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17章

        言砚看那部电影哭得有点久,白皙的脸上都是潮红,像是在眼尾和鼻尖上抹了胭脂,把那张漂亮的脸点缀得有些艳丽,又让人心生怜惜。

        纪觉川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拎着手里的玩偶愣在原地。

        言砚不肯放过他主动道歉这个机会,从床上坐起来抓住他指尖,吸了吸鼻子:“你知道错了吗?”

        要是纪觉川真的知道错了,下次应该就不会再像昨天那样对他那么大声说话了。

        手指被轻轻扯了几下,纪觉川才回过神,垂了垂眸:“嗯,知道了。”

        他从床头柜上抽了两张纸巾,把言砚长睫上挂着的泪珠擦了,手指无意间碰到触感柔软的脸颊,只觉得指尖都滚烫起来。

        言砚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湿漉漉的眼眸茫然地看着他。

        “怎么哭成这样?”纪觉川垂下的手捏了捏手里的纸巾,语气平淡。

        听到这一句,言砚才想起来自己刚刚看电影哭了许久,现在看起来一定特别明显。

        他赶紧抬手在脸上抹了几下,果然碰到了几滴未干的泪水。

        一想到自己哭得惨兮兮的样子被纪觉川看到,言砚就有些难堪地转过头,不肯再让纪觉川看到他的脸。

        纪觉川抿了抿唇,想到陆极说言砚昨天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也哭了,觉得言砚还是在因为昨天那件事委屈。

        他又开始隐隐后悔昨天对言砚的态度。

        言砚扭过头后,房间就安静下来,他咬了咬唇,觉得纪觉川会不会在心里嘲笑他哭成这样。

        他是从电影后半段开始哭的,现在说不定眼睛都哭肿了,样子一定很丑。

        但他更不好意思告诉纪觉川他是因为看电影哭的,所以只能沉默。

        房间安静了一会,他听到纪觉川终于开口:“我给你买了礼物。”

        言砚眨了眨眼,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转过头看他:“什么礼物呀?”

        刚问完,就看到纪觉川从脚边拎起一个巨大的柴犬玩偶。

        言砚愣了一下,嘴巴因为吃惊微微张开。

        明明刚刚在店里被那么多人看着,纪觉川都没有什么感觉,现在面对言砚讶异的表情,他却有些不自在起来。

        这个礼物会不会太蠢了?果然还是买首饰比较好吧?

        他皱着眉头,想着要不要重新买一份礼物,就感觉到拎着的柴犬被抱走。

        抬眸一看,言砚双臂抱着胖嘟嘟的柴犬玩偶,刚刚哭红的眸子弯了起来,唇角翘起微小的弧度。

        “谢谢老公。”

        又听到熟悉的称呼,纪觉川心里竟是松了一口气,在心里悬了一天的大石终于落地。

        还好他的猜想没错,言砚果然很喜欢这个柴犬玩偶。

        言砚抱了一会柴犬,又把脸埋进柴犬毛茸茸的肚子里蹭了蹭,一转头看到纪觉川还站在床边。

        他眨了眨眼,把柴犬玩偶放在身边,边摸着柴犬的狗头,边仰头看纪觉川。

        “老公,你快去洗澡吧,现在已经好晚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他明天上午还要直播,可不能睡过头了。

        “嗯。”纪觉川目光又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才收回视线,进了浴室。

        等浴室门关上,言砚又抱着柴犬在床上滚了几圈,一会儿捏捏柴犬的耳朵,一会儿捏捏柴犬的尾巴。

        玩了一会后,困意就升了上来。

        他眼睛快要阖上,又强撑着困意坐起来。

        不能睡,等会还要跟纪觉川说晚安呢。

        言砚小时候还没跟父母分房睡的时候,也总是要等父母躺下来,说了晚安才肯睡,所以之前跟纪觉川睡的时候,他也习惯性说了晚安才睡。

        昨天因为有些生气所以没跟纪觉川说晚安,不过今天纪觉川都跟他道歉了,他还是要跟他说了晚安再睡。

        等了一会,浴室门打开,纪觉川从里面出来,在床边坐下。

        言砚睁着迷蒙的眼,拉了拉纪觉川的衣角,“……老公,晚安。”

        像是完成了任务般,他闭上眼就准备睡觉,结果又听到纪觉川在喊他名字。

        他茫然地睁开眼,小小声地“嗯”了一声,下一秒又快要睡着。

        看他迷迷糊糊犯困的样子,纪觉川没忍住伸手在他脸上戳了一下,“言砚,你还没加我微信。”

        言砚白皙的脸上被他戳出一个红印,他皱了下眉,嘟囔道:“明天再加嘛。”

        纪觉川没说话,只觉得言砚的脸颊手感还挺好,又伸手在上面轻捏了一下。

        这回言砚被他弄醒了,不情不愿地坐了起来,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

        因为微信里都是原主的朋友,里面除了昨天刚加了微信的盛陌闻以外,根本没有他认识的人,所以言砚穿过来后就没怎么用过微信。

        他点开加好友的界面,递给纪觉川。

        加上好友后,言砚点开通讯录的界面翻了翻,发现原主的微信好友实在是多,竟然有一千多人。

        刚加了纪觉川的微信,纪觉川的头像就淹没在了那一千多人之中。

        言砚把纪觉川的备注打上“老公”两字,通讯录是按字母顺序排序,改好备注后,那头像一下沉到通讯录更下面去了。

        纪觉川抿了抿唇,朝言砚伸手,“手机再给我一下。”

        言砚乖乖地把手机给他。

        只见纪觉川在他给的备注前面打了个字母“a”,于是他的头像很快就出现在通讯录第一个。

        他这才满意了,把手机还给了言砚。

        言砚盯着他的备注看了一会,“扑哧”一声笑出来。

        这备注看起来怎么那么像朋友圈里的微商呢?

        “笑什么?”纪觉川也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幼稚,不自在地抿了抿唇。

        言砚朝他眨了眨眼,不说话,只是唇角的笑意更明显。

        正准备把手机收起来,言砚突然又想到什么,眼睛转了转,往纪觉川身上靠去。

        “老公,我想换头像。”

        柔软的躯体突然贴上来,纪觉川一僵,强装镇定地问:“什么头像。”

        言砚抱住他手臂,长睫轻眨,“情侣头像呀。”

        他现在没了睡意,又开始把心思放在惹纪觉川讨厌上面。

        等会纪觉川拒绝了他,他就再死缠烂打一阵,让纪觉川不耐烦。

        “好。”

        言砚看到纪觉川面色如常,轻轻点了点头。

        他怔了一下,觉得不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就是纪觉川脑子出了问题。

        挖了个坑自己跳的言砚悄悄撇了撇嘴,认命地打开网站在上面搜索情侣头像。

        很快,他就看中了一个猫咪的情侣头像。

        图片上的猫咪正张开嘴,咬住另一只猫咪的半边脸,而另一只被咬的猫咪面无表情,毛茸茸的脸上有一种习以为常的淡定。

        言砚被这两张图片逗笑,把那只被咬的猫咪图片发给纪觉川,然后自己换上了张嘴咬猫的那只猫。

        看着屏幕上那张严肃的猫脸,纪觉川顿了一下,还是点了保存,然后换上了头像。

        刚换上没多久,手机就开始疯狂震动起来,他淡淡瞥了一眼陆极弹了快99+的信息,关上了屏幕。

        言砚满意地欣赏了一会两人的头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纪觉川会答应他换头像,但这头像还挺可爱的。

        看了一眼时间,他放下手机,打了个哈欠,躺进了被子里,“老公,我真的要睡了。”

        “嗯。”纪觉川盯着跟言砚的聊天界面看了一会,点开备注那栏,输入“言砚”两个字。

        想了一下,又删掉了“言”,单留了个“砚”字。

        第二天,张姨很快就发现两人和好了。

        现在因为家里多了一个人,餐桌上的早餐比往日还要丰盛,可言砚还是像上次一样,乖巧地跟纪觉川撒娇,要吃纪觉川面前那一份。

        纪觉川也依着他,把自己面碗里的鸡蛋、三明治里面的火腿肠都夹给了他。

        张姨欣慰地看两人恩爱的样子,果然小夫妻俩床头吵架床尾和,哪会有什么隔夜仇呢。

        吃完早餐,纪觉川准备出门去公司,刚走出几步,脚步顿了一下,回过头看向坐在餐桌旁的言砚。

        “我出门了。”

        言砚刚咬了一口三明治,两颊鼓鼓的,愣了一下,然后朝他点了点头。

        看着他的模样,纪觉川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走了出去。

        把车开出车库时,他意料之中地看到了言砚出现在门后,仍是像上次一样朝他甜甜地笑着,外面的阳光洒在他脸上,浅淡的眸子里都是跳动的光。

        “老公,早点回来。”

        他站在门里面,像是被人精心培育照顾的娇贵玫瑰。

        “嗯。”纪觉川点了下头,关上了车窗。

        即使知道言砚那句话也许并不是真心,但他仿佛被那句话下了魔咒,没忍住去想要不要把午休时间拿来工作,下午就能早点回来了。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后,又猛地皱起眉。

        他说不定真的是被言砚下了咒。

        等纪觉川的车消失在视线里,言砚关上门回到餐厅,把调酒的道具都放到桌上,又上楼把电脑拿了下来。

        在直播开始前,他试了一下镜头,确保没问题后,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时间到。

        半小时后,直播开始。

        这次直播间里的观看人数比上次还要多一些,弹幕也比上次还要热情,时不时夹杂几个抱怨上班看直播太难的弹幕。

        言砚有些歉意地笑了笑,谁让纪觉川只有在这个时间才不在家呢,为了不让他发现,只能挑这个时间段了。

        他跟直播间的观众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把镜头对准了桌子上的调酒道具,开始给大家介绍每个道具的用处。

        公司大楼。

        纪觉川刚在办公桌后坐下,手机就响了一声。

        他看了一眼,是言砚直播间开始直播的通知。

        昨天他找陆极问了言砚直播的平台,下载后又找到言砚的直播间点了关注,现在言砚刚上播,他就收到了通知。

        看着那条通知,他有一瞬间的沉默。

        现在离他出门好像还没有半个钟吧?

        虽然心情复杂,但他还是点进了直播间,垂眸看着屏幕里笑容清甜的少年。

        言砚在跟观众打了招呼之后,就把镜头对着桌上的调酒道具,自己只入镜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

        弹幕瞬间都不满起来。

        “我蹲在公司厕所是来看这些道具的吗?我是来看你的脸的!”

        “我那么大一个美人呢(比划)??!”

        言砚正在专心介绍桌上的道具,自然看不到弹幕,他一一把道具介绍完,才又重新出现在镜头里。

        他匆匆看了一眼前面的弹幕,呆了一下,然后脸有些红。

        为了让观众满意,在开始调酒前,他还特意看了一眼直播画面,确定有拍到自己上半身,才开始调酒。

        他的直播间没有放音乐,只能听到勺子和杯壁碰撞的清脆声,还有言砚时不时解释的声音,气氛安静又舒服。

        纪觉川看着屏幕里言砚认真调酒的样子,虽然手法还有些生疏,可他却能把所有动作都做得赏心悦目,仿佛不是在调酒,而是在进行一场表演。

        等玻璃杯里的鸡尾酒做出了绵密的泡沫,言砚小心翼翼地把切好的柠檬放在杯沿,玻璃杯里的液体呈渐变的浅蓝色,在灯光下十分梦幻。

        做完后,言砚把镜头对着玻璃杯,让观众们能看得更清楚。

        “虽然需要的材料有点多,但在超市里都能买到,制作过程也很简单,大家在家里也可以试试呀。”

        听到这一句,纪觉川挑了挑眉。

        他想起这些材料里,柠檬是他挑的,鸡蛋是他找到的,钱也是他付的。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莫名其妙的自豪。

        弹幕跟哄小孩一样,划过大片大片的“好——”、“学到了”,只是仍然有几条特立独行的弹幕异常显眼。

        “对不起,光看脸去了,刚刚做了啥?这酒什么时候出现的?”

        “请问长得丑能做出这样的酒吗?”

        “别教调酒了,开个班教我们怎么投胎吧,我下辈子也想长这样”

        还好言砚这会儿没看弹幕,他正在收拾桌上用过的材料,等他收拾完,弹幕已经在说别的了。他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张姨买完菜回来应该还有半小时,可以再跟弹幕说一会儿话。

        于是他在椅子上坐下,开始去看弹幕的内容。

        “主播家里是不是很有钱啊?这背景一看就是富贵人家。”

        言砚摇头:“不是哦,这是在朋友家。”

        他在纪觉川家只是暂住,等以后搬出去了,就没有这么好看的背景了。

        不过不得不说纪觉川的品味还真是不错,随便在房子里挑一个角落直播都能让镜头画面看起来很舒服,他都有点舍不得离开了。

        纪觉川在屏幕那边听到这句话,脸色僵了一瞬。

        朋友家?

        屏幕里言砚已经开始回答下一个问题,纪觉川脸色变来变去,心情有些复杂。

        言砚还不知道那位“朋友”正在看他的直播,他的注意力被一个连续砸了许多礼物的粉丝吸引了过去。

        礼物特效在直播间里一个接一个的出现,那个粉丝很快成了直播间的榜一,弹幕都开始刷起了“富婆饿饿饭饭”。

        砸了几十个礼物后,那个粉丝发了一条弹幕:

        “下次调酒可以穿上酒保服吗!!”

        言砚愣了一下,就看到后面的弹幕都在刷“附议”,他想了一下,点点头:

        “可以呀,不过要等我这几天准备一下。”

        这粉丝破费送了这么多礼物,就只让他换件衣服,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他跟那位粉丝道了几声谢,又看了眼时间,跟观众们道别后,很快就下了播。

        屏幕黑下,映出纪觉川陷入沉思的样子。

        他看了言砚的两次直播,都没看出他有什么其他目的,倒像真的只是为了赚钱。

        言砚要赚钱做什么?为什么不肯用他的钱?

        办公室门突然被敲响两声,陆极拿着文件脚步匆匆走进来。

        纪觉川看他一眼,想起陆极一个上午都没有出现,现在言砚直播刚结束他就来了,实在是有点巧。

        “你上午干嘛去了?”

        陆极兜里的手机还在发热,他露出没有破绽的笑容:“纪总,我上午肚子不太舒服,一直在厕所。”

        纪觉川狐疑地看他一眼,没再多问。

        言砚关掉直播没多久,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他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盛陌闻发来的信息。信息内容很简短,大意是在夸他刚刚的直播。

        言砚先回了句“谢谢”,想了一下,又问:【你现在不是在上班吗?】

        这回那边停顿了许久才回复:【上午的工作都做完了。】

        言砚暗暗佩服,不愧是主角受,这才刚上班一会儿就把上午的工作都做完了,工作效率也太高了。

        盛陌闻坐在办公室里,电脑屏幕上是完成到一半的设计图,虽然知道屏幕那边的言砚看不到,但他还是把电脑上的设计图给关了。

        他想了想,又发过去一条信息:【我表妹很喜欢你,她说她经常看直播,可以教你怎么积累人气。】

        言砚一下来了精神,他坐直身子,飞快地打字:【真的吗?我怎么联系她呀?】

        那边又停顿了一阵,三分钟后才回复:【她还小,家里管得严,每天玩手机的时间有限,所以让我帮她给你传话。】

        言砚理解地点点头:【那你帮我跟她说声谢谢】

        盛陌闻:【好。】

        盛陌闻:【她刚刚让我告诉你,可以把直播内容里的精彩部分剪出来做成视频上传,这样能吸引更多人。】

        言砚把这一点记了下来,然后回复:【我还没想过这一点呢,可惜今天没有录屏,不然就能试一下了】

        刚发出去,对面就发了一个视频文件过来,内容是他刚刚直播的录屏。

        他愣了一下,又看到盛陌闻很快发来一条信息:【我表妹刚才顺手录下来的。】

        原来是这样。

        言砚没多想,开心地回复:【谢谢啦】

        盛陌闻轻笑了一下,在两人的聊天界面停留了一阵,注意到言砚的新头像,又点开看了一眼。

        他的新头像是一只奶凶的猫咪,正伸着脖子咬住另一只猫咪的半边脸。

        他被头像逗笑,在聊天框敲下几个字:【新头像很可爱。】

        发完后又觉得自己太过唐突,抿了下唇关掉聊天界面,正好看到工作群有新消息。

        这个工作群并不是正式的工作群,主要还是给员工们闲聊,盛陌闻以前从来不会点进去,但现在在等言砚的回复,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就点了进去。

        群里像往常一样在聊八卦,今天的话题是纪总换的新头像。

        女同事们断定道:“纪总绝对是恋爱了,这一看就是情侣头像!”

        “我见过这头像的另一半!等我找找”

        接着,两张配套的猫咪头像被发了出来。

        盛陌闻原本已经准备关掉聊天界面,看到那两张图片,又停下动作。

        他看到其中一张是言砚的新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