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9章

第9章

        在一开始,言砚的直播间还不是这样和谐的场面,而是和现在截然相反的气氛。

        直播刚开始的时候,弹幕只有寥寥几条,还都是在冷嘲热讽的,直到言砚拿起手机认真去看弹幕时,那些嘲讽的弹幕才少了起来。

        在那同时,弹幕开始刷起了大片大片的问号,把言砚也给弄得满头问号。

        “姐妹们先停一下,这个人好像不是那崽种?”

        “草,吓得我退出房间看了一眼,没走错啊!”

        “这是不是那货的亲戚啊,说不出哪里不对,可我就是骂不下口”

        言砚长睫微垂,轻蹙着眉凑近屏幕,去看那些夹杂在问号之间的弹幕,结果弹幕反而更少了些。

        看到骤减的弹幕,他还以为是网友们退出房间了,又看了一眼观看人数,发现还是几十个人,一个也没少。

        在弹幕开始沉默后,一条长弹幕突然出现,大意是要他读一首现代诗,还把诗名给列了出来。

        那条长弹幕在空荡荡的直播间异常显眼,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条弹幕。

        资深黑粉们看到这条弹幕都意味深长地在屏幕后笑了,他们都知道这直播间的主播因为成绩差早早辍了学,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平时说话总是会有读错的字,更别说读诗了。

        倒不是他们歧视读书少的人,只是这主播自己辍学也就罢了,还跑人家兼职做主播的大学生直播间里冷嘲热讽,说什么读书没用,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虽然这主播做过的缺德事不止这件,但在这件事过后,没文化就成了这主播最大的嘲点。

        现在这条弹幕让主播读诗,抱着什么心思显而易见。

        等会听主播一开口,不就能知道现在屏幕上这个小美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欠揍的主播了?

        虽然现在屏幕上这个一脸茫然的小美人让他们有些不忍心为难,但为了知道真相,还是有人发了附和的弹幕。

        言砚自然注意到了那条长弹幕,又看到后面跟了几条附和的弹幕,思索了一瞬就明白了。

        原来原主以前做主播时的直播内容是给粉丝们读诗啊。

        还好原主不是什么游戏主播,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言砚瞬间来了精神,把直播界面切换到搜索界面,在网上搜了一下这首现代诗。

        先是粗略地看了一遍,然后小声嘟囔了一句:“好多生僻字。”

        他以为直播软件在后台时,网友们会看不见他的样子,也就没再控制表情,把漂亮的脸皱在一起,一个一个去辨认生僻字。

        镜头一下拉近,黑粉们看到那精致的五官一下占据了整个屏幕,他们甚至能看清主播每一根纤长的睫毛。

        在如此有冲击力的美貌下,许多黑粉都不禁呼吸一窒,甚至还有些人偷偷截了几张图。

        看到言砚露出苦恼又有些孩子气的表情,他们不但没生出嘲笑的心思,反而心里还有些责怪起发长弹幕的人。

        找个生僻字那么多的诗做什么?简单试探试探不就行了,看把孩子给难的。

        好在生僻字虽然多,但言砚都认识。

        在心里把这首诗默读一遍后,言砚切回了直播软件的界面,把那首诗用分屏模式放在屏幕下方,然后清了清嗓子。

        清越的声音在网友们耳边响起,像是夏日里的一缕清风,驱走了心中的燥热。

        黑粉们先是被动听的嗓音吸引,接着才把注意力放到他读的内容上,然后惊奇地发现,那些生僻字他竟是一个都没读错。

        这首现代诗是一首缠绵的情诗,被言砚读出来,仿佛是青涩的少年在跟喜欢的人表达情意,羞涩和喜欢都藏不住地往外溢。

        诗不算短,等一首诗读完,言砚抬眸去看弹幕,才发现弹幕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又多了起来。

        “啊啊啊看我发现了一个什么宝藏,关注了!!”

        “这个主播粉丝也太少了吧,我现在关注是不是就能当老粉了?”

        “虽然这主播名字有点怪怪的,但他的颜值和声音可以让我忽略名字”

        言砚愣了一下,去看左上角自己的名字,才发现原主的主播名竟然叫“砚爷的事你少管”。

        他唇角的弧度一僵,赶紧点开个人资料,把名字改成了一个“燕”字,这才又返回直播界面,脸还有些发热。

        刚刚他竟然一直顶着这个名字在大家面前,也太尴尬了。

        直播间里弹幕还在增加,多半都是在夸他刚刚读的那首诗,还有弹幕问他是不是播音专业的。

        言砚白皙的脸浮上些红晕,抿了抿唇摇头:“以前学校老师觉得我声音还行,所以教过我一些朗诵技巧。”

        “这声音叫还行??那我的声音岂不是叫鸭子成精?”

        “还好你没遇上我,这声音让我想把你绑起来让你叫一整天。”

        “?楼上你不对劲”

        “主播一般都什么时候上播啊,是天天播吗?”

        过于活跃的弹幕让言砚察觉到有些不对,又去看了一眼观看人数,发现人数竟然已经增加到了接近四位数。

        他惊讶了好一会,才想起去回答弹幕的问题。

        考虑到晚上纪觉川在家,下午又要做迎接纪觉川回家的准备,他认真想了一下,回答道:“一般上午直播,不是天天播,只有工作日才播。”

        听到他的回答,弹幕明显都很是失望,工作日流量要小很多,现在出现在直播间的大多都是趁上班时间摸鱼的,只能戴着耳机悄悄摸摸地看,一点都不过瘾。

        而且只有工作日播的话,也就是一星期才播五次,对他们来说显然不够。

        不过他们也没介意,很快又开始问些其他话题,言砚看时间还早,就看着弹幕的问题一一回答,遇到不方便说的问题就假装没看见。

        随着直播间的人数越来越多,弹幕的内容也越来越开放,于是就有了纪觉川和陆极两人在办公室看到的那一幕。

        言砚不知道那边陆极眼中绿光四射的纪觉川也正在看他的直播,他回答完麻袋的问题后,就被突然刷屏的弹幕吓了一跳。

        看到那些弹幕都在说要买麻袋的事,言砚长睫缓慢地眨了几下,有些疑惑。

        为什么他们突然都要买麻袋?还都要买绿色的?

        还没等他想明白,就从窗户看到张姨已经买完菜回来,正从别墅外的铁门进来。

        他赶紧跟直播间的网友告别,说自己要下播了。

        那群还在沉迷买麻袋的网友这才不再说麻袋的事,纷纷跟他道别,还有弹幕在问下次直播是什么内容。

        言砚想了一下,光是读诗的话确实有些无聊了,直播网站的主播那么多,他要是没有些有新意的内容,粉丝们都跑了怎么办?

        想了一会后,他眼睛一亮,唇角向上弯了弯:“下次给你们看我新学的调酒,可好玩了。”

        说完,就听到张姨快走到客厅的脚步声,又赶紧说了声“下次见”,接着飞快下播。

        直播间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黑屏。

        办公室里的两个男人看着黑屏的直播间,一阵沉默。

        陆极是因为觉得自家总裁头上绿光超标,不太敢出声,生怕被当了出气筒。

        纪觉川则是还在回想少年下播前唇角弯弯,眼里仿佛揉碎了星辰的样子。

        他是对谁都会露出那样的笑容吗?

        陆极轻咳一声,打破了沉默:

        “纪总,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纪觉川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等陆极走到门口,才开口:

        “弹幕说的那首诗是什么?”

        在直播结束后,还有很多网友留在直播间里聊天,很多人都在讨论言砚读的那首诗。

        但纪觉川和陆极开始看直播的时候,言砚已经读完诗在跟弹幕聊天了,他们错过了前面言砚读诗的画面。

        陆极又重新挂上笑容:“纪总,您放心,我一会儿就去给您找录屏,保证是最高清晰度。”

        纪觉川皱了下眉:“现在是工作时间。”

        陆极笑容一僵,表面上连忙点头说是,心里开始倒数三二一。

        果然等他数到一,纪觉川又开口了:

        “下班的时候再给我。”

        呵,他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