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62章

第62章

        到了周默怀这个年纪,想讨女孩子欢心,不会像陆二那样送玫瑰花什么的,那种礼物或许有一瞬间的感动,却很难长久,尤其是对桑盈这样的人来说,那一瞬的感动也可以省了,顶多欣赏一下漂亮的花,然后转手就把花送给助理雁子,反而是周默怀送的点心,连续半个月不重样,从蛋糕到小吃应有尽有,当天送到保证新鲜,品种繁多样式美丽,吃多了剧组盒饭的人,就没有不喜欢这份礼物的——这不仅得花得起钱,还考究心思。

        由于这份礼物,现在整个剧组的人都知道周默怀和陆衡在追桑盈,羡慕嫉妒的自然大有人在,也有人想到之前陆衡还跟陈沁在一起,结果现在反倒没消息了,不由就抱着看笑话的心思去看陈沁,陈沁心里说不恼怒是假的,但面上还得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完全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实际上放没放在心上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还有不少人觉得娱乐圈的爱情其实就是朝花夕拾,昙花一现,圈子里的男女感情跟儿戏似的,别看现在好得蜜里调油,过一阵子说不定就劳燕分飞了,以男方的条件,当然很有可能是男的甩了女的,而不是女的甩了男的,所以羡慕嫉妒之余,还隐隐带了幸灾乐祸想看桑盈什么时候被喜新厌旧的心理。人就是这么奇怪,有时候仅仅是因为心理不舒服,所以对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津津乐道。

        不过现阶段看来,周默怀和陆衡还对这个游戏乐在其中,反而像公孔雀一般争相讨好桑盈,在别人眼里,男人的劣根性摆在那里,在一方胜出之前,也许他们都不会腻烦。

        今天陆二少没有送玫瑰来,白真真难免又有话说:“难道陆二少终于玩腻了这个游戏?没有竞争者,说不定周默怀很快也会腻了的,你不赶紧抓住一个,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就有你哭的了!”

        她对桑盈的关系有点奇怪,非敌非友,既佩服她的魄力和能耐,又莫名有种嫉妒,所以说话经常也带上一股酸味,不过这种人反而要比那些伪君子要来得简单。

        所以桑盈只是笑了笑,没有跟她计较。

        《贞观王朝》的拍摄进度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上个月剧组刚刚完成室外的戏份,转战室内拍完剩下的就可以收尾了。

        陈沁刚拍完一场戏,坐在旁边卸妆,闻言淡淡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谁不知道陆衡花心风流,与其指望他收心,还不如等着母猪上树更快。”

        白真真虽然有点嫉妒桑盈,但她更不喜欢陈沁,闻言就忍不住刺了一句:“看来陈姐肯定特别有经验了!”

        陈沁冷冷看了她一眼。

        旁边扮演韦贵妃的魏佳希打圆场:“周老师也是一往情深嘛,我看周老师就挺不错的,成熟多金又稳重,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什么绯闻。”

        陈沁微微一笑:“我倒觉得周老师只是在跟翁姐耍花枪,一旦他们两个和好,外人想插足也插不了了。”

        翁梓涵对周默怀钟情多年谁都知道,两人也确实闹过绯闻,但还没听过有和好的迹象啊,魏佳希开玩笑道:“陈姐知道点什么内幕消息吗,不如给我们八卦一下吧!”

        陈沁冷笑:“我只是看不惯有些人仗着有点姿色就到处得瑟,活像万人迷似的,以后就有得哭了!”

        冷嘲热讽,句句针对桑盈。

        其他人面面相觑,不敢再接话。

        桑盈暗叹了口气,她懒得跟陈沁争这种长短,反正被说两句又不痛不痒,再说她手头事情还多得要命,眼下就在帮何稚勉看她传过来的信息。

        何稚勉想要从事服饰业,但她自己不会设计,肯定得去挖设计师,成了名的国际级大师,大都有了自己的品牌和工作室,哪里会到别人手下干活,所以何稚勉就得自己去挖掘那种默默无闻又很有灵气的设计师,可想而知难度如同大海捞针,所以她不时会传一些设计稿过来,让桑盈帮忙掌掌眼,加上陆衡远在港城,盛唐一有事情,张家鸿未必忙得过来,又得找桑盈和陆衡开远程视频会议,桑盈本身还得写剧本,诸多事情缠身,分身乏术,怎么可能还有空取和她们耍嘴皮子?

        陈沁见桑盈没有理她,自己也觉得无趣,众人说了几句,下一场戏开拍,就各自散了,方乐阳踱过来,调侃了句:“一个女人顶五百只鸭子,刚才差点成鸭场了!”

        桑盈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部戏一共拍了几个月,到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场,临近解放,大家动力倍增,到晚上六点就提前完成进度,导演给大家放了假,他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转眼就见不着人,桑盈因为跟周默怀早就约好的缘故,拒绝了跟方乐阳他们一起去唱歌吃饭的邀请,独自走出宾馆。

        车早就等在外面,见她出来,车窗缓缓摇下,驾驶座上的人朝她笑了一下。

        “这阵子很辛苦么,你瘦了许多!”

        桑盈上车,“所以你下次可以不必送糕点了,直接送红枣鲫鱼汤来补补我会更高兴的。我现在才知道当编剧一点也不轻松,不仅得全程跟着,就算杀青了,后期也得随时跟进。”

        周默怀笑道:“你看我是多么贴心,知道你累,就带你去泡温泉了。”

        桑盈挑眉:“容我疑惑一下,你怎么会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不光只是为了和我谈剧本吧?”

        周默怀道:“我也是过来拍戏的,上回有朋友带我去过那个温泉山庄,环境很清幽,正好可以过去玩玩。”

        桑盈不吝表扬:“你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周默怀毕竟不是陆衡,听了她这句话,也不会追问“那你不感动吗”之类的话,他更喜欢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氛围。

        他知道,桑盈对自己是特别的,但这种特别只是建立在互相欣赏的默契上,在这方面,桑盈大大方方,坦坦荡荡,从来就不需要遮掩,她对陆衡也好,对自己也好,目前来看还没有喜欢上谁的迹象。

        但也就是因为这样,周默怀才觉得自己是有机会的,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让他涌起这种想要跟她结婚过下半辈子的打算。本来以为以后也不会有,但现在桑盈出现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好好争取一下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桑盈越了解,他的这种想法非但没有淡化,反而更加强烈起来。

        这个温泉山庄毗邻h镇而建,依山傍水,非常清静优美,在附近拍戏的艺人闲暇之余都喜欢跑到这里来忙里偷闲泡泡温泉,不过由于价格不菲,一般艺人也消受不起,所以经常可以在这里看到不少屏幕上熟悉的面孔。

        周默怀早就订好了两个包厢,里头有单独的温泉小浴场,一个人用绰绰有余,在包厢里随时可以点餐,下半身泡在温泉里,上半身趴在边上吃点东西也是一种享受——当然他也可以订两个人用的包厢,不过那样的话未免有点趁人之危了,也许在别人看来会觉得很浪漫,但是桑盈不能以常人来论,她自主性很强,性格独立,肯定不会喜欢这种自作聪明的安排,所以周默怀很绅士地订了单人间,各用各的。

        泡完澡,桑盈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周默怀正和一个女人在说话。

        对方也穿着浴袍,露出来的腿光滑白嫩,细长均称,十分漂亮,容貌更不用说了,就桑盈目测,不输给肖悦颜,不过味道又不太一样,这女人身上有股洗净铅华的沉淀之美,比肖悦颜又多了几分成熟妩媚,走到哪里都是一个发光体。

        她放任自己的目光尽情欣赏,而这似乎引起对方的感觉,那女人转头朝她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点头微笑。

        桑盈一下子想起她的名字了,国际巨星,翁梓涵。

        哦,还得再加一个头衔,周默怀的旧情人。

        周默怀道:“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翁梓涵,这位是桑盈。”

        翁梓涵伸出手,笑道:“桑小姐最近很出名,那部《汉宫风云》我也看了,非常出色。”

        桑盈与她握了握手,“谢谢,久仰翁小姐大名。”

        翁梓涵谈吐涵养都不错,见他们打扮,就知道他们也是来泡温泉的,寒暄几句就离开了,并没有跟周默怀聊很久。

        桑盈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她很迷人,你跟她分手,真是一个损失。”

        她这话里头不包含任何吃醋成分,纯粹是兴味浓郁,周默怀不禁苦笑:“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性格不合,何必强求在一起?”

        桑盈难得八卦一回:“听说她现在还在等你?”

        “不可能,她追求者也很多。而且,”周默怀顿了顿,意味深长,“你知道我现在喜欢的是谁。”

        桑盈笑了笑,“出去走走吧。”

        夜晚的山庄并不漆黑,花园里的小径上沿途也点着不少红色的灯笼,看上去反倒有种幽静的美感。

        风稍微有点大,但两人刚泡完温泉,被这么一吹,都觉得浑身舒爽。

        “我们认识了多久了?”桑盈问。

        “快一年了。”周默怀戏谑道,“老男人的青春消耗不起!”

        桑盈侧头端详了他片刻,笑道:“还好,也没看出多老,刚才进来的时候多少小姑娘眼睛都往你身上瞟,可见还是很有魅力的。”

        周默怀摊手,“却独独迷倒不了你。”

        桑盈抿唇一笑:“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很像吗?”

        她的发丝被风吹拂到周默怀脸上,周默怀轻轻拨开,又伸手将她额际的散发顺到耳后,手指碰到那滑腻的肌肤,他顿了一下,轻轻捏起她的下巴,然后慢慢凑近,吻了上去。

        桑盈并没有拒绝,相反她还主动迎接对方,周默怀的吻技不比陆衡纯熟,却自有一股特别的味道,就像醇酒一般,值得细细去品味。

        良久,交叠的身影分开,周默怀问:“感觉如何?”

        桑盈舔舔嘴唇:“就像自己跟自己接吻一样。”

        刚刚酝酿出来的暧昧氛围一扫而空,周默怀被彻底打败,苦笑道:“难道我的魅力就只有那么一点?”

        桑盈悠悠道:“世间男女亦可为友,像我们这样性格太像,当男女朋友反而没有意思,我很喜欢你,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