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28章

第28章

        言砚僵住身子,站在原地没动。

        他知道自己在纪觉川家里不会住太久,所以一直没有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整理出来,不然离开的时候还要再收拾一遍。

        箱子里面的东西不少,不管是整理出来还是收拾都要花不少时间,他想着到时候直接拎箱走人,还不用花时间收拾。

        没想到纪觉川会突然心血来潮,热心地提出帮他整理,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纪觉川耐心地站在行李箱旁边等他,似乎他不打开行李箱就会一直等下去。

        两人对视良久,还是言砚先开了口,他站在宽敞的房间里睁着眼睛说瞎话:“是箱子太占地方了吗?我把他拿出去吧?”

        “不用。”纪觉川轻挑了下眉,修长的手指在他行李箱上敲了两下,“整理好了我再帮你拿出去。”

        看到言砚脸上的神情有些为难,纪觉川眸色微闪。

        言砚为什么会这么抗拒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拿出来?

        是因为行李箱里有不能给他看到的东西,还是,方便他随时离开这里?

        后者让他心里愈发不舒服起来,放在行李箱上的手又敲了敲,“要我帮你打开?”

        言砚赶紧走过去保护自己的箱子,可又不敢从纪觉川手里把箱子夺回来,只好可怜兮兮地眨眼。

        “老公,能不能不整理出来呀?”

        “为什么?”纪觉川看向他的眼神有几分凌厉,仿佛能看穿他心里的想法。

        言砚咬了咬唇,开始顺口胡诌。

        “因为……箱子里空荡荡的,我会e没安全感。”

        听起来e离谱的借口,纪觉川却信了几分。

        他想言砚刚被言家接回来没多久,对物质会特别看重些也正常。

        沉吟了一会,道:“把东西拿出来后,我再给你买点东西装进去。”

        言砚眨了眨眼,有些被说动了,“买什么?”

        如果是买他能用到的东西,那也不是不行。

        “什么都行。”

        纪觉川没有多想,如果言砚喜欢的话,给他买一箱子奢侈品装在里面也行。

        “衣服和生活用品呢?”

        纪觉川怔了一下,在箱子里装衣服和生活用品,那不是跟现在没有区别?

        但他刚刚已经答应了言砚,眉头皱了皱,还是点了头,“可以。”

        言砚这才走过去拉行李箱上的拉链,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句:“那还拿出来干嘛呀。”

        纪觉川脸色一僵,当作没听见。

        行李箱打开后,满满当当一箱子的东西呈现在两人眼前。

        言砚悄悄抬眸看了一眼纪觉川,希望他看到这么多东西能知难而退。

        然而纪觉川只是挽了挽袖子,在行李箱旁边蹲下,开始从箱子里往外拿东西。

        先是把里面的生活用品一一拿了出来,摆在了房间里。

        拿到一半,纪觉川注意到一个有些像沐浴露,但又不是沐浴露的粉色瓶子。

        他多看了几眼,顺便问了一句:“这是什么,放在房间还是浴室?”

        言砚正低头从箱子里拿衣服,闻言抬头看了一眼。

        “那是身体乳,放在浴室吧。”

        身体乳?

        纪觉川眼中划过一丝疑惑,他闻到这个粉色瓶子散发着浓郁的香味,似乎连他的手指上都沾上了香味。

        言砚身上都已经那么香了,还需要涂这种东西吗?

        言砚看到他好像对手里的身体乳e是好奇,又补充了一句,“这是身体干燥的时候用的,你要试下吗?”

        纪觉川脸色一僵,“不用了。”

        原来这东西的用途不是给身上赋香。

        他把身体乳拿进了浴室,又去拿了些衣架过来,把行李箱里的衣服都挂在衣架上。

        他房间里的衣柜还算大,放他一人的衣服会显得有些空荡,放两人的衣服则刚刚好把空位填满。

        他们一个负责从行李箱里拿衣服,一个负责把衣服挂进衣柜,e快就把衣服也都整理出来了。

        一个上午过去,行李箱里的东西全部都整理了出来,只剩下一个空箱子摊开在地上。

        纪觉川扫了一圈房间,看到言砚的东西都摆在了房间里,这才满意。

        他把行李箱合起,提着放到了外面。

        言砚悄悄撇了下嘴,到时候离开还要把东西再收拾一次,多麻烦呀。

        整理了一上午的房间,转眼已经到了午饭时间。

        昨天纪觉川去言家前,跟张姨说了一声,决定留宿后也给张姨留了信息,让她不用过来做饭,现在张姨以为他们还在言家,中午也就没过来。

        纪觉川看了一眼时间,问言砚:“中午想吃什么?”

        “在家里随便吃点吧。”言砚忙活了一上午,肚子早就饿了,不想再出门找地方吃饭。

        纪觉川想了一下,拨通了陆极的电话。

        陆极虽然一开始只是他在公司的助理,但两人认识了多年,陆极对他的事情熟悉,也就渐渐成了他半个生活助理。

        当然像陆极这样不会吃亏的老狐狸,薪水自然也是领的双份。

        拨通电话后,纪觉川让陆极从餐厅打包几份菜过来,顺便把他这两天没去公司处理的工作也带过来。

        言砚眼睛盯着电视,耳朵却在听纪觉川跟陆极打电话。

        他觉得陆极是个e有本事的人,不但能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妥当,还能在纪觉川手下做那么多年,一定不简单。

        说不定有些事,他也可以找陆极帮忙。

        正想得认真,纪觉川突然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言砚回过神,心虚地眨了下眼,看向他:“怎么啦老公?”

        “你不高兴我把你行李箱整理出来?”

        纪觉川看他出房间后就没怎么说话,刚刚又在独自发呆,以为他在不高兴。

        “没有啊。”

        言砚摇了摇头,他虽然对这件事不太情愿,但也没有到不开心的程度。

        “那怎么不说话?”也不怎么理他。

        “我在看电视呀,老公。”言砚无辜地朝他眨眼。

        纪觉川顿了一下,虽然言砚是在看电视,可上次看电视的时候不还要靠在他肩膀上牵着他的手吗?

        他抿了下唇,觉得言砚还是在因为行李箱的事不开心。

        “等周末我就陪你去买东西装进行李箱,顺便把订婚戒指挑了。”

        言砚听到上半句还有些高兴,听到下半句又立刻高兴不起来了。

        他怎么觉得纪觉川对订婚宴还挺用心的?

        就连戒指都要带他去亲自挑,难道不应该随便买一个来敷衍他吗?

        言砚隐约觉得事情发展不太对劲,可又不知道是哪一步出了问题。

        头被轻轻摸了一下,纪觉川抿着唇,像是在哄他,“别不高兴了。”

        言砚点点头,身子靠在他手臂上,“嗯嗯。”

        感觉到他身子靠过来,纪觉川才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刚刚果然是在不开心。

        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陆极e快就带着午餐和文件赶了过来。

        他先跟言砚打了声招呼,去餐厅把午餐摆好,然后又把文件送去了书房。

        言砚等他下了楼,贴心地问了一句:“陆助理,你吃过午饭了吗?”

        陆极飞快地往纪觉川的方向瞥了一眼,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还没呢。”

        “那跟我们一起吃吧。”

        陆极又瞥了一眼,见纪觉川似乎没什么反应,才笑容更深地点头:“好啊。”

        在餐桌上,陆极一直埋头吃饭,难得安静了下来。

        他虽然对纪觉川三天没来公司的原因十分好奇,但他平时敢直接问纪觉川,现在却不敢问言砚。

        毕竟每次他跟言砚多说了几句话后,他家老板的眼神都能杀人。

        陆极不说话,言砚因为有外人在也不怎么跟纪觉川说话,几人安安静静地吃完了一餐饭。

        吃完了饭,纪觉川就上楼去书房了。

        陆极收拾好餐桌后,刚准备离开,就发现言砚一直站在旁边等他。

        他愣了一下,试探问道:“言少爷,你找我有事?”

        言砚拿着手机,柔软的唇抿出一个笑容:“陆助理,我能加你微信吗?”

        陆极又是一愣,迟疑地点了下头:“当然可以。”

        在交换了微信后,言砚往楼上的方向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陆助理,我能问你点事吗?”

        这架势让陆极心里升起了些警惕。

        他在家里陪他奶奶看过这种豪门电视剧,一般这个情况下找丈夫的助理问事情,应该都是问丈夫身边有没有小狐狸精,以前谈过几次恋爱。

        没想到这种事也会发生在他身上。

        要知道当初他入职的时候,可是以为他家老板一辈子都不会有老婆的。

        在警惕的同时,陆极的大脑也十分清醒,几乎想也没想就立刻回答:

        “纪总身边没有任何狐狸精,以前也没有谈过恋爱,他对言少爷绝对是一心一意,言少爷可以放一百个心。”

        “什么?”言砚愣住,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耳尖有些红,“我不是问这个。”

        听他这样说,陆极才放下了警惕,“那言少爷是想问什么?”

        言砚抿了抿唇,长睫微垂,“我想问陆助理,知不知道哪个城市离a城远,房价便宜,还适合居住的?”

        陆极身子一僵。

        失算了,这个问题好像更危险。

        作者有话要说:想不到吧,又是一道送命题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用户名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花花3个;南瓜杏仁露2个;为欢几何.、七分糖的小笼包、元舟、径·茧、潦草小太阳、九、美惠、云亦云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晓黑嘛50瓶;小妹宜开心40瓶;用户名25瓶;一瓢酒、倾瓷20瓶;潦草小太阳19瓶;山海16瓶;无名15瓶;47612714、叶池、请我多喝六个核桃、桃桃西柚、小晨微光、美惠、胖柚呱呱、荀荼★10瓶;丧、江小鱼9瓶;夏习清、shvish6瓶;43051870、平陆成江、果子酱、慕思祁、晏家昭歌、番茄多多5瓶;soft傻逼儿子4瓶;professor.、renaissance3瓶;身娇体软小甜o、你想遭捶迈?、三日月宗近啊、黑球吖2瓶;38205142、48414871、阳、晏骁、茗子、zyc、28895698、熊仔、小小天才就是我、饿了就要干饭、卿卿有点甜、裘路、喵喵喵、42604411、禁纹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