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31章

        盛陌闻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言砚,他眼里有些惊喜,平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他之前跟言砚只见过一次,虽然在微信上还说过几次话,但他总觉得约言砚出来会有些贸然,所以一直没开过口,现在能在这里偶遇,也算是意外之喜。

        “我刚在那边转了一圈,风景还不错,要一起过去吗?”

        盛陌闻指了下他刚刚过来的方向,那边是一片宽阔的草坪,旁边还有一片低矮的小树林。

        言砚刚适应了坐在马上的感觉,正想四处走走,一下就被那边的风景吸引了注意。

        他用询问的眼神看向纪觉川。

        顺着他的视线,盛陌闻才注意到他旁边的人是纪觉川,他脸上闪过一丝讶异,微微点了下头,“纪总好。”

        纪觉川冷着脸点了下头。

        旁边的马场教练听到盛陌闻和言砚的对话,已经把手里言砚的马绳交到了盛陌闻手里。

        盛陌闻认真地把马绳在手腕上缠了一圈,言砚身下的马也温顺地走到盛陌闻旁边,两人的距离一下拉近。

        确认马绳不会滑落后,盛陌闻才抬起头看向纪觉川,语气彬彬有礼:“纪总要跟我们一起吗?”

        纪觉川正眼神冰冷地看着那条马绳,闻言抬起眼皮,往言砚的方向看了一眼。

        言砚也正在看着他,阳光下颜色更加浅淡的眸子朝他眨了眨,似乎在等他的回应。

        他心里莫名不悦,甚至有些想把马绳抢到手中,但想起之前言砚哭得眼圈通红的样子,又硬生生压下心里的情绪。

        “不了。”

        言砚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拒绝。

        这不是主角攻和主角受相处的好机会吗,为什么纪觉川会拒绝,难道是因为他做了电灯泡?

        没等他想明白,盛陌闻已经牵着他的马绳,驾马朝草坪的方向去了。

        他手里紧紧抓着马绳,回头去看纪觉川,却发现纪觉川已经掉头,朝跟他们相反的方向去了。

        言砚扭头看他的背影,莫名觉得那背影有些孤独。

        他是跟纪觉川一起来马场的,留下纪觉川一人在这边,会不会不太好?

        可很快,纪觉川就加快了速度,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言砚抿了下唇,转回头,低头盯着身下的马背。

        盛陌闻牵着他的马绳走得很稳,两人很快就到了刚刚看到的那片草坪,这边风景果然更好,阵阵清风沁人心脾。

        两人并排走着,时不时说两句话。听着盛陌闻温润如玉的声音,言砚心里也跟着放松下来。

        “言砚,你最近直播还顺利吗?”盛陌闻转头看他一眼,顿了一下,“最近公司里的事有点多,我抽不出时间去看你的直播。”

        前几天言砚直播间被封,盛陌闻还发信息关心过他,但在他直播间恢复后,盛陌闻似乎就忙了起来,没有再看过他的直播。

        “很顺利。”言砚摸了摸马的脖子,朝盛陌闻笑了笑,“谢谢你之前给的建议,直播间的人多了很多呢。”

        盛陌闻攥着马绳的手紧了一瞬,唇边也浮现出笑意,“能帮到你就好。”

        在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那片小树林的入口处。

        言砚想起盛陌闻到现在还没跟纪觉川说过几句话,有些犹豫要不要在他面前提一下纪觉川。

        在书里这个时候,两人虽然还没有产生感情,但应该已经到了互相欣赏的地步,而不是像刚刚那样说话不超过三句。

        他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陌闻,你和觉川在公司的关系怎么样呀?”

        盛陌闻怔了一下,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脸上的笑意淡了些,“你说纪总?我和他工作上没什么交集,在公司没说过几句话。”

        言砚轻蹙了下眉,这跟书里不一样啊,他记得书里两人是在公司认识,又被对方的才能所吸引。要是都没说过几句话的话,还怎么发展到互相欣赏那一步呢?

        “那,你觉得他怎么样?”言砚问完这一句,又觉得听起来有些不对,刚想再补充两句,盛陌闻就回答了他的话。

        “他的才能的确很出色,但有时候会过于强势。”

        言砚等了一会,发现他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打算,张了张嘴,“没了?”

        “嗯。”盛陌闻看他一眼,“不过我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会跟他那样的人成为朋友。”

        言砚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像是看出了他的为难,盛陌闻没有再多问,只是笑了一下,“要去树林里逛逛吗?”

        言砚刚想点头,就听到盛陌闻身下的马打了个响鼻,接着停下来用前面两条腿刨了几下地。

        “这是怎么了?”言砚抓紧了手里的马绳,生怕那匹马突然带着他的马一起跑起来,把他掀到地上去。

        盛陌闻摸了下马的脖子,“应该是饿了,我带它回去吃点东西。”

        他翻身下马,朝言砚伸出一只手,“你先去那边的休息室休息一下,我顺便带你的马也去吃点东西。”

        言砚抓住他的手,两腿颤颤地被扶下了马,接着跟盛陌闻挥了挥手,朝不远处的休息室走去。

        他在马上坐了许久,两腿都有些发抖,大腿内侧也被磨得难受,正好想要休息一会。

        休息室里开着冷气,他在沙发上歇了一会,看到休息室里没人,没忍住伸手在大腿内侧的位置碰了几下。

        有些火辣辣的疼,不知道有没有破皮。

        他又试探地碰了碰,还没缩回手,休息室的门就被推开。

        言砚吓了一跳,手还放在大腿内侧的位置,愣愣地朝门口看去。

        进来的人是纪觉川。

        他刚刚运动完,脸上和脖子上都是汗水,额前的头发也被汗沾湿,骨节分明的手上拎着两个手套。

        明明流着汗,身上散发的气息却有些冷。

        他似乎并不意外言砚会在休息室里,垂眸看了他一眼,就在他旁边坐下,拿干净的毛巾擦了擦脖子上的汗。

        言砚把手放到膝盖上,有些尴尬地咬了咬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们逛完了?”

        纪觉川把擦了汗的毛巾放下,淡淡问了一句。

        “还没有,陌闻他牵马去吃东西了。”言砚转头看他,“你刚刚去哪了呀?”

        纪觉川抿了下唇,“在其他地方转了转。”

        “那等会跟我们一起去树林里面看看吧。”言砚怕他拒绝,又赶紧说,“现在太阳越来越大了,树林里阴凉些。”

        “嗯。”纪觉川的声音仍是没什么情绪,只是抬眼瞥了一眼他的大腿,“腿磨破皮了?”

        言砚知道他刚刚看到了他碰大腿内侧的动作,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摇头,“应该没破皮,只是有点疼。”

        他看到纪觉川眼睛仍然看着他的腿,薄唇动了动,半晌才说:“回家涂点药。”

        言砚没有多想,点了点头。

        两人在休息室里坐了一会,休息室的门又被推开,这回是盛陌闻走了进来。

        他看到纪觉川也在,脸上有些意外,很快就收了起来,看向言砚。

        “我把马牵过来了,还要再休息一会吗?”

        言砚摇了摇头,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大腿内侧已经没那么难受了。

        “那走吧。”盛陌闻推开门,却看到纪觉川也跟着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走出了休息室。

        他不动声色地皱了下眉,没说什么。

        看到言砚准备上马,他刚想走过去扶一把,纪觉川就已经先他一步走了过去,两手扶住言砚的腰,把人稳稳地扶了上去。

        言砚没注意到两人之间的不对,还低下头朝纪觉川笑了下,又赶紧抓住马绳。

        纪觉川动作流畅地翻身上马,然后朝言砚伸出手,“马绳给我。”

        言砚听话地把马绳放到他手上,还不忘说一句,“你走慢点。”

        他刚刚看到纪觉川驾马离开的背影飞快,那速度他可不敢尝试。

        纪觉川低低地“嗯”了一声,压抑了一上午的心情总算好了些。

        三人朝小树林的方向过去,速度不快不慢。

        路上盛陌闻偶尔会跟言砚说两句话,只是每次两人刚说上话,纪觉川就会加快点速度。

        言砚心里一紧张,就忘了回话,只顾着抓紧手里的马绳。

        就这样断断续续地聊着天,终于走到了小树林的入口。

        一进入小树林,就感觉到一阵阴凉,微风拂面,很是惬意。

        言砚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他让纪觉川松开马绳,想自己走几步试试。

        纪觉川犹豫了一下,看他身下的马还算温顺,也就松开了马绳,只是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

        言砚抓着马绳,心跳如雷,又有些隐隐的兴奋。

        他不敢走得太快,只敢慢慢往前走,手心都冒出些汗来。

        突然,身下的马嘶鸣了一声,两条前蹄仰起又落下,险些把言砚甩到地上。

        幸好言砚抓着马绳,身子歪了一下没掉下来,却也吓得不轻。

        他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接着一只手伸了过来,拽住了他身前的马绳,帮他把马稳住。

        “抓紧了。”

        他听到是纪觉川的声音,那声音第一次如此凝重,还带了点慌张。

        等马终于冷静下来,纪觉川仍是没有松手,只是皱眉把马绳抓得更紧了些。

        盛陌闻已经下了马,在旁边朝他伸出手,“先下来。”

        言砚眼睫颤了一下,抓住他的手,小心翼翼下了马。

        等他离那匹马远了些,纪觉川紧绷的身子才松懈了些,低头看了一眼那匹马的前蹄。

        “它的前腿撞到石头上,破了点皮。”

        “看来是不能骑了。”盛陌闻拉着言砚走远了点,怕他被那匹马伤到,“你先跟我骑一匹马吧,我这匹马刚刚吃饱,力气大些。”

        作者有话要说:擦药play解锁(?)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南瓜杏仁露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惠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情万岁30瓶;琴小莳、希望各位日更20瓶;李团长帅裂苍穹、2113565510瓶;莲芯苦8瓶;430518705瓶;西红柿炒番茄、早点睡3瓶;37816887、谁家社灶、博肖福气2瓶;涉青阳、鹦鹉、吱吱在天上飞、or2俏皮古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