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65章

第65章

        言砚后半夜没有再睡觉,一直在床头坐到了天亮。

        天刚破晓,他就拉着行李箱去退了房间,打车往机场去了。

        他昨天跟陆逸明约好了早上在机场见面,又订了中午的机票,打算拿了钥匙就直接飞去j城。

        到机场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机场的人来来往往,面色匆匆。

        言砚在机场等了一会,就看到陆逸明背着双肩包朝他走来。

        陆逸明住的地方离机场比较近,他看起来像是刚起床,额前的头发还有点凌乱,眼睛没睡醒似的半眯着。

        他见到言砚后,就从背包里拿出一大串钥匙,交到他手里。

        给他把每个钥匙介绍一遍后,陆逸明有些内疚地说:“我最近没什么空,不能跟你去j城了,过段时间我再带合同去找你。”

        言砚摇了摇头:“没事,合同的事不急。”

        他现在只要有个能歇脚的地方就行了,合同晚点签也没关系。

        陆逸明看了一眼他旁边的行李箱,又问:“你几点的飞机,要我帮你拿行李吗?”

        “不用,我行李箱里没什么东西。”言砚朝他笑了一下,“你先回去吧。”

        “行,那你有事再联系我。”陆逸明没有再多问,跟他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现在距离登机时间还早,言砚取了机票后,在机场大厅找了个位置坐下,拿出手机打发时间。

        玩了一会手机,他站起身想去一趟洗手间,刚走出一段距离,就看到一大群人围在路旁,手里拿着灯牌,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他经过的时候,那群人正好动了起来,把他挤到了人群中。

        言砚艰难地稳住身形,发现这群人正情绪激动地往前面挤,他一时挤不出去。

        于是他只好顺着人群往前走了两步,抬头去看让他们激动起来的原因。

        一个修长的身影走了过来,那人脸上戴了个黑色口罩,一双桃花眼毫无波澜地看着前方,显得有几分冷淡。

        虽然只露了眼睛,但言砚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没想到这么巧,竟然会在这遇到言越洛。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下一秒,那双桃花眼就向他扫来,稳健的步伐明显顿了一下。

        言砚还没确定言越洛有没有看到他,就见言越洛摘下一边口罩,朝他的方向做了个口型,然后加快脚步离开了。

        身边的粉丝因为他这个举动瞬间沸腾起来,言砚怕被人认出来,赶紧把外套的帽子戴上,低下头挤出人群。

        言越洛刚刚让他去外面找他,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事。

        言砚走到机场外,顺着言越洛刚刚发来的信息,找到停在角落的车。

        守在车门外的助理看到他,立刻露出礼貌的笑容,帮他打开车后座的门。

        刚坐进去,言越洛就开门见山地问:“怎么就你一个人,纪觉川呢?”

        言砚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紧张了一瞬,老老实实回答:“我跟他分开了。”

        “分开了?”言越洛眉毛瞬间皱起来,“什么意思?”

        “就是……离婚了。”言砚声音越来越小,长睫垂下,不敢去看言越洛的表情。

        言越洛脸色冷了下来,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问:“你们吵架了?”

        他的声音也没有温度,在开了暖气的车里仿佛能结冰。

        “不是。”言砚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想了一下,认真说,“我们不合适,所以和平分手了。”

        说是分手也不太对,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真正在一起过,可他一时也想不到合适的词,只好用这个词。

        言越洛根本不相信他的说辞,直直看着他的眼睛:“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没有!”言砚怕他误会,赶紧摇头,“真的只是和平分手而已。”

        和平分手?

        言越洛想起之前在订婚宴上,纪觉川看言砚的眼神,怎么也不相信纪觉川会答应言砚和平分手。

        可看言砚不愿意说,也没再继续问下去。

        只要不是纪觉川做了对不起言砚的事,小夫妻之间闹点矛盾他也管不了。

        他把视线移到车外的那个行李箱上:“你准备去哪?”

        言砚:“去j城。”

        虽然刚刚还想着不去插手他们小夫妻间的事,但听到这个地方,言越洛还是蹙了下眉。

        纪觉川竟然会答应让言砚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这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言砚怕言越洛再继续问下去,眨了下眼:“哥,我快到时间登机了,等到了再跟你聊吧。”

        “嗯。”言越洛点了下头,“不够钱了跟我说。”

        顿了一下,又说:“如果他欺负你了就告诉我。”

        言砚怔了一下,知道言越洛肯定是以为他跟纪觉川在闹别扭,没把他说的离婚当真。

        他也没打算再跟言越洛解释。

        反正等到时候拿了离婚证,言越洛就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了。

        他朝言越洛弯了弯眼睛,说了声“知道啦”,打开车门下了车。

        现在虽然还只是初冬,但外面的寒风已经非常刺骨,言砚把外套拉链往上拉了拉,拖着行李箱往机场里走去。

        他的新生活要开始了。

        高速上,一辆黑色的车飞快行驶着。

        坐在后座的男人脸色阴沉,身上散发的寒气比外面的天气还要冻上几分。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他的脸色,打了个冷颤,默默把车里的暖气又开高了点。

        纪觉川的手机充了一点电,他反反复复点开跟言砚的聊天界面,目光沉沉地盯着言砚发过来的最后一句话,脸色阴沉地能滴出水。

        在麻木过后,现在看到这条信息就只剩下怒意。

        竟然敢跟他提离婚,还敢说什么离婚协议书,真是胆大包天。

        言砚真的觉得他会签那什么破离婚协议书吗。

        做梦。

        他的目光几乎要把手机盯穿一个洞。

        过了一会,纪觉川又点开言砚的头像,对着他头像上那只圆润的燕子磨了磨牙,几乎要气笑。

        连情侣头像都给他换掉了,还真是考虑周到。

        纪觉川动了动手指,把自己的头像也给换了,唇角扯出一个冷笑。

        想跟他撇清关系?想都别想。

        车子在机场前停下,纪觉川推开车门,面无表情地往里面走。

        他眼神扫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大厅椅子上的言砚。

        言砚穿了一件米白色的外套,黑发乖顺地垂在额前,纤长的眼睫低垂,正在认真地看着手机。

        他耳朵还染了点薄红,不知道是不是冻红的。

        光看他这副乖巧的模样,纪觉川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有胆量做出这些事。

        收了他钱的下一秒就收拾东西跑路,连电话都不接,还敢跟他提什么离婚。

        自己以前还真是小瞧了他。

        纪觉川咬了咬牙,大步朝言砚的方向走去。

        言砚坐在椅子上,低头摆弄手里的手机。

        他总觉得除了换头像外,还应该做点别的,才算是和纪觉川彻底结束关系。

        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更别说分手了,所以这是他第一次抹掉一个人在他生活中的痕迹。

        虽然有点难过,但很快,言砚就开始专注地删除手机里其他关于纪觉川的东西。

        他先是删掉了纪觉川的电话,又删了相册里跟纪觉川有关的照片,正准备把纪觉川的微信也删掉,又想起他们还没办离婚证,以后还要联系的。

        于是他没有删掉纪觉川的微信,只是把备注给删了。

        做完这些,言砚又开始盯着手机发呆。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起以前有个堂姐告诉他,分手也要有仪式感。不但要把对方的痕迹删得干干净净,对方的东西也不能留。

        他还记得那个堂姐分手后,把男朋友送的戒指扔进了海里,其他东西也扔得一干二净。

        言砚低下头,看着手上那枚订婚戒指。

        这个也要扔掉吗?

        他把戒指摘了下来,犹豫了许久。

        这个戒指好像还挺值钱的,他有点舍不得。

        言砚对着戒指犹豫不决,没注意到身边的人突然都开始小声议论起来,也没发现周围陡然怪异的气氛。

        直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把他罩在阴影下,他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茫然地去看。

        看清站在面前的人是谁后,言砚瞳孔骤缩,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纪觉川怎么会在这?

        对上纪觉川阴晦的眼神后,言砚咽了下口水,莫名害怕起来。

        他想站起来,可纪觉川已经弯下腰,两只手撑在他椅子的扶手上,把他围了起来。

        “你想去哪?”声音像是浸了寒冰。

        言砚眼睫颤了一下,往后缩了缩:“不、不告诉你。”

        他看到纪觉川的眼神陡然阴冷起来,微微低了下头,看向他手上的戒指。

        接着,纪觉川的眼神就更冷了。

        他的手被抓住,戒指强硬地戴回了他的手上,推到指根。

        粗暴的动作让他手指有些疼,他咬了咬唇,趁机推开纪觉川,从座位上站起来。

        正好现在快到中午,言砚去拿放在旁边的行李箱,准备绕开纪觉川去办托运。

        刚伸出手,行李箱就被纪觉川提了起来,接着他的手被抓进手心,纪觉川拉着他往旁边走去。

        言砚挣脱不开他的手,只能被他拉到了角落处。

        虽然对现在的纪觉川有点害怕,但言砚被这样摆布了几次,也有点生气了。

        有什么事不能说清楚,要这样动手动脚?

        他用力抽回手,抬眸看向纪觉川:“你想干嘛?”

        这话虽然很有气势,但因为他泛红的眼睛,气场瞬间弱了几分。

        纪觉川目光沉沉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言砚拿过行李箱,转身往外走。刚走两步,突然觉得口袋里少了点什么。

        他摸了摸口袋,脚步停了下来。

        是他的机票不见了。

        会不会是刚刚挣扎的时候掉了?

        言砚回过头,想倒回去找,却看到纪觉川还站在原地,手里拿着一张机票。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倒了回去,抬起长睫:“那是我的机票。”

        纪觉川垂眸,看着那张在灯光下柔和漂亮的脸,拿着机票的手动了动。

        言砚还以为纪觉川要把机票还给他,伸手想去接,却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抬起,在他愕然的目光中,把机票撕成了两半。

        作者有话要说:不能黑化,再黑化真的没老婆了

        ps:来迟了,本章评论发一百个红包包(轻轻跪下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edi纭、4616057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欢白茶74瓶;无与伦比70瓶;wyy40瓶;kyy30瓶;舟舟子我老婆、玖言、冰焰、贰火双木夕10瓶;中二病神探8瓶;素风谷好、三三6瓶;今天买小裙子了吗5瓶;空言、季尘、天才麻将少女4瓶;猫猫能有什么坏心眼呢、做世界的水手、星光垂野、思思非常可爱了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