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58章

第58章

        落地窗外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明媚的阳光穿过玻璃,照进房间里。

        言砚看到纪觉川手里拿着那瓶防晒霜,久久没有动作,只是垂着眼睛,盯着防晒霜的瓶身看。

        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刚想适可而止,把防晒霜拿回来,就看到纪觉川的手动了动,拧开了盖子。

        白色的膏体被挤在手上,纪觉川抬眼看他:“先涂哪里?”

        言砚愣住,等纪觉川又问了一遍,才磕巴着回答:“脸、脸上吧。”

        “好。”

        纪觉川离他近了点,把手上的膏体点在他脸上,额头、鼻尖、下巴都抹上了白色的膏体。

        言砚眼睫颤了几下,有点不习惯地侧了下头,很快就被纪觉川捏住了下巴,固定在原处。

        等脸上所有地方都抹上了膏体,温热的指腹就贴了上来,帮他把脸上的膏体抹匀。

        言砚的皮肤很白,凑近了看更是光滑莹润,手感细腻如凝脂。

        纪觉川的手指从他眉骨细细描摹到唇瓣下方,像是在碰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感受到脸上手指的温度,言砚偷偷睁了下眼,看到纪觉川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深邃的眉眼就在眼前,心跳莫名停了一拍,赶紧又闭上了眼。

        涂完脸后,他的手又被纪觉川拉住,挤了膏体在上面。

        手臂很快也涂好了防晒霜,等涂到手指的时候,那只修长的手直接插.入他指缝,帮他把膏体细细涂匀了。

        言砚脸有点红,盯着两只纠缠在一起的手,觉得被他碰到的地方有些酥麻。

        明明平时他也经常牵纪觉川的手,但现在的感觉似乎格外不对劲。

        “身上要涂吗?”

        纪觉川像是把玩一样握着他的手,抬眼问他。

        “不、不用了,我等会不脱衣服。”言砚赶紧摇头,死死拽着衣服下摆。

        他开始庆幸自己穿的是长裤,不然连腿上也要涂防晒霜。

        “嗯。”纪觉川松开他的手,把防晒霜的盖子盖上,站起身,“走吧。”

        “好。”

        言砚点头,趁纪觉川背对着他,赶紧又把防晒霜打开,快速地涂了一下脖子和领口的位置,然后才跟上去。

        上午的沙滩上已经有许多人了,现在太阳还不算太烈,大部分人都在惬意地晒着太阳,还有小孩在沙滩上堆城堡。

        言砚在躺椅上躺下,舒服地眯了下眼,看着不远处拍打沙滩的海浪。

        纪觉川去附近买了冰饮,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言砚半眯着眼睛,一条腿微曲着,一身皮肉在阳光下白得发光。

        他帽子下的黑发温顺地贴在额头上,一张脸精致漂亮,吸引了沙滩上一些若有若无的目光。

        纪觉川脚步微顿,在他旁边的躺椅上坐下,把冰饮递给他。

        言砚的脸被晒得有些泛红,眸子亮晶晶的,朝他弯成了月牙:“谢谢老公。”

        “下午想做什么?”

        纪觉川帮他把帽子扯了扯,遮住了阳光。

        “下午看看平台安排了什么项目吧。”言砚吸了一口冰饮,唇瓣艳红,没忍住吐槽了一句,“不过那些项目好像都没什么意思。”

        他也不知道平台安排的情侣套餐和普通套餐有什么区别,项目确实是挺丰富的,可他看了一眼,都不怎么感兴趣。

        而且那些项目没有固定时间,只要在离开前体验就可以,所以他也不急着去。

        言砚咬了咬吸管,突然想到什么,兴奋地扭头看向纪觉川:“我们下午去冲浪吧!”

        他还记得纪觉川说他会冲浪,立刻就有点心动起来,想让纪觉川教他。

        “好。”

        纪觉川只当言砚是想看他冲浪,没多想就答应了。

        中午吃完午饭,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他们就去了适合冲浪的那片海滩。

        买冲浪板和冲浪裤的时候,言砚刚拿了一条冲浪裤,就被纪觉川放了回去。

        他有点疑惑地转头看向纪觉川,看到他抿了下唇,脸色有点不自然:“今天浪有点大,不适合学冲浪,你看我玩就行了。”

        “不是有你带我吗。”言砚有点不甘心,还想去拿冲浪裤。

        “浪大容易摔跤,会很疼。”

        听到这句话,言砚才犹豫起来。

        “下次我再教你。”纪觉川牵着他的手往外面走。

        听他这么说,言砚也没再坚持。

        他们刚走出店铺,就看到有人已经在冲浪,身形矫健地从海浪里冲出。

        言砚一下被冲浪的人吸引了注意,把刚刚的事忘在脑后,眼里满是兴奋和向往。

        看到他盯着别人看,纪觉川心里难得升起些不服气的情绪,跟言砚说了句“等着”,就去换上了冲浪裤。

        等他换好冲浪裤出来,刚刚冲浪的人已经在岸上歇着了,几个人聊天说浪太大,要等浪小了再去冲浪。

        言砚正无聊地坐在一旁,看到他出来后眼睛一亮,但很快又被失望代替。

        “老公,我听他们说今天浪太大了,是不是不能冲浪了?”

        纪觉川看了一眼海水的方向,根本没把那点浪放在心上。

        他以前读书的时候,遇到过比这更大的浪,那时候他和他的同学一个比一个不要命,越大的浪越玩得痛快。

        他在言砚脸上捏了一把,“没事。”

        没过多久,沙滩上三三两两聊天的人都渐渐停了下来,不约而同看向海面。

        一道矫健灵活的身影稳稳地踩着冲浪板,在翻涌的海浪中穿梭,如同鱼一样自在。

        言砚看得热血沸腾,等纪觉川走上沙滩朝他走来时,丝毫没掩饰他的仰慕,拉住他的手夸了一堆话。

        要不是纪觉川身上还湿着,他估计早就要贴上去了。

        纪觉川这时心里才爽快不少,心情比刚刚冲浪的时候还要畅快,眼里不自觉浮上些笑意。

        过了一把冲浪的眼瘾后,言砚开始翻看平台给他们安排的项目。

        “情侣潜水,这个怎么样?”

        言砚刚刚看了他冲浪,眼里的兴奋还没消散,脸上的笑容灿烂。

        “情侣”两个字让纪觉川心里一动,轻轻点了点头。

        “我回房间拿潜水证。”

        言砚嘴巴微张,明显非常讶异:“你还有潜水证?”

        “嗯,之前顺便考的。”

        言砚以前在家的时候,父母虽然请人教过他潜水,但他身体不好没学下去,可惜了好久。

        现在听到纪觉川说有潜水证,眼里又是羡慕又是敬佩。他没想到纪觉川除了在事业上这么成功,其他方面也不遑多让,就像是全能的一样。

        不过又转念一想,纪觉川是书里的主角攻,当然什么方面都要比别人强。

        他跟纪觉川回去拿了潜水证,又照着地图,找到了潜水点。

        因为言砚没有潜水证,在潜水之前,还需要跟着教练在泳池培训后才能下海。

        好在他有一点基础,培训起来十分轻松,很快就完成了培训。

        在下海之前,有工作人员在跟他们介绍这边的风俗,又告诉他们,下海后能看到一块破旧的石像,那块石像是是一位不知名的仙。

        只要带着伴侣的名字到那块石像前,就能得到那位仙的祝福,让他们的感情长长久久。

        这块石像在c城比较出名,旅游攻略上也有提到,很多情侣都是冲着这块石像来潜水的。

        听工作人员介绍完,那些情侣都开始在包里翻找纸笔,想把对方的名字写下来。

        然而很快,就有人拿了一堆小纸片和笔进来,还提了一袋子的防水胶片。

        “想带名字下去的可以看看,写名字加上防水胶片一共五十,保证划算哈。”

        听到这个价格,言砚张了下嘴,觉得这价格有点离谱了。

        没想到许多情侣都去买了防水胶片,把端端正正写好的名字放进去,紧紧抓在手里。

        言砚看了一眼旁边的纪觉川,发现他正看着卖防水胶片的那人,目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感受到他的目光,纪觉川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没说。

        很快轮到了他们下海,纪觉川因为有潜水证,不用教练跟着,所以工作人员只派了一个教练跟着言砚。

        言砚许久没有潜水,一进到海水里,就新奇地往四周看。

        海里的景色赏心悦目,不时有小鱼擦着他的手边游过,留下一串泡泡。

        教练知道他们是情侣,便带着他们往石像的方向游,时不时停下来让他们看会风景。

        在游的途中,他们正好遇上了鱼群,朝他们迎面游来,言砚转头多看了几眼,隔着潜水镜都能看见他眼里的兴奋。

        纪觉川拉着他的手,没有去看鱼群,只是看着他那双在海水里依然晶亮的眸子,把他的手拉得更紧了些。

        很快,教练就带他们游到了刚刚工作人员说的那块石像旁。

        言砚围着石像转了一圈,想起工作人员说的话,心里有点好奇。

        难道带着伴侣的名字来这里,真的能够长长久久吗?

        看了一会,他突然发现石像旁边有东西,凑近了一看,是刚刚下海前那人在卖的防水胶片。

        可能是刚刚来这里的情侣落下的。

        旁边的教练也看到了那块胶片,赶紧捡了起来,打算等会带上去扔了。

        言砚又看了石像几眼,觉得有点无趣,正想去别的地方看看,就看到纪觉川也靠近了石像。

        他停了下来,好奇地看着纪觉川想做什么。

        难道纪觉川也对这个石像感兴趣?

        下一秒,他的手突然被纪觉川拉住,摆成了掌心向上平摊的姿势。

        言砚歪了下头,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手心传来微痒的触感,他低下头,发现纪觉川正在他手心轻划,似乎是在写字。

        是要跟他说什么吗?

        言砚赶紧去看他在写什么,却发现笔画十分熟悉。

        等最后一笔落下,他才反应过来纪觉川在他手心写了什么。

        他写的是“言砚”两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叙利亚悍妇、46160577、q、倾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倾墨52瓶;45988999、柳隐20瓶;凩子、yuonnei15瓶;民政局14瓶;乐乐、ほほほ10瓶;阿也.6瓶;南猫哎5瓶;大虹4瓶;ailsa、傀儡木偶、kx、今天也超甜、周自珩還是嘉德羅斯?、菌菇爱吃菌菇、cranberry、做世界的水手、chenq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