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61章

第61章

        纪觉川沉默了一会,再开口时,声音有点沙哑:“我陪你看。”

        他双手在岸上一撑,上了岸,回头看了一眼在水里探出半个头的言砚:“我先去换衣服。”

        虽然觉得他的反应很奇怪,但言砚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跟他计较刚刚的事:“你去吧。”

        现在还没到日落的时间,言砚在泳池里游了几圈,又趴在泳池边缘看了一下远处的风景,等了许久也没等到纪觉川。

        在他又游了几圈后,纪觉川终于换好泳裤出来了。

        “老公,你怎么这么慢。”言砚游过去仰头看他,长睫上还沾着水珠。

        纪觉川移开视线,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无聊了吗?”

        “还好。”言砚拍了拍水面,清澈的眼睛盯着纪觉川看,几乎要把无聊写在脸上。

        等纪觉川下了泳池游到他面前,他还在无意识地拍水花,于是纪觉川刚靠近,就被水花溅了一脸。

        言砚愣了一下,有点尴尬,默默把手藏到了水下。

        纪觉川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把微湿的头发捋了上去,没有在意。

        他想起刚刚让言砚掉进水里的事,脸色还有点不自在:“刚刚有摔疼吗。”

        言砚摇了摇头:“没有。”

        纪觉川的脸色好了一点,只是眉毛仍然皱着,薄唇抿了抿:“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言砚刚才明明看到纪觉川往后退了一小步,不然他也不会扑了个空。

        可他看到纪觉川像是愧疚的样子,还是没有追问,只是点了点头。

        房间里的门铃突然响起,言砚转头看了一眼,纪觉川就已经上了岸,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

        “我去吧。”

        纪觉川离开没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端了一个托盘,弯腰放进泳池。

        他左右看了看,没看到言砚的身影。

        然而刚进到水里,就看到水下一道影子飞快朝他游来,言砚从他面前冒出来,水润的眼睛朝他轻轻弯着。

        注意到旁边的托盘后,他扇子似的眼睫眨了眨。

        纪觉川喉结动了动,问他:“吃水果吗?”

        言砚点了点头,理所当然地喊他:“老公,我想吃火龙果。”

        纪觉川的手比脑子更快,立刻用叉子给他叉了一块火龙果,又亲自喂进他嘴里。

        等这一系列动作做完,他才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

        好像过于积极了。

        他从来不是那种会服侍别人的人,更别说听从别人的吩咐,可刚刚言砚随意的一句话,却让他比谁都积极。

        纪觉川皱了下眉,难得的有些迷茫,但言砚眨着晶亮的眸子,又开口了:“老公,我还要。”

        他刚刚在泳池游了好几圈,现在放松下来就有点懒散,连手也不想抬。

        纪觉川心里的问题还没想明白,就又下意识听了他的话,给他喂了一块。

        看着那张柔软的唇张开,把水果吃进去,合上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他手上的叉子,心里的感觉更复杂了。

        不知怎么的,纪觉川想起今天上午排队时,那个想要排到他们前面的男生。

        那个男生说话的声音很软,眉眼间都是刻意的讨喜,配上一张娃娃脸,确实看起来很乖巧。

        可他却莫名很反感别人对他做出那样的姿态。

        他也说不上是为什么,只知道那一瞬间心里就升上了厌恶,像是不受自己控制。

        但他现在突然发现,言砚其实也经常用那样的姿态跟他讲话,可他却从来没有产生过反感之类的感觉。

        如果说是因为言砚跟他比较熟,所以他才能接受的话,也太过牵强。

        因为言砚在刚认识他的时候,就是用这样的姿态跟他说话,甚至提出的要求还要更过分些,第一天就说要跟他睡一张床。

        而他那时候不但没觉得厌恶,反而还答应了。

        纪觉川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对劲,就像是被言砚下了蛊一样。

        “老公,你在想什么?”

        言砚离他近了点,滑溜溜的腿无意间蹭到了他腰间,让纪觉川神经都紧绷了一瞬。

        他张了张嘴,最后只是说了句“没事”。

        放在岸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纪觉川转身去拿手机,避开了言砚探究的目光。

        言砚原本也只是随口一问,看他转身去接电话,也就自己拿起叉子在旁边吃起来。

        纪觉川接电话没想着躲开他,说话声清晰地传进了言砚耳朵里。

        打电话给他的人似乎是为了公司的事,他听到纪觉川沉着声音说了几句话,那边没挂断电话,还在继续说着什么。

        最后,纪觉川只是说了句:“行了,等我回来处理。”

        言砚咬了咬叉子,想着会不会是公司有急事。

        纪觉川平时那么忙,能空出这两天陪他在海岛玩已经很不容易了,要是还要他再在这陪他几天,也太强人所难了。

        而且陪他哪有公司的事重要。

        正皱眉咬着叉子,纪觉川就已经放下手机到了他身边。

        言砚还以为他会说要提前回去,但等了一会,纪觉川只是开了一瓶饮料递给他,什么也没说。

        他迟疑了一下,开口问:“你不回去吗?”

        纪觉川动作一顿,看向他:“为什么要回去?”

        言砚眼睛睁大了些:“不是公司有事吗?”

        “不急。”纪觉川语气淡淡,心里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是言砚觉得无聊了,所以想提前回去,原来只是担心他公司有事。

        言砚怔了一下,还想说点什么,就看到纪觉川下巴扬了一下,示意他去看身后的景色。

        他回过头,看到云朵已经成了漂亮的橘红色,天边是大片的火烧云,火球一般的太阳悬在其中,海水和沙滩都涂上了一层金色。

        “好漂亮……”言砚嘴巴微微张开,眼睛都看直了。

        静静看了一会壮观的景色,言砚把视线移到了身边的纪觉川身上。

        纪觉川还在看着日落的方向,漆黑的眸里映着落日的光,平日里凌厉的眼神似乎也柔软了下来,唇线坚毅的唇轻抿。

        突然,男人转过头,直直看向了他。

        言砚偷看被抓了个正着,心虚地转过头,假装看日落。

        余光看到旁边的身影正在靠近,言砚心里莫名有点紧张,又转过头,想看纪觉川在做什么。

        刚转过头,日落的光线就被遮住,温热的气息靠近,有微凉柔软的东西压在他唇上。

        言砚身体僵住,任由柔软的东西钻进他嘴里,跟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还被含住了舌尖轻吮。

        落日燃烧得愈发灼烈,纪觉川背靠在泳池边缘,一手把言砚按在怀里,动作轻柔地把人亲得眼神迷离。

        不知道是不是落日光线映照的原因,言砚的脸染上了一层薄红,眼眸里水光潋滟,靠在他身上乖乖张嘴让他亲了许久。

        被放开的时候,言砚的手还攀在纪觉川肩膀上,像是没回过神。

        等他脸开始更红的时候,纪觉川就知道他回过神了。

        果然,怀里的人动了动,慢慢把头埋进了他颈窝,还没完全平稳下来的气息轻轻喷在他脖子上,眼睛紧紧闭着。

        直到太阳完全消失在海平线,言砚脸上的热度才消退,只是仍然不太敢去看纪觉川。

        他不知道纪觉川为什么突然会在那种时候亲他,虽然心里隐隐有一个猜想,但很快被他否定。

        一定不是他想的那样。

        看完日落后,两人就离开了泳池。

        言砚借口说要去看明天的活动项目,躲进了书房,等彻底冷静后才回了睡觉的房间。

        在海岛游的第三天有观赏烟花的活动,算是言砚最期待的活动之一。

        他和纪觉川早早来到了看烟花的海边,海边已经来了许多人,他们走了许久才找到一个好位置。

        为了防止走散,两人的手一直是紧紧牵着的,跟周围其他的情侣没什么不同。

        离烟花表演开始还有十几分钟,言砚低头看着手机,纪觉川则是看向漆黑的海面。

        站在他们旁边的一男一女正在聊天,说话声清晰地传进纪觉川耳朵里。

        这两人似乎是普通的朋友,正在因为什么事情争执。

        女生语气咄咄逼人:“舒阳,你今天凭什么不让我穿那套比基尼?”

        男生语气温柔:“今天人这么多,你穿那套衣服不太合适。”

        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有点沉:“而且我看到很多人在看你。”

        纪觉川想起前两天言砚想穿冲浪裤,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也拒绝了,现在听到男生说的话,在心里觉得很有道理。

        那时候沙滩上的人那么多,言砚只露了个胳膊,他就看到有人的视线落在言砚身上,所以他才不让言砚换冲浪裤的。

        女生又说话了:“你总是管我的事,上次也是,余泽约我吃饭,你为什么要帮我拒绝,还跟我冷战。”

        男生低头:“余泽平时经常跟不同的女生混在一起,我是怕你被他骗了,而且我没跟你冷战,我那是担心你……”

        纪觉川可能是等烟花表演等得无聊了,不自觉又把两人的对话听了进去。

        他一下想起之前因为盛陌闻约言砚吃饭,两人闹得不愉快那件事,越来越对这个男生感同身受。

        他那时也不过是担心言砚会被别人骗而已,盛陌闻跟言砚根本不是一个段位的人,言砚一不小心就会被人骗了。

        至于那时候不小心凶了言砚,肯定也是因为太过担心,一时急了而已。

        他最近一直在意言砚是不是养了小白脸,也是因为担心他被人骗财又骗色,毕竟言砚现在手上本来就没多少钱,经不起别人骗。

        男生的话显然没打动女生,女生的语气还是很不满:“舒阳,我们只是朋友,你为什么总是管这么宽?”

        男生沉默下来。

        纪觉川没听到男生的辩解,心里不自觉开始给自己找答案。

        跟这两个人不同,他跟言砚领了结婚证,还有另一层关系,所以他才会管言砚的事。

        虽然只是联姻,可他和言砚也算是一家人了,所以他才会事事都这么在意。

        一定只是因为这个。

        男生终于说话了,声音有些低哑:“因为我喜欢你。”

        “不让你穿那套泳衣,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的身体,帮你拒绝余泽,是因为我在吃醋,你明白了吗?”

        女生愣住了。

        不止是女生,一旁的纪觉川也愣住了。

        他像是被人说穿了什么不得了的心事,整个人一动不动,呼吸都缓了下来。

        半晌后才垂下眼睛,盯着地面。

        是因为喜欢?

        不想让言砚穿冲浪裤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看见,不高兴别人跟言砚说话是因为吃醋。

        昨天亲言砚也不是因为落日下的他太过好看,而是因为情不自禁,想在那样的景色下亲自己喜欢的人。

        他喜欢言砚?

        绚烂的烟花在漆黑的海面上绽放,映亮了半边天空,和仰头看烟花的人的脸。

        烟花表演开始了。

        言砚牵着他的手更用力了,眼睛亮晶晶地晃他的手臂,让他抬头去看。

        纪觉川抬头看了一眼漂亮的烟花,又没忍住转头去看那张比烟花更吸引他的脸。

        像是在心里铺垫了很久,他很快就承认了他喜欢言砚这个事实。

        或许之前心里就隐隐有察觉,只是他自己不肯信,不然那天他也不会在石像面前写下言砚的名字,更不会一次又一次任由言砚亲他。

        一朵又一朵烟花在海面上炸开,巨响声让人心里也跟着轰鸣。

        纪觉川把言砚的手牵得更紧,心情是他从未有过的愉悦,仿佛一颗心也被填满了。

        喜欢的人正好是自己的合法伴侣,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人愉快的事吗?

        作者有话要说:又到月底了,来求点快过期的营养液

        营养液加更在肝了在肝了!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叙利亚悍妇2个;南猫哎、熊猫宝宝小雨子、song人头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老神仙永远快乐30瓶;咸鱼不想翻身、神说没有光20瓶;绝世炸鸡酱18瓶;4969140215瓶;明霜、黑桃九b、宿墨10瓶;我的漂亮老婆呀9瓶;正版一颗星8瓶;三三6瓶;果、穗穗、夜歌、子渚、eunhyuk5瓶;七月4瓶;michelle3瓶;月上柳梢头、ailsa2瓶;吱吱在天上飞、某个不甘平凡的平凡人、邱玥枂、kx、安溟诺尔、小杨睡着了、29004758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