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7章

第7章

        张姨脚步一顿,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少年白软的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红印,此时正仰头期待地看着纪觉川,唇红齿白的样子惹人喜欢。

        看着少年的这副模样,张姨心里也没忍住生出几分喜爱之情。

        她以前听说过言砚的事情,外面都传他招摇不懂事,可今天看这孩子明明乖巧可爱,跟外面的传闻一点也不符。

        之前订下婚约时,她还担心两人会相处不来,直到今天见到了言砚,她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

        言砚这孩子看起来听话,又很是喜欢小纪,看来婚后是能好好过日子了。

        她放下心来,又欣慰地看了两人几眼,才转身走出餐厅。

        等张姨走了,纪觉川把面前的粥推到言砚面前,拿起筷子吃面。

        没想到言砚吃了两口粥,又开始不安分,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口:“老公,我想吃鸡蛋。”

        纪觉川的面碗里有一颗金黄焦嫩的煎蛋,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他目光缓缓移到言砚身上,少年仍旧眨着一双天真的眼眸,让人觉得他好像不会有任何坏心思,仿佛真的只是想吃个煎蛋。

        看了半晌,他转过头,把碗里的煎蛋夹到言砚碗里。

        言砚立刻满意地笑弯了眼,明媚的笑容很是赏心悦目,只是说出来的话让纪觉川刚夹起的面又掉回碗里。

        “谢谢老公。”

        听到这句话纪觉川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没有纠正言砚的称呼,还让他喊了一次又一次。

        这个发现让他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他和言砚别说结婚,就连订婚宴都还没办,理应说不该这么快就改口。

        再说了,他和言砚认识还没几天,言砚竟然就能轻易这样喊他,还喊得如此顺口。

        难道他对别人也是这样的吗?

        纪觉川神色冷了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作祟,他没有让言砚改口,倒像是真的默许了他这个肉麻的称呼。

        反正言砚喊得这么顺口,那就让他继续喊,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纪觉川在心里给自己找好借口,匆匆吃完早餐后就出了门,留下言砚一人在餐桌上。

        等他把车开到门口时,就看到吃完早餐跑出来,在门后探出身子的言砚。

        车窗开了一半,能清楚听到言砚从餐厅跑到门口的脚步声,轻盈又带了点匆忙。

        出现在门后的少年唇角微翘,一手扶着门框,另一只手朝他左右摆了摆,露出的胳膊白皙纤细:“老公,早点回来。”

        纪觉川被晃了一下眼,差点把油门当成刹车踩,大拇指在方向盘上摩挲许久,才让自己定下心,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关上车窗驶出了大门。

        等纪觉川的车消失在别墅外的铁门,言砚才重重舒出一口气,关上门往里面走。

        他今天早上当着外人的面喊了那样羞耻的称呼,尴尬得他桌底下的手指都攥紧了,好不容易才战胜了心里的耻意。

        现在周边没人,他才后知后觉开始害羞,脖子连同耳朵都红了一片。

        但转念一想,既然连他自己都忍受不了,纪觉川听到这个称呼估计比他更难受。说不定心里面膈应得很,没过几天就会把他连人带包地请出去。

        想到这,他心里舒坦不少,脚步也轻快许多,哼着歌回了房间,准确来说是纪觉川的房间。

        张姨正在打扫房间,床上两人睡过的痕迹已经被收拾整齐,换下的衣服也被叠好放在了床头。

        听到声音,张姨回过头,脸上的神情有些意外:“言少爷。”

        她今天上来收拾房间才发现,昨晚两人竟是一起睡的,纪觉川向来讨厌与人有肌肤接触,竟然会允许这孩子跟他睡一张床上。

        看来两人的关系比她想象中还要亲密。

        言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弯眼笑了笑:“张姨,您叫我砚砚就行了。”

        “好,好。”张姨被他笑得心里都甜丝丝的,“砚砚不用去学校吗?”

        言砚走到床头柜前拿起自己的手机,听到这话一愣,回想了一下原主现在的情况,似乎并不用去学校。

        他摇了摇头:“我已经毕业啦。”

        张姨有些惊讶,她看言砚长得显小,还以为是读书的年纪。

        “那砚砚要去小纪的公司上班吗?”

        言砚又开始回想书里的剧情,在书中,炮灰原主在订下婚约后就一直游手好闲,不去上班,也不去家里的公司帮忙,金钱来源完全是靠纪觉川。

        如果按照书中剧情发展的话,他不可能去纪觉川的公司上班,要用钱的话只能找纪觉川要。

        张姨见他秀气的眉毛轻皱,还以为是自己戳到了他的伤心处,赶紧又安慰道:

        “不去小纪的公司也没关系,他那孩子对待工作太过认真,不让你去也许是有他自己的原因,你就在家里好好歇着,别多想。”

        看他点点头,张姨才放下心来,又问他中午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她等会出去买菜。

        言砚说了几个菜,张姨一一记在手机上,等把屋子收拾好后就出了门。

        屋子彻底安静下来,言砚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看了一会电视,又有些走神。

        书里炮灰在订下婚约后,就一直花的是主角攻的钱,所以花钱如流水,还经常在那群狐朋狗友面前撑面子。

        他虽然也能像书里炮灰那样拿纪觉川的钱用,可他却没有这个打算。

        等以后婚约解除了,还要拿人家一大笔钱呢,现在婚约还没解除就花人家钱,到时候那笔巨款他都不好意思收了。

        道德小卫士言砚在心里义正辞严地说服自己,紧接着又开始发愁。

        他现在身无分文,怎么才能找到能糊口的工作呢?

        正烦恼着,手机突然响了一声,他瞥了一眼,是一个直播app的消息通知。

        “你已经56天没有直播啦,你的小伙伴们都十分想念你>-<”

        直播?

        言砚愣了一下,点开那条通知,页面跳转进了直播软件。

        虽然之前就注意到手机里的这个直播软件,但这是他第一次打开,陌生的界面让他不知道该点哪里。

        他琢磨了一会,点开个人主页看了一眼,下面是原主以前发过的动态。

        在56天以前,那些动态都更新的十分频繁,有上播的通知,下次直播的宣传,还有些日常动态。

        看到最后一条动态时,言砚的表情有些凝固。

        那条动态发表于56天前,是原主发的最后一条动态,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原主雀跃的心情。

        “哈哈,我要跟纪觉川结婚啦,崽种们再也不见了!”

        言砚盯了这句话许久,眼眸睁得溜圆,嘴巴因为惊讶而微微张着。

        原主讲话的风格还真是……跳脱啊。

        虽然不知道崽种具体是什么意思,但也能看出不是什么好词,他蹙眉想了一下,不明白为什么原主要这样称呼自己的粉丝。

        从那些上播动态可以看出,原主做直播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了,应该有很多忠实粉丝,这条动态下的评论应该都是粉丝在不舍地挽留吧?

        小少爷天真地想着,点开评论区,又被里面的评论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的做什么梦呢?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样子,纪觉川就算瞎了都看不上你!”

        “就这就这?我还以为你多大能耐呢,被喷了一下就退网了?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就别来挑事,退网也找个靠谱点的借口行吗?”

        “你他妈疯了?你给纪觉川舔鞋都不配,还结婚?”

        还有更难听的话,言砚没再看下去,他手忙脚乱地关掉评论区,回到个人主页的界面。

        有关原主本身的记忆还没完全恢复,他想不起来原主到底做了什么事,惹来了这么多人的谩骂。

        书中似乎也没有提到这一段剧情,他想了一会只好作罢。

        正准备关掉软件,他突然瞥到个人主页上面显示的粉丝数,后面的数字是八百多。

        言砚手指停顿了一下,心里闪过一个想法。

        虽然原主在评论下被骂得很惨,可也不是完全没有粉丝的,说不定他可以试下捡起原主的旧业,说不定能赚钱呢?他坐在沙发上,盯着屏幕纠结了许久,还是决定直播一次试试,看看结果如何。

        他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要是哪天不小心火候过了,纪觉川真的把他连人带包扔出去,还不给那笔巨款的话,那他可就连打车回家的钱都没有。

        下定决心后,说干就干。

        他去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洗了把脸,然后又回到沙发上坐下。

        清了下嗓子后,言砚点下了开播的按钮,在他紧张兮兮的注视下,镜头打开,屏幕上出现了他那张精致的脸,上面还沾着水珠。

        等了许久,直播房间还没有人进入,言砚有些纳闷,很快又想明白了。

        应该是太久没直播,那些粉丝都把直播间给忘了吧,再等一会说不定就有人了。

        在等待的过程中,他越来越紧张,便把手机放下,站起来倒了杯水喝。

        等他喝完水回来拿起手机,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人进来了,弹幕也渐渐多了起来。

        “崽种,你不是和纪觉川结婚去了吗?美梦终于醒了?”

        “你还敢回来?没被骂够是吧?”

        “老子特意关注你,就是为了第一时间能来骂你,怎么样,够意思吧?”

        言砚眼眸瞪大,长睫不知所措地眨了几下。

        所以那八百多个粉丝,都是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