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42章

第42章

        在纪天成和高如萱朝休息室走去的时候,就被几个路过的工作人员看到了。

        他们不敢随便拦出席的宾客,但又觉得有些不妥当,于是第一时间去大厅通知了纪觉川。

        大厅的宾客只看到纪觉川瞬间皱紧眉头,眼神冷了下来,然后转身离开了大厅。

        虽然宾客们的八卦之心都蠢蠢欲动,但也没人敢跟过去看,只能跟身边的人小声议论起来。

        他们都听说过言砚以前的事迹,就算不知道的,在收到纪觉川订婚宴的请帖后,也都打听了个清楚。

        现在看到纪觉川的脸色,都纷纷猜测会不会是那位言少爷又闯了什么祸。

        他们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朝纪觉川离开的方向伸长了脖子,满心期待地等待订婚宴开始。

        休息室里,沉重的气氛和大厅截然不同。

        纪觉川站在言砚身前,听到他压抑的咳嗽声,眼神越来越冷。

        他记得言砚对烟味很是敏感,上次他身上沾到一点烟味,都让言砚瞬间变脸,离他远远的。

        现在纪天成不但在言砚面前抽烟,还离得那么近,可想而知言砚会难受成什么样。

        他有些控制不住心中的暴戾。

        纪觉川比纪天成要高半个头,他眼睛微垂,黑眸里的威压让纪天成有些喘不过气。

        陆极听到消息后也跟着赶来了,他刚到休息室门口,就看到这一幕。

        看到纪觉川脸上的神情,他心里一惊,知道纪觉川是真的动了怒。

        他赶紧走到两人中间,看向纪天成:“纪二少,这里不能抽烟,我带您去吸烟室吧。”

        说完,他朝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想赶紧把人带走。

        原本可以顺着陆极给的阶梯下,但纪天成看到有外人来了,觉得自己现在离开,似乎是被纪觉川压了一头。

        他梗着脖子,“这不是休息室吗?我们想在这休息,不行吗?”

        陆极露出标准的笑容,“您想休息的话,我可以带您去宾客的休息室。”

        纪天成已经看出这里是给主人的休息室,但还是瞪着眼睛,“这里这么宽敞,还容不下我们两个人?”

        “还是说,是纪总容不下我们?”

        言砚没想到这两人会这么咄咄逼人,他从纪觉川身后探出头看了一眼,心想着要不他换个地方算了。

        反正这休息室里还残留了点烟味,他待着也不舒服。

        而且要是把事情闹大了,对纪觉川影响也不好,毕竟这两个人还是纪家的人。

        没想到下一秒,纪觉川就沉声开口:“陆极,叫保安过来。”

        纪天成脸色一下变了,他脸上写满不可置信:“纪觉川,等会爸妈他们就过来了,你敢把我们赶出去?”

        纪觉川没说话,只是用一双仿佛凝了寒霜的黑眸静静地看着他。

        只是一眼,纪天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要是他们再不离开这里,纪觉川真的会把他们赶出去。

        高如萱被那个眼神看得有些腿软,她拉了拉纪天成的手臂,朝陆极勉强地笑了一下:“麻烦你带我们过去吧。”

        纪天成虽然不甘心,但还是哼了一声,跟着陆极离开了。

        还没走出去,他们就听到身后一道轻软的声音响起,像是撒娇又像是抱怨。

        “老公,我身上是不是沾了烟味呀?”

        纪天成两人身子僵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

        刚刚在两人面前还疏离有礼的少年,现在正扑在纪觉川怀里,鸦羽般的睫毛抬起,精致的眉眼都含着委屈。

        而纪觉川眼中的寒霜瞬间融化,声音低低的,像是在哄人,“没有烟味,很香。”

        两人愣在门口。

        他们从来没见过纪觉川这副模样,要不是看到这一幕,他们都要以为纪觉川是个没有感情的人。

        纪天成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说纪觉川是因为怕怕被别人知道自己跟个废物有婚约,所以才一直遮着掩着。

        可现在看来,纪觉川明明对这个婚约很是甘之如饴。

        陆极往休息室里看了一眼,又出声提醒了一句:“宾客的休息室在这边,两位跟我过来吧。”

        听到这一声,两人才回过神,跟着他走出休息室。

        虽然纪觉川说他身上没有烟味,但言砚还是有点不放心,他皱着鼻子在自己身上闻了闻,又抓着纪觉川的衣服闻。

        纪觉川好笑地看他嗅来嗅去,等他嗅完了,才开口问:“要换个地方休息吗?”

        “不用,我跟你出去吧。”

        言砚想着这个时候言家的人应该也来了,他总不能一直躲在休息室里,还是出去跟客人们打个招呼吧。

        “好。”纪觉川牵着他的手离开休息室,往大厅的方向走。

        走到一半,纪觉川突然问了一句:“他们跟你说了什么?”

        言砚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想了一下才告诉他:“他们问你有没有跟我提起过他们,还说……”

        他顿了一下,才接着说下去:“还说,你说不定都忘记自己是纪家的人了。”

        纪觉川听到这一句没什么反应,他脸上仍是淡淡的,“嗯,他们没说你什么吧?”

        “没有。”

        纪觉川来得很及时,那两个人才说了几句话,纪觉川就到了。

        听他说没有,纪觉川脸色才松了些。

        两人走到大厅的时候,看到大厅门口站了许多人,似乎是在跟什么人打招呼。

        纪觉川比大厅里的人个子都要高,他走近看了一眼,告诉言砚:“我爸来了。”

        说完,就感觉牵着言砚的那只手一下被抓紧。

        他转过头,看到言砚红润的唇紧抿,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前面,似乎特别紧张。

        “不用紧张。”

        纪觉川把他的手握在手心,带他走向大厅门口。

        看到他们过来,聚在门口的人都自动为他们让开一条路,所有目光瞬间落在他们身上。

        言砚看到门口站着一男一女,男人看起来年纪很大,但脊背挺拔,目光有神,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他身旁站着一个较为年轻的女人,女人的眉目温柔,唇角带笑,让人心生好感。

        纪觉川先是对男人点了下头,“爸。”

        然后用同样客气的语气跟女人打招呼,“阿姨。”

        言砚紧张地眨了下眼,站在纪觉川身旁露出一个笑容,“伯父伯母好。”

        纪鹏赋原本板着脸,想责怪纪觉川订婚宴办得太过突然,让别人觉得他对言家不用心,看到言砚后,脸色却瞬间缓和了不少。

        他知道自己平时的样子有些唬人,特意又缓了缓脸色,怕吓到这个跟玻璃一样透明的孩子。

        “小砚,听说你和觉川已经住一起了,他对你还好吗?”

        “他对我很好。”言砚看到纪鹏赋刚刚严厉的样子,赶紧点点头,不敢回答慢了。

        “那就好。觉川他不懂事,这次订婚宴办得太过儿戏,等婚礼让他给你补回来。”纪鹏赋说这话的时候,看了旁边的纪觉川一眼,像是说给他听的。

        言砚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纪觉川不懂事,转头看了纪觉川一眼,觉得有些新奇。

        纪觉川脸上却没有不高兴,只是点了点头,“知道了。”

        纪鹏赋这才满意,又看向言砚。

        他知道言砚是言家最近才找回来的孩子,那些传言他也多少听到过一些,但今日亲眼见了,却觉得这孩子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刚想再跟言砚说几句话,外面就又有宾客进来。

        那宾客是纪鹏赋的一个近亲,两人许久没见过面,打了个招呼就聊了起来。

        纪鹏赋跟纪觉川和言砚说了一声,就跟那个宾客边聊边走了,只剩下他们三人站在原地。

        言砚看出纪觉川和女人的关系不太亲近,可又不好就这样走掉,于是朝女人笑了笑,“伯母,我带您去休息一会吧。”

        “好。”倪凝芙抿唇笑了一下,跟着他们离开大厅。

        纪觉川不开口说话,言砚只好自己找话题。

        “伯母,今天路上还顺利吗?”

        倪凝芙脸上仍是笑吟吟的,点了点头,“顺利,这个地方好找,路上也没什么车。”

        言砚感觉纪觉川的继母好像比想象中好相处,刚想再说什么,手就被纪觉川扯了下。

        “你认路吗?”

        他愣了一下,看了看四周。

        刚刚从休息室出来到大厅,都是纪觉川带着他走的,他也没有记路,现在走着走着就不知道到了哪里。

        看他茫然的样子,纪觉川嘴角勾起一点弧度,“不认路还这么敢走。”

        言砚咬了咬唇,有些不服气,但又确实不知道该往哪走。

        他只能拉住纪觉川的手,长睫微抬,“那你带路嘛。”

        明明是一句不服气又不得不服软的话,却被他说得像是在娇嗔。

        纪觉川感觉手心被他勾得有些痒,干脆把他整只手包进手心,带他朝另一边走去。

        倪凝芙看着两人的互动,眼里有些讶异,又很快恢复平静。

        言砚牵着纪觉川的手,继续转头陪倪凝芙说话。

        说到一半,就听到倪凝芙突然问:“你们想好在哪举办婚礼了吗?”

        言砚手指动了动,眸光闪了一下,摇头:“还没呢。”

        “我前段时间参加了朋友的婚礼,他们是在一个日式庭院举办的,你看。”倪凝芙拿出手机,给他看了几张照片。

        照片里的日式庭院种满了樱花树,婚礼正好是在樱花盛开的时节举办,满屏的粉色像是仙境。

        言砚看了一会,竟觉得有些心动。

        但他很快在心里摇了摇头,清醒过来。

        什么婚礼,不存在的。

        看到他眼睛亮晶晶的样子,倪凝芙笑了一下,“不过据说秋天的枫叶更是好看。”

        秋天的话,不就只有两三个月了?

        言砚眨了眨眼,“还是春天的樱花更好看些。”

        听到他说好看,纪觉川转头看了一眼,问他:“你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丽人生3个;超乖巧的我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亮爱喝伏特加21瓶;忧桑、咸鱼不想翻身、麻锦20瓶;died15瓶;4266954510瓶;伏特加枸杞8瓶;苏里南、沈清晏、大胖王5瓶;不会说英语的方叔叔3瓶;池鱼、ailsa、玉榧、别找到我、芊裘2瓶;soft爹粉、乜一、考卷密封条、53680747、姣姣是我妻、执念染清酒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