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19章

第19章

        纪觉川猝不及防被推开,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直到言砚又往沙发里缩了缩,他才抿唇站直身子,往后退了两步。

        “你抽烟了吗?”言砚躲在柴犬身后,只露出两只眼睛看他。

        “没有。”纪觉川像是怕他误会,几乎是瞬间就否认了,顿了一下,又说,“我不抽烟。”

        应该是刚刚在餐桌上沾到了其他人身上的烟味。

        只是席间根本没人抽烟,就算沾到了烟味也应该是别人在外面带进来的,按理说味道应该很稀薄了,他自己一路上都没闻到,却被言砚一靠近就闻了出来。

        纪觉川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没有抽烟的习惯。

        见言砚仍然跟他保持距离,他又往后退了点,薄唇抿了抿,开口解释:“可能是沾到别人身上的烟味了。”

        言砚长睫眨了两下,“你不是在公司吗,怎么会沾到烟味?”

        他上次可是看到纪觉川一个人占一个大办公室,电梯也是独立的,再说,也没有人会在公司抽烟吧?

        纪觉川看他认真的样子,一瞬间觉得自己有点像因为晚回家被小妻子盘查的丈夫。

        这个想法让他心情莫名有些好,还有心思多解释两句,“今天晚上有应酬,人有点多。”

        这句话刚说完,就看到言砚清澈的眸光闪了闪,像是月光下泉水的波粼。

        没等他看清,言砚就低头把面前的柴犬拿开,离他近了点,跪坐在沙发上仰头看他,瓷白的下巴微微扬着。

        “老公,那你快去洗澡吧,我去床上等你。”

        这句很有歧义的话让纪觉川额头青筋跳了跳,但言砚对这句话的理解显然只停留在字面意思,那双水光潋滟的眸里一片干净坦然,似乎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令人误解的话。

        想起刚刚那个被打断的拥抱,纪觉川罕见地出现了一丝犹豫。

        虽然言砚喜欢跟他撒娇,但大多时候都是拉他的袖子和衣角,很少跟他有肢体接触。

        刚刚那个拥抱,似乎是两人最亲密的一次接触。

        他现在去洗澡,身上没有烟味后,言砚会再抱他吗?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被纪觉川黑着脸压了回去。

        他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为什么会产生想让言砚抱他的想法?

        纪觉川站在沙发旁脸色变来变去,最后还是上楼去洗澡了。

        等他洗完澡出来,言砚果然坐在床上等他,他手上拿着手机,认真地不知道在看什么。

        纪觉川在床边坐下时随意瞥了一眼,看到了他屏幕上显示的银行卡余额,只有可怜的三位数。

        他脸色一僵,虽然知道言砚没钱,但没想到他已经没钱到这个地步。

        那几百块钱说不定还是今天直播粉丝打赏的。

        过惯了大手大脚生活的小少爷,突然全副身家只剩下这几百块,换作其他人早就要闹翻天了。

        可他却没在言砚脸上看到一丝不开心,小少爷唇角微翘,眼里亮晶晶的,仿佛卡里面有几个亿。

        见他出来,言砚把手机放下,一手撑在床上去拉纪觉川的手:“老公,我给你按一下手吧?”

        纪觉川刚洗完澡出来,身上到处都是烫的,言砚微凉的体温让他感官更加清晰,能感觉到言砚每一根手指严丝合缝贴在他肌肤上。

        他目光不自觉地落在那几根修长莹白的手指上,微顿了下,点了点头。

        言砚对按摩一窍不通,他侧躺着,从纪觉川骨节分明的手开始往上揉捏,因为不敢用太大力,揉捏的力度如同猫爪子轻挠。

        纪觉川垂眸看他动作,被细腻的手指碰过的地方一阵酥麻,除此以外没有其他的感觉。

        虽然言砚的按摩没有任何作用,但他没有阻止言砚,任由他霸占自己的手。

        慢慢的,揉捏的力度越来越小,言砚脑袋一歪,枕着他的手臂睡着了。

        看到他睡着,纪觉川不自觉把呼吸放轻,用另一只手关了灯,再把被子扯到两人身上。

        言砚长睫颤了几下,把他手臂抱得更紧了些,还用脸在上面蹭了两下。

        手上的触感柔软,纪觉川在黑暗中缓缓眨了下眼,眸色有些沉。

        一开始被安排跟言砚的婚约,他以为只是多个结婚证的事,没想过会有其他意义。

        后来他才知道,婚约还意味着两人同居,意味着生活中要多出一个人。

        那时他还有过排斥,现在突然觉得,家里多一个人陪伴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如果言砚不提出解除婚约的话,他倒是可以如老爷子的愿,把这段婚约维持得久一点。

        等待了几日后,言砚终于收到了他在网上买的酒保服。

        一接到电话,他就飞奔到铁门,接过盒子跟快递小哥说了声谢谢,开心地抱着盒子往房间走。

        现在虽然已经是下午,不过还没到晚饭时间,他想着先试一下衣服合不合身,如果没问题的话,明天直播就能穿上了。

        把衣服洗了一遍烘干后,他拿着衣服进了房间的浴室,准备换上。

        纪觉川回来的时候,家里到处都静悄悄的。

        今天公司的事比较少,他处理完今天的工作后,拒绝了陆极把第二天的工作拿给他的建议,早早地下了班。

        工作狂提前下班的新奇事不仅让陆极吓了一跳,就连公司楼下值班的大叔都吃惊地多看了他几眼。

        纪觉川几乎没有这么早下班过,他开车回来的路上,看到接小孩放学的家长,牵手过马路的情侣,还闻到家家户户的饭菜香。

        人来人往中,他突然有点想回去看看言砚在干什么。

        他知道言砚上午都要直播,但从来不知道言砚下午都会做些什么,他也没问过,因为知道那个小骗子不会跟他说实话。

        纪觉川在客厅四处看了看,没看到言砚的身影,就径直朝楼上走去。

        卧室的门大开着,里面传出些声响,他犹豫了一下,抬腿走了进去。

        卧室里的浴室亮着灯,门却没关,他随意往里面瞥了一眼,一双长腿就钉在了原地。

        言砚背对着他,雪白的躯体一览无遗,光滑流畅的脊背上有一对漂亮的蝴蝶骨,他白细修长的腿微微屈着,正在往上面套一条黑色的西裤。

        纪觉川愣了许久,等他穿好了裤子才回过神,转身想出房间,却一脚踩扁了地上的快递盒,发出不小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