁大眼睛:“这是重点吗?”

        见言砚不肯理他,萧什只好大步走完吊桥,在对岸拉了言砚一把,等站到了地面上才又把手机塞过去。

        言砚低头看了一会,耳尖红了起来。

        为什么这种片段会上热搜?

        他往下翻了翻,看到说自己恋爱脑的,不自觉撇了撇嘴。

        他才不是恋爱脑。

        萧什看了一会他的反应,又把手机拿回来,点开另一条热搜。

        “还有我们也上热搜了,你看。”他给言砚看了眼,又犹豫道,“你对象会不会吃醋啊?”

        “吃醋”这个词对言砚来说有点陌生。

        他愣了一下,想了想纪觉川平时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像是没有什么能影响到他的情绪。

        纪觉川应该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吧?

        而且他那么忙,哪有空吃醋。

        言砚摇了摇头:“不会的。”

        萧什松了口气。他知道言砚的对象是什么样的人物,要是被记恨上了,他也就不用混了。

        不远处传来几声嬉笑,一个女生正依偎在一个男生怀里,似乎是被大吊桥吓得腿软了。

        萧什看了几眼,告诉言砚:“我看到他们也上热搜了,网友们都说他们把直播弄得像恋爱综艺。”

        看到言砚点了下头,他又继续往下说:“不过他们还真挺配的,一个是舞蹈区的,一个是游戏区的,以后结婚还不用担心对方职业歧视。”

        萧什口无遮拦地开完玩笑,才突然意识到什么,瞬间闭上嘴看了一眼言砚。

        他忘了言砚的对象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句话就像是在隐喻什么似的。

        还好言砚好像并不在意,只是长睫轻颤了一下,侧了侧身子:“导演好像在叫我们。”

        萧什心虚地“嗯”了一声,跟在他身后。

        晚上没有活动,主播们都回了酒店的房间,直播也暂停了。

        言砚洗完澡坐在床上,把电脑拿了出来,准备给纪觉川打视频电话。

        电话刚响了两声就被接通,电脑屏幕上出现了纪觉川那张英俊冷硬的脸,男人周围的环境有点昏暗,半张脸隐在阴影中。

        “准备休息了吗?”低沉的声音传出。

        “嗯嗯。”言砚身子前倾,好奇地看了看他周围的环境,“你在外面吗?”

        “是。”纪觉川看他凑近镜头的样子,眼底有些笑意。

        看到他头发微湿,又皱起眉:“去把头发吹了,这样会着凉。”

        言砚“哦”了一声,坐在电脑前把头发吹干,然后又凑到镜头面前。

        “你在哪呀?”

        “在车上。”

        纪觉川的目光在他脸上停了许久,突然问:“脸上的颜料洗干净了?”

        言砚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颜料。在纪觉川晦暗的眼神中,他才知道纪觉川说的可能是今天上热搜的那个视频。

        他不解地眨了下长睫:“在店里就擦干净啦。”

        纪觉川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言砚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用手撑着下巴,直勾勾地看着屏幕里的男人:“老公,我好想你。”

        虽然才离开了一天,但他已经开始想念赖在纪觉川身边的生活,现在隔着屏幕看到纪觉川也不觉得满足。

        言砚苦恼地皱了皱鼻子,那条评论说的没错,他还真的是恋爱脑。

        那边纪觉川听到这句直白的话,眸色顿时暗了暗。

        因为言砚趴着的姿势,他能清楚看见言砚流畅的脊背和两条修长的腿,还有睡衣下若隐若现的腰线。

        言砚说完这句话后,还有点不好意思,却看到纪觉川没什么反应。

        他顿时皱起了脸,正准备说要把上句话收回,就听到纪觉川低低的声音:“嗯,我也想你。”

        言砚心跳快了点,开心地朝他弯了弯眼睛,还想说些什么,旁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听到萧什的大嗓门传出来:“言砚,我在外面找到一家本地人超多的烤肉店,你来不来?”

        n城是一座旅游城市,很多店都是本地人为了做旅客的生意开的,本地人根本不会去。而本地人多的店,无疑是不错的店。

        “我跟小旋占了位置,这的生意可好了。”萧什继续说。

        今晚平台带他们去的餐厅是一间很有本地特色的餐厅,上的菜千奇百怪,甚至还有几碟虫子,言砚一口没动。现在听到那边“滋滋”的烤肉声,也有点心动。

        他想了一下,说:“好呀,你把地址发给我吧。”

        挂断电话后,他又看向屏幕上的纪觉川:“老公,我要换衣服出去了,晚点再跟你聊。”

        房间里本就安静,刚刚电话里的声音也清晰地传到了纪觉川那边。

        纪觉川眉毛往下压了压,半晌后才应了声“好”。

        言砚还有点舍不得挂掉视频,但他又要换衣服,只好把镜头盖住,边换衣服边问纪觉川:

        “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车上呀?是要出门还是回家?”

        纪觉川听着那边窸窸窣窣的声响,自然猜到言砚在干什么,额上青筋跳了跳。

        “出门。”

        “这么晚还出门。”

        言砚嘟囔了一句,换下睡衣后套了一件外套,再把镜头打开:“那我走啦。”

        “嗯,小心点。”

        “嗯嗯。”

        言砚关掉视频出了门。

        酒店走廊上空无一人,能听到其他人房间里的热闹声响,还有些房间门开着,飘出阵阵烟味。

        言砚快步走进电梯,很快走出了酒店大门。

        他低头看手机上的步行导航,顺着街道往前走,突然被一道人影挡住了路。

        原本以为是撞到了路人,言砚说了声“不好意思”,往左边让了让,那道身影却也跟着走到了左边。

        言砚这才察觉到不对,抬起头一看,见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沈栎温和地朝他笑了笑:“这么巧。”

        言砚只是之前在聚会上见过他一次,对他没什么印象,礼貌地点了下头:“你好。”

        沈栎顿了一下,语气有些淡淡的伤心:“言砚,你怎么跟我这么生疏了?”

        听到这句话,言砚想起原主以前喜欢了沈栎这么久,他骤然这样疏离,可能会引起怀疑。

        只是没等他开口,沈栎又说:“难道是因为以前那些事,所以要跟我避嫌吗?”

        言砚抿了抿唇,点点头。

        沈栎眸光闪了闪,突然提起另一件事:“今天的热搜我看到了,你跟纪总看起来感情很好。”

        言砚不知道他想说什么,莫名警惕起来,“当然很好。”

        “那他对你呢?”沈栎眯了眯眼又问。

        “他对我也很好。”言砚有些不好的预感,也不太想跟他讲话了,转身想走。

        “可惜他却连陪你来n城的时间都没有。”沈栎手插在口袋里,声音淡漠。

        言砚蹙起眉毛,觉得沈栎有些莫名其妙。

        “这是我的工作,他也有他的工作,当然不能陪我来。”

        沈栎又笑了笑,这个笑容跟一开始的笑容有些不同:“也是,你的工作是整日在镜头前,他的工作却是在办公室做价值千万上亿的决策,不能经常在一起也能理解。”

        路上没什么人,沈栎的声音顺着寒风清晰穿进耳朵,言砚咬了咬唇,在心里想反驳他的话。

        “言砚,你还记得你刚回言家的时候吗?”沈栎看向别处,似乎在回忆什么,“那时候你总爱来找我,还给我筹划生日宴,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欢我。”

        “没想到没过多久你就跟别人有了婚约,还是一个跟你根本不配的人。”

        沈栎直直盯着面前的人,想从他的脸上看到自己想看的神情。

        他其实早就不记得那时候的事了,甚至连那时候言砚追在他身后的样子都记不清了,可现在言砚的样子却在他心里清晰。

        今天看到那条热搜的时候,他甚至在想,如果那时候他答应了言砚的追求,言砚在木牌上写的名字会不会是他?

        可能只是因为不甘心。

        但他没在言砚脸上看到想看到的神情,反而被恶狠狠瞪了一眼。

        “早就不记得了。”言砚瞪着他,满脑子都是他刚刚说的“不配”。

        他想反驳什么,想说他跟纪觉川明明很配,想说就算不配,只要他们喜欢对方就够了。

        但他站了一会,却没说出话来。

        他看到沈栎抿直唇线,似乎想来拉他,被他用力拍开。

        言砚转身走了,他有点后悔自己没早点走。

        路上仍是没几个人,言砚拿出手机,告诉萧什他不去吃烤肉了,然后慢吞吞往酒店走。

        他觉得沈栎说的一点也不对,但又想不到反驳的话。

        现在冷静下来,他仍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

        更可笑的是,这直播平台还是沈栎家里的企业,要是他刚刚的反应惹到了沈栎,说不定连工作都要丢了。

        那他跟纪觉川的差距就更大了。

        言砚低头走在路上,前面又突然冒出个身影,结结实实挡在他前面。

        他心里有些恼火,以为又是沈栎,想也没想就在那黑皮鞋上狠狠踩了一脚。

        “你够了没?”

        头顶传来“嘶”的一声,接着一条手臂把他搂进熟悉的怀抱,另一只手捏住他准备咬人的嘴,声音有点无奈:“这是怎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快完结了,不会虐!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毛豆儿有点得劲儿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5690116、49937856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128865522瓶;樊清呀20瓶;等一个温柔的时代15瓶;凉笙墨染、蓝桉、沅芷10瓶;陆玖卿5瓶;21900367、李汭燦抱紧我3瓶;蓝莓猫meow、qweasd月、22069976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