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83章 番外之何小姐

第83章 番外之何小姐

        这是一个纸醉金迷,让人自愿挥金如土的世界。

        华丽的金色大厅溢满鼎沸人声,闪烁着耀眼光芒的琉璃吊灯折射着喜怒哀乐,所有人**望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和挥发。

        这里是全世界唯二两座赌城的其中之一,更因为其独特中西融合的风格,吸引了无数赌徒,无论是穿着高贵还是随便的人,他们的视线无不紧紧盯着那绿丝绒桌面上的牌面和筹码,浮现出或精明或狂热或迷惘的眼神。

        这就是澳城的魅力。

        这就是嘉宝莉赌场的魅力。

        不过嘉宝莉的魅力并不仅于此,更因为它的幕后老板,身上有着太多的传奇色彩。

        听说嘉宝莉的老板出身豪门,风华正茂,青春美貌,是的,你没猜错,这位老板是女性,而且是位千金小姐,又听说嘉宝莉的老板仍旧未婚,身家庞大,周围吸引了不少优秀的男人,不过她一个也没看上眼。

        关于嘉宝莉赌场幕后老板的传闻实在太多了,以至于人们已经分不清哪一种是真的,哪一种是假的,就像对所有上流社会的绯闻那样津津乐道。

        小六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当然,是跟着长辈。

        饶是如此,也足够他张口结舌,大开眼界了。

        “刘叔,为什么所有赌场都喜欢装修得金碧辉煌?”

        刘叔白了他一眼,“这样才能表现这个赌场很有钱,让那些冤大头来这里输钱,懂不懂?”

        小六喔了一声,“冤大头也包括我们吧?”

        “是的!”刘叔没好气,“你自己非要跟我来的,一会儿跟好了,别自己走丢了,回头你爸找我算账!”

        小六很不服气:“我也十八了!”

        “喔,十八了,好大啊!”刘叔皮笑肉不笑,没有理他,兴致勃勃地直奔前面的二十一点赌桌。

        小六撇撇嘴,没有跟过去,四处乱逛起来。

        他对这间赌场充满了好奇,当然也包括赌场的老板。

        澳城赌场很多,不过那些基本都被几个家族和国外资本瓜分了,唯有这间嘉宝莉赌场,最初是来自于港城陆家。据说陆老爷子去世之后,把赌场和天文数字的财产留给了陆家二少,还因此引发了一场家族争产案。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争产案一结束,这位二少居然转手就把财产捐了出去,而这间嘉宝莉赌场,也于不久之后以低价卖给了一位朋友,也就是现任老板。

        很多人说陆家二少太败家,连父祖留下来的东西也不珍惜,也有的人说他潇洒,视金钱如粪土,还有人说这间赌场的老板实际上是他的红粉知己,也是他的地下情人——当然,人人都知道陆家二少在星辉奖颁奖典礼上当众求婚,最后终于抱得美人归,娶了知名编剧和女星桑盈。

        不过有钱的男人三妻四妾也是很正常的,大家都理解。

        这位陆家二少也很传奇,他把祖父的财产捐出去之后,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样坐吃山空,反倒发展做大了自己手上的盛唐集团,如今盛唐集团已经成为东南亚知名的饮食集团,他走了一条与堂兄陆宇截然不同的路。

        话说回来,每个年轻人心里都有一个女神,像小六这种出身老千世家的年轻人,喜欢的当然也与众不同,他对嘉宝莉赌场的老板很感兴趣,今天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来到这里,怎么能不兴奋。

        他兴奋地东张西望,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走来走去,每个赌桌看上一会儿热闹,却又并不久留,眼睛不停地在人群之中梭巡,想看看那位传说中的女老板会不会出现。

        不过今天也许是小六的幸运日,看着从外面走进赌场大门的一行人,他忽然瞪大了双眼。

        两边西装革履的保镖开道,中间簇拥着两名美女,其中一位穿着全黑色系的长裙,戴着墨镜,另外一位则穿着宽袖的中国风复古裙子,看上去与赌场格格不入,两人虽然长得娇滴滴的,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一众保镖的衬托下,连走路都显得格外气势非凡,不少人的注意力随着她们的出现而转移过去。

        小六马上就认了出来,那个黑衣服美女,就是他仰慕已久的嘉宝莉赌场老板啊!

        虽然这位幕后老板很少在公众面前露面,不过凭着几次被媒体拍到的侧面和背面照片,小六绝对相信自己的眼力。

        他一下子就激动了,顾不得很多,拨开前面的重重人群就跑过去。

        何稚勉的变化很大。

        换作几年前认识她的人,如今如果再见到她,可能完全就认不出来了。

        而她的这种改变,大部分来源于一个人。

        作为一个豪门千金,何稚勉从小就没有什么大志向,父亲一味的宠溺和纵容,更让她自由自在之余,和无数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一样,生活充满了空虚。

        于是除了吸毒和滥交之外,泡夜店,飙车,赌钱,疯狂购物,在她身上几乎找得到任何纨绔千金的模板。

        不过何稚勉与别人不同,她甚至还有点孤僻。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她遇见桑盈。

        都说人与人之间其实是有缘分的,白发如新,倾盖如故,有些人第一次见面,就会让对方产生好感,也许桑盈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当何稚勉看到她在马场纵情驰骋的飒飒英姿时,下意识就浮现出一个想法:这个人看上去很顺眼,比她以往见过的所有人都要顺眼。

        事实证明何稚勉的直觉是正确的,如果没有那一次主动搭讪,也就是没有后面自己命运的改变。

        “陆二说他一开始都没有想到你能把赌场做得这么大。”桑盈站在二楼,透过落地窗看着下面繁荣的景象。

        何稚勉笑嘻嘻:“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也许我天生就适合做这一行,难怪老头之前那些什么航运业,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在没有外人的时候,何大小姐自然不必再端着架子,在这间私人办公室里,摆满了各种毛绒绒的公仔,那种粉红梦幻泡泡的氛围能让任何一个进来的人露出“=口=”这样的表情。

        此刻,何大小姐原形毕露,手里抱着一只半人大的泰迪熊盘腿坐在沙发上,毫无形象可言,难怪这间私人办公室常年关闭,这实在是太损害“赌城女王”的名声了。

        是的,如今何稚勉已经成为澳城新贵,五年前她用卖掉何氏股份的那些钱,从陆二少手里用友情价购得嘉宝莉赌场的时候,人人都说她傻。

        当时的嘉宝莉赌场,只不过是澳城大大小小赌场里面不起眼的一间,之前有陆老爷子的面子在,其它赌场也默许了嘉宝莉赌场的存在,允许它在澳城博彩业分一杯羹,但是陆老爷子一走,陆家四分五裂,嘉宝莉赌场虽然由陆二少继承,但大家也没必要再给他这个面子了,人走茶凉,世情冷暖,再正常不过,这间赌场瞬间被排挤得很厉害,经营状况并不乐观。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何稚勉买下了嘉宝莉,而且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她将已经颇具规模的服饰工作室交给关青打理,只身接过不成气候的嘉宝莉赌场,并且在短短五年之内,令其发展成为能够跻身澳城排名前五的赌场。

        何稚勉很低调,知道她是嘉宝莉幕后老板的人不多,但凡知道的人,无比感到吃惊,要知道当年何万翔不把公司交给女儿的时候,大家都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虽然何氏最后的发展令人唏嘘,但是当时没有一个人觉得娇滴滴,不学无术的何大小姐能继承家业。

        何稚勉用事实狠狠打了所有人一巴掌,她不仅经营起来了,而且有声有色,如今加上青勉服饰集团,她的身家虽然比不上其父,可那也是因为年龄的缘故,假以时日,未尝没有另一个何氏集团在她手中崛起。

        于是大家纷纷称赞虎父无犬女,浑然忘了当初是如何在背后看热闹的。

        这个世界,永远是实力为尊,一旦你成为强者,昔日的笑话也就成了阅历。

        何稚勉歪着头好奇道:“话说怎么没有看见陆二跟你一起来?这次星辉奖,你被提名最佳编剧和最佳女主角,周默怀也会出席,这种打击情敌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

        桑盈淡定道:“我让他在家带孩子了。”

        何稚勉无语片刻,“他又干了什么?”

        桑盈:“没什么,只不过双胞胎被老师打了屁股之后回来哭诉,然后他就教双胞胎去调戏幼稚园老师,结果老师电话打到家里去跟我告状。”

        “……”何稚勉干笑,“反正小元和小嘉都是男孩子,调戏别人总比被人调戏好嘛!”

        桑盈面无表情:“他们老师也是男的。”

        何稚勉:“……”

        这个时候,门被敲响。

        “进来。”何稚勉道。

        保镖把门拉开一条缝,探进头:“老板,外面有个小子想见你,说很崇拜你,想跟你要个签名。”

        桑盈眨眼,玩味道:“是刚刚想冲过来的那个年轻人吧?”

        何稚勉当然不可能让人进来看到这个崩坏的房间,破坏了她高大光辉的形象,所以直接就跟保镖说:“你替我多谢他的厚爱,不过我不给人签名。”

        “是。”保镖把门关上。

        过了一会儿,桑盈就从落地窗看见小六失魂落魄下楼离开的身影。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很快就被两人抛之脑后,几年来大家各有事情要忙,聚少离多,不像以前那样成天厮混在一起,何稚勉看到桑盈来澳城,心情极好。“反正你既然来了,颁奖典礼之前就一直住在我这边吧,也好跟我做个伴!”

        桑盈瞟了她一眼,“关青呢?”

        何稚勉眨眼:“过来视察一下赌场都要带着个男人,不是很无聊吗,如果关青在,像刚才那样多个纯情无知的崇拜者的机会就没了!”

        桑盈摇摇头,正想说什么,眼角余光瞥及楼下某一处,微微一笑:“这个世界总是充满狗血。”

        何稚勉对她突然转换话题一头雾水:“??”

        桑盈意味深长:“你有多久没见到朱凤琴母子了?”

        何稚勉霎时沉下脸色,冷笑道:“上次在张家的生日宴上见过一面,看上去她们过得不怎么样!”

        这些年她没有刻意去打听,但是有关何氏的消息却时不时传入她耳中。

        何氏清盘之后,一分为二,规模大不如前,但如果朱凤琴好好经营,或者找个职业经理人来打理,顺利运营下去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起码一辈子衣食无忧,但朱凤琴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把公司大半权力交给自己的弟弟和情夫,后来听说又沉迷赌博和吸毒,还曾经被警方请去喝茶,最终以高额赎金保释。何稚勉那个异母弟弟何康景也不是省油的灯,年纪轻轻,泡夜店,滥交,拍**,什么都会,港城娱乐版常常有他的一席之地。

        何稚勉讨厌甚至痛恨这对母子,但何氏毕竟是她父母的心血,更是她父亲一手建立起来的商业王国,对比朱凤琴,何稚勉对父亲的感情更加复杂,不是单纯一个爱字或恨字概括得了的。

        如果何万翔泉下有知,看到自己一生的心血被他看重的所谓儿子毁坏殆尽,再看到自己女儿的成就,估计气得活过来再气死的心都有了。

        桑盈笑道:“他们看上去确实过得不怎么样。”

        何稚勉狐疑地走过去,站在桑盈那个角度往下看,正好看见赌场大门。

        虽然那里人很多,不过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人。

        朱凤琴。

        朱凤琴确实过得不怎么样。

        这几年万翔集团入不敷出,欠下巨债,情人不知所踪,儿子什么都不会,只会败家,想要维持以前的光鲜生活,朱凤琴不得不把一些产业拿去变卖,但是窟窿越填越大,这样也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

        对于她来说,赌场永远是难以抗拒的诱惑,染上毒瘾的人都知道,想要戒掉很困难,为了不让狗仔队拍到万翔集团夫人出入赌场,她不得不经常换地方。

        嘉宝莉赌场她还是第一回来,不过对于一个赌场老手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障碍,她很快就在二十一点牌桌上找到自己的归属。

        像德州扑克和麻将那种玩法耗时太久,往往还有高手混杂其中,相比起来,二十一点规则简单,更有那种大开大合的刺激感,朱凤琴很喜欢。

        她兑换了筹码,又下了注,但很快输个精光,她摸了摸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咬咬牙,转身就要走出去。

        赌场旁边有很多典当行,这也是顺应市场需要。

        从典当行出来,朱凤琴又往赌场走去。

        但门口站了几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朱凤琴有点不耐烦地抬起头,顿时僵住。

        何稚勉似笑非笑:“怎么,全输光了,已经沦落到要去当结婚戒指的地步了?”

        朱凤琴强笑:“哟,我还以为是谁,稚勉啊,你也是结婚了的人了,别老是到处乱跑,好好在家伺候老公才对,怎么能出入赌场这种地方呢!”

        何稚勉弹弹指甲:“刚才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你好像已经把筹码输光了,需不需要我资助你一些啊,朱凤琴女士?”

        朱凤琴微微沉下脸:“稚勉,怎么说我也是你父亲的合法伴侣,也就是你的母亲,你讲话这么没礼貌,就算你亲妈没教,难道你爸也没教吗?”

        “她有没有爸妈教,不需要你费心,朱凤琴女士,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好好管教一下你的儿子,免得他成天为港城娱乐版增加收入。”何稚勉还没说话,旁边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循声望去,却是一个西装革履的高大男人走过来,站在何稚勉旁边。

        何稚勉几不可见地撇撇嘴,关青看到,伸手捏了捏她的手心。

        朱凤琴仰起下巴:“你们这是想干什么,都是何家的人,还想给外人看笑话吗,赌场不是你们开的,凭什么挡在这里,小心我喊人。”

        何稚勉恶趣味发作,“你喊啊,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朱凤琴想也不想,伸手就想给何稚勉一巴掌,却被保镖抓住手腕,推倒在地上。

        何稚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容我告诉你,这间赌场,我就是老板,鉴于你今日为赌场贡献的金钱,我不计较你的失礼,不过下次我会记得挂一块牌子,朱凤琴与狗不得入内。”

        说完转身就走,跟关青一起进去了,看也不看她一眼。

        她没兴趣棒打落水狗,不过也不需要她去打,朱凤琴的处境够糟糕了,她要亲眼看着他们母子自取灭亡。

        身后朱凤琴气白了脸,却只能失魂落魄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你不是要去巴黎时装周吗?”何稚勉瞥了他一眼。

        关青哀怨道:“我怎么觉得你很不乐意看到我?”

        何稚勉翻了个白眼,“当然了,好不容易盈盈来了,我们久别重逢,你来凑什么热闹,喏,这是零花钱,你自个儿去玩吧,随便去泡夜店赌钱都可以!”

        “……”关青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元钱硬币,觉得自己很凄凉。

        不过幸好还有陆二少垫背,只要看到他,关青就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