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41章

第41章

        第二天清晨,言砚和纪觉川早早就去了酒店。

        他们到的时候,酒店里已经来了很多人,他们都在各忙各的,言砚还看到有几个人正在摆弄大炮一样的摄像机。

        陆极正站在大厅中间跟人说着什么,看到他们走进来,立刻挂上笑容朝他们走来。

        “纪总,言少爷,造型团队已经来了,我带你们去化妆间吧。”

        纪觉川颔首,牵着言砚的手跟在他身后。

        感受到大厅里的人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言砚握着纪觉川的手紧了紧,咽了下口水。

        现在宾客都还没来,他就有些紧张了,等会宾客来了可怎么办。

        纪觉川转头看他一眼,把他的手牵得更紧了些。

        “言少爷,您的化妆室在这边。”

        他们走到化妆间的大厅时,一个女生喊住了言砚,帮他把身后的门推开。

        言砚愣了一下,松开纪觉川的手,仰头看向他:“那我先过去啦。”

        他的声音很小,手指还捏了捏自己的衣角。

        “好。”纪觉川看到他眼里的紧张,顿了一下,看向陆极,“陆极,你先陪他进去,我等会过来。”

        “哎,好。”陆极赶紧站到言砚身旁,狭长的眼笑眯眯的,“言少爷不用紧张,我跟你一块过去。”

        有认识的人在身边,言砚的紧张确实缓解了不少,但他还记得刚刚进来时,看到陆极好像在忙别的事,小心地问了一句:“陆助理不用去忙别的事吗?”

        “不用不用。”陆极摆摆手,他今天来得早,刚刚已经把所有事都安排妥当了。

        言砚这才放下心,跟他一起进了化妆室。

        化妆室里,造型团队已经在等着了。

        他们看到言砚,眼睛都是一亮。

        虽然之前已经看过照片,但真人出现在面前,还是让他们感到惊艳。

        等言砚在更衣室里换好衣服出来,更是让他们看直了眼。

        言砚在椅子上坐下,朝几个造型师露出一个笑容:“麻烦你们了。”

        几个造型师呼吸一窒,纷纷摆手:“不麻烦不麻烦。”

        陆极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这副场景,在心里“啧啧”了几声。

        真是便宜纪觉川了。

        帮言砚化妆的造型师看着眼前这张精致的脸,拿粉饼的手都有些不敢下手,她口水咽了又咽,才终于开始在这张脸上扑粉。

        言砚坐在椅子上任由他们摆弄,只是坐久了有些无聊,就不停地从镜子里看沙发上的陆极。

        陆极被他看了几眼,也知道他是觉得无聊了,走过来准备陪他聊聊天。

        他想了一下,开了个话题:“言少爷j城的房子找得怎么样了?”

        说完后,他又想起言砚跟他说的时候是说朋友在找房子,赶紧改口:“我的意思是言少爷的那位朋友,他找到房子了吗?”

        言砚从镜子里看向他,朝他弯了弯眼:“找到了,还要谢谢陆助理的介绍。”

        陆极愣了一下,才想起他把陆逸明介绍给了言砚这事。

        他们还真谈成了?

        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他记得陆逸明那套房子好像不便宜,言砚不是都穷到去做直播了吗,哪来的钱买房子?

        陆极决定再套几句话。

        他先是笑了笑:“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

        然后又装作好奇地问:“不过不知道言少爷那位朋友的预算多少?我堂弟那套房子应该不便宜吧?”

        言砚回想了一下书里纪觉川给的巨款,朝陆极伸出几根手指,“大概这么多吧。”

        陆极眼里闪过一丝意外,倒是比他想象中要多,难道言砚其实还有存款?

        在说话间,言砚的妆发已经做好了。

        他站起来的时候,化妆室里的人视线都不自觉随着他起伏,目光仿佛粘在了他身上。言砚没化妆时已经足够精致,整个人都水灵灵的,造型师没给他化太浓的妆,怕遮住他原本的灵气,只是给他提了下气色,还化了点淡淡的眼妆。

        陆极看到他转过身,也吸了口气,用力点了点头:“好看。”

        言砚被他这么说,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微微低了下头,白皙的脖颈染上薄红。

        他羞涩的表情更是添了几分生动,饶是造型团队见过不少大牌明星,此刻也都不约而同屏住了呼吸,眼神发直。

        化妆间的门被推开,同样做好造型的纪觉川走了进来。

        他身上是跟言砚相同样式的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在走进来的一瞬间就让屋里所有人都感受到威压感。

        纪觉川一眼就看到站在镜子前的言砚。

        他对化妆这些事情一窍不通,却一下就看出言砚跟往日的不同。

        眉形似乎有点变化,眼睛好像也化了淡妆,比往日还要勾人些,还有那唇上不知道是涂了什么,不但红润,看起来还亮晶晶的。

        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纪觉川喉结动了动,眸色微沉。

        他走到言砚身边,低头在言砚脸上看了一会,刚想说话,就听到言砚声音轻软地说:

        “老公,你这个造型好好看。”

        纪觉川薄唇一下抿紧,把想说的话都忘了,耳根泛起可疑的红色。

        他不是第一次被人夸赞外表,甚至很讨厌别人提到他的外表,可现在听到言砚夸他,心里就有些莫名的舒坦。

        化妆室里有些人已经开始在心里尖叫。

        这是什么高冷霸总和他的小娇妻剧本吗,也太好嗑了吧!

        造型师们参加过许多豪门和明星的订婚宴和婚礼,早就习惯了新婚夫妇们人前恩爱,人后像是陌生人一样不说一句话。

        原本以为这次的豪门婚姻也是把两个没感情的人绑在一起,没想到这两人的相处方式竟然像小情侣一样,甚至还会纯情地脸红,让围观的人都忍不住为他们脸红心跳。

        言砚夸完之后,纪觉川良久才“嗯”了一声,眼睫微垂。

        陆极在旁边暗暗摇了摇头。

        就算不会夸人,这个时候说一句“你也很好看”也不难吧,怎么在别的时候脑子这么聪明,现在就像块木头。

        木头纪觉川在原地站了一会,才牵起言砚的手,往外走去,“先去休息一会吧,客人很快就来了。”

        陆极赶紧走到前面推开门,给两人带路。

        在走了一段路后,三人到了离大厅不远的休息室。

        休息室比外面安静很多,把门关上后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言砚也安心了不少。

        他在沙发上坐下,仰头看着仍然站在旁边的纪觉川,“老公,你还要出去吗?”

        “嗯。”纪觉川点了下头,“客人快要来了,我出去招待一下。”

        他看到言砚又不自觉地咬住下唇,伸手用拇指在他唇上碰了一下,“你待在这就行了,晚点我再来接你。”

        “好。”言砚乖乖点头。

        正好他对等会的订婚仪式流程还不太熟悉,可以在这里再复习一下。

        纪觉川又看了他一眼,才跟陆极一起走了出去。

        大厅外。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也多了起来,他们身上穿着华美的礼服,跟认识的人客气寒暄着,时不时用探究的目光扫视大厅,想寻找订婚宴的主人。

        一个男人挽着身材苗条的女人走进来,两人穿着华丽,头仰得高高的,似乎是在用鼻孔打量四周。

        在大厅里扫了一圈后,男人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临时搞的订婚宴还挺像模像样的。”

        话中的不屑很是明显。

        有宾客注意到他,立刻走过来跟他打招呼。

        “纪二少,好久不见。”

        纪天成瞥来人一眼,懒洋洋“嗯”了一声,似乎不太想搭理。

        那宾客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还腆着脸问:“纪二少,您知道纪总是什么时候跟言家有婚约的吗?怎么之前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呢?”

        因为纪觉川不喜欢别人喊他纪少爷,所以他们都会避开这个称呼,但即便如此,“纪少爷”的称呼却仍然没有落到纪天成头上。

        即使纪觉川已经离开纪家多年,人们还是不约而同称纪天成为“纪二少”。

        “他的事我怎么知道?”

        纪天成瞪他一眼,显然不想再说,挽着身旁的女人走开了。

        他最讨厌别人一上来就问纪觉川的事,好像他们纪家就只有那一个人一样。

        再说,那人不是早就离开纪家了吗,哪还是他们纪家的人。

        走到没人的地方后,纪天成旁边的女人突然开口:

        “你说这订婚宴怎么会这么突然,以前没听说他跟言家有婚约啊,老爷子难道连我们都瞒着?”

        纪天成哼笑一声,“老爷子瞒这个干什么,言家又不是什么香饽饽,跟他有婚约的还是言家那个刚找回来的儿子。”

        高如萱听说过那些关于言砚的流言,也笑了一声:“也是奇了怪了,听说这婚约还是老爷子给他安排的呢。”

        纪天成脸上笑容更大,“我看不是老爷子瞒着我们,是他怕丢人,所以才一直不敢告诉别人,现在不得不订婚了,才临时搞个订婚宴出来。”

        他拍了拍手上的请帖,一脸嘲笑:“你看,这请帖都是几天前才送过来,他这是有多怕被人知道他跟个废物有婚约啊。”

        “老爷子还是更疼你,没把这糟心的婚约安排到你头上。”高如萱柔柔一笑,抱住他的手臂。

        “那是。”纪天成心里畅快多了,嘴角高高翘起。

        他没注意到高如萱脸上的快意。

        高如萱在嫁给纪天成之前,一开始看上的是纪觉川,但纪觉川是出了名的薄情,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过她。

        虽然最后她还是如愿嫁进了纪家,但在婚礼上看到纪觉川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是忍不住对以前的事耿耿于怀。

        现在看到纪觉川娶了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连她都不如的废物少爷,高如萱心里痛快了不少。

        两人想避开其他宾客,刚刚说话的时候一直往人少的地方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没人的地方。

        纪天成看到前面有一扇门,没多想就走了过去。

        “这是休息室吧,我们进去坐会儿。”

        刚推开门,他就愣住。

        里面坐着一个漂亮似天仙的人,听到动静,抬头向门口看来。

        高如萱在他怔愣的时候走过来,看清里面的人后,眼里的敌意一闪而过,“是言少爷吧?”

        言砚没想到会有人找到这来,有些局促地站起来,点了点头:“你们好。”

        纪天成回过神,觉得自己刚刚的反应有些丢人,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就是言砚?”

        “是我。”言砚长睫轻眨,感觉两人对他似乎有些不友善,“请问你们是?”

        纪天成没说话,只是从兜里掏出烟来,点燃后抽了一口,休息室里顿时都是烟雾。

        言砚顿时皱起眉,往后退了一步,转头咳了两声。

        “纪觉川没跟你提起过我们?”

        言砚闻到烟味有些难受,缓了一下才摇头。

        虽然是意料之中,但纪天成还是有些不爽,又上前一步,嘴里吐出的烟雾几乎要喷到言砚脸上。

        他嗤笑一声,“我想也是,他说不定都忘记自己是纪家的人了。”

        听到这句话,言砚有些明白了。

        所以这两人是纪觉川家里的人?

        他顿了一下,刚想说话,休息室的门就又被打开。

        纪觉川神色冷峻地站在门口。

        他走到言砚身前把烟雾隔开,凌厉的眼神扫过两人时,让两人都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中岛敦-、玥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落盡執何手151瓶;伊吹织雪、琴小莳、-独行猫-、沐小曦20瓶;阿羡er16瓶;沅芷、抵达星球探险10瓶;小扬今天上分了8瓶;温润如玉、z、十三、美人都会入我怀5瓶;梦非梦3瓶;爱吃橙子的棉花糖、季深2瓶;一个大俗人、&、煜熠、孟家姑娘、九天银河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