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4章

第4章

        两人在门口面面相觑站了一会,纪觉川才想起言砚会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原因。

        他揉了揉眉心,转身往里面走:“进来吧。”

        走了几步,后面迟迟没有跟上来的动静,纪觉川眉头皱得更深,回头一看。

        言砚正费劲地推着那个巨大的行李箱,嘴唇用力地抿着,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劲,可行李箱才往前滑了一点距离。

        “……”

        这人吃什么长大的,怎么力气像只小猫崽似的?

        他大步走过去,握住行李箱上的提手位置。

        言砚眼睛一下睁大,想阻止他的动作:“这箱子很重,提不起来的……”

        他话还没说完,纪觉川就一只手提起行李箱走了,转身前还轻飘飘瞥了他一眼。

        言砚愣了一下才跟上去,看着纪觉川像提空箱子一样毫不费力地走上楼梯,把他的行李箱放到二楼,连气都没喘。

        这箱子可是要两个人才能抬上车,他竟然一只手就能提着上楼梯,这力气也太夸张了。

        估计轻轻一拳就能把他打墙上,抠都抠不下来那种。

        言砚在心里犯嘀咕,没注意到走在前面的纪觉川停了下来,一下撞在他结实的后背上。

        “你想睡哪个房间?”

        纪觉川感觉自己后背像是被一团棉絮撞了一下,轻飘飘一点重量都没有,要不是看到言砚小巧的鼻尖上红了一片,他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言砚抬手揉了下鼻子,左右看了看,刚想说都可以,又蓦然合上嘴。

        平时白日里纪觉川都在公司,他能接触到的机会不多,两人根本没多少相处的时间,估计直到结婚都见不了几面。

        只有跟纪觉川睡一个房间,他才能有机会实施自己的计划。

        见他没出声,只是一双盈亮的眸子四处乱瞟,纪觉川还以为他在认真挑选房间。

        他耐心地等着,数秒后,看到少年含着水雾的眼睛眨了眨,捏着衣角:“我想跟你睡。”

        纪觉川以为自己听错了,脸色微沉:“什么?”

        少年像是被他吓到了,漂亮的眼睛怯怯地看他,嘴上却软软地重复了一遍:“……想跟你睡。”

        这次他倒是听清楚了,脸色更沉了些。

        没想到这猫崽子胆子还挺大。

        昨天还在网上发帖说不喜欢他这个结婚对象,今天就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还敢提要跟他一起睡。

        难道这人一直都这么随便,哪怕是只见过几面的人也能一起睡?

        纪觉川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双手环在胸前,垂眼看他:“昨天不是说要解除婚约吗,言夫人没答应?”

        言砚被说中,身子僵了一下。

        要是被纪觉川知道自己是不能解除婚约才不得不搬来的,那之后他要是还跟书里炮灰表现得一样,一定会被纪觉川看出端倪来。

        于是他反应迅速地摇头:“是我不想解除婚约了。”

        说完后,又觉得自己有些太过刻意,纠结地咬了下唇,“我……我觉得跟你结婚也没什么不好的。”

        看到少年领口露出的那截纤细脖颈染了一层薄红,纪觉川不知为何起了点逗弄的心思,挑了挑眉,“为什么?”

        问完,就看到少年乌黑的眼睫颤了一下,像是难以启齿。

        那眼睫仿佛是扫在他心口,让他心里也痒了一瞬。

        他习惯了言砚总是慢半拍回答他的话,也没开口催他,半晌后,听到他又轻又软地开口:“因为你很有钱。”

        没料到是这个回答,纪觉川脸色一僵。

        言砚琢磨了许久,才琢磨出最像是原主能说出来的话,说完后看到纪觉川脸色不虞,犹豫了一下,安慰似的补充了一句:

        “而且你长得很好看。”

        这是在安慰他吗?纪觉川唇角向下抿着,没觉得被安慰到。

        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刚刚的举动像是在自取其辱,又觉得自己是昏了头,竟然问出那样的问题。

        言砚愿意跟他结婚的原因除了钱,还能是因为什么?

        他没再说话,提起行李箱走到一间房间前,另一只手推开房门走进去。

        言砚看他一言不发,还以为他是生气了,也不敢说话,跟着他走到房间门口。

        本以为纪觉川会带他去客房,没想到房间的灯亮起,眼前赫然是一间主卧室。

        他站在房间门口探头往里面看,卧室的风格十分简洁,几乎没有多余的东西,床上放了几件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才能看出一点生活痕迹。

        言砚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没想到纪觉川还真会答应跟他一起睡。

        纪觉川把行李箱提进房间,随手放在一旁。

        虽然言家之前就跟他说过婚前同居的事,可他早就忘得干净,也没让人把房间收拾出来,家里的阿姨做好晚饭后就回去了,今晚只能让言砚先睡他房间。

        他不喜欢别人进他房间,但总不能让人睡沙发,要是小少爷回去告个状,又有的他烦了。

        反正等明天房间收拾出来了,就让这小少爷换房间。

        他放好箱子出来,看到言砚站在房间外的走廊等他,柔和的灯光照得他皮肤瓷白,长睫下的眼睛圆润漂亮。

        虽然他向来不喜欢关注别人的外貌,但不得不说,这人的长相还真是无可挑剔。

        纪觉川收回视线,往楼下走:“吃饭了吗?”

        “吃过了。”言砚跟在他身后,一路走到餐厅。

        餐桌上摆了几道菜,不算丰盛,但色香味俱全,只是摆得有些久,已经凉了。

        纪觉川在餐桌旁坐下,余光看到言砚也在他身旁坐下。

        “不是吃过了吗?”他没回头,拿起筷子夹了一箸菜放进碗里。

        言砚手放在腿上,坐姿乖巧,闻言瞬间紧张起来,“我不可以坐这里吗?”

        纪觉川夹菜的动作一顿,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直觉言砚是在打什么歪主意,所以才在他面前装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不过他也懒得去想,言砚想做什么都和他无关,他对言砚的想法也丝毫不感兴趣。

        袖子突然被轻扯了几下。

        纪觉川挑眉,一副看他又要做什么的表情。

        “我可以一起吃吗?”言砚仰着头,柔软的唇微张,这个角度看过去有些像嗷嗷待哺的小猫幼崽。

        纪觉川莫名想起昨天在车上,这人捂着胃,唇色微白的模样。

        就当是补偿吧。

        他站起身去厨房洗了碗和筷子,放在言砚面前。

        言砚其实并不饿,他只是注意到纪觉川家里没有佣人,所以猜测这桌菜会不会是纪觉川自己做的。

        如果是原主的话,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缠着让主角攻下次做给自己吃。

        他边在心里琢磨,边夹了一筷子青菜送进嘴里,出乎意料的是,味道竟然还不错。

        纪觉川看他一眼,“喜欢吃什么明天跟张姨说,我中午不回来,不用等我。”

        言砚夹菜的动作一顿,这才意识到这些菜不是纪觉川做的。

        不过想想也是,像主角攻这样日理万机的大忙人,怎么可能自己亲自下厨。

        言砚撇了撇嘴,在心里骂自己笨。

        见他放下了筷子,纪觉川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

        力气像小猫崽似的,胃口也跟小猫崽一样小,这人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他把装鱼的碟子往言砚的方向推了推,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脸色有一瞬的不自然,很快收回了手。

        但言砚已经注意到了他的动作。

        他正兀自苦恼自己记不住书中的剧情,总会犯些简单的错误,有些走神,看到装鱼的碟子后下意识皱了皱鼻子。

        “这鱼好多刺呀。”

        少年漂亮的眉眼微皱,流露出一丝嫌弃,看起来有些娇气,但又让人讨厌不起来。

        软和的声线不像是在表达讨厌,倒像是在撒娇让人帮他把刺挑了。

        纪觉川的视线在他脸上停了下,低下头夹了一块没有刺的鱼肉放进他碗里,“吃吧。”

        挑食挑成这样,难怪这么瘦,他一只手都能拎起来。

        言砚看着碗里出现的鱼肉一愣,又看到纪觉川正盯着自己,似乎在等他吃下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纪觉川要这样做,但秉着不浪费粮食的好精神,他还是乖乖吃了下去。

        看到他终于肯吃下鱼肉,纪觉川心里莫名一松,随即又沉下脸。

        这小少爷还真难养,麻烦。

        吃完饭后,纪觉川要去书房工作,他看了一眼寸步不离跟在他身后的言砚,揉了揉眉心,打算先把他安置好。

        他带着人从一楼客厅逛到三楼,又带人去后院走了一圈,也没让小少爷找到一个愿意待着的地方。

        等逛完了所有地方,纪觉川额上青筋跳了跳,站在书房门口,没了耐心。

        “我要工作了,你看中哪个房间就自己直接进去,里面的东西可以随意使用。”

        话中哪儿凉快哪儿待去的意思十分明显。

        但言砚显然没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只见他欣喜地眨了眨眼,从善如流地走进了他身后的书房,在里面的沙发上坐下,两条雪白的腿规矩地并着。

        纪觉川还从来没让人进过自己书房,放在门把手上的手一瞬间握紧,险些把门把手拽下来。

        半晌后,冷着脸把门关上,在书桌前坐下。

        至少让小少爷找到愿意待着的地方了,他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