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第21章

        纪觉川没料到言砚会突然投怀送抱,他眸光微闪,有力的臂膀把人稳稳接住。

        怀里人的身子柔软温热,如同上好的软玉,香味还一个劲往他鼻子里钻,让人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这次的拥抱和上次那个拥抱有些不同。

        上次那个短暂的拥抱如同蜻蜓点水,浅尝辄止,他只来得及闻到言砚身上的一点香味,就被打断。

        这次言砚搂住他的肩膀,以依赖的姿态贴在他身上,像是在寻求他的庇护,两人的身体紧贴,还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仿佛是亲密无间的爱人。

        纪觉川垂了垂眸,手在言砚曲线流畅的背上顺了几下,不自觉放轻了声音:“谁欺负你了?”

        言砚咬了咬唇,还有些许的犹豫,不知道应不应该让纪觉川知道他直播的事。

        但又想到现在直播间都封了,如果一直不能解封的话,就算瞒住纪觉川也没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他扁了扁嘴,委委屈屈地把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说完最后一句,他才从纪觉川怀里抬起头,眉眼可怜巴巴地垂着,眼里还有些水光。

        言砚没打算让纪觉川帮他解决问题,只是在看到纪觉川的时候,心里就冒出些委屈,忍不住想要把白天的事说出来,好让人哄哄他。

        现在说完了,看到纪觉川微皱的眉头,又觉得自己有些痴心妄想了。

        纪觉川怎么可能会哄他呢?他现在这样抱住纪觉川,应该还让纪觉川更讨厌他了才对。

        言砚咬住下唇,搂住纪觉川肩膀的手松开,推了推他结实的胸膛,想像上次一样把人推开。

        结果腰间的手一紧,不但没把人推开,反而身子还重新贴了上去。

        耳边纪觉川的声音有些低沉:“怎么,我身上又有烟味?”

        言砚脸一红,想起上次明明是自己抱上去,又因为烟味把人推开。

        可他本来就对烟味敏感,又最讨厌烟味,也不能怪他呀。

        言砚不说话了,他推不开纪觉川,干脆埋下头不看他。

        后背突然被轻轻抚了两下,滚烫的温度隔着衣物传到肌肤上,纪觉川说话的声音很沉很缓:“没事了,不用理会那些人。”

        言砚眨了眨眼,觉得有些新奇。

        这难道是在安慰他?

        接着,他听到纪觉川顿了一下又说:“直播间的事我帮你解决,别担心。”

        言砚一怔,没想到纪觉川会主动提出帮他解决这件事,他还以为纪觉川不会放在心上呢。

        然后,又开心地搂住纪觉川的脖子。

        “谢谢老公!”

        纪觉川愿意帮忙的话,事情一定就能解决了!

        等言砚心情愉悦地回了房间,纪觉川眉眼间才浮上些戾气。

        一开始听到言砚愿意告诉他直播的事,他心里还有些欣喜,听到后面发生的事,那点欣喜很快都被怒火给烧尽了。

        他知道言砚以前的生活圈子乱,认识许多乱七八糟的人,可在跟他同居后,言砚就安分了许多,也没见他再跟那些狐朋狗友有什么联系,可没想到那些人还要来招惹言砚。

        还真是把他这个未婚夫当摆设。

        晚上睡觉时,言砚脸上已经没有了下午的闷闷不乐。

        他对纪觉川的能力很是信任,纪觉川说要帮他解决这件事,他就立刻一点儿也不担心了。

        等纪觉川在身边睡下,他就拉着被子凑过去,“老公,你明天要去公司吗?”

        明天是周末,纪觉川一般都会照常去公司,跟平时工作日没什么两样。

        纪觉川想了一下,“不去了,公司没什么事。”

        言砚弯起眸子笑了笑,灯光下眸色更加浅淡,像是融化的焦糖,“那明天你就能在家陪我啦。”

        看着这个笑容,纪觉川发现自己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分不清言砚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以前他还能笃定言砚喜欢他的样子都是装的,现在却开始逐渐动摇,辨不清真假。

        纪觉川闭上眼,没有再看,“嗯,睡吧。”

        “老公晚安。”

        “……晚安。”

        第二天,纪觉川陪言砚坐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

        言砚看电视的时候特别专注,一双圆润漂亮的眼眸紧紧盯着电视,连坐在旁边的纪觉川离开了都没发觉。

        纪觉川坐在旁边陪他看电视的时候,用手机查了一下直播间解封的正常流程,打算先按照流程试一次。

        找到客服电话后,他就站起身走到了外面,拨通了电话。

        果然跟言砚昨天说的一样,一开始还算正常,等报了直播间号码后,客服那边就开始为难起来,说自己没有解封这个直播间的权限。

        纪觉川沉吟了一下,知道问题不是出在客服,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他看着屏幕若有所思。

        昨天骚扰言砚的那几个人不过也只是直播网站的小主播而已,举报也许是他们做的,但他们不可能做到让直播网站迟迟不给解封。

        这其中或许还有其他人插手。

        难道又跟言砚以前的那些狐朋狗友有关?

        他正垂眸沉思,余光突然看到有人靠近。

        转头看去,言砚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出来,他长睫很缓慢地眨了一下,语气委屈:

        “老公,你不想陪我看电视吗?”

        然后,又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手机,咬了咬唇,“还背着我跟别人打电话。”

        纪觉川一时无言。

        这句台词,刚刚好像在电视上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