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炮灰最好命在线阅读 - 第1章

第1章

        炎夏,a城一条无名街道上。

        卖冰棍的大妈停下了缓慢摇摆的蒲扇,跟街上其他居民一样,目不转睛地看着从小巷里走出来的少年。

        街道脏乱不堪,所有人都卷着袖子满身臭汗,就显得那个干净清爽的少年十分格格不入。

        然而这不是所有人被他吸引注意的主要原因。

        少年穿着纯白的短袖和短裤,露出的胳膊和腿都白得晃眼,一双颜色浅淡的眸剔透灵动,光滑的额上有几滴晶莹的汗水,一张脸张扬漂亮。

        他的出现,给整条沉闷炎热的街都带来了几分生气,仿佛是掠过街巷的一缕清风。

        没注意到周边奇怪的气氛,言砚正轻皱着眉,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的一滩积水,让白色的鞋子不被弄脏。

        他四周看了看,眼神有几分迷茫。

        这是哪儿?

        就在昨天,他穿越到了这个书中的世界,穿成了书里的一个炮灰,炮灰的名字和样貌都跟他一样,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穿越的原因。

        他虽看过这本书,但看到后面发现这是本**小说后,就没继续往下看了,对这本书的剧情也没多少印象。

        直到昨天言夫人跟他提起和纪家长子纪觉川的婚约时,他才想起了书中关于他这个炮灰的剧情。

        炮灰的戏份不算太多,只是用来恶心主角攻和主角受,并且推动他们感情发展的角色而已。

        书中炮灰虽然出身豪门,但在小时候意外走失,被一对普通家庭的夫妇收养,直到成年才被言家找到,并且带了回去。

        因为炮灰回到言家后不停惹事,让言家丢尽了面子,所以没过多久便被言家安排了联姻,联姻对象就是书中的主角攻。

        在联姻后,炮灰看上了主角攻的钱财和地位,自以为有点姿色,整天缠着主角攻撒娇,很快被主角攻厌恶。

        相反,书中的主角受清雅不俗,又有才能,让主角攻高看一眼,很快,主角攻就跟炮灰提出了离婚。

        好在炮灰最后的结局也不算惨,所以言砚穿过来后才没有太过慌张,还有心思出来买东西。

        只是他逛着逛着就迷失了方向,走到了这条脏乱的街。

        言夫人还让他今晚去跟主角攻共进晚餐,现在快到约定的时间了,司机还迟迟没有找到他发送的定位,让他有些着急起来。

        “这不是老周家那埋汰儿子吗?”

        因为少年的出现而安静下来的街道突然响起一道公鸭嗓,突兀地打破了沉默。

        众人们定睛一看,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可不就是周家那个败家的埋汰儿子吗?怎么他们看半天都没认出来,还以为是哪个富家少爷走错地了。

        也不怪他们没认出来,周家那个儿子以前向来喜欢花枝招展,走到哪都是挥之不去的呛鼻香水味,还喜欢像女孩子一样往脸上扑粉,耳朵上的脖子上的饰品从来没少过。

        要不是长相标致,只怕走到哪都会被人当成疯子。

        可眼前的少年干干净净,唇红齿白,比那荧幕上的明星还要漂亮些,根本无法跟以前那副模样联想起来。

        街道上的居民都知道老周家撞了狗屎运,家里那个人人避之不及的儿子竟是言家失散多年的亲生骨肉,老周家得了一大笔钱,儿子也回到言家过上了好日子。

        这件事成了居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们心里嫉妒得不行,每天都在嘲讽周家那个上不了台面的儿子,即使回了言家也不过是麻雀混进凤凰堆。

        然而他们没想到,这人再次出现竟然已经是一副豪门小少爷的模样,险些让他们都没认出来。

        言砚还没注意到居民们异样的眼神,他仍在四处张望,湿润的眼睛轻眨,神情迷茫又无助。

        突然,一个篮球猛地砸到了他面前,溅起地上的积水,险些溅到他雪白的小腿上。

        “周砚,你还回来干什么?来跟我们显摆吗?”

        言砚被突如其来的篮球吓得连退几步,茫然地看向篮球砸来的方向,又看了一眼滚到自己脚边的篮球。

        看到篮球上脏污的积水,小少爷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篮球捡起来。

        朝言砚扔篮球的正是那个认出他来的公鸭嗓,公鸭嗓见他没说话,更来劲了:“怎么,在言家过得太舒服,连话都不会说了吗?”

        说完,公鸭嗓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伙伴,却发现那几个往日嘲讽周砚嘲讽得最起劲的人,此时都低下了头,时不时飞快往周砚脸上瞟一眼。

        甚至有人还责怪地看着公鸭嗓,似乎不赞同他的所作所为。

        公鸭嗓嘴里骂了几句,从石台阶上跳下,想自己去给周砚一个教训。

        他可听说了,周砚被言家接回去后,没有半分收敛,仍是整天出去鬼混,还从言家拿了一大笔钱去做生意,亏得血本无归,可谓是给言家丢尽了脸。

        周砚现在出现在这里,多半是被言家赶回来了。

        亲生骨肉又怎么样,谁会喜欢这样一个废物呢?

        公鸭嗓从台阶上跳下,在少年惊讶的眼神中步步逼近。

        他以前从来没离周砚这么近过,靠近了,才发现这人的五官真是无可挑剔,没有了脂粉的遮掩,整个人都水灵灵的,那双漂亮的眼睛含惧望着他的样子,有些说不出的……

        还没等公鸭嗓想到合适的形容词,汽车鸣笛声就在身后响起。

        言砚眼睛一亮,绕过他朝街尾的豪车跑去,动作灵巧地跳过了地上几个坑坑洼洼的水坑,远看像一只雪白的兔子蹦蹦跳跳跑回自己的巢穴。

        直到那辆豪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居民们还有些没回过神。

        那边言砚小跑到车门前,拉开副驾驶座的门,抱着自己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坐进去。

        他扣好安全带,把几个袋子放在自己腿上,紧紧抱着,舒了口气小声嘀咕:“吓死我了。”

        也不知道刚刚那些是什么人,要不是司机及时赶到,他还不知道会不会被欺负。

        因为昨天才刚穿到这个世界,原主的很多记忆他都还没继承,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所以也没想起刚刚那些人是谁。

        看着车窗外渐黑的天色,言砚心里愈发着急:“叔叔,能不能开快点呀?我要迟到了。”

        他还记得书里的主角攻脾气不算好,要是让主角攻在餐厅等久了,恐怕等会就要遭殃了。

        “司机”半天没有回应,言砚感觉到不对,回头看向驾驶座。

        驾驶座上的人根本不是送他出来的司机,而是一个剑眉星目的英俊男人,他目视前方,薄唇不悦地抿着,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言砚呆住,脑子里弹出“主角攻”几个大字。

        男人没有理他,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方向盘,车子驶上一条宽敞的马路。

        “言夫人让我来接你,等会回去,就说我们已经吃过饭了。”

        男人突然开口,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征求他的意见。

        言砚悄悄摸了摸肚子,他也不想跟主角攻待在一起,可是他一下午都在外面买东西,肚子早就饿了。

        他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不去吃饭吗?餐厅的位置已经订好了。”

        “不去。”男人没看他,冷声回答。

        “哦……”言砚舔了下唇,细声细气,“那你可以把我送到餐厅吗,我自己去吃。”

        他可是饿了好久了,主角攻不想去的话,他自己去吃还不行嘛。

        男人脸色僵了一下,语气逐渐开始不耐烦:“那言夫人就知道我们没一起吃饭了。”

        “这样啊……”言砚缩回座位里,小小地深吸口气,想忍耐一下饥饿感,等回去再吃。

        然而下一秒,他肚子就叫了一声,在安静的车厢里格外大声。

        言砚尴尬地咬了咬唇,看到男人皱眉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头,没有任何表示。

        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忽视过的言砚撇了撇嘴,按住自己的胃,往旁边移了移,看向窗外,开始想些其他的事情分散注意力。

        他想到书里的炮灰虽然最后跟主角攻离婚了,可也跟主角攻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了不少时间,如果剧情没有改变的话,按照书里的进展,他没过多久就要跟主角攻结婚了。可他对这个冷冰冰的主角攻没什么好感,也不太愿意跟一个男人结婚。

        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改变剧情呢?

        说不定如果他努力一下,就能让主角攻跳过跟他结婚的这段剧情,直接和主角受在一起。

        这样想着,言砚掏出手机,点开论坛,发送了一个匿名帖子。

        【不喜欢结婚对象怎么办?】

        帖子发出去后,还没等他看一眼回复,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言砚吓了一跳,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备注,赶紧接了起来。

        “喂……妈。”

        纪觉川握方向盘的手顿了一下,有些烦躁地皱了下眉。

        他公司还有事要处理,原本想直接把言砚送回言家,现在言夫人打电话过来,言砚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跟言夫人告状,他就不得不带人去吃晚餐了。

        还真是麻烦。

        旁边的言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靠在车门上,垂眸盯着自己的腿,认真听着电话里的声音。

        “嗯嗯,我见到他啦,我们已经吃过晚饭了,现在正准备回来呢。”

        他语气轻松,白细的手捂在胃上,似乎是怕自己的肚子再响一声。

        纪觉川抿了抿唇,仍旧看着前方的路,心里划过一丝异样。

        “他呀,他在开车,好吧,我问问他。”

        感觉到身旁的小少爷视线看过来,纪觉川装作没察觉,过了一会,就听到小少爷小心翼翼地喊他:

        “纪先生,我母亲说想跟你说几句话,你方便吗?”

        纪觉川没说话,把车在路边停下,转过头:“给我。”

        言砚赶紧把手机递给他。

        他看到男人接过手机,一只手仍然扶在方向盘上,淡淡地回答电话对面的问题。

        一通电话很快结束,纪觉川把手机从耳边移开,通话界面自动关闭,恢复到了原来的页面。

        一个匿名帖子出现在屏幕上,题目十分显眼:【不喜欢结婚对象怎么办?】

        纪觉川视线凝了下,看了一眼左上角“我的帖子”几个字,再把视线缓缓移到旁边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