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之骄女在线阅读 - 第60章

第60章

        什么剧本这么有魅力,连周默怀也说不错?桑盈当然起了好奇心。

        这是一个从《聊斋志异》里改编的故事,这几年关于聊斋的各种影视作品纷纷被搬上屏幕,电视剧的电影的,最广为人知的当然是由聂小倩和画皮那两则,但那两个故事已经被翻烂了,再改也改不出什么新意来,所以这个电影剧本的原型,是从一个叫《陆判》的故事里改编的。

        原著里的《陆判》,讲的是一个书生朱尔旦机缘巧合,与陆判官结为好友,因为觉得自己头脑不灵活,考不上科举,就跟陆判诉苦,于是陆判就帮他换了一颗聪明的心,又给他老婆换了一个漂亮的头,朱尔旦从此飞黄腾达,顺遂一生,就连死后还能继续在地府当官,接着又高升到天庭,是一篇典型的古代爽文。

        但你电影要是这么演,估计就没人爱看了,看开头就猜得出结尾,那还不如自己当导演去,干嘛花这钱到电影院?所以现在电影要求越来越高,十年前卖座的电影,放到现在还不一定有人看。

        所以周默怀跟桑盈讲的这个剧本,虽然取材自《陆判》,但内容已经截然不同了。

        书生朱尔旦虽然读书不行,但胜在有侠义之心,因此时天下读书风气很盛,读书人不中举就等于没有前程,所以他几次落榜,仍旧想要继续去考。

        在上京赶考的路上,朱尔旦夜宿十王殿,偶然结识了陆判官,两人相谈甚欢,几成忘年之交,朱尔旦提起自己的烦恼,陆判官就给他出了个主意,说可以帮他换一颗聪明的心,朱尔旦当然很高兴地答应了。陆判找到一个叫周少芳的将死之人,把两人的心置换,谁知过程出了差错,连灵魂也给互换了,周少芳变成朱尔旦,朱尔旦变成周少芳。

        被换到朱尔旦身上的周少芳时来运转,凭着一副健康的身体和聪明的头脑进京赶考,一举得中,开始在官场上混得风生水起。

        而朱尔旦就倒霉了,他被换到的这个身体奄奄一息,病重将死,还被女鬼朝露整天威胁要拿他性命。

        原来这个周少芳聪明归聪明,却心术不正,从前仗着家大业大,害死少女朝露,又请来道士镇压,让她永为鬼魂之躯,无法重入轮回。后来家道中落,女鬼朝露才得以现身,整天跟在周少芳身边,伺机想找他报仇。

        结果现在周少芳换成了朱尔旦的灵魂,这一人一鬼反而在患难中培养出默契和感情,陆判官心有愧疚,觅来仙药帮朱尔旦恢复健康。

        此时数年过去,真正的周少芳已经成为朝中高官,朝露想要报仇,却反而差点被打得魂飞魄散。

        为了帮助朝露,朱尔旦决定从军,从底层的士兵做起,在这段时间里,朝露随侍左右,一人一鬼又发生了不少趣事。

        话说朱尔旦虽然读书不成,但却武艺高强,加上有女鬼朝露相助,在军中得以步步高升,终于成为百战百胜的将军,与周少芳斗智斗勇,终于让他伏诛,为朝露报仇。

        大仇得报的朝露本该重入轮回去投胎,但此时她与朱尔旦早已情根深种,难舍难分,陆判官再度出手,善始善终,将朝露的魂魄引到一位刚刚断气的大家闺秀身上。

        全剧的最后一幕,朱尔旦不知陆判出手,只当朝露已经转世投胎,正站在两人最初相遇的桃花树下,扶着树干怅然若失,头上落花簌簌,却忽然听见一声轻笑,蓦然回首,山花烂漫,伊人娉婷而立,那张秀丽的脸既陌生又熟悉……

        周默怀的声音不疾不徐,就算在讲电话,也有让人心平气和的本事,修养风度极佳,这就是成熟男人的魅力了。

        桑盈也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到逐渐听得入神,最后忍不住道:“这故事确实不错!”

        周默怀带着笑意:“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桑盈道:“你想让我演朝露?”

        周默怀没有说是或不是,反而道:“姜成志已经接下这个剧,我也已经确定下来,会出演里面的朱尔旦一角。”

        姜成志是名导,之前桑盈就已经跟他合作过《成化六年》,知道这个人对工作的要求是很严格的,有他执导,这部戏不红也难,再加上一个周默怀,那几乎已经是保证了票房的。

        相比之下,桑盈现在就算拿到星辉奖最佳女配,也很难有担纲这种大片女主角的机会,不用说,这个角色肯定是周默怀推荐的了。

        桑盈笑了笑:“你就这么有信心我一定能演好?万一我没演好,可就砸了你招牌了。”

        “朝露这个女鬼,敢爱敢恨,恩怨分明,也很强势,跟你正好有点儿像,换了别人,不一定能把女鬼的气势演出来,要是一不小心演成哀怨的,那才是砸了!”

        其实照周默怀的本性,他更适合演狡猾聪明的周少芳,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演员,就是要学会驾驭和融入各种性格的角色,朱尔旦这种豪气潇洒的性格,周默怀也是头一回接触,很有新鲜感,他也非常喜欢这个剧本,所以当姜成志询问他关于女主角的意见时,他毫不犹豫就推荐了桑盈。

        当然,这里面有没有私心,就没人知道了。

        “如果你跟姜导都对我有信心,我当然可以答应。”桑盈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谦虚。

        周默怀愉悦地笑了几声,“对了,东西你收到没有?”

        桑盈诧异:“什么东西?”

        周默怀也不说,卖关子道:“那你再等等,早上空运的,估计也差不多该到了”

        说曹操曹操到,刚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就有人拿着包裹过来让她签收。

        包裹包装得很严实,拆开来一看,里面是一个精美的盒子,周围还缠着天蓝色的缎带,盒子上也印着细致而温柔的白云。

        “这是什么?”白真真眼尖,马上凑过来问。

        桑盈打开盒子,一股香甜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里头分成九个格子,分别装着各种点心,有巧克力,还有草莓慕斯等等。

        剧组的饭盒当然谈不上美味,大家为了省时省力,经常也将就着解决,你再大牌,也不可能带着一个厨房来做饭吧,最多也就是开车去镇上或市里吃了,所以骤然看见这么一盒美味,白真真的口水差点没流下来,连方乐阳的目光也被吸引过来。

        盒子里还有张小卡片,上面劲秀的字迹很熟悉:片场辛苦,多忍着些,我每天给你送点吃的,可以垫垫肚子,注意身体。

        这个周默怀!桑盈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这几天陆二少天天都送东西过来,不过他空运的是玫瑰,每天一束,水灵灵的,送到桑盈手里的时候,花瓣上还沾着露水,娇嫩漂亮,女孩子天天收到这样的惊喜,不动心也难。

        但现在周默怀也送了东西过来,却跟陆衡截然不同,走的是实用路线,用美食来打动人。

        在这一点上,陆二少显然落了下风,不过他也不知道周默怀送东西的事情,要是知道,估计明天桑盈就得收到一堆吃的了。

        白真真也看到卡片上的字,故意啧啧出声,模仿桑盈的语气:“挑花眼了,怎么办好呢?”

        桑盈噗嗤一笑,她对白真真没什么恶感,这个女人头脑挺简单的,也不会在背后陷害人,反倒好相处。“我跟周默怀只是朋友。”

        白真真撇嘴,明显不信:“有这么殷勤的朋友?要我说,他比陆二少好,成熟稳重的男人反而比较靠得住,陆少以前那么花,你想嫁入豪门也别挑这样的啊!”

        她自己成天想着嫁个高富帅可以少奋斗三十年,所以理所当然也就以己度人。

        桑盈饶富兴味地问:“那你的目标找到没有?”

        一提起这事白真真就惆怅:“还没有,这年头能跟看对眼的有钱人太少了!”

        方乐阳刚好走过来,听到她这句话,就笑着调侃了句:“你就不考虑考虑同行吗,圈子里功成名就的大腕也不少啊,人家姜导不就是二婚娶了个比他年轻三十岁的媳妇吗,喔,他老婆还是桑盈的同学呢,你赶紧跟桑盈套点资料,说不定能赶上姜导三婚!”

        白真真横了他一眼,似真似假道:“快六十的老男人你也好意思说,我倒想勾引方哥你呢,给我个机会吧!”

        桑盈和方乐阳都笑了起来。

        方乐阳是个挺傲气的人,换了以前肯定不会主动跟白真真开玩笑的,不过现在同在一个剧组,旁边还有桑盈在,桑盈刚拿了最佳女配,又当起编剧,以后说不准有什么成绩,大家套套交情也无妨的,方乐阳这么一想,态度自然就平易近人了许多。

        白真真又说:“不过你要是跟周默怀在一起,肯定会招一个人的恨。”

        她本来想卖卖关子,不过桑盈完全没有追问的兴趣,方乐阳则挑挑眉,直接就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了:“翁梓涵?”

        桑盈的脑海里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如果说周默怀是圈中男一号,那翁梓涵无疑就是女一号,她比周默怀小一些,也有三十多岁了,最近在美国拍戏,还没回来,在翁梓涵面前,陈沁也得喊一声翁姐的。

        这个翁梓涵也算是一段传奇,她不是科班出身,原来是当饭店服务员的,十五岁的时候被挖掘去拍广告,从此一炮而红,不管是外型还是演技都为人称道,现在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国际巨星了。

        不过那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看到桑盈不明所以,白真真夸张地哎呀一声:“你居然不知道,翁梓涵以前跟周默怀交往过的,而且她这些年都没有男朋友,公开宣称自己喜欢周默怀,会一直等他的!”

        桑盈喔了一声,不以为意。

        白真真嗤笑:“你可别不当回事,这个翁梓涵挺有能耐的,还跟陈沁交情也不错,要是撞到她手上,搞不好能整得你无路可走!”

        那边白真真正在给桑盈普及八卦知识,陆二少则正坐在陆氏人力资源部的办公室里,对着桌子上的一堆简历发呆。