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25章

第25章

        纪觉川话音落下后,房间里仿佛被按了暂停键,许久没有声音。

        言砚怎么也没想到,比解除婚约来得更早的,竟然会是订婚宴。

        难道书中的剧情注定不能改变,所以跟纪觉川订婚这一段剧情不得不走吗?

        他大脑有些转不过来,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呆呆地看着纪觉川,半天没回话。

        没听到言砚的回应,纪觉川蹙了下眉,看向床上没反应的人。

        “言砚?”

        言砚被这一声喊回了神,小声地“嗯”了一声,躺回了床上。

        他没有理由拒绝订婚,只能想办法让纪觉川改变主意,最好是让他直接打消办订婚宴的想法。

        纪觉川把言砚的反应看在眼里,薄唇往下抿了下。

        言砚果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们的婚约。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认知都让他心里像堵了一团棉花一样不舒服。

        纪觉川装作没看出他的不对劲,声音淡淡:“你有想好的日子吗?”

        声音闷闷地从被子里传出来:“没有。”

        纪觉川沉默了一下,黑眸沉沉的没有情绪,他把擦了头发的毛巾扔到椅子上,在床边坐下。

        他自认不会被这些小事影响心情,可现在却浑身散发着低气压,脸色也沉了下来,几乎要把不快两字写在脸上。

        放在床上的手突然被拉了两下,他低下头去看,黑眸里的不快还没收起,把刚从被子里钻出来的言砚吓了一跳。

        言砚咬了下唇,鼓起勇气继续去勾他骨节分明的手,“老公,我选什么时间都可以吗?”

        “可以。”纪觉川身上的低气压散了些,垂眸看他。

        言砚想了一下,“要不就下星期五吧。”

        他刚刚想过了,星期五是工作日,纪觉川那天要去公司,肯定抽不出时间来。

        要是他执意把订婚宴的日期安排在工作日,以纪觉川工作狂的性格,说不定就会先把订婚宴搁置,等有空的时候再说了。

        “嗯,那就下星期五。”纪觉川轻点了下头。

        言砚愣了一下,这就答应了?

        在选好订婚宴的日期后,纪觉川紧锁的眉才松开,他掀开被子在言砚身边躺下,两人的体温很快交织在一起。

        “我这几天安排流程,有什么想法就告诉我。”

        言砚眼珠转了几下,又有了主意。

        他往纪觉川的方向凑近了些,下巴搁在纪觉川肩膀上,“老公,我们订婚宴都会请谁呀?”

        少年瓷白的下巴轻轻搁在他肩膀上,说话时温热的气息轻轻喷在脖颈间,纪觉川敛眸,“会请我们两边的父母和一些亲戚。”

        订婚宴一般不会请朋友,这个道理言砚当然知道,只是他装作不明白的样子,轻轻眨了下眼。

        “不请你的朋友吗?”

        虽然纪觉川提出要办订婚宴,但言砚觉得他应该还是不愿意让太多人知道他们的婚约,更别说是让他邀请朋友来他们的订婚宴。

        果然,在他问完这一句后,纪觉川停顿了许久。

        半晌后,才回他:“我的朋友大多都在国外,在国内的不多,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会邀请他们。”

        接着,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又看向他:“你也会邀请朋友来吧?”

        这个问题猝不及防被抛了回来,言砚一怔,他哪有什么朋友?

        如果纪觉川说的是今天晚上那些人的话,他应该也看到了,那些人根本称不上是什么朋友。

        难道纪觉川说的是原主以前的朋友?

        言砚心里一惊,他完全没有关于原主以前朋友的记忆,要是纪觉川真的让他邀请那些朋友的话,他怕是要露馅了。

        想到这,言砚有些心虚地往后退了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纪觉川动了动身子,似乎又把他们之间的距离补了回来。

        他生得肩宽腿长,身形比言砚要大许多,现在侧过身看向言砚,遮住了床头灯的光线,压迫感十足。

        “我朋友他们工作日都很忙,抽不出时间来的。”言砚含糊其辞,藏在被子下的手捏了捏衣角。

        “上次公司那个朋友呢?”纪觉川直视他眼睛,因为背着光的缘故,那双黑眸愈发幽暗。

        言砚想了一会,才知道他说的是盛陌闻。

        邀请主角受来他们的订婚宴?

        他咬住下唇,觉得不太可行。

        见他犹豫,纪觉川又说:“请他来订婚宴的话,我可以给他批假。”

        言砚愁得眉毛都纠了起来,这可不是批不批假的问题呀。

        他脸上的纠结太过明显,纪觉川垂了垂眸,努力忽视心里的不痛快。

        脖子突然被柔软的手臂圈住,言砚的脸贴上他胸口,像菟丝花一样半挂在他身上。

        “老公,还是不请朋友了吧,等婚礼的时候再请也不迟呀。”

        婚礼。

        这个词让纪觉川心里微微一动。

        在之前的二十多年人生里,他从来没有想过婚礼这个词会跟自己有任何关系,但现在听到这两个字从言砚口中说出,心里就像平静的湖泊扔进了一块石头,止不住地泛起涟漪。

        没等到他的反应,言砚从他胸口抬起头,长睫轻眨:“老公?”

        纪觉川眸色微闪:“好。”

        也许是觉得靠在纪觉川胸口的姿势还算舒服,言砚没有再动,继续把头轻靠在他胸口上,听着胸膛里有力的心跳。

        纪觉川说话的时候,他能感受到他胸膛轻微的震动,声音听起来也更加低沉。

        “还有其他想要的吗?”

        “我想想啊。”言砚靠在他胸口认真地想了起来,眉尖轻蹙,红润的唇也抿了起来。

        纪觉川看着他认真的神态,突然很想伸手戳一下他白软的脸,手指动了动,终究还是忍下了这股冲动。

        “对了,我们订婚戒指还没买呢!”言砚仰起头,浅淡的眸子有些亮。

        他可以趁此机会狮子大开口一回,要知道原主跟纪觉川结婚可就是冲着他的钱,这也是让纪觉川厌恶原主的重要原因之一。

        只是还没等他再说什么,纪觉川就接过了他的话:“过几天一起去挑吧。”

        想起以前言砚似乎很是喜欢这些首饰,顿了一下,又说:“要是喜欢的话,就多买几个。”

        多买几个。

        言砚柔软的唇微张,一下忘了自己刚刚要说什么。

        纪觉川都愿意多买几个戒指了,他刚刚打算的狮子大开口似乎也变得不值一提起来。

        “还有其他的吗?”纪觉川低头凝视靠在他胸口的言砚,第一次如此有耐心,仿佛不管言砚说什么,他都会答应下来。

        言砚想了一会,乖乖摇了摇头:“没有了。”

        他不敢再提什么要求,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不管他提出多离谱的要求,纪觉川说不定都会答应下来。

        这次的订婚宴是一定逃不过了,还是不要再给自己挖坑了。

        不过既然要办订婚宴,那他还要跟言夫人说一声,好让她空出那天的时间。

        这么重要的事,当然不能在电话里说,所以明天还得回言家一趟。

        “老公,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言砚微仰着头去看纪觉川,他后腰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了一只手,滚烫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贴在肌肤上。

        他只当是纪觉川没注意,顺手搭在了他腰上,也没在意,更没发现他现在几乎是被纪觉川半圈在了怀里。

        一开始两人睡在一张床上,中间像是划了分界线一样,规规矩矩地把床一分为二,互不干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床中间的分界线不再明显,言砚习惯了纪觉川的气味,睡着后跟他越贴越近,有时早上醒来,他半个身子都贴在纪觉川身上。

        现在也是一样,纪觉川的气味对他来说太过熟悉,现在被人圈在了怀里也毫无发觉,还扬着脸去跟人说话。“嗯,怎么了?”

        他不设防备的样子让纪觉川眸色有些深,搭在他柔软腰身上的手还轻轻摩挲了一下。

        “我明天上午要回家一趟,你晚上能过来吗?”

        按规矩来说,在订婚宴前,纪觉川应该还要跟他回家吃顿饭吧?

        言砚虽然不太懂这些,但也明白订婚之前纪觉川从来没去过他家,有些不合规矩。

        纪觉川想说他上午一起过去也可以,但又觉得这样好像显得自己操之过急,最后只是抿了下唇,轻轻点头。

        两人说了许久的话,时间已经不早了,言砚打了个小小的哈欠,跟纪觉川说了晚安后,很快就靠着他睡着了。

        等他呼吸平稳后,纪觉川放在他后腰的手紧了紧,原本是半圈在怀里的姿势,现在他把人搂紧了些后,就像是把言砚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

        柔软的身躯贴在他身上,好闻的香味似乎也染上了他的身,纪觉川闭上眼睛,心里前所未有的平静。

        他没觉得自己的举动有哪里不对,不过是言砚身上的香味能让他安心入眠,所以他才想更靠近一点而已,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原因。

        温香软玉在怀,他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言砚起得比平常晚了一点。

        因为要回家见言夫人,他从行李箱里找出一件还算是正式的衬衫,换好衣服后下楼,看到纪觉川竟然还坐在沙发上没有出门。

        听到他下楼的声音,纪觉川抬眸看向他。

        “老公,你怎么没去公司呀?”言砚揉了揉眼睛走过去,现在这个时间,纪觉川不应该早就在公司了吗?

        “我等会送你去言家。”

        言砚有些疑惑:“不是有司机吗?”

        纪觉川顿了一下,别过头:“我正好顺路。”

        言砚眨了下眼,从家里到公司才半个钟路程,而去言家要整整一个钟,也不知道是怎么顺路。

        不过他没说出口,吃完早餐后就坐上了纪觉川的车,车子平稳地开上马路。

        经过一个路口的红绿灯时,他注意到路边有一家装潢精美的礼物店,直起身子往那边多看了几眼。

        “要去看看吗?”纪觉川往窗外瞥了一眼。

        言砚想了一下,点点头:“好呀。”

        这家礼物店正是上次纪觉川买柴犬玩偶的那家店,他把车在店门口停下,带言砚走了进去。

        上午店里还没什么人,言砚从门口的货架一个个看过去,时不时还要看着价格牌思索一阵。

        纪觉川手放在口袋里,手指在钱包边缘摸了几下,还是没说出让言砚用他的卡。

        他怕再被拒绝一次。

        在看了许久之后,言砚终于从货架间上拿起一个精致的小风扇,他看了一眼价格牌,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似乎在确认什么。

        确认完毕后,他才牵起纪觉川往收银台的方向走。

        “这是买给谁的?”纪觉川装作不经意地问。

        “买给我哥的。”言砚把小风扇小心地放进纸袋里,这可是花了他一半的积蓄。

        虽然不知道言越洛今天在不在家,但他还是想着把这个小风扇带回去。

        之前原主对言越洛态度似乎一直很恶劣,上次见到言越洛的时候,他能很明显感受到言越洛对他的不喜。

        他买小风扇送言越洛,也是想表达一下歉意,没打算让言越洛改变对他的看法。

        毕竟这小风扇也不是多贵重的礼物,言越洛肯定不会稀罕。

        纪觉川垂眸想了一下,有了些印象。

        他记得言家是还有个在娱乐圈的儿子,好像是言夫人以前领养回来的,跟言砚没有血缘关系。

        “你跟你哥关系很好?”他难得多问了一句。

        “还行。”言砚想了一下,又补充,“不算很好。”

        纪觉川也没有多想,言砚被言家接回去才没多久,跟言越洛关系不好也正常。

        买完小风扇后,两人回到了车上,言砚刚准备系上安全带,突然又停下动作。

        “老公,你等我一下。”

        他推开车门,又跑回了礼物店,只是这回很快就出来了。

        副驾驶座的门被拉开,言砚鼻尖上有些细汗,眼睛亮晶晶的,把手里拿的东西递给纪觉川。

        看到他手里拿的一只小号哈士奇玩偶,纪觉川顿了一下,“送给我的?”

        言砚点头,浅淡的眼眸弯起,“它跟家里的大柴可以凑一对。”

        纪觉川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大柴是指他买回去的那只柴犬玩偶,他唇角轻轻勾了一下,接过言砚手上的哈士奇。

        毛绒绒的手感很好,有点像言砚睡觉时头发蹭到他的触感。

        “你还要开车,我先帮你拿着吧。”

        言砚又把哈士奇拿了回去,朝纪觉川笑了笑,让哈士奇端端正正地坐在自己腿上。

        “好。”纪觉川装作没看到他依依不舍捏哈士奇耳朵的手,眼里闪过笑意。

        车子一路开到了言家,在大门外停下。

        言砚又揉了几下哈士奇的尾巴,然后有几分不舍地把它放到纪觉川腿上。

        “老公,我先进去啦,晚上见。”他推开车门,回头朝纪觉川摆了摆手,提着纸袋下了车。

        纪觉川看他走向铁门,纤细的背影逐渐与记忆中言砚第一次坐他车的背影重合。

        没想到才过去几个星期,他跟言砚的关系就飞速从陌生人进展到同居甚至同枕。

        他竟是如此快就习惯了言砚侵入他的生活,习惯言砚在身边轻软地说话,亲昵地跟他撒娇。

        他甚至还三番五次因为言砚改变了自己原本的生活习性。

        就像现在,他本应该坐在办公室里,现在却坐在车里盯着言家的大门出神,腿上还放着一只模样很蠢的哈士奇玩偶。

        纪觉川收回视线,拎着哈士奇的后颈放到了副驾驶座上,又在狗头上摁了一下,嘴角勾起微小的弧度,踩油门离开。

        言砚走进大门没多久,就看到庭院小花园的阴凉处,有个身影坐在石椅上,手里拿了本书。

        他还没看清那个身影是谁,那人就敏锐地抬起头,朝他的方向看来,接着一愣。

        这一抬头,言砚也看清了他的脸,正是他的哥哥言越洛。

        也许是多年来对狗仔的警觉,言砚出现在不远处的第一时间,言越洛就发现了他的存在。

        看到是他后,言越洛眼里划过一丝惊讶,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回来。

        言砚站在原地有些紧张地捏了捏手指,还是走了过去,被太阳晒得有些泛红的脸露出笑容。

        “哥,我回来了。”

        言越洛习惯了言砚总是对他直呼其名,现在听言砚乖巧地喊他哥,倒还生出了几分不习惯。

        他朝言砚点了点头,客气又疏远,心里的异样一点没表现出来。

        言砚看到他点头,浅淡的眸子里一下透出欣喜,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把纸袋放在腿上。

        “哥,我给你买了一个小礼物。”他低下头,把手伸进纸袋,手指碰到小风扇的时候,又有些不好意思拿出来。

        他实在是没给人买过这么便宜的礼物,都有些拿不出手了。

        言越洛看了一眼那个小纸袋,眉头轻蹙了一下。

        言砚为什么会突然给他买礼物,难道是有事要求于他?

        他看言砚纤细的手在纸袋里掏了半天,还以为他会拿出什么首饰之类的贵重礼物,结果却看到他拎了个小风扇出来。

        那风扇造型是一个小恐龙,它嘴巴大张,风就从他嘴里吹出来,有种怪异的可爱感。

        看到这东西,言越洛倒是相信了言砚真的只是单纯想送他礼物而已。

        毕竟没人会用这种礼物来求人。

        言砚没发现他眼神的变化,忸怩地把风扇递给他,“哥,最近天气这么热,这个你在片场和后台的时候或许用得上。”

        言越洛经常在片场看到其他人用这样的小风扇,最近天气热起来了,他也想过让助理去买一个,只是每次忙起来就忘了。

        他接过言砚手里的小风扇,垂了垂眸,“谢谢。”

        言砚弯了弯眼睛,站起身:“那我先进去啦。”

        言越洛顿了一下,把膝上的书合上:“我跟你一起进去。”

        他接过言砚手里的空纸袋,带他一起往屋里走去。

        走到客厅的时候,言砚才知道客厅里还有其他客人,那是两个贵妇打扮的女人,正坐在沙发上跟言夫人聊天。

        他跟言越洛出现在客厅时,三人都纷纷看过来,看到他们,言夫人眼里有些惊讶,另外两个女人则是挑起了细细的柳眉。

        “这就是你那个刚找回来的儿子?”

        她们认识言越洛,但是是第一次见到言砚。

        不过言砚以前的那些劣迹她们倒是打听得一清二楚,此时看到言砚并没有她们想象中的不堪,脸上有些讶异。

        “这是二姨和四姨。”站在言砚身边的言越洛淡淡提醒。

        言砚很快反应过来,走上前先喊了言夫人,又跟两个女人打招呼。

        迎着两人仔细打量的目光,言砚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刚言越洛会坐在庭院里,看来他刚刚应该也像这样被观察了一番。

        言夫人拉着他的手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这是我儿子言砚。”

        二姨拉长声调“哦”了声,又问:“小砚最近还有搞创业吗?听说上次好像亏了不少钱吧,那玩意风险真是太大了。”

        她脸上的表情关切,言砚没听出来什么不对,摇了摇头:“最近已经没搞了,谢谢二姨关心。”

        言越洛抿唇看他一眼,没说话。

        “听我儿子说,小砚最近好像在做什么直播,就是靠别人打赏赚钱的那种职业?”

        这话让言夫人脸色变了变,她没接触过直播这类东西,听到二姨的描述,下意识觉得是什么伤风败俗的职业。

        言砚没想到她连这件事都知道,怔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说,只能点头,“是的,最近才刚开始。”

        二姨瞧了眼言夫人的脸色,继续煽风点火:“小砚啊,不是二姨说,就算你创业失败,又帮不上家里的忙,也不能去做这种职业啊,至少要靠自己的努力赚钱,对吧?”

        言砚总算是听出她话里话外的贬低,皱了下眉想说什么,就听到言越洛清越的嗓音响起。

        “二姨,直播不是什么不正经的职业,我身边现在也有不少人会开直播,没有您想得那么糟。”

        这话一出,言夫人的脸色缓和下来,二姨脸色一僵,也没再说什么。

        言越洛现在在娱乐圈的地位很高,又自己开了几家娱乐公司,说的话自然很有信服力。二姨很快扯开了话题,没有再提直播的事。

        言砚偷偷看了言越洛一眼,突然觉得他这个哥哥好像也没有他以为的那么讨厌他。

        聊了一会后,言夫人就带着二姨和四姨去花园喝茶了,只剩下言砚和言越洛两人坐在客厅。

        言越洛站起身似乎是想回房间,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看向言砚。

        “如果需要的话,下次开直播可以邀请我。”

        说完,没等言砚反应过来就上了楼。

        言砚眨了下眼,拿出手机搜了一下言越洛的直播间,被粉丝数惊得张圆了嘴,然后悄悄按下了关注。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言砚才想起自己这次回家的目的。

        上午言夫人一直在陪两个客人,所以他没找到机会跟言夫人说话,正好吃午饭的时候言夫人问起,他便直接说了。

        “我和觉川想把订婚宴安排在下星期五,您那天有空吗?”

        言夫人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还以为言砚今天跑回家,是因为跟纪觉川相处不来,没想到竟然是来通知她订婚宴的事。

        她还没开口,二姨就拔高音调接了话:“哟,小砚这么快就要订婚了啊,是跟谁家孩子啊?”

        她没把言砚口中的“觉川”跟纪家长子联系起来,还以为他是跟哪个小户人家的人定了婚约,毕竟以言砚以前的风评,有头有脸的家族都不会愿意跟他扯上关系。

        正好她儿子最近订下了一桩好婚约,她正想好好显摆一番,就听到言夫人说:

        “是跟纪家的孩子,纪觉川。”

        言夫人一直淡淡的脸上此时终于有了些笑意,一是因为言砚跟纪觉川的感情进展,二则是因为看到二姨瞠目结舌的神情。

        二姨的声音像是被堵在嗓子里,瞪着眼半天没说话。

        她脸色扭曲了一下,鲜红的唇抿出一个僵硬的笑,“姐,小砚怎么会跟纪家的孩子认识,以前没听你说过啊。”

        “他们的婚约是我先生最近才定下的,还没跟别人提起过。”

        “噢,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这两孩子自己的意愿呢。”二姨脸色缓和了些,“不过听说纪家那孩子虽然有本事,但也是出了名的薄情,刚成年就独自离家,这些年来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旁边的四姨听了,露出有些忧心的表情:“姐,把小砚交给这样的人,你们放得下心吗?”

        言夫人顿了一下,看向言砚。

        她知道既然两人把订婚宴早早定下,一定是这段时间相处得还可以,所以想让言砚自己说几句话。

        结果言砚根本没察觉到桌上的腥风血雨,他见言夫人又跟客人聊了起来,似乎没自己的事,就认真地埋头吃饭,双颊微微鼓起,看起来有些稚气。

        桌上安静了一会,只有言砚和言越洛两人筷子偶尔碰到碗壁的声音。

        良久,二姨拍了拍言夫人的手:“姐,强扭的瓜不甜,还是孩子的幸福最重要。”

        言夫人脸上已经有些不悦,她没有应二姨的话,在沉默中吃完了午饭。

        午饭后,两个客人又跟着言夫人去花园散步,言砚没机会跟言夫人单独说话,只能悄悄去问言越洛。

        “哥,二姨和四姨什么时候走呀?”

        “她们今晚在家里留宿。”言越洛把手上的书翻过一页,嗓音淡淡。

        言砚撇了撇嘴,回自己房间待着去了。

        他发了个信息给纪觉川。

        【老公,你晚上什么时候过来呀?】

        手机很快就响了一声。

        【你想我几点过来?】

        那边纪觉川正在商店里买礼物,打算送给言砚的父母,他垂眸看着手机,等了一会,言砚的信息才又发了过来。

        【吃晚饭的时候过来就好啦】

        【对了,我二姨和四姨也在,你不介意吧?】

        纪觉川仿佛能看到他仰着脸小心翼翼询问的样子,唇角勾了勾。

        【没事。】

        这回言砚回复得很快。

        【嗯嗯,那晚上见!】

        接着又是一个亲亲的表情包。

        站在一旁的导购员只看到面容冷峻的男人看了一眼手机,唇角突然扬了扬,宛若冰山融化,收起手机后,那抹笑容又很快消失不见。

        男人在展柜里又拿出两样东西,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响起,“麻烦把这两件也包起来。”

        导购员被那转瞬即逝的笑容迷了眼,愣了一下才接过东西,赶紧转身去包装了。

        等到了傍晚,言砚在房间的窗户看到一辆车出现在大门外,立刻就飞奔了下去。

        纪觉川刚停稳车,就看到言砚已经站在了车门外。

        他打开车门,把副驾驶座上放的几个精美的袋子提下来,另一只手牵起言砚,眉头微皱。

        “下次等我停好车再过来,这样很危险。”

        等言砚乖乖点了点头后,他才发现自己刚刚竟是主动牵起了言砚的手,脸色一僵。

        好在言砚习惯了牵他的手,也没注意是谁先牵上的,拉着他就往门里走,一路上还在跟他说话。

        “我妈在招待客人,没空理我,所以她不知道你要来。”

        “我哥也在家,对了,不知道你们谁大一点,你就跟我一样喊他哥吧。”

        “可是我们还没结婚,你要怎么喊二姨和四姨呢,也跟我一样吗?”

        纪觉川听他碎碎念个不停,心里感觉慢慢被填满。

        “嗯,跟你一样吧。”

        两人说话间,就走到了客厅。

        正好到了晚饭时间,言夫人跟两个客人从楼上下来,看到站在客厅的言砚和纪觉川,三人都是一愣。

        “伯母,”纪觉川率先跟言夫人打了招呼,然后看向她身后的两人,“二姨,四姨。”

        言夫人看到他们牵在一起的手,脸上有了些笑意:“觉川,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

        “妈,是我叫他过来的,想让他来一起吃顿饭。”

        言夫人脸上笑意更深,欣慰地看着两人亲密地站在一起。

        纪觉川走上前,把手里的礼物递给言夫人,然后又给一旁没回过神的二姨四姨也分别送了一份礼物。

        两人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谢,接礼物的手都有些颤抖。

        站着说了一些场面话后,几人在餐桌旁坐下,言越洛从楼上下来,跟纪觉川点头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言砚偷偷看了眼纪觉川,心想他怎么没跟自己一样喊言越洛哥,难道他年龄比言越洛要大吗?

        一餐饭吃得很是和谐,二姨在纪觉川面前没敢开口说话,只有言夫人偶尔跟纪觉川说两句话,言砚仍然专心吃饭,偶尔吃几口纪觉川的投喂。

        他碗里的鱼肉都被纪觉川仔细挑干净了刺,言砚没再挑食,乖乖把他夹过来的菜都吃了。

        看两人的相处方式,也没人再说得出“强扭的瓜不甜”这样的话了。

        吃完晚饭后,言夫人让纪觉川和言砚留下来住一晚。

        言砚看了眼时间,回去还要开一个钟的车,可纪觉川今天已经开了很久车了,估计也累了。

        他答应下来后,才想起去问纪觉川的意见,意外的是,纪觉川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

        两间客房已经住了人,其他的客房又还没打扫,言夫人想了一下,犹豫道:“觉川跟小砚睡一起可以吗?”

        一旁的言越洛抬起头,“妈,还没结婚就睡一间房,会不会不太好?”

        顿了一下,又说:“我去附近酒店住一晚,让小砚睡我房间吧。”

        言砚紧张地眨了下眼。

        可他在纪觉川家里就已经跟他睡一间房了呀。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一百个红包包!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只谈叽叽、3907676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蚨不尽、骨缝晨安20瓶;白鹿与茶16瓶;猫ブーム10瓶;渔火6瓶;江清月近ren5瓶;玉兔捣药、阿玖3瓶;名字被我吃掉了2瓶;吱吱在天上飞、闹心扒拉、50631325、49896567、ql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